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小镇1
风筝七少2020-05-05 00:383,088

  二十世纪最后一个十年发生在一座小镇一条小村子人与狗的那些故事!

  “这个鬼地方就是安和镇啊!一个朋友说这里养狗比较多,十几个镇都找不到几条好狗,这里能有狗王?”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说着粤语口音对另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中年男子说道!他们刚从班车上下来,左右打量这个偏僻的小镇!

  “试试看呗!今晚住哪?”蓝色西装男问!

  “住哪是小事,随便找间旅馆就是了,找个地方吃碗狗肉粉先!”黑色西装男说!说完他们穿梭在热闹的街上!

  安和镇是广西灵山县的一个小镇,镇上有一条小村子叫做万和村,姓谭,地处丘陵地带,依山傍水,土壤肥沃,山坡上种着的松柏树、荔枝树、龙眼树、芒果树、李子与杨梅,田地里稻谷、蕃薯、木薯、香蕉、花生与玉米等,一张环抱大半个村子的池塘,池塘因为形状似一个人的大脚所以叫做大脚塘,拦水墙是由石头与混泥土水泥砌成,约高二米,宽五十厘米,长七十米,池水主要是地下水自涌,雨水,还有村民的生活用水,池塘承包给了私人。池塘北面种了一大片竹子,村口种着一棵很老的木棉树,估计有一百二十年,主杆庞大如变形葫芦,有人用树皮煲水喂猪,春天开花像一朵朵小喇叭,花蕊一条条长丝;秋天叶子渐渐变黄慢慢掉光了,像干柴,更像在沉睡,一年四季交替生长。

  村子还很落后,没用上电,连一辆摩托车也没有,全村唯有三台黑白电视,电瓶需要拿到镇上去充电,也没有一间平房,都是祖宗一代又一代人努力建起来的瓦房子,瓦片一年至少增添一次,大风大雨的天气瓦片还会掉下来,冬天晚上睡觉还能听到瓦片在跳动,屋顶装了三张玻璃片的天窗,天一亮,光就照射进来。

  村子人多地少,曾经因为一寸土地争吵、打架,村民喜欢家里养一条狗或一只猫,几乎每家养一条到二条猪,然而生活还是那么困难,村里的青年都不喜欢呆在家里,带着一百几十块车费去了广东省那边打工,听说入工厂工资还不错,起码比窝在家里强!

  “快点啊!上学要迟到了”只听见远处的村口一个声音传来,这时一个背着一个书包的学生从池塘的围墙上飞一般跑起来,他是长基小学三年级乙班的学生谭小辉,今年十一岁了,由于路远又体弱他晚了一年上学,他总是贪玩好动,家里四口人,今早他又睡过头了,他姐姐已经叫醒过他一次,像往常一样给他留了一碗炒饭。

  “吃早餐了没有?”同村同班小伙伴谭一春问他!

  “来不及吃了,跑快一点吧!学校那么远,不然迟到了!”谭小辉边说边跑起来,他书包都不用的,读学前班时他爸爸给他了一个新书包只用了两天就不用了,同学们都笑他书包太大,而且也没有几个同学用书包的,他自我感觉有点另类,从此之后他没有用过书包,装课本他只是用了一个结实的塑料袋子。

  此时他父亲已经站在门口目睹儿子远去!他父亲是安和镇派出所的一名普通公安,名叫谭山,排行老六,(大哥谭瑜,膝下四子三女,都长大成年了,一大家子承包村里那张池塘养鱼,还养了两头黄牛和一条大黑狗,日子过得不错;二哥谭亮早几年操劳过度得病去世了,膝下有两子二女都成家立业了)谭山为人机智,人人都知道他学过几招擒拿手,他好结交朋友,可以说是全村委多少年来好不容易培养出来这么一个人才;

  “晚上记得买五十斤肥料和一瓶农药回来!”潭山妻子李氏跟他说道,她刚把鸡与鹅喂了,正准备去田里种菜,李氏是一个勤劳本分的农民,嘴里经常唱《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泉水叮咚》等红色经典老歌。她即早出晚归耕作二亩三分地,又要做一日三餐,家里养了五只母鸡一只公鸡,还养了三只鹅,一公二母,丈夫白天都要骑自行去十公里远的镇里上班,晚上很晚才能回来家,拉扯二个孩子不容易!

  谭小辉的姐姐谭小美已经读五年级快小学毕业了,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她每天放学回家都是煮好饭等妈妈回来做菜就行了,还要洗衣服烧洗澡水,她平时还喜欢在家里空闲的地方摆上盆子种点花花草草,放在天井里的那几盆花,有仙人掌、地生茎、水仙花、海棠花和昙花,经过她精心呵护花草长势还很旺盛的!

  谭小辉从小体弱多病,他是村里几个同龄人中个子最矮小的,体魄看上去分明就是营养不良,经常因为对某件事情有不同看法而喜欢与别人争论,以至于常被人家欺负,为此而常跟人家打架,他总是一副不服输不服气非常倔强的样子。然而他父亲非常疼爱他,几乎说是溺爱,喜欢满足他的各种小要求,唯独就是要不要满足儿子想买一条小狗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每次他回到家听到第一句话就是:

  “爸爸,今天怎么还没见你给我买只小狗回来呀?”谭小辉说。

  “今天又不是街圩,哪里有小狗卖!”父亲一般这样回答,或者是今天没空下村巡逻去了,或者是没有卖狗小贩,还或者是今天小狗卖完了,诸如此类的答案很多,不厌其烦的时候直接说是忘记了,在谭山的心里买只小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又不是一二块钱的事,说什么买小狗其实更多是句玩笑话,逗儿子开心,压根没有认真想过!看着儿子一天到晚只知道玩,甚至跑到隔壁村去游荡,经常无可奈何的说:

  “全村孩子哪个像你那么贪玩的,山上蛇多,小孩子跑到山上玩很危险的,还有啊去人家那里玩小心被狗咬,以前可是有人被疯狗咬死过的!你呀,就不能帮你妈做点家务呀?你看你姐姐,哪里像你这样子的。”

  至于父亲说了什么他也只是听一听,因为他父亲说过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看起来也不严肃。

  对于谭小辉而言喜欢过的东西很多,今年或许是小兔子,明年或许是小山羊,甚至喜欢牛,他爸爸还因此给他买了一头小黄牛,只放了一天牛就不去了,害苦了母亲与姐姐,不得不天天去放牛,养了两个月实在没办法了打折卖给了他姑父。对于他想要的东西总是锲而不舍在他父亲耳边说呀说呀,在他心里日以继夜的盼呀盼呀!既使在睡觉前也不忘对父亲说:

  “爸爸明天记得给我买只小狗回来呀!”他父亲总是满口答应:

  “好喔,好好睡觉吧,爸爸明天就买给你!”在谭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恐怕连自己都不信吧!上一次给他买了一头黄牛吃亏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一个说不出时间的傍晚,全村委的人都提前几天获知那个夜晚在长基小学的操场上有一场电影一一《犬王》,期待已久的心情早已让村民跃跃欲试,特别是孩子们开心得像过年,谭小辉就是其中一个,早早吃完晚饭冲好凉拉着他爸爸与姐姐自带櫈子在操场上找一个好位置。每次学校放电影人们都成群结队凑热闹!学校旁边的四家杂货店人来人往,买水的,买爆米花的,买瓜子的,可热闹了!

  夜色降临,学校的操场上挤满了吃瓜子围观群众,前面的人是坐着的,后面的人是站着的,校园里的龙眼树上还挂着几个人在上面,为了一场电影,大家也是拼了,什么样招式都有了,校长与老师来来回回穿插在人群中维护秩序,总是大声的示意大家:“安静,安静点!”中间是摄像头,把光线投影到一块大约九平方的白布上,电影开始了,吵杂声也降低了,电影发出来的声音淹没了吵杂声,精彩的电影让更多的人安静了!只有几条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的白狗黑狗黄狗在人群中穿插走动!偶尔也见一二只猫!

  只见谭小辉坐在爸爸的腿上眼前的场景亮了,一条母狼狗为了拯救主人一家和自己的两个小狗仔叼着一颗拉了弦的手榴弹跑开引爆了自己,场景很震撼,围观群众很激动!“真好看,小龙好棒!”总是有人发出这种感叹的叫好声!

  电影的结局是犬王“小龙”完成了复仇,电影短短九十分钟,却给他留下终生回忆!

  “爸爸,我们也买只小狗吧!”谭小辉在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对着他爸爸说,也是唯一说的一句话,因为他脑子里全是“小龙”的样子。父亲谭山背着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今晚的月光特别明亮,一家三口的影子在夜色中缓缓前行!周围的村庄不断传来狗叫声,大概是说:“你们可要离我们远点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王阿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王阿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