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薄骨生香2018-12-22 15:0410,295

  1。你那么可爱,就叫你八八了

  我是东海丞相九千岁归墟。

  千年王八万年龟,很不幸,我还是个王八。

  我对王八跟龟的区分很在意,所以我们一族一出生的目标就是熬!熬到一万岁,就可以变成龟了,再也不用被别人戳脊梁骨了。

  本来我再熬一千年,我就可以变成龟仙了,但是有个男人为了我入了轮回,我被罚去了四千年修为,并得命去人间带回他。

  站在轮回道口前,我气得发抖。敖辰!看老娘我找到你后怎么收拾你!

  我本来只需要再等一千年!一千年!结果被罚掉四千年修为,一朝回到解放前,这等深仇大恨,我与敖辰不共戴天!

  “前面的快点儿,后面排队呢!”

  后面不知是谁伸出一脚,我一头栽进轮回道里,随着身体慢慢变形,我才尖叫着:“刚才是谁踢我的,我要杀了他!”

  没错,我掉进了畜生道。

  “娘,它睁眼了!睁眼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猛地响起,吓得我一个激灵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小糯米团子兴奋的脸,我眼神一眯,危险地盯着他。

  捧着我的糯米团子虎躯一震:“娘,它的眼神好凶,好像要吃了我。”

  没错,我就要吃了他!我还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这个害我的罪魁祸首!

  我张大口就冲着他那短胖的大拇指咬去,却没想到惹得头顶那人咯咯直笑。

  “好痒哦。”

  我猛地想起我还是刚出生的龟,没有牙,连忙一口吐出他的手指,“呸呸呸”了三下。

  似乎我的模样逗笑了他,他短胖的小手摸了摸我的头:“你这么可爱,就叫你八八了。”

  “你就是东海里唯一的那只王八女丞相吗?”记忆里,那个小人儿大眼睛一转,“王王是哮天犬的小名,那本殿下就叫你八八了。”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糯米团子,果然不管是东海龙太子的他还是投胎为人的他,始终能找我的痛处戳。

  东海神龟一族,寿命都很长,其他水族四千岁成年,我们六千岁才算成年,所以历代辅佐东海龙王的都是我们神龟一族,因为资历老。

  千年前,我在东海某处浅水区晒着太阳讲着黄段子时,有人将敖辰带到我身边来,说是太子到了辅佐年龄,敖辰交由我带。

  那时敖辰才一千岁,人间孩童五六岁的模样,我嫌日子无聊,便欣然答应。

  可是敖辰长得很快,养着养着,便在我眼皮底下从五六岁的孩子变成十七八岁的少年。四千岁成年礼那天,敖辰找我讨要礼物,我被这小鬼亲了,还被求了亲。

  那时我才幡然醒悟,我养了他那么多年,他却一直觊觎我!

  我吓得缩回乌龟壳里,跟龙王交代等我成了龟再出山当丞相。却没想到因为这事没告诉敖辰,他到处找我,最后心灰意冷拒绝继位,说我什么时候回来,他才继位,然后一个人去了凡间,打算熬过我需要成龟的一千年。

  一千年,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我生命的一瞬,却忘了对敖辰来说,是一种漫长的等待与煎熬。

  2。这是喜欢人的态度吗!

  龙王对我说,因为敖辰心中有执念,所以除非是他心甘情愿,不然他得在轮回中度过一千年才能回来。

  我想来想去,他的执念不就是喜欢我被我拒绝后伤心欲绝吗?于是为了断了他这执念,我决定让他爱上人间姑娘。让他明白喜欢我只是因为他只跟我一个女的接触多年,少不更事口味重外加眼瞎!

  这一世,敖辰依旧叫敖辰,是镇国府小世子,可谓是万千宠爱于一身,明明有波斯的猫天山的狐可以当他的宠物,他却格外对我这只龟青睐有加,吃饭带着我,睡觉带着我,连洗澡都带着我,虽然最后一条我内心是拒绝的。

  而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我的灵力也慢慢恢复,可以幻化成人形,但是我并没有打算在他面前以人形模样出现,一怕吓着他,二怕他又看上我了。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依旧忘不掉给他找对象,大概从敖辰十岁开始,我就每天晚上在他耳边念叨京城有哪些女子,他看不见我,我让他叫我仙姑,并告诉他我是帮他找到真爱的仙女。

  敖辰十七岁的时候,京城的女子差不多都被我介绍完了。

  这天夜里,我长舒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在他耳边问:“这么多女子,你可有看上的?”

  他漆黑的眸子在黑夜里泛着黑宝石般的光泽,猛地侧过身看向床边乌龟模样的我,我吓得浑身一颤,好像被他发现了他身边的乌龟就是这么多年一直说话的仙姑我。

  他摸了摸我的龟壳,少年独特的嗓音响起:“你说了这么多女子,每个都很详细,但是我都不感兴趣。”

  我心一沉,该不会我要把全国女人都向他介绍一遍,他才能找到真爱吧?

  “不过……”他眼波一动,突然把我举起来放在胸口,铿锵有力的心跳透过胸膛一波波打着我的龟身,“这么多年一直只让我听你的声音,你可不可以让我见一面?”

  如同当头一棒,我差点儿从他身上滚下来,我做了那么多,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居然对我有意思?

  我连忙道:“我是仙姑,你不能对我有想法,不然我再也不出来了!”

  他不出声了,我连忙“喂”了两下,他还是不说话。

  无奈,我只好伸长我的龟头看他怎么了,可是还没看清他的脸,就听见他冷哼一声,天旋地转间,我被扔到了地上。

  我又做错了什么!四脚朝天的我挣扎着翻身。下次谁说敖辰喜欢我,我跟他拼命!这是喜欢人的态度吗!

  因为敖辰心情不好,连带着我也被冷落不准进他房门,一连四五天,我都是在下人的炕上度过的,我无比怀念敖辰带着淡淡香气的柔软的大床。

  终于到了第六天傍晚,我被仆人抱着,仆人急匆匆地走着,我就知道敖辰气消了要见我。

  可是这路线不是去敖辰房间啊?

  当仆人带我进入一间湿热,到处都是水汽的房间时,我如临大敌,四只爪子加嘴死死抓住咬住那仆人的衣襟。

  “怎么?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我被敖辰强行扯到怀里,那光滑的触感让我紧紧闭上眼睛。

  他要干什么!他自从八岁起就没有带我洗澡,今天突然抽什么风!

  看着我这副模样,敖辰“嗤嗤”的笑声在我头顶响起,我恼羞成怒刚要缩回龟壳里,他似乎早有预感,两根手指夹着我的脖子,让我不能动弹。

  我甫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他精瘦的上身,不用看,他一定没有穿裤子!

  “敖辰!”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吼出声,他脸色变化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做了件多么蠢的事情,我居然在他面前说话了!

  他发怔手一松,我从半空中一下掉落洗澡水里,浴桶就这么大,无意中我看见长针眼的东西,惊得我连滚带爬变成人形爬出浴桶,还呛了一口水。

  “喀喀!”我趴在地上呕着水。

  突然一道高大的阴影盖住了我,我浑身一僵,不敢回头。

  “八八?仙姑?”

  我想,我一定是天底下最倒霉的龟了。

  3。你还不如告诉我你喜欢男人

  对于我就是仙姑,仙姑就是我的信息,敖辰的表情像是意料之中。

  “你只要不在我床上,我晚上就不会听到仙姑的声音。”敖辰穿着一身紫衣,低头喝了一口茶,薄薄雾气衬得他眉眼如画。

  我一噎:“那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我是仙姑了?”

  敖辰摇摇头:“我只是一直不确定,不敢相信而已。”他顿了顿,随即勾唇一笑,“不过现在确定并相信了,八八。”

  他眉眼一动,带着少年的意气风发,我心下一跳,心底像是有什么“啵”地一下开花。

  我定了定神,一本正经道:“别跟本仙女套近乎,请叫本仙女仙姑! “

  敖辰盯了我一会儿,我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突然他道:“八八……”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干啥!”

  “你答应得也挺干脆的啊!”敖辰嘴咧到耳后根了。

  我无语凝噎。

  “你跟我这么多年想象的模样很像。”喑哑的少年音低低响起。

  “归墟,我敖辰喜欢你!”脑海里那道男声乍起。

  我浑身一激灵。

  “我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儿吗!你就不能喜欢一个人喜欢的是她的内涵吗!”这样我保证他看不上我。

  清脆的打响指声响起,我满意地看着敖辰白了又黑,黑了又青的脸。

  我给他施了咒语,他现在的视线里,我就是一个乌龟头人身的人。

  “这样,你还觉得我好看吗?”我歪着头对他咧嘴一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巨大的龟头在卖萌,我的目标就是扼杀他对我的一切好感!

  敖辰咬牙切齿道:“你不给我变回来,我今晚就把你丢到厨房炖了!”

  我浑身一抖,但仍谈着条件道:“那你得告诉我,我给你说的那么多京城姑娘里,你对哪一个有眼缘。”

  “没有!”

  我不死心继续问:“那你给我说一下,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大概条件是什么。”

  敖辰盯着我,冷笑一声:“若是你能找到比尚书女儿美三分,比丞相女儿多才艺,比公主更尊贵,比……”他滔滔不绝地说了一个又一个“比”字。

  我听得目瞪口呆,最后他终于说完,我收回下巴,结结巴巴道:“你……还不如……告诉……我……你喜欢……男人……”若能找到这种女子的存在,我更愿意寄希望于京城的好男儿身上!

  “你第一次在我耳边说话时,就说你是能给我找到我喜欢的人的仙姑。那如果你找不到我喜欢之人,你是否会舍生取义?”敖辰托着腮,说得漫不经心,可那双黑眸却闪耀着奇异的光。

  我被他的目光灼得心跳如擂鼓,不知所措,只能一顿瞎扯:“神跟人不能在一起,你难道没看过话本吗?这些在一起的人会被惩罚,一道天雷下来会被炸成王八!”

  我试图吓唬他,可是无奈忘了一个事实。

  “八八,你现在不就是一个王八吗?”

  我:“……”

  4。你还是不是男人

  这个世间,想必没有比被人喜欢更苦恼的事情了。本来这个时候,我应该享受着东海浅滩上的阳光或者畅游在东海龙宫里舒舒服服地搜集着八卦。可是敖辰偏偏跑出来打乱我所有的生活。

  我心慌,不知所措,我活那么大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还是我的龟壳能暂时给我安全。我缩在龟壳里,隔绝外界,让心静一静。

  这几天一直在找符合敖辰那么多要求的女子,累得我一变成乌龟趴在长廊里没晒一会儿太阳就睡着了。

  睡梦中听到渐近的脚步声,我揉着眼睛,便看见一袭紫袍慢慢走近,来人走路姿势极为优雅,每走一步,紫袍下摆被踢起,朵朵生莲。

  我眯着眼睛,享受着视觉感受,突然那些莲花开到我眼前时停了。我有些不高兴地往上看去,就看见一张黑脸。

  “谁让你变成乌龟的?”

  自从我在他面前变成人形,他便不在允许我变成乌龟。他现在用手指夹我乌龟脖子的动作越来越麻利了,就怕我一言不合缩回龟壳里。

  “我变,我变!你快松手!”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被我养大的小屁孩威胁。

  我看了一眼四下无人,摇身一变。我穿着一袭宽大的黑袍,弄成道姑的发型,手里拿个拂尘。我想我穿得这么禁欲,神圣不可侵犯,他肯定对我心生不出什么邪念!

  “找我何事?”我面色无悲无喜,宛如佛堂里的佛像。

  敖辰嘴角一抽:“本来想带你去摘星楼吃新出来的菜品,你这样子,还是去尼姑庵吃青菜豆腐吧。”

  摘星楼里。

  敖辰挑了一个二楼临窗的位置,我兴奋地坐下,一身黑袍已变成一身碧绿色罗裙。不是我听见他要带我来天香阁时我为了美食而折腰,而是我还在想如何让敖辰见上那人一面苦恼时,敖辰自己提议出门了。

  天香阁地处通往皇宫的官道上,所有要进京的人士都必经天香阁。

  我花费了那么多天,终于找到一个满足敖辰所有“比”的女子,而那女子今天将要进京。

  靠着窗户,我看下面已经站在官道两边的士兵,指了指,佯装不解道:“这是干什么?”

  敖辰眸子也没有抬一下,吩咐完小二后道:“西凉国的七公主今日进京,为一个月后的我青云国皇帝贺寿。”

  我“哦”了一声,挑眉问他:“那你有没有看过这位七公主,这七公主好不好看?”

  “天下第一的美人,按理说应该好看吧。”他语气淡淡的,似乎并不在意。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我气得一拍桌子,别的男人说到美女眼冒金光,他怎么跟个和尚一般不着道!

  “一个女人想一个男人在她面前夸另一个女人好看,八八你还真是只龟,一点儿都没有女人的自尊心。”他语气狡黠,抬眸看向我。

  我本来一肚子火,被他这个眼神弄得一怔,什么时候他又长大了?他慢慢褪去了少年的青涩鲁莽,开始变得沉着优雅,单单坐在那里,就好看得跟一幅画似的。

  心脏怦怦直跳,我顿时感觉口干舌燥,连忙喝了一杯茶。我非常讨厌敖辰一而再再而三带给我的这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像大海的波浪,一波波要把我溺毙。

  小二渐渐把菜上齐,同时楼下官道上出现嘈杂的人声,公主的仪仗来了。

  我看着敖辰:“你想不想看看这天下第一的美人长什么样儿?”

  敖辰睨了一眼楼下的八抬大轿:“这轿子周围都是珠帘,你还能给我一双天眼看到里面吗?”

  “这还不简单。”我轻轻冲着轿子的所在方向吹了一口气,顿时一阵劲风扬起,那轿子四周的珠帘相互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一张令天地失色的美人脸就出现在众人视线里,一时寂静。

  那张脸,就算是看过天上海里第一美人的我,都被这个女人的美惊住了,更何况是凡人。

  “怎么样?是不是很……”

  “美”字戛然而止,我怔怔地看着敖辰出神的表情,这个表情是不是已经给了我满意的答案?他心动了吗?

  我胸口处像是被什么堵住般,突然很闷。我想,大概是我养了这么多年的愣头青终于要知道喜欢人了,我喜极而泣的复杂心理吧。

  5。你怎么又上去了

  一天天过去,敖辰倒是沉得住气,天天在书房里看书。

  我憋了几天,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你就没有想对我说什么?”比如问我关于西凉国七公主白浅的消息?还是他害羞不好意思问?

  敖辰“嗯”了一下,挑眉看我:“你昨天夜里打呼声挺大,下次注意点儿。”

  “我打呼?”我差点儿从板凳上跳起来,“敖辰你逗我玩吧,我一只龟打呼?”

  敖辰不置可否:“下次你打呼,我叫你起来听听。”

  我:“……”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他低着头,仔细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我忍不住又打破安静:“你对那个那天看见的西凉国公主有没有兴趣?”

  果然,听到“西凉国公主”这五个字时,敖辰原本要翻页的手顿了顿,他眼神放空,似乎在思忖着什么,半晌后意味不明道:“我还挺感兴趣的。”这次在青云国皇帝过寿前来,西凉国似乎有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我目的一直是听到他喜欢上另一个女人的消息,但真听到他对另一个女人感兴趣时,内心不知是喜是悲,反而生出一股恼意。天下的男人见异思迁的速度真快,真是个看脸的世界!

  “那你还想再见到她吗?”

  闻言,敖辰放下手里的书,仔细地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没来由地红了脸,刚准备开口要打岔,他却突然道:“你能让我现在看见她吗?”

  他这么心急吗?

  我心里有些不爽了。

  青云国皇宫的一处宫殿内,我与敖辰站在那三丈高的房梁上。刚才我用法术瞬间从镇国府移动到白浅所住的宫殿里。

  此刻正是午睡的时间,贵妇榻上躺着一个闭着眼的婀娜多姿的绝世大美女,美得跟宫灯上面的画似的。

  寝宫内没有人,估计宫女都在外面候着。我正“啧啧”来得真是时候时,旁边的敖辰突然道:“我下去看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纵身一跃,轻巧得跟只燕子一般。

  我急得在房梁上干跺脚,这大白天的,他就那么心急看美女?

  他有武功倒是轻松,我刚才耗费了太多灵力,还得保留回去的灵力,现在下去倒成了一个问题。我看着在房间里到处乱转的敖辰,心想他在摸清美人的口味?

  但是不管怎样,这要是外面突然来人或者是白浅突然醒了,看见敖辰可就不好了!

  我咬了咬牙,变回自己乌龟的模样,打算顺着房柱往下滑,就算一不小心掉下去,龟壳也会保护我不受伤的。

  我努力地一点儿一点儿往下滑着,若是有人此刻看见一只王八下柱,一定又惊又叹。

  等我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挨到地时,头顶传来一道轻飘飘的男声:“你在干吗?”

  我伸长我的龟头往房梁上看去,他……什么时候上去的!

  6。哈哈,你还挺会撩妹的

  西凉国公主在梦中看见一紫衣男子,那男子俊美无双,怀中抱着一只龟,宛如神祇般腾空在半空中看她,一场黄粱美梦,却惹得西凉公主白浅魂牵梦萦梦中的紫衣男子。

  据说那天中午宫女听到公主一声尖叫,冲进屋时,公主头朝地摔下床,额头肿了一个大包。青云国百姓嘲笑西凉公主做梦都能这么花痴,还从床上栽倒在地上。

  茶楼雅间里,隔着屏风我听着各种版本的湘女夜梦神君的故事,我瞪了笑意盈盈的当事人一眼,都怪他,把事情闹得那么大。

  那天,我被敖辰从地上带回房梁上时,白浅已不知不觉醒了,大概是听到动静了,她上半身撑了起来,却也是迷迷糊糊的。

  “是谁?”她环视了屋子里一周,却在房梁上看到来不及跑的我们,我正吓得不知所措时,敖辰非常冷静地举起我朝着白浅方向一丢,精准无误地砸晕了白浅,并在侍女赶到之前用我的灵力回到镇国府。

  还好白浅一直以为看见我们是在做梦。

  “朝着那如花似玉的脸蛋砸去?你不心疼啊!”我好奇地看向他,当时他下手可是丝毫没有任何犹豫的感觉。

  “我为什么要心疼?”敖辰好笑地看着我,“砸的又不是你。”

  他眉眼一敛,明明十七八岁的少年,却似乎有数不尽的风流,眉里眼里都盛满了温柔,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你,像要把你心底看透般。

  我的心越发不像是我的了,它跟着敖辰,被他牵动着跳动。

  “你不是对她心动了吗?你不是喜欢她……”

  “如果我喜欢一个人,我会这样……”他打断我的话,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手腕处就被人牢牢抓住,整个人被一股力量往前一扯,落入一个有淡淡幽香的怀抱。

  我猛地抬头,映入眼帘的确是紧抿的樱花色薄唇。

  如此近的距离,我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密密麻麻地喷在我脸上。

  “哈哈,你挺会撩妹的啊!”慌乱之中,我打着马虎眼,试图挣脱他的禁锢,没想到他力气却如此之大。

  “八八,你说人神相恋真会天打雷劈吗?”他叹息一声。

  “住嘴!我们怎么可能相恋,你是我养大的,我怎么可能会喜欢我亲手养大的孩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喜欢你!”我一顿咆哮,俨然已经忘记了面前的敖辰不是东海龙太子的敖辰。

  我浑身颤抖着,努力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

  “放开我。”我道。

  “不!我不会放的!”他的眸色坚定又决绝,就像在嘲笑我是个不敢看清自己的心的胆小鬼。

  “不放是吗?好!”我闭上眼睛默念一句,一瞬间浑身缩小,我也趁机因变小而从敖辰手里收回自己的手,我又缩回自己的龟壳里。

  世界一片漆黑,也看不见敖辰的脸,我似乎又回到那个躲避敖辰的时候。

  7。那为什么我要流泪?

  我不吃不喝,也不出龟壳。

  我知道我一旦装死,别人就无计可施,别想把我从龟壳里拽出。

  我也不知道我在龟壳里待了多少天,但是我知道敖辰一直在我身边,他给我拿饭菜,我不动,偶尔我以为他走了,放下心时却听见他的叹息。

  终于,我等到了他的妥协。那天早上,我听到一道沙哑的男声:“你出来吧,我不会让你困扰了。”

  我依旧不动,但是等我再出来时,敖辰已经不在镇国府了,进京陪西凉公主了。

  我无聊地在王府的各个角落里逛着,偶尔晒着太阳,却终日不见敖辰。

  大概第五天,我见到了敖辰,而他身边,站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白浅。

  或许这世间没有比他们俩更适合“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等等这一系列字词。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敖辰,嘴角始终噙着笑,眼睛始终看着一个人。

  他牵着白浅,一步步向内厅走去,我很想赶紧逃离,无奈我是一只龟,走得慢。

  “咦?世子居然养乌龟?”白浅惊奇地指着地上的我。

  自始至终敖辰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淡淡道:“只是养着玩的,这龟喝水都能长膘,好养。”

  我:“……”

  “那世子要是不介意,把这龟送我吧,我正好养了一只雕,为它的吃食发愁。”

  一时间不仅白浅在等敖辰答复,连我都忘记爬行,吓得竖起耳朵。

  “不就是一只龟吗?公主想要,就送给你吧。”

  我眼前一黑,差点儿昏过去,却又听见敖辰继续道:“只是这龟最近发了病,若是喂公主的宝贝雕,怕是要吃坏肚子,不如我派人送几只上好的龟过去吧。”

  闻言,我立马入戏狂摇着龟头,果然,白浅迟疑了一下。

  “那谢谢世子了。”

  “不谢,毕竟你我两国皇上都下旨结秦晋之好了,都是要成为夫妻的人。”

  我摇晃的龟头一下停住,秦晋之好?他……要成亲了?

  白浅走后,我正艰难地翻越门槛时,身子被轻轻抱起然后放在地上,我知道那人是敖辰。

  “我觉得这个消息你听了应该会很开心,我要跟西凉公主成亲了,圣旨是今天皇帝寿宴上下的,半个月后成亲。”

  那一抹紫色身影的人不曾回头看着地上的我,所以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以他的性格,若是不喜欢,也不会接受。

  “哦,那祝你幸福。”

  敖辰走后,我趴在地上一步也不想动了,我缩回自己的龟壳。

  开心吗?我问我自己,这是我一直想要的结果,我当然开心。

  那为什么我要流泪?

  8。八八,你终于承认你喜欢我了

  我从来没有觉得半个月的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镇国府上上下下张灯结彩,入眼所及,都是一片刺眼的大红。

  “新郎,吉时已到,迎新娘!”随着一阵高亢的声音响起,人群一下沸腾了起来。

  敖辰穿着一身红衣,牵着一匹挂着大红花的骏马缓缓走出,而我此刻已幻成人形,混在一群围观的群众里,目送着他的迎亲队出门。

  我站在街道路口,直到他背影消失,我失魂落魄地想,一切大概都结束了……

  嘈杂的赞美感叹声中,有两道格格不入的声音突然传进我的耳朵。

  “你们的东西安排好了吗?”

  “好了,可以通知王子的人行动了,等到敖辰将花轿迎进京城,杀!”

  我猛地扭过头看向身后的人群,我的听力比凡人敏锐,刚才是谁!

  另一边,花轿已被迎入京城。敖辰骑着马走在队伍的最前方,突然花轿停住,轿夫不再走动,唢呐声也戛然而止。

  敖辰回过头,调转了马身。

  “怎么……”

  “了”字还没有说出口,整齐划一的“唰唰唰”声响起,原先送新娘的队伍全都不知从哪儿掏出白森森的刀,立刻包围了敖辰的队伍。

  花轿里,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撩开轿帘,露出一张分外美丽的脸,本是新娘子装扮的白浅此刻却穿着一身红色男装,连头发束的也是男子发髻。

  “今日就是你们青云国灭国之日,敖辰,你想不到原本的黄道吉日是你丧命之时吧?哈哈哈!”那本应该是女子娇柔的声音,此刻却是货真价实的男音。

  看到这里,敖辰一下笑了:“西凉国的白言殿下为何不多坐一会儿花轿?这一个月以来可以扮成自己龙凤胎妹妹白浅混在皇宫里,现在却忍不住了?”

  白言脸色一变:“你怎么会知道?”

  “我知道的可还不止这些。”敖辰扬起手,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出许多弓箭手,反包围住白言等人,“我还知道你盗取了皇宫的军事图,只不过那一份是假的。”

  白言难以置信地看着马背上那个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他明明做得那么天衣无缝,怎么敖辰什么都知道!

  “你想知道我明明知道这一切,为什么还要答应娶你这个假公主吗?”敖辰慢慢勾起嘴角,“瓮中捉鳖,这是我最爱干的事情。”

  原来,青云国天子早对西凉国这次祝寿目的起疑了,便委命镇国府负责调查这一件事。那天进入白言寝宫内,敖辰的目的就是换掉被白言偷掉的真京城军事图。白言拿到京城军事图想灭掉青云国,但是缺一个名正言顺带大批人马进京的机会。所以敖辰故意惊醒白言,事后以一个被美色诱惑的世家子溜进宫偷看天下第一美人的形象,顺水推舟实现白言的计划,接受皇帝赐婚,然后再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当我知道一切都是一场计划,西凉国要反扑青云国时,我整颗心都系在了敖辰身上。

  他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当我赶到时,双方正在交战。看着那明显处于劣势的一方,我没想到西凉国带了那么多人手,还有弓箭手!

  “敖辰!”我大叫着,眼看一支箭直直射向那个背对着我的红衣男主,我没有丝毫犹豫,冲了上去。

  “都没看仔细就乱喊!”我刚准备冲出去,就被人牢牢抓住胳膊,我猛地回头,看向身后那个笑意盈盈的男人。

  我愣了一下,下一秒却毫不顾忌地紧紧抱住了他。

  “怎么了?”敖辰一怔。

  我把头埋在他脖颈间,声音喑哑:“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被我抱着的身体一僵:“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对不起。”从听到他会有生命危险的那一刻起,我陡然明白了,我是那么在乎他,就算我一直逃避不承认,我终究躲不过,否定不了自己的心。

  我抬起头看向他:“当初你问我人神相恋是否会天打雷劈,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就算是天打雷劈,我再也不会逃避我喜欢你这一事实。”

  “轰隆!”天空骤然一亮,一道巨雷响起。

  “八八,你终于承认你喜欢我了。”伴随着他心满意足的叹息,我看见他的头上长出一对金色的龙角。

  “你!”

  霎时间,天地被撕破,周围的人与景都模糊了。

  尾声

  月老曾说东海神龟一族天生没有姻缘线,所以这一族人丁稀少。

  怎么会没有姻缘线呢?只是这线极短,短得连牵线无数的月老也无法牵起。

  神龟一族对待感情很迟缓,反应慢,所以他们的姻缘线长得很慢。归墟把敖辰养大,神经大条地把对敖辰的喜欢归结为漫长的陪伴之情。所以当敖辰捅破那一张纸后,乌龟天生的退缩性格就显现,归墟不愿承认自己喜欢上自己亲手养的敖辰,认为这根本不对!

  她当了缩头乌龟,没有办法,敖辰才编造了一个幻境引她对他打开心扉。什么他去了人间,什么减了她四千年修为,只是她不愿意见他后缩在乌龟壳里他给她造的一个幻境。

  龙族幻境之术,若是被施术人对施术者无感,是根本不会进入幻境当中的。

  他给她施的是爱,她进来了,从一开始,他就笃定会赢。

  当得知一切后的我,在一年里拒绝了敖辰三十一次求亲。

  “八八,这一次你又要以什么理由拒绝我?”

  我冷哼一声:“我们不是一个品种。”

  丞相火很大,后果请自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好甜,请求支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