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见面
星零2019-10-31 03:163,510

  瞭望山顶凝聚的仙力犹若实质般浓郁,甚至让稳定的空间都隐隐有些紊乱,寻常仙君根本难以到达山巅之处,景昭一行三人靠近山顶的时候,除了极少数成名已久的上君和妖君,大多数仙、妖二族之人都被拦在了山巅光晕数百米之外。

  炙阳枪即将降世的威压和麒麟神兽的兽王之势笼罩着整个山巅,前来的仙界上君、妖界妖君大多都只能聚拢在一起来调动体内的灵力抵御这庞大的气势。只不过,在五光十色的光晕中,所有仙君和妖君都选择了对其中最高的一处隐隐闪避,甚至在望向那个方向的时候眼露惊叹之意。

  一袭藏青长袍,黑发落于身后,刚劲肃穆的身影,闲散立于山巅,仿佛在苍穹间定格了亘古苍凉的烙印一般。

  众人望着站在山巅之处、周身上下连一丝灵力也未逸出的青年,暗暗打量的目光悄无声息的移动了些许,没有一位仙君认识那昂首立于高处的青年到底是何身份,只知道在所有人来到此处之前,他就已经站在那里,岿然不动。相较于仙君的惊疑,倒是有不少从妖界第三重天赶来的妖君面露了然。

  而这本应热闹的寻宝之地也在青年无声的威压下变得极为安静,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

  景昭一行人到达山顶的时候,看到的就正是这么一副众人忐忑、一人独尊的场景,几乎是在看到立于山巅之处的背影的一瞬间,景昭原本傲然的神色瞬间变成了掩不住的惊喜和哀怨。

  受了众仙之礼,她快走两步,正欲说话却被身后之人抓住了手腕。转过头,便看到了景涧有些复杂的神色。

  “景昭,别过去。”

  “为什么?”景昭面露不悦,清穆一向行迹飘渺,这千年来,她也不过才见过几次而已。

  景涧朝周围明显露出了好奇之意的仙君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那里灵力太过浓郁,以你现在的仙力,还抵御不了。”

  景昭闻言一愣,朝灵力浓郁的山巅看了一眼,察觉到体内仙力流转得极是缓慢,这才停住脚步,眼底却划过一丝毫不掩饰的赞叹……他好像比当初在北海斩杀九头蛇凶兽时更加强大了。

  景昭生于九重天宫,天帝为父,天后为母,一直是三界中顶顶尊贵的身份,数万年来,对其倾慕的仙君不计其数,她从未看在眼里,只有这清穆,千年前一见,眼里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二哥。”景昭眼底现出一丝扭捏,手放在身后,高傲的神色里罕见的出现了一抹腼腆,看得一旁的景阳啧啧称奇。

  “你说他可还记得我?好些年不见,他不会有了心仪之人吧?”她转身望向景涧,狭长的凤眼里满是期待。

  众人几曾见过这位高傲冷冽的天宫公主如此小女儿的姿态过,当即不由得朝山巅之上的神秘青年多看了几眼,心底隐隐有些明了,素闻这景昭公主几万年来也只对一位仙君动过心,想来便是这一位了。

  景涧也没想到自家三妹竟然对清穆用了这么深的心思,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只得僵硬的点头,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不必太担心,这些年也没听说过有哪家的女仙君入了他的眼。”

  “那当然。”景阳此时也明白过来,走到景昭身边,神情张狂:“三界中还有那个女子能比得上你,三妹,你这可是庸人自扰了!”

  景昭一听这话,眼底染上了遮不住的笑意,她抬眼看向不远处的青年,微微勾起了嘴角。

  “也罢,炙阳枪降世还有一会,如果他想夺炙阳枪,我便帮一帮他,就算我没有这把神兵,也不输那人半分。”微叹的声音里盛满了势在必得的骄傲,景昭素手负在身后,眼波流转。

  景涧看向不远处的清穆,却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以清穆的灵力,在场众人鲜少有人是其对手,他根本无需早早守在那里,威慑众人,他这般的姿态,与其说是争夺,不如说是守护还更为恰当。

  倒是一旁的景阳听见这话,眉毛微不可见的翘了翘,这小子,还是要试试真章才好,他们天宫的小公主,也不是谁都能要得起的。

  山巅之处被浓郁的灵力割成了另一个空间,清穆所处之地正好处于这混乱空间的边缘地带,下面的热闹他自是懒得理会,把怀中睡得昏天暗地、口水直流的女童换了个舒服的位置,淡淡的朝一旁有些紊乱的空间处扫了一眼。

  “怎么?就这么恨景阳?”连气息都差点掩不住,凤染对景阳的执念倒是比他想的还要深。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二人很重要,不会没有分寸的。”

  略带了丝疲惫的声音缓缓传进清穆耳里,紊乱的气息和空间重新恢复了宁静。

  “倒是你,景昭可不是个好惹的主,等会要是后池醒了,你估计就麻烦了。”语气中的幸灾乐祸自是不少,却也有几分道理,清穆朝下面扫了扫,感觉到炙阳枪降世的时间不多了,皱了皱眉正准备下去。

  “等一下,清穆…”凤染迟疑的声音成功让清穆止住了脚步,他微微挑眉,看向一旁虚无的空间,这么吞吞吐吐,可不像凤染的性格。

  “这里的灵力阵法应该是麒麟神兽布下的吧?”凤染顿了顿,继续道:“你为什么能靠近?”

  下面的仙君、妖君就算比不上清穆,可这么多人合起来布下的仙力罩也最多只能靠近十米范围之外,而清穆……她能感觉到,这山巅之处的灵力根本不排斥他的进入,应该是说,整座瞭望山都不排斥他,所以他才能进到这里。

  这里是上古白玦真神的修炼之地,麒麟神兽守护之处,怎么会让区区一个后古界仙君来去自如,凤染不敢猜想,因为任何一种假设都太过荒谬和震撼。

  清穆回转头,神情有些意味深长,墨色的眸子里突然划过金色的印记,然后缓缓消失,但却已经足够让隐在空中的凤染感受到一阵源自灵魂的震慑和惊惧。

  “若是我知道原因,就不会跟着她一起找那个柏玄了,凤染,你放心,在古君上神出现之前,我会保护好她。”微扬的眉角划过一抹暖意,清穆抱着怀里软软的身子,身形一动朝下面走去,却错过了后池微微睁开的双眼和里面一闪而过的讶异。

  紧紧盯着清穆的景昭几乎在清穆转身走下山颠的第一瞬间就迎了上去,只是满心的欢喜和羞涩还来不及付诸于口,就在来人越来越近的身影下变得有些苍白和错愕起来,不过很显然,觉得诧异的并不止她一个,守在一旁的仙君面上大多是惊异之色。

  披着雪白小裘的女童安安静静的被青年抱着怀里,面容精致,眼睛紧闭,浓黑的睫毛投下浅浅的剪影,有种静谧的乖巧,仔细说起来,这女童的年龄虽小,但姿容比起一旁站着的景昭竟是不差半分。

  青年藏青的身影越来越近,毫不避讳的直朝景昭一行人而来。众人悄悄打量之下,将目光投在了景昭身上,微微起了些好奇之意,这小女童被清穆上君如此对待,也不知到底是何身份?

  景昭面色复杂的看着走近的青年,略退了一步,昂起头,神色恢复了以往的高傲。景阳不动声色的眯着眼,若不是景涧拉着,他恐怕早就走上前质问了。

  “清穆上君,百年不见,仙力更甚往昔了。”景涧拱拱手,面带笑容,目光落在清穆怀中的小童身上,问道:“不知这是……”

  景昭对清穆别有心思,就算是舔着脸,他也要问一问了。

  众人一听这话,也算是对这神秘青年的身份彻底明了了,难怪会让几位天宫的殿下如此看重。

  “小孩子而已,二殿下不用记挂。”清穆淡淡回了一句,直接道:“几位可是想要炙阳枪?”

  景昭见清穆瞧也不瞧她,面色微微一变,欲说出口的话一转,就带上了几分倔强:“是又如何,炙阳枪是无主之物,能者得之,难道清穆上君想要驱逐我们不成?”

  景昭身为公主,话语中素来的高傲娇惯便被带了出来。景涧摇摇头,叹了口气,以清穆的实力,就算是父皇也会以礼相待,三妹如此说话,有些过了。

  “公主言重,神兵出世必有神兽相护,清穆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和守护的神兽起争端,特有此一问罢了。”清穆淡淡扫了景昭一眼,见她眼带不屑的看着怀中的后池,眉一皱,道:“只不过既然公主说‘能者得之’,还望公主言而有信。”

  似是感觉到山巅上的灵气更加浓郁,甚至伴随着若隐若现的吼叫声,清穆说完转身就走,却被挡住了去路,他抬眼看向面前的景昭,不悦的眯了眯眼,道:“公主还有何赐教?”

  景昭脸色通红,在清穆凌厉的注视下退后了一步,好半天才‘哼’了一声道:“你何必如此伤人,若你想要炙阳枪,我帮你便是,找这些理由干什么?”

  这语气神态实在太过幽怨,连清穆也不由得愣了愣,面色一僵。

  “三妹,神兵降世确有神兽相护,父皇也曾说过,清穆上君并未虚言。”景涧见清穆面露不快,急忙接了一句。

  “二哥,我哪有说错,若不是为了炙阳枪,他来此处干什么?还有你怀里的是哪家小童,怎么如此不知规矩,见到我们竟然也不行礼?”

  感觉到周围仙君、妖君投射过来的视线,清穆眉头微皱,目光登时冷了下来。景昭好歹也是一介公主,怎的如此难缠。正欲开口,却感觉到怀中小人微微一动,忙低下头,看到后池墨黑的眸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景昭,立马闭上了嘴,看后池这个样子,恐怕这个天界公主讨不了好了。

  “好吵。”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墨黑的眸子有种绮眷的瑰丽,小女童转过头,对着清穆突然道:“爹爹,这个女人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