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对峙
星零2019-10-31 03:164,660

  紫垣上君声音不小,再加上这话听着着实让人觉得刻薄无理,热闹的大堂一下子便安静下来,众仙随着紫垣上君的视线朝大堂门口望去,俱是一愣。

  在一众小仙中,红衣长袍的凤染显得鹤立鸡群,再加上她举止张扬,看起来冷若冰霜,不少仙君都下意识的离她远了几步。

  听紫垣上君的话,这女仙君分明是个上君,可是三界中有哪位女上君是如此不好相处又煞气浓重的?

  凤染的煞名虽为三界所知,但她已有万年未出清池宫,除了当初和她交过手的一众上君外皆无人识得她的容貌,此时宴席未开,其他上仙又不像紫垣一般爱好名利,是以堂中便只有紫垣一位上君在此。

  凤染在半山腰时发现和她一同驾云上来的皆是小仙,才明白昨晚被那小童戏耍,此时心头正有气,听见如此刻薄的声音,抬头一望便看见了面上洋洋得意、眼底却满是愤恨的紫垣。

  “连紫垣上君都甘愿在凡世中受苦受难,我凤染区区凡胎,又岂能独享永生!”凤染压下脸上的郁色,斜眼朗声道,一举一动间颇带几分痞气。

  这话当真有趣,那种‘你不先死,我誓不能先去’的意思明显至极,再加上说出这话的又是一位女仙君,众仙听得好笑,皆是忍俊不禁。

  但等咀嚼完这话里的意思,众仙看着威风凛凛的凤染,眼底皆生出几分不可思议的神情来,万年前以一己之力灭掉仙、妖两族数万大军的上君凤染一直被外界传得如煞神降世般凶憎可怖,却不想竟是如此一位倾世脱俗的大美人,看她对着紫垣上君凤目微凛,满面煞气,高挑的身姿硬生生袭上了寻常女仙君难以企及的英武大气,众仙不自觉的面露赞叹。

  女上君之中,除了景昭公主,这般的容貌心气,竟是难有一人能与之比肩!

  察觉到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众人暗叹传言果然不虚,这凤染上君和紫垣上君还真是仇怨不浅,纵使万年亦难以抹平。

  紫垣向来在仙界横行惯了,又是个倨傲的主,见众仙对凤染面露赞叹,眼狠狠的沉了下去。

  “凤染,你不在清池宫里避世,跑出来干什么?外面可没有人能护得住你!”紫垣哼了一声,神色倨傲。

  堂中仙君面面相觑,尽管平时便知紫垣上君嚣张蛮横目中无人,却不想他竟然连古君上神都不放在眼底,居然敢公然挑衅清池宫。

  “本君才不如你一般需人相护,三界地面上我哪里去不得,倒是你,紫垣,万年前我见你时你还只是一介下君,如今已位列上君之列,当真可喜可贺,只是……不知景阳珍藏的那些丹药可还有剩,够不够你一人去用!”

  凤染将手负于身后,向堂中走来,步履闲散,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紫垣于修炼一途素来便没有天分,当初因缘际会下救了天界大殿下景阳,得了许多珍惜灵药提高灵力才有了上君的仙力,但在上君中却是末等,平时不受其他上君所喜,和众仙更是只有面子上的交情而已。

  但他对自己上君之位一向极是自傲,如今见众仙因凤染之话眼底隐隐露出不屑,顿时气急,大喝:“凤染,你……”

  话说到一半,却是再也接不下去,面色涨得通红。他素来没什么人缘,刚才费心和他结交的也不过是些小仙,此时当然不愿意得罪有着上君巅峰实力的凤染,一时间竟无人为他说话,场面登时僵了下来。

  而他身后的两个仙君也不知为何自凤染进来后便有些神不守舍,是以并不像平时一般劝慰紫垣,也呆立在了一旁。

  就这么一呼一吸间,凤染已经走到了紫垣面前,一袭深红的长袍着于身上带着莫名的刚毅,神情肃然凛冽:“紫垣,当年一剑之仇,本君万年来莫不敢忘,他日若有机会,定当加倍奉还。”

  紫垣被面前女子如孤狼一般的目光惊得倒退两步,沉压在灵魂深处的恐怖回忆陡然冒了出来。

  当年渊岭沼泽中,全身浴血的凤染在重伤之下,还能杀了妖族三皇子,若不是他正好赶到,在暗处祭出仙剑,恐怕还真救不了性命垂危的景阳,饶是如此,他也受了凤染一掌,毁了百年根基才勉强逃出来,那时候的凤染还不是上君,就已经如魔神一般可怖难缠,更遑论如今。

  瞧见紫垣面上毫不掩饰的恐惧,大堂里的仙君面上皆划过嘲讽之色,仿似不敢相信堂堂上君居然如此软弱可欺,一片沉寂的尴尬中,儒雅和祥的笑声在后堂突然响起。

  “凤染上君万年来不曾出过清池宫,这次驾临大泽山,东华有失远迎。”身着青色儒袍的东华上君出现在内堂入口处,白发长髯,神态从容,带着长者的睿智通达。

  东华是三界资格最老的上君,他一出现说笑,刚才凝滞的气氛顿时松动了不少,就连凤染也记起后池的话,懂眼色的连连摆手称不敢。

  一众上君跟在东华之后出现在大堂里,虽未对凤染亲近,但看她的神情多是带着好奇和赞许。东华上君更是丢下了满堂宾客,和她探讨起灵力筑基之术来。众仙皆知东华上君嗜仙术如命,对他如此举动倒也不算意外。

  这样一来,紫垣倒显得被刻意冷落了一般,他脸色变了几下,抬眼间不经意扫过身后站着的无虚无妄二人,记起贺礼一事,眼中划过一抹快意,对着堂中几位上君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东华上君,我近日经得一事,实在怨愤难消,今日是您老的寿宴,本不该说出来扫兴,但老上君素来德高望重,还望您能评评道理。”

  紫垣一边说着一边朝东华上君行了个礼,十足郑重的模样。众人俱都一愣,抬眼朝他看去,东华上君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略带遗憾的看了凤染一眼,转过身朗声道:“老头子素来不问仙界中事,上君若是遇到不平之事,只管上奏天听就是。”

  听出东华言语中的推脱,紫垣急忙摆手道:“上君,事关妖族,岂能草草了事?”

  仙妖两族虽已停战千年,但堂中仙君大多和妖族仇怨不浅,紫垣话一出口,便惹得众仙面露凝重之色。

  东华上君见紫垣说得煞有其事,敛神道:“若是事关妖族,当然就定当别论,紫垣上君,你不妨说说看,到底是何事如此重要?”

  紫垣见众仙面带凝重,唯有凤染神色淡漠,眼底划过一道意味不明的暗光,当即摆正了神色怒喝道:“众位上君,凤染勾结妖族,欲对我仙界不轨。”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凤染指去,满脸大义凛然的摸样,却未看见他身后站着的无虚二人陡然惨白了脸色。

  “紫垣上君,你可有证据?”

  他话刚落音,就有上君不客气问道,神色中尽是不信。谁都知道紫垣和凤染仇怨颇深,他说出来的话自是会大打折扣,再说凤染如今受清池宫庇佑,又和妖界有大仇,哪里还会去勾结妖族?

  “当然。”见众人不信,紫垣抬手朝后摆了摆道:“东华上君,我紫垣岂是信口开河之人,无虚、无妄二人前几日在祁连山遇到妖族,为妖族所伤,连我欲送给上君的珊瑚树也被一同掳去。祁连山乃凤染所辖,若是没有她的允许,妖族又岂能进入?”

  众仙一愣,抬眼朝凤染看去,和妖族勾结,这可是大罪!纵使有古君上神庇佑,也免不了九天雷刑。

  凤染挑了挑眉,见紫垣面露得意,叹了口气道:“紫垣,这可不是一点小事,难道就凭你身后二人的片面之词,就要逼着我认罪不成?”

  紫垣见凤染示弱,得意一笑,拉出身后的无妄朝他身上一指:“凤染,你休得狡辩,有无妄身上被妖族所伤的伤口为证。”

  见众位上君目光灼灼的望向自己,无妄擦了擦额上的冷汗,神情惶急,一言不发。

  众仙都察觉到不对劲,只有紫垣一人顾自洋洋得意,东华上君看出不妥,暗自叹了口气正欲开口,却被凤染打断。

  ‘噗嗤’一声响,凤染双手背在身后,带着几分嘲讽:“紫垣,你这些年的仙法真是白修了,亏你还位于上君之列,无妄身上的伤口明明是仙法所伤,你居然还以此来污蔑我?”

  紫垣一愣,见东华上君皱着眉闭口不言,便知凤染说得不差,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转过身怒喝道:“无虚,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也怪不得紫垣,若是没有如凤染和东华一般的上君巅峰实力,的确很难瞧得出来,他若不是急着报复凤染,兴许就能看出端倪了。

  无虚、无妄跪倒在地,神情惶急,揶揄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一个劲的喊着‘上君恕罪。’

  “还是让我来说吧,前几日清池宫的仙童发现有人闯入,遍寻之下没有找到擅入者,却在华净池中寻得一珊瑚树,我还在纳闷怎会有人如此胆大包天,敢闯进古君上神布的结界里,今日才知这乃是紫垣上君之物……”

  凤染一边说一边从乾坤袋中取出珊瑚树放在地上,眼带讥诮:“紫垣上君,你口口声声说我勾结妖族,大逆不道,如今你纵容手下妄入清池宫,又该当何罪?”

  紫垣脸一白,忽的想起当年那条蛟龙的下场,咬紧牙关哼道:“他们二人擅入清池宫,你只管处置就是,与我何干?”

  就算是景阳大殿下护着他,天帝也不会让上神的尊严轻受触犯,紫垣考都没考虑,直接回了凤染一声。

  无虚无妄二人跪倒在地,面色苍白,望着紫垣的眼中犹带了几分不可置信。

  凤染像是早就知道紫垣会如此说,嗤笑了一声懒得再理他,拂袖转身朝堂外看去。

  众仙见紫垣如此不将手下仙君的性命放在心上,大为意外,不少上君看着紫垣更是面露鄙夷。

  东华上君见堂中气氛凝滞,叹了口气,知道这寿宴多半是不欢而散了,正准备打个圆场,却听到山外陡然传来一阵凤鸣,不由得微微一愣。

  “东华上君,景涧奉父皇之名前来祝寿,恭祝老上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不过一句应景的话,却偏偏被来人说出了温润和煦之感来,使人如沐春风。

  堂中众仙听到此言,急忙朝外走去,景涧乃天帝的二子,如今代天帝贺寿,自是不比一般的身份。

  凤染见满堂宾客一脸惶恐、紫垣又恢复了趾高气扬的模样,撇撇嘴,跟着朝外面走去,她漫不经心拂了拂袖摆,眼底泛起几抹庆幸。

  幸好后池还未上山,否则遇到了天帝之子景涧,还真不知会出什么事来!

  仙邸外的空台上,头戴冠玉身袭蟒袍的青年自一只青色的凤凰上走下,见众仙相迎,笑道:“让诸位仙友相迎,景涧实在惶恐。”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方通体碧绿的锦盒递到东华上君面前:“这乃景涧数月前在济安山寻的一株灵草,听闻闲善仙友不日会渡上君之劫,希望能有帮助。”

  东华上君本欲相推,一听这话面上显出了几分喜色,知道景涧所拿定非凡品,也不客气,感激道:“劣徒根基薄弱,劳二殿下费心了。”

  众仙听见东华上君言语间的唏嘘,也不由得有些感慨,闲善仙君乃东华上君首徒,为人正直公道,在仙界人缘极佳,当年和妖族一战后根基大毁,差点形神俱灭,多亏东华上君一直用灵药护其本源,才逃过一劫,如今修炼了数万年才重新迎来天劫,但仙力到底不如从前,应劫一事凶多吉少,这件事便成了东华上君的心病。

  “景涧受父皇嘱托,老仙君不必介怀。”景涧笑了笑,神态间一派淡雅从容。

  凤染站在众仙之后眯着眼细细打量,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天帝一家子都是这么个德行,惯会笼络人心,不过……她朝笑得温文尔雅的翩翩青年看了一眼,暗道:这个景涧比他哥哥景阳那副嚣张的样子还是顺眼多了。

  似是想起了当年的仇恨,凤染盯着景涧的目光就有些灼灼起来。

  被注视的人似是有所感,略带疑惑的朝这边望来,见凤染一脸不屑的挑眉瞧着他,微微一怔,略一迟疑后对着凤染笑了笑,眼底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好奇。

  这女仙君,真是好大的煞气!

  “二殿下,凤凰一族素来极是高傲,没想到您居然能收服,殿下真是好本事!”不合时宜的夸赞声陡然响起,紫垣越过众人,走上前笑道,还朝凤染的方向看了看。

  凤染的本体是火凤凰,众仙知道这是紫垣在刻意羞辱凤染,纷纷闭紧了嘴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景涧听见这话明显有些不悦,但见开口的是和兄长交好的紫垣,只得抿唇笑了笑,见众人将目光落在刚才那煞气极重的女仙君身上,便好奇问道:“众位仙友,这位仙君是……?”

  “二殿下,这位乃是清池宫的凤染上君。”紫垣立马凑到景涧身边,见景涧因这话面上露出异色,忙不迭的又接了一句:“凤染上君好大的心气,不请自来不说,刚才还要发作本君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