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勒死这小孽种!
二文文2018-12-26 19:081,494

  救命!

  宁容芮惊恐地大喊,黑衣人一脚又一脚狠狠地踹向她。

  她倒在火海里,捂着腹部痛苦地翻滚着,火势蔓延开。

  啪嗒一声,牢门再次被锁上。

  宁容芮如一条蠕动的虫,艰难地爬到牢门,用尽全身力气砸着铁栏杆。

  来人,救救她和孩子!

  下身有血浸透脏污的白衣,绝望如毒蛇一般缠绕她,紧紧地勒得她喘不过气来。

  渐渐的,她失了气力,满手的鲜血顺着铁栏杆流下。

  宁容芮任由火舌席卷了她,或许,只有她死了,一切灾难才会停止吧!

  ……

  可是,连阎王都不愿收她。

  宫墨胤目光深沉,就算她自始至终从没爱过他,但得知天牢起火那一刻,他就跟疯了一样。

  他怕失去她,即使这个女人心里只有别的男人!

  宁容芮艰难地睁开眼,却发现眼睛上蒙了块白布,刺痛从眼部传来。

  难道,她的眼睛已经被宫墨胤夺走了吗?

  下腹的疼痛,像是被惊醒的噩梦,宁容芮摸索着紧紧抓住宫墨胤的袖子,“咳…孩子……”

  “死了。”

  “不,不可能!”泪水浸透白布,宁容芮摇头直哭,这是她们的第二个孩子啊!

  “死了宫凌思的孽种,你就哭得这么伤心,那三年前我的孩子呢?”

  “他不是孽种,是你的孩子啊!”

  宫墨胤心中一疼,宫凌思都已经承认了,她还嘴硬,想像三年前一样把他当傻子糊弄吗?

  “来人,将逆贼带过来!”

  一见到宁容芮,宫凌思就想冲过来,“容芮,你没事吧!”

  宁容芮听到宫凌思还活着,松了口气,“凌哥哥,我没事。”

  “没事就好,容芮,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

  “凌哥哥,你乱说什么?”

  宁容芮慌乱地想朝前看,可是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报……陛下,北方快沦陷,应是有内贼。”

  宫墨胤大怒,“是你们偷了军事部署图?”

  宫凌思大喊,“宫墨胤,我要你也尝尝亡国之苦!”

  砰!

  宫墨胤狠狠一脚踹过去,宫凌思伏在地上深情地说,“不关容芮的事,都是我做的,容芮我们来生再见!”

  “陛下,他已自尽。”

  “呵!”宫墨胤冷冷看向宁容芮,“军事部署图在哪?”

  “我不知道。”

  “宁容芮,若不是被朕抓了现行,你是不是准备和宫凌思,带着孩子双宿双飞?”

  “我没有。”

  “你没有?你疼爱的凌哥哥会污蔑你,说你怀的是他的孩子吗?他用死在维护你!”

  这也正是宁容芮所奇怪的,明明那日是她第一次和宫凌思见面,他为什么说孩子是他的?

  为什么他一出现,就被宫墨胤撞见了?

  军事部署图,她分明不知情,但宫凌思却故意说不是她做的,他这一死,她便无法脱罪了。

  还有那夜令她被污蔑的的私信纸条。

  难道,他根本不是宫凌思?!

  “墨胤,你听我说……”宁容芮恍然大悟,她想同宫墨胤说清楚,张嘴却没有声音。

  宫墨胤暴怒,质问她,“军事部署图在哪?”

  宁容芮摇头,她不知道,她想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计,但她却说不出话来!

  宫墨胤眸子里血色弥漫,得知她快被火烧死那一刻,他就决定,只要她好好活着,他就原谅她三年前做的事。

  可是,她竟要他亡国!

  宫墨胤一挥手,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被带上来,宫墨胤厉声说,“宁容芮,你若不说出军事部署图的下落,我便杀了你的孽种!”

  小孩的哭声传来,稚嫩地喊着,“母后!”

  “说还是不说?”

  是恒儿!

  宁容芮惊得摔下床,拼命摇头,不要,宫墨胤,这是你的孩子,不要杀他!

  宫墨胤,你说过就算有一日,我眼不能视口不能言,你也会相信我的!

  “还是不说吗?”宫墨胤心痛如割,三年前她将他尊严踩在地上,三年后她宁愿失去孩子也要他成为亡国奴。

  他闭眼,沉声下令,“勒死这小孽种!”

继续阅读:13、赐她一丈白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