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百口莫辩
临江2019-05-24 14:202,374

  江游儿正要开口,可村里丢了孩子的村民却群情激奋,众人冲着他叫嚷,让他百口莫辩。

  “江游儿,快把娃交出来,不然就拉你见官!”

  “江游儿,再不交出来我们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客气什么,你这个妖怪,快放了我孩儿!”

  江游儿环顾四周,平日里和和气气的村民此刻各个面露凶光,看着熟悉的人如此,他心底有种恐惧。就像无数次曾经担忧过的一样,终有一天,会有被人发现他的不一样。可他不确定是被当作异类还是英雄,可今天,他最担心的似乎发生了。

  ……

  东都工地营帐,杨素和杨达两人坐在正中,李靖、王世充此地而坐,宇文恺坐在他们对面。火盆火很旺,各自桌上都有酒菜,两个士兵在一旁候着,目不斜视。

  杨素此时已经喝得脸红,但他仍举着酒杯喊着倒酒。

  杨达在一旁劝道:“老将军,您就少喝两杯吧!”

  杨素却哈哈大笑:“诶!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怎么能不多喝两杯!李小子果然不同凡响,比你舅舅韩擒虎强,他当年不过擒了头老虎,而你降服了这头大鼋,这才是英雄了得之举!明天你们就启程回京,不趁今夜痛饮,更待何时?”

  李靖不知是酒劲上脸还是羞愧,登时红到了脖子,可他无话可说,支南仲不许他说自己的行踪,所以降服大鼋的事情被杨素安到了他的头上,而他却无从辩解,只能觍颜受着。不过支南仲白天授意,让他和宇文恺将江游儿的事情透露给上面,让江游儿随行护送大鼋入京。他举杯灌了一大口,起身抱拳道:“启禀大人,承蒙大人错爱,属下羞愧难当。其实降服大鼋者并非属下,实则另有其人,此人才当得少年英雄四个字!”

  杨素脸上笑意渐渐消失,狐疑道:“哦?世上还有比你更勇武之人?”

  李靖道:“我大隋人杰地灵,英雄辈出,比属下勇武自是大有人在,远的不说,就是王大人也远胜呀于我!不过属下要说的不在我们当中,而是附近村庄的一位少年!今日早上,昨夜就是他想出了制服大鼋的办法,而今日一早,也是他将大鼋降服!”

  杨素皱眉:“今日一早?”

  宇文恺连忙起身道:“启禀杨大人,此事属下还未及禀报。”

  杨素放下酒杯,正色道:“你且说来。”

  宇文恺正色道:“启禀大人,今日一早,有一少年闯入营地,他是附近洛家村的一位孤儿,靠捕鱼为生,带着三男一女四个稚子相依为命。不只是什么缘由,他忽然出现在了大鼋身旁,暴起发难,之后大鼋便陷入沉睡。具体细节下官也不甚清楚,似乎是这少年吸了大鼋之血。”

  杨素听了顿时脸色大变,他惊道:“吸了大鼋之血,他可有变化?”

  宇文恺料想杨素当年南征北战,自然是见过那些妖化的人类,心下也是释然,随即道:“回大人,那少年确实变化,身上生出鳞片,而双手化作利爪,不过后来出现了一位老神仙,带着少年凭空消失。下午据下官派人跟踪得到消息,他已经恢复原样。”

  “老神仙?是否查到来历行踪?”杨素横眉一挑。

  宇文恺道:“回大人,不敢欺瞒大人,老神仙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行踪来历,还请大人不要追问。”

  杨素和杨达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隐忧。

  杨达叹息道:“莫非黑暗又将卷土重来?”

  杨素目光灼灼,当年他随先帝征战,自然是见过那些妖人,那些披鳞戴角的怪物,曾侵略华夏大地,鱼肉百姓数百年。多少人沦为它们口中吃食,杨素见过它们的凶残,它们有着人类的灵智和远胜人类的鳞爪,曾经无敌天下,华夏儿女沦为它们眼中的牲口,成了如今外族口中的汉族。多亏了它们各自为战,内部分化,加上繁衍艰难,政权交叠更替,才在数百年后走向没落。多亏了先帝文皇帝降世,联合天下有识之士,勠力同心一统分裂故土,轮功绩,较之秦皇汉武也不慌多让。

  杨素一念及此,许久不忍再思的回忆涌上心头,顿时拍案而起:“少年现在何处,给老夫将他拿回来,老夫要连夜审他。”

  李靖和宇文恺对视一眼,支南仲之前告诉他们,只要将此事告诉杨素,他一定会要抓江游儿,而他交代到时候就让他抓。

  “为什么?师弟才刚刚入门,师父为何要这般考验他?”李靖当时如此追问。

  可支南仲却哼了一声:“考验?你们觉得我是在考验他?”

  面对支南仲的目光,李靖和宇文恺不敢回答。

  支南仲叹息道:“你师弟身世非凡,本来他声名不显也便罢了,可如今他已经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如果为师没有猜错,那些门阀氏族们都已经收到了消息,从这一刻起,这小子身边会危机四伏,如果要保他,就只有这一条办法!”

  李靖急道:“可师父,若是杨老将军把师弟当成那些怪物的余孽可怎么办?”

  支南仲却道:“这你就不必担心,你先将他抓来即可,剩下的事那那小子自己和杨小子斗法,这小子可是个活宝,这世上没谁舍得杀他。”

  李靖和宇文恺对视一眼,一如当时的眼神一般,满是担忧。

  “杨大人,此少年并未犯下什么大罪,是否重轻发落?”

  杨素道:“此事老夫自会定夺,先将他绑回来再说!”

  李靖抱拳道:“属下遵命。”

  王世充在一旁急忙道:“药师兄,我与你同往!”

  李靖摆手道:“行满兄,你且在此陪大人们饮酒,这等小事在下一人足矣。”说着他已经出了营帐。

  王世充看着门帘,不着痕迹地笑了笑。

  ……

  江游儿百口莫辩,他已经知道,当时自己在营地中的变化已经被大家看到,如今自己再不能想从前一样像个普通的村民一样生活在村中了。他们会恐惧、疏离甚至打杀自己。他自己最多一走了之,可小冬瓜他们怎么办,难道跟着自己一起流浪吗?

  可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大家住手!”村民们回头,便看到一个身影提着灯笼匆匆赶来,江游儿一看,是村里的教书先生澹台茂名。他年逾不惑,自幼饱读诗书,因战乱随父辈流落至此,因祖上书香门第,平日里不事农桑,靠读书教书以及代写书信对联换些米粮,而他也实有大学问,大到诸子百家,小到医卜星相,他都有涉猎。且他医术精湛,村里头疼脑热都找他求医问药,不只是在洛家村,乃至周围的十里八乡,他都有威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