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外科医生
发发兔看世界2018-12-22 21:453,473

  土猪并不可怕,但被激怒的土猪可是很疯狂的。

  原来刚才卡斯特罗他们发现了一只小土猪,作为一个希望在女生面前露脸的男士,卡斯特罗直接一个火球术就将那只小土猪给打死了,却不想他这下闯了大祸,一下子就冲出了一大群土猪来。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这些长着大獠牙的土猪?

  一时间卡斯特罗他们几个的魔力就耗尽了,幸好阿米莉亚她们听到呼叫赶过来帮忙,但毕竟她们的魔力也十分的有限,虽然又干掉了几只小猪,但那两只大猪经过魔法加持后的皮肤实在是太坚韧了,他们又都十分的惊慌,打不中土猪的要害,根本就阻止不了那两只为了给儿子报仇而异常疯狂的低级小魔兽。

  更可悲的是卡斯特罗他们这几个男士还十分的要面子,毕竟如果传出去,一帮魔法学校的学生被区区几只土猪给吓跑了,那简直是要多丢人有丢人,更何况还当着女生的面?于是,有人光荣的负伤了。

  有几位学生的衣服被刮破了,身上也挂了点彩,但伤势比较重的只有两位。一位正是晚餐的时候在饭堂里喷饭的那位裁缝之子卡尔,另一位是女生,他们的伤基本一样,都是被土猪的獠牙挑破了腿上的皮肉,一片鲜血淋漓,看得几位胆小的女生脸色苍白。

  阿米莉亚检查了一下那名女生的伤口,虽然伤的不是要害,但伤口却很深,并且血流不止,如果不马上治疗的话,只怕也会有危险的。但这里却距离学校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如果带上两个伤员的话,行走起来只怕更费时间。

  “阿米莉亚,我会不会死啊?”那女生痛得直流泪。

  “切,被土猪给撞死了,这倒也很稀奇啊。”曹历笑道。

  “曹历!”阿米莉亚不悦的叫了一声,然后却有缓和了口气道:“你们能不能帮忙把她送会学校?”这会儿也只能指望曹历他们这帮废柴们了,毕竟自己这些人都是女生,而卡斯特罗那帮人也全都是标准的好学生,魔法学校的好学生体质可都不怎么样,并且他们还有人受了轻伤。

  “这样把她抬回去,身上的血只怕就要流干了,完全是白费力气。”曹历撇了撇嘴说道。

  曹历一句话就让那女生放声大哭起来,阿米莉亚再次不悦的瞪了曹历一眼,然后紧皱着眉头苦恼的说道:“唉,可惜我的魔力用完了,不然的话可以使用治疗术的。”

  阿米莉亚的老爸是一名牧师,她自然跟随她老爸学过一些简单的治疗术的。不过即使阿米莉亚有足够的法力,对于这种深度的伤也无法治愈,最多不过是缓解一下流血的速度,让伤员减轻一点痛苦罢了。

  “阿米莉亚,不要求他,我们帮她送回去。”卡斯特罗愤愤的瞪了曹历一眼说道。今天晚上本类卡斯特罗的目标就是能在阿米莉亚面前表现表现,却没想到最后却要让阿米莉亚来了个美女救英雄,这已经让他十分窝火了,却不想最后又被曹历这帮家伙给救了一次,那厮还大声嚷嚷着让所有人都谢谢他。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唉,魔法师真的好可怜啊。”曹历却直接就将卡斯特罗无视了,依旧摇头晃脑的说道,“连这点小伤都不会处理,算了,我给你们指条明路,应该先帮他们止血。”

  阿米莉亚刚才已经用手绢裹住了那女生的伤口,可伤口实在太深了,早就已经将布条浸透,血却还在一直流。

  “有两个方法可以快速止血,”曹历却并不慌张,反正这种伤口一时半会是死不了人的,他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们谁还有魔力?对着那伤口来个火球术,直接把皮肉烧焦了,血就暂时止住了。”

  一众人狂倒。

  “呃,你们不相信?还是你们的魔力全都用完了?唉,看来只能我亲自出手了,麻烦啊……”曹历装模作样的挠了挠头,转身对着自己的小弟们叫道:“胖子,你们几个去抓两只魔蝎过来,另外再点几个火把。”

  “老大,要那玩意干啥?”伍德道。

  “哪儿那么多废话?让你去你就去!”曹历叫道。

  伍德几人慌忙转身就走,有的去一旁翻石头,有的去捡木材点火把。曹历又转过头来,对着阿米莉亚道:“你,把衣服脱了!”

  阿米莉亚脸色一沉,曹历慌忙又道:“呃,没穿内衣?那就算了,把你的衣摆给我撕一块儿下来就行,我需要白布。”

  “我们有手绢。”

  一帮女生纷纷掏出各自的手绢递了过来。

  曹历一阵郁闷,这个世界的医学水平真落后啊,竟然不知道这些平时用来擦鼻涕的手绢上全是细菌,用这玩意儿包扎,那还不伤口感染?

  “我就需要用白布!”曹历十分强硬的说道。其实这家伙说话的时候脑子里还蹦出一句“我就喜欢撕女生的衣服”。曹历心道,那话貌似应该算是布鲁斯的记忆影响吧?幸好没说出来……

  阿米莉亚脸色通红,不过最终她还是咬了咬牙,用曹历的匕首割破了衣摆,撕下一块白布递给了曹历。曹历一边结果白布,一双眼珠却盯着阿米莉亚露出的一节雪白的小腿。

  这道毫无掩饰的目光当然被阿米莉亚看到了,她的脸色顿时更加红了起来,心里暗暗发誓,如果今天曹历救不了自己的同伴,一定要狠狠的给他连续释放三个火球术!

  “真白!”曹历拿着那块白布嘟囔了一声,然后仔细的从白布上抽出几根丝线来。

  这时候伍德几人已经跑了回来,叫嚷道:“老大,抓到了。”

  “好,让蝎子在她伤口的位置蜇一下。”曹历道。

  一听这话一帮人又都是一愣,那受伤的女生看着那丑陋的魔蝎更是死活不肯。曹历冷冷的说道:“想死就罢了,也免得我费力气。”

  那女生一听这话,顿时抽抽噎噎的点了点头,等伍德用筷子夹菜一样夹着一只魔蝎走过去的时候,她却不肯掀起衣服,只让魔蝎隔这衣服蜇了她一下。作为一位刚刚懵懂的少女,有些东西是要誓死保卫的。

  曹历一看这情况,知道自己是不能直接对她动手了,微微皱了皱眉头后,转头对着一旁同样受伤,正被卡斯特罗一帮人照顾着的裁缝之子卡尔说道:“你,过来,我先帮你治。”

  “卡尔,不要听他的。”

  卡尔还没说话,卡斯特罗却已经先开口叫道。

  曹历心中对卡斯特罗更加的鄙夷,轻叱一声,道:“嗯,很好,按照他目前的流血速度大概不出一个小时就会死翘翘了……”

  卡斯特罗却依旧目光充满敌意的瞪了曹历一眼,然后又望向了卡尔。卡尔的面色一阵犹豫,最后却躲闪开卡斯特罗的目光,对曹历道:“好吧……”

  “胖子,把他抬过来,然后让魔蝎也蜇他一下。”曹历说完又转头对阿米莉亚道,“我说,等会我在卡尔身上做试验,你看仔细点,然后你帮她治疗。”

  阿米莉亚茫然的点了点头,一旁的卡尔却心里直叫苦,这曹历那里是良心发现,原来是拿自己当试验品了,不过现在腿上已经别蝎子蜇过了,伤口处一片麻木,竟然感觉不到疼痛了,这多少也为他增加了一点信心。

  曹历在一旁的一棵荆棘上拔了两根长长的刺,递给阿米莉亚一根,然后又朝另已经小弟叫道:“耗子,弄瓶酒来。”

  那名绰号叫耗子的家伙原名叫作豪斯,是镇上酒馆老板的儿子,平时总爱在身上藏两瓶酒。曹历将酒在卡尔的伤口上洒了一些,然后又用酒洗了洗手,再将木刺和刚才从阿米莉亚裙摆上拆下来的丝线也用酒浸了一下,开始缝合伤口。

  幸好有魔蝎这种天然的局部麻醉剂,不然的话缝合伤口的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何况还是用并不趁手的木刺。

  虽然上一世曹历并不是外科医生,但作为一名天才,很多东西都是随便看一下就能学会的,虽然手法很拙劣,但勉强还是将伤口给缝合住了。然后曹历又用酒清洗了一下伤口,接着用白布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整过缝合过程那真正叫一个鲜血淋淋,不但那些女生,甚至卡斯特罗他们一帮男生也都别过脸去不敢看一眼。而阿米莉亚却很坚强的仔细盯着曹历的每一个步骤,然后又为那名女生进行缝合,甚至她的缝合方法比曹历更是强了不少,至少那针脚看起来整齐多了。

  伤口缝合之后,血很快就止住了。这种简单的外科缝合手术在曹历的前世那是再简单不过了,但这个世界的人们太过依赖魔法,受伤生病都是找牧师用法术进行治疗的,外科医学实在是太落后了,所以曹历的做法让人感觉到有点匪夷所思。

  作为牧师的女儿,阿米莉亚见过的各种伤病实在太多了,那些重伤者往往根本来不及去找牧师就已经流血致死,而那些轻伤者也最多只会用一些药草捣碎了糊住伤口以减少流血而已,像曹历这种和缝衣服差不多的方法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

  将两名伤员处理好后,曹历随便用剩下的白布将鲜血淋漓的双手擦了擦,道:“好了,等伤口愈合得差不多了,再将线给拆下来就行了。”

  “曹历,你这是……跟谁学的?”阿米莉亚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自己发明的,不行吗?”曹历的口气十分操蛋的嚷了一句。这种缝合伤口的做法在这个世界是一种新奇事情,如果不是因为那两位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显露出来的。

  “哼,你发明的?”卡斯特罗忽然冷哼一声道,“我看很可能是巫术!”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众人全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继续阅读:第9章 收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科学家异界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