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回归
星零2019-10-31 03:164,978

  暗紫深沉的素绢长裙从腰际倾泻而下,纷繁的花纹层层叠绕在裙摆下端,勾勒出姣柔坚韧的弧度,九尾妖狐的图腾飞腾于挽袖中,空明而神秘,大气得有些过分的铿锵之颜,随意披散在背后的及臀长发,完全不复重紫殿前的颓然低迷,常沁好像突然之间完成了一场蜕变一般,站在生死门前凝视着森羽的目光淡然而透彻。

  若不是这气氛实在有些不对,后池都想如人间戏本里说的那样对常沁吹两声口哨了,这模样,这身段,这气质,比一旁站着的那个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她朝唯唯诺诺站在森羽身后的浅紫色女子看了一眼,滴溜溜的眼睛转了转,两人的服饰竟然是相似的颜色,只是一个看来英武大气,自有一番***,一个看来楚楚可怜,惹人垂青。

  这青漓倒是好心计,只不过这般做法落了下乘,只是让自己难看而已。

  “阿沁,妖界和仙界这些年来虽然相安无事,可三千年之期快满,到时候一场大战肯定免不了,你何不留在第三重天,军中的那些兄弟都很想你。”自从当年那件事发生后,常沁执意要离开第三重天,是以早已辞了妖界统帅之职,如今森羽想留下她,只得动之以情。

  “二殿下,黑雾早已接替了我的职位,这几千年他做得很好,并无过错,殿下无需多言,常沁去意已决。”

  冷淡的声音缓缓传来,不知怎的,却有种透过岁月的苍寂感。常沁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森羽,眼神微微落在一旁的青漓身上,无悲无喜,这些年终究是她太执着了。

  “阿沁,你是在担心青漓?”见常沁看向青漓,森羽立马走上前两步,急声道:“当年的事是有原因的,青漓为救我失了妖丹,本来活不了,情非得已之下我只能将我本名妖丹中的元力灌入她体内,以延续她的性命,这样一来,她便不能离我千里之远。”

  将本名妖丹的元力祭出,于寿命有损,乃妖族的大忌。常沁神色一愣,看向神情急切的森羽,微微抿住了唇。青漓为了救他失了妖丹,他以自己的妖丹元力相救,也的确是森羽的性格会做出的事,难怪青漓失了妖丹后还能存活下来,原来是这么个原因。

  只是,对于失去了妖丹的青漓而言,就算是有森羽帮她,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略一迟疑下,森羽的声音低了些许:“青漓为了救我才会变得如此,就算我以妖丹元力为她续命,她也活不过千载,在她完全化成狐狸前,曾哀求于我,让她以我未过门的妻子之名留在第三重天中千年,就算是了她心愿。常沁,当初我悔婚之举,实乃……”

  森羽停住了声,神色落寞,一命之恩,他根本无以为报,当初他只能选择将青漓留在身边,解除和常沁的婚约,只待千年之后青漓离去后能跟常沁说清楚。对于他们而言,千年本是极短的时间,可他和常沁相处万载,自是知道若让常沁这样离开第三重天,恐怕日后就再无相见之日,是以这些年来他才会竭力将她留在这里。

  生死门前一时变得极为安静,后池看向听了此话后明显沉默了下来的常沁,小手在下巴上摸了摸,嘴角扬起了微妙的弧度。

  如此说来,森羽倒是个老实人,只是实在是太蠢了,那只小狐狸,根本就不简单……

  此时的青漓站在森羽身后,淡紫的裙摆飘展,头低低垂下,有种弱不禁风的孱弱感,没人能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能瞧见她放在腿边的手微微缩紧。

  “森羽。”有些怅然的声音突兀响起,常沁看向不远处眼中突然迸出惊喜的男子,慢慢道:“我们相识万载,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

  森羽一愣,看向不远处那张平静至极的脸,是他从未见过的疲惫失望,心底陡然升起一抹不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他要彻底失去了一般。

  “我妖狐一族传自上古,虽敬苍天,但却不服鬼神,其他人于我,根本毫无干系,若是我,哪怕受人生死之恩,亦不会以此来为难于你。这千年来,你看着我在第三重天中受尽磨难,却依然不放我离开,而我…之所以留在这里,只是为了等你说出原因,只可惜若非今日青漓能化成人形,你依然不会开口。虽然这是你二人之间的承诺,可同样你也毁了我们当初之信。森羽,虽然当年在你悔婚时我便说过,但这句话,我想现在说更适合……”

  一身紫袍,神情凛冽,此时的常沁骄傲张扬得如万年前相遇时一般无二。森羽凝住呼吸,身子一僵,说不出话来,常沁说得没错,他守了青漓之义,却背了和常沁的情义,怪只怪得他想将她留在身边,却也因此而真正失去了她。

  “我常沁自此以后和你再无半点瓜葛,诸天神佛,皆为我证。”

  清冷肃朗的声音在生死门前响起,让后池几人都忍不住微微动容,素传妖狐一族性子刚烈骄傲,果然不虚……

  “我既亲口许诺若不败你绝不离界,自然说到做到。”常沁转过身,淡淡道。

  纯粹得透明的紫光从她身上缓缓溢出,冲天而起,滑向天际,看那威势,竟丝毫不弱于凤染在重紫殿前的那股能量。

  “这是妖狐一族的秘法,常沁在强行提高妖力。”凤染动容道,像她们这种传自上古的神兽、妖兽之族,有些秘法并不奇怪,只是如此一来,才刚刚恢复的常沁至少要休养一两年,才能再次拥有妖君巅峰的实力。

  九尾妖狐的图腾缓缓自升高的常沁身后印出,妖冶神秘,古老悠久的气息弥漫在生死门前,凝聚成实态的紫光以一种缓慢、但格外韧劲的姿态朝第三重天上的结界冲去。

  ‘咔嚓’一声响,微不可见的裂缝缓缓蔓延,逐渐连成大片。

  森羽僵硬的看着升自高空的那袭紫色身影,妖界数万年来从未破裂的结界在她手中颤栗晃动,心底冰冷一片,难以言喻的后悔铺天盖地般涌来,直至吞没了他所有心神。

  妖狐一族,竟能有此力量!他此时才真的明白,这千年时光,常沁并非不能离去,她留在第三重天,只不过是一直在等他做出决定而已,而他亲手葬送了一切。

  经受了清穆冲击后的结界显得脆弱了许多,才不过一刻钟时间,在紫光冲击下的裂缝逐渐清晰了起来,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升至半空的常沁回转头,面色苍白,深紫妖冶的眼瞳定定的扫过森羽,缓缓拂过,最后落在了青漓身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团紫色的光芒化成了长剑一般的模样,直直朝结界冲去,不堪重负的结界发出清脆的响声,终于破裂开来。

  伴着紫色的光芒划破结界,常沁悬在半空的身影也一同消失不见,唯有她最后望着青漓的那颇具深意的一眼留在了众人心头。

  结界破碎,第三重天也随之震荡,但这种状况还未过一瞬,就已被压下,妖皇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结界破裂的地方,浑厚的妖力极快的修补破损的结界,不过一息时间,结界便完好如初。

  后池看到这一幕有些讶异,妖界结界乃是由天地而生,普通妖族根本难以统驭,没想到妖皇坐镇妖界多年,竟是能将这股庞大的力量指挥一二,难怪数万年来能稳坐妖皇之位。

  恐怕等他将妖界结界之力化为己有的一日,就是他问鼎上神之位之时!

  “哎,想不到常沁竟如此刚烈,这几千年是本皇太不公道了。”沉重的叹息从妖皇口中传出,他走到后池一行人面前,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后池不愿意暴露身份,他也就懒得做些虚礼了。

  后池眼眯了眯,眼底有几分笑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恐怕妖皇是故意让常沁出这口气的,看来妖狐一族在妖族中的地位比她想象的还要高出很多。

  整个广场中,仍然呈呆滞状态的就只有森羽了,他愣愣看着常沁消失的地方,眼底灰暗一片,青漓站在她身后,安安静静的,竟有些诡异的从容。

  “二殿下,我们也不叨扰了,就此告辞。”清穆冷声说了句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客气之词,对那边看起来着实有些可怜的森羽颔了颔首,抱着后池朝生死门走去。

  森羽也懒得理会他们,随意摆摆手转身就走。

  “等一下。”三人已经走到了生死门边,后池突然拉了拉清穆的手,转过了头,下巴抵在清穆肩上,硬生生的将软软的身子扭曲成了麻花状。

  清脆的童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森羽停住脚,眉一皱转过了身,询问的目光落在了后池身上。

  “森羽,当年你所负之伤若是不用青漓的妖丹,可会痊愈?”

  森羽一愣,迟疑的点头,当初他虽身负重伤,陷入昏迷,可妖族之人只要有一线生机便不易死绝,更何况他还传于妖皇一脉,就算是不用青漓的妖丹,也只不过需要多一些时间养伤罢了。

  “要不是你知道青漓活不过千载,可会毁掉和常沁的婚约?”

  森羽摇头,他当初如此选择,只是希望千年后能毫无愧疚的与常沁在一起,对妖族而言,千年并不长久,若非这小仙君有续命的灵药,青漓恐怕没有几年可活了。

  “多谢阁下赐药,青漓才能保住性命。”张牙舞爪的小仙君他虽然不喜,但看在那粒仙丹的份上,他好歹也要道声谢。

  后池转过头,在森羽愕然的眼神下拉着清穆的袖子示意他离开,三人走出生死门,突然消失在原地。

  “森羽,凤染欠你一家一条命,我便还你这个人情,你这小狐狸就算不吃我父亲的仙丹,也不是个短命的相,别说几百年,我看再活个上千年也丝毫不是问题。”

  略带模糊的声音自天际传来,森羽听完这句话,倏的转头,眼底是压不住的震惊复杂。

  那小仙君虽然跋扈张扬,可骨子里的骄傲恐怕更甚于他,这种假话,她决不屑于去说。

  一直低着头的青漓在听到后池的话后同样抬起头,神情愕然,在看到森羽震惊的面容时面色终于变得惨白起来,这仙童究竟是谁,居然能看出她藏了千年、连妖皇都不得而知的秘密。

  根本不需要开口,青漓苍白的脸色证明了后池所言不虚,森羽望着她,红色的眼眸中仿似流淌着火焰般的怒火,他闭上双眼,过了半响后才长出一口气,慢慢睁开,森羽推开青漓慌忙伸出的手,面色冰冷。

  他真是瞎了眼,这一千年为了她伤尽了常沁,让妖界两大种族不和。

  森羽生来便是妖界二殿下,统驭妖君万年,心机手段都不差,若不是青漓这幅姿态实在太过无害,又以本命妖丹相送,他也绝不会被瞒骗至今。

  “青漓妖君,森羽有眼无珠,这些年倒是怠慢了您,若是日后再入第三重天,森羽一定倒履相迎。”冰冷的话一字一句慢慢吐出,森羽转身朝重紫殿走去,身影格外决然。

  连他父皇都看不出来的伪装,恐怕叫声妖君都是怠慢了。森羽心底微微自嘲,嘴角牵出苦笑的弧度,再也没有转过身来。

  青漓看着那道走远的身影,面上的苍白柔弱渐渐消失,碧绿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幽暗的异光,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她当初到底救了森羽,陪了他千年,所以他现在才会如此简单的放她离开,如果等妖皇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她在策划,凭妖皇的手段,恐怕她就真的走不出第三重天了。念及此,青漓复杂的朝森羽消失的方向看了看,身形一动,消失在了生死门前。

  妖界上空,清穆抱着后池坐在凤染幻化出来的云上,神态模样心安理得的不得了。

  凤染鄙视了一下这两个光吃干饭不干活的人,左瞅瞅、右瞅瞅,实在忍不住了才舔着脸坐在后池面前道:“后池,你是怎么知道那青漓不止几天活头的?”

  就连她也没瞧出来那只小狐狸有半点不妥,小后池这么点仙力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没瞧出来?那只小狐狸的本体和常沁一样都是九尾妖狐,只不过她的血脉要淡一些罢了。”后池弯着脑袋眼睛笑眯眯的,替清穆把吹到身前的锦袍摆正,对着凤染道。

  “也是九尾妖狐?这我倒是没瞧出来。”凤染神情一愣,呐呐开口,摸了摸鼻子,见清穆不为所动,颇有几分恭敬的问道:“清穆上君,你也瞧出来了?”

  自从清穆进妖界后,她能感觉到比起在瞭望山时,清穆身上多了种难言的威压和震慑,尤其是那双眼睛偶尔闪过金光的时候……

  清穆颔首,把在怀里乱扭的后池抱好,淡淡道:“青漓确实是九尾妖狐之后,只不过血脉淡薄,又有人在她身上下了印记,所以你们才瞧不出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后池看了看,神色瞬间转为柔和赞许:“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也能看出来。”

  “那当然。”后池扬了扬嘴角,细小尖利的虎牙露了出来,煞是可爱。

  凤染抽了抽嘴角,这两个人真是绝配,看到后池精致的小脸,突然道:“后池,你原本不是这么一副容貌吧,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吃化形丹了?”

  “我也不知道。”后池微一沉吟,摸了摸肥嘟嘟的下巴,朝清穆看了一眼:“也许等找到柏玄就会明白了。”

  “恩,我们去瞭望山。”

  看着离第一重天的结界越来越近,清穆将后池放在云上,站起身来,怀里空荡荡的,有些不适应的感觉,但是穿越过妖界结界后,后池自会变成原本的模样,总不能再这样坐在他怀里了。后池倒是一脸自然,仍旧盘着小短腿坐在云上,伸手打了两个哈欠,眼都睁不开。

  极快的飞过森林,停在妖界结界边上,凤染驾着云直接冲了过去,反正连妖皇也知道他们来了,没什么好顾忌的,当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一息时间后,擎天柱下,清穆和凤染望着站在两人面前的后池,愣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