第四十五章、三个锦囊
临江2019-05-24 14:202,522

  中午,他做了一桌饭菜,忙碌一早上,一直等到澹台茂名姗姗而来。而随他一同来的,还有村口的洛铁匠以及李驼子。

  江游儿看到洛铁匠倒没什么,可看到李驼子,他心里却有几分发怵。

  洛铁匠朝江游儿笑道:“怎么了,游儿,不欢迎呐?”说着提了提手里的酒壶,“我可没空手来,这坛埋了三年的陈酒今天可挖出来了。”

  李驼子咳嗽了一声道:“恐怕他不欢迎的是我吧!”

  江游儿赶紧抱拳道:“李叔,昨晚多有得罪,还请您老人家多多见谅。”

  李驼子拜拜手道:“行了行了,少跟我来这一套,昨晚是老头子我小人之心了,用不着你充好人。你跟穷酸学的一个德行,就你们会卖乖充好人,旁人就凶神恶煞。”

  江游儿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而澹台茂名却道:“行了,发什么牢骚,赶紧开酒吃饭,你不饿旁人不饿。”

  洛铁匠也急忙打圆场:“对对对,游儿,你的手艺我可早就想尝尝了!”

  几人入席,支庭芳和四个孩子坐在一旁小桌上吃饭。江游儿和澹台茂名三人坐在一起,他帮几个长辈斟满酒后,又看了看他们。

  澹台茂名道:“你也倒上吧,今日是为你饯行,喝点酒无伤大雅。”

  江游儿欣然满上,静候几人开席。

  澹台茂名道:“游儿,我们三人和那王胡子当初都是一起参过军的老兵,曾经我们所面对的就是像你之前喝了大鼋血妖化后的敌人,他们嗜血成性,凶残暴虐,所以李驼子得知你也能变化,才会疾恶如仇。”

  江游儿点头,看向了李驼子。

  李驼子咬牙道:“老子老婆孩子就被那些畜生当面吃了,这辈子都与这帮魔族势不两立。”说着他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澹台茂名叹了口气道:“当年我们是跟着大将军韩擒虎,我乃麾下谋士,而他们三人皆是各怀本事的高手,可碰见了那些魔族贼子仍是胆寒。人族根本不可能是魔族的对手,他们披鳞戴角,远胜我们的铠甲刀枪。”

  说到这里,他也饮了一口酒,似乎是许久不饮,顿时开始咳嗽,好半天才接着道:“后来,不知道是从什么时间开始,有些魔族被杀,弟兄们开始食其肉泄愤,随着越吃越多,他们也在往后的日子里逐渐变化,最终成了和魔族一样的怪物。”

  他似乎是回忆起当年恐怖的景象,不愿说下去。

  洛铁匠叹息道:“毕竟是一起浴血奋战的同袍,眼看他们渐渐开始暴虐发疯,随后六亲不认,刀剑相向。我们这些清醒的人该如何抉择?”

  李驼子冷哼道:“有什么好抉择的,魔族人人得而诛之,他们已经入魔,若是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们,啥同袍,甚至是我们的至亲!”

  澹台茂名叹息道:“一切都到了无法控制的局面,后来大将军下令,围杀他们,一番浴血厮杀后,我们的同袍十不存一。若不是他们三个护着,我也怕是早就死了。”

  洛铁匠道:“罢了,都过去了,游儿,我们几个过来跟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千万不要越陷越深,我们都是亲眼所见,妖魔血液会在人族体内滋生魔性,随着力量的增长,会逐渐着魔,最后无法自拔,成了披鳞戴角的怪物。”

  江游儿心头凛然,支南仲也与他说过,不能肆意吞噬这些妖兽血液。现在听到三人所言,他更有冲击。随即举碗道:“三位放心,我必谨记于心。”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澹台茂名放下筷子,随即从怀里掏出三个锦囊出来,对江游儿道:“游儿,临走之前,我也没甚好送,唯有这三个锦囊送你,这三个锦囊上各绣着天、地、人三个字。

  记住,到了大兴城,若是陆续开始有人上门找你、见你时,你先看完人字锦囊再见;

  若是有人开始邀请你前往某宫、某府、某苑等时,你就看完地字锦囊在见;

  若是陛下要见你时,你先别看锦囊,等到万不得已时,你再看天字锦囊。”

  江游儿接过来,似懂非懂道:“为何我不能见陛下之前看?”

  澹台茂名道:“此事现在不可表,见陛下前一定会搜身,不过我想以你的本事,藏个锦囊应该难度不大。”

  江游儿没有再问,只是好生收好,因为他感觉此番能否全身而退,这三个锦囊必起神效。

  很快,午饭过后,江游儿带着几人一同前往东都坑洞,这里是他和李靖约好的地方。

  李靖老远便迎了上来,而不远处,杨素罕见的一身戎装,而杨达贵胄风采,王世充则带着人马,远远的将两位老大人护着,不过已经掩藏不住杨素这位常胜将军的风采。

  江游儿朝李靖一礼道:“师兄!”

  李靖道:“不必多礼!”他看到江游儿身后的澹台茂名时轻咦一声,随即又看向洛铁匠、李驼子二人,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流光溢彩。

  澹台茂名却微不可查地摇头,李靖心领神会,不动声色,唯有一旁的江游儿看的分明。

  李靖这时对江游儿道:“这头大鼋,还要看师弟你的本事,否则我们可没办法让它乖乖上船。”

  江游儿点头道:“放心,包在我身上!”

  身后小豆子被支庭芳抱在怀里,她有些害怕,小声道:“游儿哥,小豆子怕!”

  江游儿回头摸了摸小豆子的小脸,柔声道:“没事,别看这东西大,说到底还是只大王八。还记得哥哥教过你们的话吗?大王八最怕什么?”

  小豆子奶声奶气道:“王八怕打尖嘴鼻子!”

  江游儿又看向小冬瓜他们三个,说道:“你们呢,怕不怕?”

  小冬瓜三人摇头道:“不怕,有游儿哥在我们天塌下来都不怕。”

  江游儿哈哈大笑道:“那好,一会儿跟哥哥一起把大王八拉船上去!”

  小冬瓜三人点头,而小豆子也挥舞着小手臂道:“游儿哥,小豆子也要!”

  江游儿摇摇头道:“豆子乖,跟着庭芳姐姐,粗活儿是男人干的事情,你小姑娘家家的听话。”

  支庭芳一听白了他一眼,而小豆子却点头道:“游儿哥说的对,我以后是和庭芳姐姐一样的小淑女,那样游儿哥做梦也会喊着豆子的名字了。”

  江游儿顿时大囧,急忙捂住小豆子的嘴,冲着支庭芳傻笑了一下,赶紧扭过头,不想李靖却冲他竖起了大拇指,小声说了句:“师弟,好样的!”

  江游儿知道无法辩解,便岔开话题道:“师兄,我还是先去收拾这头大王八吧。”

  说着他逃也似的跑向的被铁链锁着的大鼋,大鼋困顿于地,四周的积水已经被一个巨大的水池取代,江游儿稍稍看了一眼,顿时一惊。

  只见这水池的形状太过眼熟,正是大鼋背上的地图,和昨夜宇文恺沙盘上的一样,不过是放大了一些。

  形如九州,泱泱华夏,滔滔大水……

  这时王胡子也匆匆赶来,他带着一大包裹,旁若无人地跑到了游儿身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