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麒麟之子
临江2019-05-24 14:202,795

  弦月如勾,独钓思愁。江湖一夜,羸卧扁舟。

  江游儿独自坐在船楼顶上,吃着王大叔给的烧鸡,半倚着楼顶,时不时扔下鸡骨头。可食之无味,心里却想着小豆子她们吃没吃,睡的好不好。

  忽而间,一席青衣飘然而至,就像从天而降,又像凭空出现。

  江游儿竟有些短暂失意,等他反应过来时,身前出现了一个身影。

  此人身姿颀长,青衣如瀑,长发如烟似缕,整个人都飘渺非凡,宛若方外谪仙。

  江游儿虽然惊奇却不害怕,在来人身上,他竟感觉到有意思熟悉的味道,一时间他也没有开口,只是下意识咬了口鸡腿,嚼了两口。

  青衣人发出一声轻叹:“多少年了,很久没有和龙族之人接触了。”

  江游儿脸色大变,猛地坐直了身子,失声道:“你是谁?”

  青衣人蓦然回头,长发下面如冠玉,鼻若悬胆,竟是个俊朗非凡的男子,可他那双眸子里却满是阅尽沧桑的淡然。

  “别紧张,你可以称我麒麟子。”

  江游儿喃喃道:“麒麟子?大叔,你怎么知道我是龙族人?”

  他没有感觉到麒麟子身上有一丝危险的气息,反而更多是一种来自长者的关怀。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笃定,让他自然亲近。

  麒麟子也坐在了船楼顶上,与他相对,一条腿搭下撑着身子。

  “十年来我一直在找你,自从你继承龙王之位消失之后,我便开始四处找你。”麒麟子也语出惊人。

  江游儿面露欣喜:“大叔,你是不是知道我的家乡在哪里?”

  麒麟子点头道:“龙族世代都居住在雷泽,只有出现新的龙王时才会出世,在二月二龙抬头之日,由族长带往东海之滨,召唤祖龙庙取出龙珠,登临龙王之位。”

  江游儿连连点头,眼中已经有些湿润,想起了小时候那一幕。他急忙问道:“可我当时被妖蟒吞了,等我在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海里,一回岸上就被追杀,根本就找不到族长爷爷还有叔叔伯伯他们了。”

  麒麟子叹息道:“追你的都是神族之人,他们都误以为你是食用了那化龙失败的妖蟒血肉,皆想从你身上得到好处,殊不知,你本身远比那条妖蟒尊贵万倍。”

  江游儿不由挠头道:“大叔,你怎么说的好我像很好吃一样!”

  麒麟子忽然笑道:“不错,你在有些人眼里,可比龙肝凤髓。可惜了,那帮所谓的神族不过肉眼凡胎,他们更看重的是那条破损的妖蟒尸体,至于追你,更多的是为了那根龙筋。”

  江游儿一把摸下束发的龙筋,摊开手,就见龙筋宛若活了过来,盘成蛇状,竖起一端对这麒麟子摇摆,仿佛在打量着他。

  麒麟子伸手将龙筋夹了过去,却见龙筋一入他手便剧烈挣扎,而他就用手指夹着,一时间龙筋居然忽长忽短,如意变化,抽打在麒麟子身上,却丝毫奈何他不得。麒麟子松开手指,龙筋蹭地跳回了江游儿手中。

  江游儿目瞪口呆地看着龙筋,不可思议道:“这家伙是在害怕吗?它怎么像活了?”

  麒麟子淡淡道:“龙本就是天地间最神灵之物,龙角、龙鳞、龙齿、龙须甚至龙涎皆可生灵。而那条妖蟒身化龙失败,唯有这根龙筋生灵,不过这些年与你相处,早已奉你为主,平日与你心意相通,它自然然乖乖不动。”

  江游儿捧起龙筋,有些欣喜道:“这么说你能懂我说什么?”

  龙筋竟然自己绕成了人形点头,随即又散开缚在他手臂上,一端摩挲着他的小拇指,像在讨好。

  江游儿看的新奇,不过他心里更关心自己的族人,于是急忙问道:“大叔,我的族人他们究竟去哪儿了?”

  麒麟子脸色一沉,叹息道:“他们都失踪了。”

  江游儿心里一突,急道:“怎么会失踪了?他们是不是会家去了?大叔,你知不知道我家在哪里,你说的那个雷泽是在哪里?”

  麒麟子缓缓道:“你不要着急,当年东海之滨化龙之时,海上降下天雷,有一道劈在了海岸上。我赶到时已经一片焦土,可惜当时已被人抹去了很多痕迹。”

  江游儿眼睛模糊了,他咬着嘴唇,不甘心道:“不会的,族长爷爷他们不会有事的,大叔,你还知道什么,快告诉我!”

  麒麟子看尽沧桑,依旧淡然道:“生死我不知道,我之后去过雷泽,不过已经彻底关闭,外人决计是进不去了。”

  江游儿绝望道:“那我真的回不了家乡了吗?”

  麒麟子道:“好在我找到了你,你想知道当年的事情,此次前往都城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江游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道:“谁知道真相?”

  麒麟子道:“你可知开启雷泽的钥匙是什么?”

  江游儿细细回想,忽然道:“你是说族长爷爷的虬龙杖!”

  麒麟子道:“不错,数年前我曾在大兴城的宫城的秘牢中见过一个人,那人虽然疯了,但口口声声喊着‘龙王现世,龙王饶命’,而他的手中一直死死攥着那根虬龙杖,任谁也拿不走。”

  江游儿目光一凝,沙哑着嗓子道:“那人是谁?为什么族长爷爷的虬龙杖会在他手里?”

  麒麟子道:“此事还需你自己去查,那人就在宫城神龙殿地牢之中,你若想知晓,务必要进去见到此人。”

  江游儿心念电转,随即咬牙道:“这么说来,族长爷爷他们的时候是和皇族有关?”

  麒麟子道:“当年的事情我给不了你任何答案,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江游儿看向麒麟子,此事他也冷静了下来,又打量了两眼面前凭空而来的人,忽然道:“平阳?”

  麒麟子脸色明显变化,似乎有些惊讶,可随即恢复淡然道:“不愧是四海八荒第一神继承人,这么快就猜出我来了。”

  江游儿心头一凛,汗毛倒竖道:“你到底是谁?你究竟想干什么!”

  麒麟子忽然笑了笑,将脸向江游儿凑了过来,而随着他靠近,脸上的五官竟然迅速发生变化。

  片片鳞甲从他脖颈上开始向脸上蔓延,而嘴开始往前伸长并向两侧咧开,露出上下两排尖牙,鼻子也随之扁平,两侧各长出一根鲤鱼一样的长须,而额头隆起,转眼伸出两根犹如鹿一样的犄角,双目瞳仁转而狭长竖起,散发出慑人的威势。

  江游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恐道:“龙……你——你是龙……”

  龙首人身的麒麟子甩了甩脑袋,开口间声音瓮声瓮气道:“吾乃麒麟之子!”

  江游儿再细细一看,确实是龙首无疑,他咽了口口水道:“你——你倒是想干什么?”

  麒麟子道:“切记,吾与尔是敌非友,神龙殿地牢疯汉,知晓一切因果!”

  说完麒麟子摇身一变,青衣一摆,江游儿只觉眼前一花,麒麟子已经不知踪迹。

  恍惚间,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他,而他意识越来越昏沉。

  “江游儿!江游儿!”支庭芳的声音四面八方传来。

  江游儿幽幽转醒,却看到天光大亮,支庭芳正在拍打他的脸。

  “庭芳姐姐?你怎么在这里,麒——”江游儿茫然看向四周。

  支庭芳拍了下他脑袋,气呼呼坐在旁边道:“你还敢说,大晚上你不睡觉跑上面来干什么,你可知道大家找了你一夜,还以为你掉河里淹死了!”

  江游儿揉揉头,分不清之前是梦是醒,干笑道:“就算掉河里,我也淹不死呀!”

  支庭芳不说话,又撒气地踢了他一脚。

  而他却神思不属,想着麒麟子的话,忽然瞥见船楼顶上竟有一根木棍,不过筷子样,却形如族长爷爷的虬龙杖。

  江游儿心上凛然:“难道不是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