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答非所问
临江2019-05-24 14:202,413

  洛阳东都营帐,此时杨素、杨达坐在主位,李靖和王世充坐于次位,四人面前的桌上各自有一银酒壶和银杯,壶口冒着热气。

  帐外寒风被厚厚毛毡帘幕阻隔,帐内的火盆里炭火几近透明,只有周围稍稍扭曲的光景才能显示出其中散发的无形热力。

  杨素当先开口道:“二位,烫热的美酒不喝就凉了,不妨先喝一杯暖暖身子,其他再说也不迟!”

  李靖向杨素拱手,便要举杯大饮,但王世充却拉住他,朝杨素、杨达二人拱手道:“二位杨大人,属下等人劳烦两位大人于寒风中受苦已是罪过,哪敢言苦,还请两位大人先饮酒暖身。”

  李靖一听知道王世充怕自己莽撞,不过他却不是鲁莽之人,他自有一套处世之道,何况他向来信奉大丈夫不拘小节,他也素来敬佩杨素、杨达二人,一个是百战百胜的常胜将军;一个是宁折不弯的刚烈君子,与这二人相处,如无必要,真不必弄虚作假。

  杨素和杨达对视一眼,随即便也举杯,杨达道:“不必见外,都喝点吧,暖暖身子正事要紧。”

  四人皆举杯饮酒,李靖早已口渴,便自斟自饮,连喝了三杯,这才满足地抹了把嘴。

  杨素和杨达扫了他一眼,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儿,杨素才道:“二位奉陛下之命前来迎接瑞兽,不知道可有什么计划?”

  此次皇差本就是以李靖为主,这时候几人便看向李靖。

  李靖当仁不让,便举杯起身,走到桌前,对着几人道:“二位大人,此事事关重大,回答大人的问题前,末将想问二位大人一个问题!”

  杨素眉头一拧,冷笑道:“好小子,一句话不答倒先反问起我们,什么问题你说!”

  李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抱拳道:“敢问大人,末将要迎的究竟是瑞兽……”他抬头逼视着杨素:“还是、还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此言一出,杨素、杨达眼色一变,而王世充更是震惊,急忙起身跑到李靖身旁,对着二人行礼道:“二位大人,李大人他是喝多了,这是醉话,二位千万不要往心里去!”说着,他扯了一把李靖,小声道:“药师兄,慎言,慎言呐!”

  李靖却不改口,目光灼灼的看着杨素,杨素也看着他,须臾才缓缓开口:“若是凶兽你当如何?”

  李靖面不改色,沉声道:“杀,以绝后患!”

  杨达一拍桌子,瞪眼道:“你敢违抗圣命!”

  李靖微微抬头道:“末将带来这些兄弟各个都是帝国的好儿郎,决不能枉死,要死得其所!”

  杨素冷哼一声:“死得其所,为皇命而死难道就是死于非命?”

  李靖却道:“这头大鼋吉凶莫测,在岸上并非地利或许温顺,但遇水可就难以控制,而陛下派末将以玄武舟载之,只怕末将和带来的弟兄们要凶多吉少。”

  杨素盯着他道:“这么说来,你是贪生怕死?”

  李靖道:“末将死不要紧,但不能带着这班弟兄们一起死!”他毫不示弱地迎向杨素的目光,二人针锋相对。

  王世充在一旁着急,他知道李靖的脾气刚烈,却没想到他会直接顶撞两位朝廷重臣。

  杨达再次开口:“难道你想用你自己的性命来保全一船的人马?”

  李靖点头道:“不瞒大人,末将也怕死,不过若是这大鼋是头凶兽,末将就是死也不能将之送往大兴城。”

  杨达冷着脸道:“既然如此,不如你自己去看看那头大鼋,你给我们好好断定一番,究竟那是瑞兽还是凶兽?”

  李靖仍旧抱拳道:“谢杨大人,末将整顿队伍后,便亲自前往查看!”说着李靖走到桌前,将一直握在手里的银杯松开。

  “咣当!”

  银杯已经无法站立,竟被李靖握成了快银疙瘩,在桌上滚了滚。

  王世充急忙告退,追着李靖出去。

  杨素、杨达看着二人的背影消失,这才又看向桌上的银疙瘩,许久两人才回过神来。

  杨达罕见地露出促狭的笑容:“老将军,多少年了,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敢给你个下马威!”

  杨素也舒展了下有些僵持的五官,叹了口气道:“不简单呐!当着你我二人居然能处处抢得先机,完全对着我的脾性撒娇,甚至还模仿了老子喝酒的习惯,粗中带细,刚柔并济。不愧是老韩的外甥,他韩擒虎当年也未必如他,不出十年,他定能坐上我的位置!”

  杨达点头道:“包括他身边那小子,也是个人物,察言观色,机敏隐忍,也不简单!”

  杨素不屑道:“不过还是太嫩了,还是要压一压,只要再给我两年,李靖这小子等能成为帝国一把重器。”说着他猛地饮下杯中酒,脸上泛出一阵潮红,忽然咳嗽起来。

  杨达皱眉道:“老将军保重,为了帝国,切莫贪杯!”

  杨素笑道:“不妨事,以前我纵马杀敌,一天不喝个二十几酒都不痛快,这算什么……咳咳……”

  杨达帮他拍了拍后背,无奈地摇摇头……

  地底之下,江游儿和支庭芳在水潭边舒展了一阵身体,初春时节,地底的阳气虽然已经上升,但仍旧要比地面温暖。瀑布溅起的水汽蒸腾,扑面而来的竟有几分暖意。

  二人对视一眼,江游儿再次嘱托道:“庭芳姐姐,到了下面,你可要跟紧我!”

  支庭芳不耐烦道:“行了,别啰嗦了,快下去吧!”

  “噗通!”

  二人便钻入了潭水之中,支庭芳身姿优美如金鱼蹁跹而下;江游儿其状迅猛如苍鹰俯冲。他们一前一后,迅速往潭底深处而去。

  水潭深邃异常,以二人的速度也需一盏茶才能到达,若无水说是万丈深渊也不为过。潭底并无泥沙堆叠,且平坦如砥,跟潭面比起来大的出奇,粗粗估量只怕比深度都大些,而更为惊人的便是他们眼前蜂窝一般的洞窟,最小的也能穿过一辆马车,而大的只怕能过一座小山,如此密密麻麻分布四周石壁上。

  支庭芳不敢置信道:“这……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出去啊!”

  江游儿无奈道:“恐怕就只能一个个洞口尝试了,这些洞窟中的水流速度都大致相同,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是出口。”

  支庭芳却忽然眼前一亮:“你说流速相同?你能肯定?”

  江游儿点头道:“对呀,真的就只有很微小的差别。”

  支庭芳皱眉道:“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好像又没有,你知道口径不一样,流速如果相同,说明了什么吗?”

  一言惊醒梦中人,江游儿也反应过来,惊呼道:“你是说……”他话到嘴边,却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二人对视,似乎都被憋在了话匣子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