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水边交谈
临江2019-05-24 14:202,635

  中年人一听顿时眯起了眼睛看向江游儿,江游儿也笑着看向他,笑道:“感谢大叔的糖饴,我这几个弟弟妹妹顽皮得很,给您添麻烦了。”

  中年人笑道:“不麻烦,你莫非就是这孩子口中在水里有大本事的人?”

  江游儿从小冬瓜怀里接过小豆子,笑道:“什么本事不本事的,无非就是个打渔的,捉鱼的本事而已。”

  中年人一脸释然道:“原来如此。”见江游儿准备走,便急忙道:“先别急着走呀,留下来看看戏!”

  江游儿摇头道:“不了,我还要带几个弟弟妹妹们回去吃饭,就先不麻烦了,等下午得空了再来。”说着他不待中年人开口,便带着小豆子她们径直向帐篷外走去。

  中年人追到门帘,从缝隙中看着江游儿的背影,忽然发出犹如在皮影戏里大禹的声音:“有意思!”

  江游儿将抱着小豆子和小冬瓜他们一路回旧庙,路上乡亲们打着招呼,也有正匆匆赶回去看皮影戏的孩子们,他们三五成群,不少都喊着小豆子她们一起。

  小冬瓜他们毕竟曾经流浪过,对危险有着天然的触觉,他们三人都对刚刚那个中年人有些本能的抵触,只想快点回家。只有小豆子天真烂漫,她还在咿咿呀呀地说着皮影戏的话:“启、启、启!”

  一直到了旧庙门口,江游儿将小豆子放下来,小豆子才道:“游儿哥哥,小豆子是不是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江游儿语塞,蹲下来摸着小豆子的脑袋,宠溺道:“小豆子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是糖饴蹦出来的,要不怎么会这么甜呢!”

  小豆子信以为真,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头,砸吧着嘴道:“不甜呀?”

  江游儿在她脸上吧唧一口道:“哈哈,甜的呀!”

  小冬瓜也蹭上来亲了一口,咯吱她道:“甜的,比糖饴都甜!”

  小豆子被逗得咯咯直笑,小南瓜和小西瓜也作势要亲,小豆子赶紧在院子里跑开,两个哥哥在后面佯装追着,一时间欢声笑语。

  江游儿看着三个孩子,一旁的小冬瓜愁眉不展地看着江游儿,小声道:“游儿哥,刚刚那个大叔是不是坏人?”

  江游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这两天别带着豆子他们乱跑,那个人我说不上来,但无事献殷勤,总归让人不除疑。”

  小冬瓜点头道:“那个大叔让我感觉像极了小时候遇到的坏人,他们给糖吃,然后就到没人的地方把我们骗走,当出我就是这么和父母失散的。”

  江游儿叹了口气道:“没事的,村里这么多人,他们不会乱来的。”嘴上这么说,可他心里也冒出了个念头,现在村里的男丁都在营建东都,只剩下老弱妇孺,确实不太安全。

  想了想,他道你们一会儿别出门,我去洛水捉鱼,明天一早还得送鱼。

  小冬瓜点头道:“游儿哥你小心点,我不让他们再出门了,就等你回来了。”

  江游儿笑着摸了摸小冬瓜的脑袋,“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是家里的大人了,要好好照顾弟弟妹妹们。”

  小冬瓜重重点头,脸上洋溢着自豪。

  江游儿到水缸旁边拿起一张渔网,早上的鱼篓还在伙房营帐那里,只能先用网娤鱼,他收拾了一下扛在身上,随即对小冬瓜他们道:“小豆子,哥哥出去了,你在家好好听话,别出门乱跑,不然那些喜欢吃糖饴的可就要吃了你了!”

  小豆子一听小脸一苦,赶紧点头道:“豆子知道了,游儿哥你早点回来,豆子还想吃鳜鱼!”

  江游儿笑道:“知道了,就你最馋嘴!”说着便出门向南往洛水走去。

  洛水依旧滔滔,他刚到洛水畔,却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坐在岸边,正在捡着石子儿朝水里丢,一下比一下狠。江游儿一眼就认出来是支庭芳,不由暗道:“冤家路窄,怎么阴魂不散!”吓得赶紧想跑,不想支庭芳却回过头。

  支庭芳红着眼,鬓角的几缕长发被风吹乱,她看到作势要跑的江游儿,顿时就喊了一声:“站住!”

  江游儿顿时像中了定身法,一想在岸上左右也跑不了,不如往在洛水边上来的安全。一念至此,不禁松了口气,不过心上还是惴惴,扯起嘴角笑道:“庭芳姐姐,咱可说好了,你不能再动手了,有事咱说事,打打杀杀的可不讲究。”

  支庭芳看着他尤为来气,可想到早上差点杀了江游儿,心里也有几分后怕,念及更是因为自己错手才让爷爷传了他屠龙术,心里不由发堵,愤怒懊悔羞赧五味杂陈,最后化为一声冷哼。

  江游儿见她不说话,但也没有再动手,便走到岸边离她远远的地方坐下。

  却听支庭芳道:“过来!”

  江游儿身子一颤,苦着脸道:“庭芳姐姐,有什么话咱就这么说吧,过去我害怕!”

  支庭芳瞪了他一眼,道:“让你过来就过来,堂堂的屠龙一族的传人,难道就这点胆子?”

  江游儿被她一激登时就站了起来,可刚要过去,看到支庭芳那张冰山女神的脸,不由又泄了气,苦笑道:“我算什么屠龙一族的传人,现在我可打不过你。”

  支庭芳却不想讨论这个,气道:“让你过来就过来,废什么话!”

  江游儿期期艾艾,不比刚才依依不舍不想离开看皮影戏的孩子,最后离着支庭芳一丈远坐了下来,这才讪笑道:“庭芳姐姐,你有什么吩咐?”

  支庭芳深吸了口气,撇过头看着水面,过了一会儿才道:“按照辈分,我该叫你一声小师叔,但我不想喊,你也别想逼着我喊!”

  江游儿一想,要是你喊了,那以后可怎么论,随即有掐灭这个念头,想着有什么以后,自己可不敢待在支南仲身边太久。随即点头道:“那是自然,我还喊你庭芳姐姐!”

  支庭芳冷哼道:“少跟我套近乎,虽然你现在拜了爷爷为师,也别想我给你好脸色。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要是让我发现你再敢耍流氓我就杀了你!”

  江游儿尴尬地笑道:“庭芳姐姐,你要我说多少次,我真不是那样的人,我就是喜欢你——”

  支庭芳却怒斥打断道:“最最重要的,你不准喜欢我!”

  江游儿急了,“为什么?喜欢你是我的自由!”

  支庭芳却很不乐意:“不准就是不准!你抢了原本是我父亲的屠龙一族的传人,我恨你,不会喜欢你的!”

  “我不是故意的,可我不学就会变成怪物啊!”江游儿申辩。

  可支庭芳却红着眼道:“我不管,你为什么要学,你知不知道,我从懂事以来,就没有见过他和我娘,我多少次我做梦都想着见到他们,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我。多少次我求着爷爷,让他将屠龙术传给我,我想以屠龙一族传人的身份站在他们面前。你懂吗,你懂吗!”

  支庭芳忽然泪水就流了下来,江游儿看着她,想到自己又何尝见过自己的父母,他从出生有记忆后就只有族长爷爷,在那个可以看到太阳出海的家乡,他一直在漫长的睡眠中度过。从出生到被妖蟒吞食,他只有自己三次苏醒的记忆,每一次醒来都是喝了族长爷爷的药汤又继续沉睡,直到他被放在了那条独木舟上……

  “我不懂,我只是个没有父母的孤儿,我什么都不懂……”江游儿低下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