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快些准备
二文文2018-12-27 14:511,119

  宋木槿被禁足在别院,心中满是怨恨。

  宁容芮,这个阴魂不散的贱人,就算是死了也要和她抢宫墨胤吗?!

  宋木槿是越想越气,既然宫墨胤不肯爱她,那就算得不到他的心,她也要得到他的人。

  不管用什么手段!

  宋木槿从枕头芯中抽出一只竹笛,这是很久之前,一个叛党的密探给她的。

  叛党协助她完成了许多事情,作为回报,她就要向叛党提供宫中的秘闻,以便他们暗中开展活动。

  可是她既然已经嫁给宫墨胤为后,又怎么可能帮着叛党毁了他的天下?

  所以纵使叛党几次联络她,她都置之不理。

  但是现在,后位岌岌可危,她必须为自己早作打算!

  她趁午间四周无人,在院子中吹响了竹笛。

  不多时,一只喜鹊飞到她面前,腿上绑着一个用来装信的筒。

  筒是空的,宋木槿将自己事先写好的纸条卷起来,塞进去。

  “去吧。”她脸色阴郁地说,“宫墨胤,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当晚,独自一人睡在房中。

  她闭着眼睛,却竖着耳朵,仔细谛听。

  倏而,房顶的瓦片响了响,接着,有人从屋顶溜进宫殿,爬上她的床。

  “皇后娘娘。”来人蒙着面,只外露一双贼眉鼠眼,“你愿意同我欢好了?”

  这就是那朝中叛党的头子,原先也是北定侯一派的人,只不过清洗的时候提前得了消息,藏得很深,这才有幸成为漏网之鱼。

  宋木槿听着他猥琐的语气,以及毫不掩饰的下流目光,感到一阵反胃。

  她压下想要呕吐的感觉,对叛党头子露出一个假笑。

  “我想通了。”她矫揉造作地笑着,“那宫墨胤有什么好的,不如你让我来得舒心。”

  叛党头子大喜,一把撤下面巾,撅起一张猪唇就往宋木槿面上亲来。

  宋木槿被又硬又粗的胡子扎得很痛,但她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只能忍下来,哪怕一股汗骚味呛得她头晕目眩。

  半息之后,她实在受不住了,拉开两人。

  叛党头子刚面露不快,她就贴在叛党头子耳边,尽量语气挑逗地说:“所以呀,你快些准备事情,我也会尽心尽力地帮你的。”

  叛党头子被馅饼砸得欣喜若狂,什么都不多思考,只是可着劲儿点头:“那是,那是,你等着。”

  他露出一个淫秽的笑容:“我晓得,你还是喜欢那宫墨胤不是?”

  宋木槿一惊,忙矢口否认。

  叛党头子摆摆手:“事成后,皇后你继续当,宫墨胤就送你当面首怎么样?”

  他嘿嘿一笑,“今天,我们就来耍一耍吧?”

  宋木槿没想到叛党头子也是个妙人,两人意见达成一致,她轻佻一笑,痛快地脱下衣裳。

  叛党头子猴急地用满是毛的手扯下她的内衫,一通乱戳。

  宋木槿心中恶心,但也疼得紧,“你轻点儿!”

  “受着。”男人狠狠一用力,宋木槿哀叫出声,她紧紧揽住身上的人,“何时事成?”

  “很快。”男人加速动了起来……

继续阅读:30、差点着了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