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线索
星零2019-10-31 03:164,740

  满场寂静,这句话虽然漫不经心又是十足的挑衅,但显然那声格外醒目的称呼能听到的只有不远处神情讶异郑重的妖皇。场中的妖君只是暗自吃惊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娃娃竟敢如此呵斥一界之主,就算是有清穆上君相护,也忒有些不知死活了。

  而那些本想上前教训后池的妖族中人也在清穆强大的仙力和后池不怒自威的面色下停了下来。

  妖皇陛下都沉默着,他们实在不适合当出头鸟。

  端坐在清穆怀中的后池听到这声称呼,也愣了愣,她转头撇向身后的青年,见他面色如常,眼中流淌着温煦的笑意,不由得哼了哼,低喝道:“没大没小,我好歹长你几万岁……”

  这声音极低,又带着小孩子特有的撒娇软糯,让人有种心痒痒的感觉,清穆眼睛眨了眨,嘴角一扬。

  妖皇满脸的冷凝和杀气就这样于众目睽睽之下僵在了脸上,他愣愣看着不远处在清穆怀中坐得极端正的女童,背在身后的双手紧了又紧,终是缓缓松开,惊愕的面色也渐渐回暖起来。

  他是一界之主,这么一息间,已经足以回复正常。

  在众妖君不敢置信的惊讶中,他们伟大的妖皇陛下对着广场中间绿袍青年的方向微一颔首,好声好气郑重道:“盛名之下无虚士,清穆上君的仙力本皇领教了,犬子无状,日后本皇定会教导,还请……”话说到这里,妖皇略一迟疑,极隐晦的对着清穆的方向弯了弯肩:“阁下不要怪罪。”

  就算蛰伏于清池宫的小神君再无用,上神之威都不是他可以无视的,光光只是想到后池身后的那位古君上神,妖皇就对刚才说过的话一阵后悔,那些辈分低的妖君也许不清楚,但经历了三界初开时蛮荒之乱的他比谁都明白,这片广裘的天地中最可怕的也许不是九重天上高高在上的天帝,而是那个低调隐世、不显踪迹的古君上神。

  虽不明白后池为何出了清池宫后就直奔他第三重天,但也知晓这气势汹汹的小神君恐怕是把古君上神护短的性子传了个十成十,他刚才对凤染的杀意明显犯了她的忌讳,否则也不会这般让他下不来台。

  妖皇的举动太过细微,根本无人发现,众人只当他是因清穆强大的仙力对其高看一等,才会将这事轻轻放下,但一旁站着的森羽却明显气不过,刚欲上前怒喝,却发现难以动弹,惊疑的看了前面的妖皇一眼,被怒气充斥的脸庞回复了些许清醒。妖界、仙界积怨颇深,迟早是要有一番争斗的,以清穆的仙力,就算是天帝也不能约束于他,若是他置身事外,妖界定会少一强敌……

  清穆怀里抱着的女童似是十分满意妖皇的举动,微一抬手,眯着一双细小的凤眼便道:“既然陛下求情,我自是不会和一个小辈计较,森羽禁足一年,至于清漓……”

  一粒灰不溜秋的仙丹从后池手中抛出,直接飞进森羽手中,在众人惊疑的面色下,她眼睛眨了眨,神情略带笑意:“我刚才的话倒也重了些,清漓偷袭虽然不对,但却情深意重,让本君甚是感动,这粒仙丹乃是家父所炼,虽然不能补回清漓失掉的妖力,但化形却是足以。”

  笑呵呵的精致小脸,充满赞许的声音,但场中站着的妖君却硬是生生的打了个寒颤,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仙君果然甚是记仇,全妖界都知道二殿下背负着清漓的恩义,这些年才会将其带在身边,恐怕心里最记挂的仍旧是常沁妖君,若是清漓得以化成人形,恢复了妖力,这其中的纠葛恐怕就要生变了。

  清穆看着身前张牙舞爪的后池,嘴角抽了抽,眼底露出几许无奈之色。这般的聪明又记仇,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

  一旁站着的凤染对赖在清穆怀里的后池投去个‘你果然很上道’的眼神,扬着的眉动了两下,显然十分满意。

  就连妖皇和常沁也被后池的举动弄得有些怔然,后者还好,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反观妖皇,却隐隐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清漓和常沁的这件事,一直是妖皇心底的一个结,清漓失了妖丹,就连他也治不好,但却不能强行将其驱逐,若是有了古君上神的丹药,这个死脑筋的儿子也不会这么执着了,常沁或许会留在第三重天,重新执掌妖界大军。毕竟对他而言,一个骁勇善战的妖界大将比一只孱弱又不知来历的小狐狸要重要多了。

  虽然后池并无帮他的意思,但妖皇却隐隐有几分感激之意。

  森羽看妖皇的神情,也知这女童说得不假,在猜疑她到底是哪家的小仙君时也不由得面色微喜,神情复杂的朝后池拱了拱手,抱着小狐狸的手都感觉轻了几分,转头立马朝常沁看去,脸上的兴奋却在看到常沁淡然的双眼时僵硬下来。

  整个场中,只有森羽抱在怀里的那只小狐狸看见森羽溢于言表的喜悦后微不可见的抖了抖,瞪大的双眼里划过一丝不可置信的惶然和愤恨,她付出了这么多,筹划这么多年,差一点就要成功了,怎么可以轻易失败,她的妖丹早已被森羽炼化,就连妖皇也没有办法助她化成人形,这个装模作样的小仙童到底是谁?

  场中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不论如何,刚才一触即发的凝重境况在妖皇刻意的缓和下有所回暖,一众妖君也不是愚笨的人,看后池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效力如此惊人的仙丹,也不由得猜测起她的来历来……毕竟能比妖皇还技高一筹的前辈,三界中满打满算也不过才三人而已,只是都没听说过这九重天宫里和清池宫中出了这么个小神君啊?

  “陛下,凤染之事……”后池在清穆怀里挪了挪身子,打了个哈欠懒懒开口。

  妖皇面色一变,朝凤染的方向看了看,眼底的杀意缓缓凝注,半响后终是叹了口气:“凤染上君若是不再犯我妖界,本皇自是不会再寻她的麻烦。”

  后池点头,懒得计较妖皇口中模糊的意思,摆摆手,回转自清穆怀中勾住他的脖子疲惫的靠了上去,以她的仙力,能在妖皇的气势下坚持这么久已经很是不易了,接下来的事交给清穆就好,毕竟折腾了这么久,两人来妖界的目的还未达到。

  妖皇也看出了后池的不耐烦,见其并无离开的意思,挥手让众位妖君散开,将清穆和后池请了进去,至于凤染,他只当没见到,既不搭理,也未驱逐。凤染摸摸鼻子,大摇大摆的跟在几人身后,常沁皱了皱眉,在森羽期待的目光下也跟了进去,森羽面色一喜,把手中的仙丹收好,急忙抱着小狐狸朝里跑去,一时间,经历了一场硝烟弥漫的大战后,重紫宫门外诡异般的安静下来。

  重紫宫大殿中,妖皇虽是地位在清穆之上,但奈何后池一直未从清穆怀中下来,他也就只好和清穆一起坐在大殿中间的鎏金沉木椅上。

  除了这三人,大殿中并无他人,是以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妖皇踟蹰了片刻,对后池的方向拱了拱手:“不知小神君此次来妖界,可是古君上神有吩咐?”

  后池撇了撇眼:“怎么,难道父神没吩咐,妖界我便来不得了?”

  清穆看后池狐假虎威的装神气,心底好笑,这不是明摆着的,若是没有古君上神的威慑,妖皇肯委曲求全到这个地步才怪!

  果然,听到后池这话,妖皇神色一僵,却忙摆手道:“上神言重了,只是小神君您从未出过清池宫,此次来我妖界,本皇有些疑惑罢了。”

  古君上神在仙妖两界斗争中一直保持中立,他可不想平添个敌人,是以对着后池倒是极和气。

  “我们这次来,是想请妖皇解惑。”把后池拉进怀里,清穆将后池给他的妖扇拿出来递给妖皇:“近日我和后池寻访一友,在其住所并未见到其踪影,只是发现了此扇……”

  妖皇听见这话有些疑惑,看到清穆拿出的扇子,面色陡然凝重起来,后池和清穆见他神情不对,对看了一眼有些庆幸,看来这妖皇果然知道柏玄的事,只是不知道二人是敌是友……

  “后池上神,你们寻找之人可是和古君上神有关系?”沉吟了片刻,妖皇才缓缓开口。

  “可以这么说……”后池顿了顿,接了一句:“他是我清池宫的人。”

  言下的回护之意极为明显,让得妖皇和清穆都是一怔,后者看着后池瞬间绷紧的身子,眼眸微不可见的动了动,看来他们要找的这个柏玄,对后池而言…并不简单。

  “上神无需紧张,本皇只不过好奇,才有此一问,这些年来凭灵力就能压制住我的,清穆上君你并非是第一个。”妖皇神情有些感慨,对着清穆道。

  “陛下是说……”清穆有些意动,对未曾蒙过面的柏玄隐隐有了好奇之意。

  “不错,我曾败于此人之手,而且毫无还手之力。”妖皇叹了口气,倒是不在意自己曾经战败的事实,随口而道。

  “那是自然。”后池小脸上神采飞扬,对妖皇颔了颔首,神情十分满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清穆拍拍后池,继续问。

  “八千年前,我在天火殿中闭关修炼时发现有人闯宫,便和来人交了手。”见两人有些不解,妖皇继续道:“妖界第三重天中的紫火结界乃是妖火殿中的妖火所化,对妖界而言十分重要,平时重兵把守,不过你们所寻之人大摇大摆的闯入,取了妖火就走,我与其交手,不过才一招,便败在了他手下,慌乱之下将武器祭出……就是这把扇子。”

  见两人面色有些古怪,妖皇咳嗽了一声忙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虽然他取走了妖火,但却不多,倒也不是太过分,我便没有追上前去。”

  一招就败了,恐怕是没胆子吧……后池和清穆听见妖皇的托词,眼扬了扬没有出声,人家好歹也是一界之主,要面子不是,他们上门是客,还是托着点好。

  就这样?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见妖皇说完这段话后便住了口,两人都是有些悻悻然的感觉,他们不辞万里进了妖界第三重天,没想到就得了这么个无用的消息,照这么说,柏玄也只是在八千年前拿走了妖界的妖火,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见两人沉默不语,摆足了姿态的妖皇咳嗽了一声才道:“上神不必沮丧,虽然我只和他交了一次手,但也有些发现,那人仙力充沛,幻化的仙光呈火红之色,且是九转轮盘之势,据我所知,三界中能以此为武器的只有传说中的麒麟神兽,不过自上古后,这些神兽就已经灭绝,所以我的猜测到底对不对,就不得而知了。”

  清穆和后池俱是一愣,想起瞭望山中曾有神兽出没的传言,心底一动,难道柏玄这些年一直隐于瞭望山中了不成?对望之下都有些高兴,总算有柏玄的消息了……

  清穆朝妖皇拱手,肃冷的脸上也多了抹笑容:“多谢陛下告知,我和后池还有要事要办,就先告辞了。”

  说完起身便走,颇有几分急切之意,天知道他们赶到瞭望山的时候那只只闻其名、未见其形的神兽还在不在?

  “上神,等一下。”清穆还未走出大殿,身后便传来了妖皇有些迟疑的声音。

  后池腾地一下从清穆怀里转过头,眼神晶亮亮的,倒让妖皇皮厚的老脸险些承受不住,生怕自己提供的线索不合这小神君的意。

  “上神,妖界的妖火一向只存在于第三重天中,对仙界的人无用,除了构建结界外,对修炼妖力的妖君而言也是大补之物,若是您有心寻找那人的话,不妨从此处着手。”八千年来妖力大增之人,恐怕能有那人的消息。

  后池明白妖皇的意思,郑重朝妖皇点了点头,拍了拍清穆的手示意他出去。

  重紫殿中,妖皇看着已经走远的一大一小,眼微微眯起,神色莫名。

  一名紫袍男子从大殿之后走出,见妖皇眼神微凝,道:“父皇,这就是您说的后池上神?”

  妖皇微微颔首,神情隐隐有所感慨:“果然不愧是古君上神期盼了万年的小神君,九重天上的那几个恐怕也只有景涧有与其相比了。”

  “怎么会,我刚才观之,她不过是个小孩子,心性都未成熟,他们来妖界干什么?”紫袍青年神色淡漠,眼神平静。

  妖皇转过身,见到大儿子平静无波的眼神,叹了口气:“只是寻找一个人罢了,和我们没什么大关系,只不过我倒是觉得那人恐怕不会简单……”妖皇微微停住声,继续道:“见过常沁了?”

  森鸿平静的眼眸动了动,终于染上了些许暖色,怅然道:“刚才她来和我告别了,我想她应该要离开第三重天。”

  妖皇听见这话有些可惜,他本想常沁能留在第三重天,看来恐怕是不行了。

  “不过二弟追过去了。”森鸿抬眼望向重紫殿外,一双深红的眸子格外沉寂:“我想知道,她这次会如何抉择。”

  千年前你选择留在这第三重天,盼他回心转意,这一次,常沁,你会如何选择?

  清穆抱着后池一路出了重紫殿,和凤染汇合后就朝生死门走去,三人神色皆是有些欢欣,只不过……轻快的步伐在看到生死门前那几道熟悉的身影时,慢慢停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