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臣服
星零2019-10-31 03:163,789

  威严昂扬的玄色身影缓缓自重紫殿中走出,来人身姿挺拔,神态威仪,面容坚毅,步履间犹见皇者风范,一出场便让整个广场一片静谧,就连悬于高空的凤染也微微眯了眯双眼,背于身后的双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妖皇森简,不愧为成名万年的巅峰强者,就连她也只能在那不怒自威的气势下强行镇定身体,甚至能自他身上感觉到一种模糊的心悸,这种感觉——她还只有在面对古君上神时遇到过,但很明显,森简还达不到古君上神那种程度。

  众人看着缓缓自重紫殿中走出的妖皇,神态恭敬,齐齐倒退了几步躬身行礼,由于围着的妖君太多,也就没人看到人群中那始终不动如山的黑色身影。

  三界之中,若论尊贵,谁都敌不过那三位硕果仅存的上古上神和清池宫中孱弱金贵的小神君,但若是论到皇者之威,除了天帝,这三界九州中亦没有人能比眼前之人更盛。

  妖皇闭关已有千年,早已不问世事,没想到如今却会因当年的一场纠葛重新现迹于人前,众人默默的瞟了一眼悬于半空的凤染上君,暗暗叹息了一声。当年三殿下惨死于凤染之手,平时凤染上君蛰伏于清池宫也就罢了,这次竟然敢单独闯上第三重天,重伤二殿下,怕是难以好端端走出去了!

  妖皇的一身妖力早已超越妖君巅峰,深不可测,除了那三位上神,三界中根本无人是其对手。

  “有失远迎谈不上,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堂堂妖皇一族,竟然会有如此宵小之辈。”凤染收起背后的凤凰印记,缓缓落在刚才战斗过的空地上,对着妖皇一抬手后,目光陡然扫向森羽怀中抱着的小狐狸,凤目微挑,神情冷漠不屑。

  众人一愣,凤染这话说得还真没错,几千年前森羽曾许诺会将小狐狸青漓娶进门,说起来她的确可以算得上是妖皇一家的人,只是众人没想到如此景况下凤染居然还敢挑衅妖皇,一时间盯着她的眼神里都满是惊愕。

  这凤染上君果然不负那狷狂之名!

  妖皇沉了沉眼,看向缩在森羽怀里瑟瑟发抖的青漓,皱眉冷淡道:“青漓背后偷袭,确实理亏,关进禁殿一月以示惩戒。”

  森羽感觉到怀中小狐狸狠狠打了个寒颤,忍住了面上的尴尬连忙道:“父皇,青漓是为了……”话说到一半,却在妖皇愈加冷凝的目光下缓缓住口,他知道,若是再说下去,等着青漓的刑罚必然更重。

  只不过,他没看见,在他为青漓求情后,常沁垂在腿间的双手悄然握紧,轻轻闭上了眼,待到重新睁开时,眼中最后残存的一抹挣扎犹疑已然消退。

  才不过片息时间,静静站在凤染身后的常沁无声无息的改变,她眼中细细的流光缓缓划过,整个人都似袭上了一股淡淡的睿雅之气,如上好的温玉一般,静谧芳华。

  “哟,妖皇陛下还真是公正严明,处罚得毫不留情啊!”凤染撇了撇嘴,松了松手腕,让自己因妖皇的威压而完全紧绷的身子缓了缓。

  “凤染,无需多言,万年前森邢死于你手是他技不如人,本皇曾允诺过古君上神不会在仙界取你性命,自然不会毁诺。”妖皇淡淡的看着凤染,眼中微弱的波动一闪而过。

  他那幼子,不过才万岁而已,想到此,冷冷的杀气缓缓自妖皇身上逸出,蔓延开来。

  凤染挑了挑眉,没有出声,双拳凝聚灵力,她可不会以为妖皇会如此简单的放过她,那股从妖皇身上逸出的森然杀气可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她半分。

  “不过,你既然敢如此猖狂,来了妖界,本皇若是还让你全身而退,也枉为一界之主。”

  妖皇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曲指抬高,不过片息时间,深紫的妖力便在他手上凝聚成硕大的光晕,细微的雷电之光覆在其上,闪鸣之间光华万千。

  妖皇这一番动作,竟是和凤染一样将灵力凝聚于手,只是力量比之更为宏厚,一出手便震慑了众人,细微的雷电声更是在一阵惊叹声中缓缓将整个广场都给包围了起来,形成了莫测的雷电之姿。

  凤染眯起眼,盯着妖皇手中越来越大的紫色光晕,凝重的神色一闪而过,血红的灵力形成一层薄薄的壁垒挡在身前——刚才那只小狐狸的偷袭并非对她毫无伤害,是以现在面对本就强过她的妖皇就更加不利。

  “陛下!”

  清雅的声音在众人屏息间突然响起,常沁走上前,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凤染,旋即朝妖皇拱手道:“陛下,凤染上君已和二殿下大战一场,又遭青漓暗袭,若您此时再对她出手,于您威严有损,妖界必将为仙界众仙耻笑。”

  她在千年前就已不再是妖界的三军统帅,自是不用再对妖皇行跪礼。

  只是,慢慢几句话,众人都瞧出了常沁妖君突然间卓然于世的姿态来,涓爽的英姿下是完全不同于凤染的风情,这般模样的常沁妖君,还真是好多年都不曾见到过了,而她身上那本就浓厚的妖力甚至比以往更甚,就像是突破了某些颈瓶一般!

  一旁站着的森羽看着突然走出来的常沁,神情一怔,更是在听见她那句毫无波动的‘二殿下’后面色陡然一白,眼底划过难以置信的讶异和痛楚!

  妖皇手中紫色的光晕微微一闪,他抬眼看向不远处的常沁,眉宇间罕见的缓了缓,皇者的威仪也柔和了几分:“常沁,这件事你不要插手,这次本皇出关后,你可以安然离开第三重天。”

  常沁摇头,立直了身子:“陛下,凤染上君虽是妖界之敌,但她于我却有大恩,常沁不是这等忘恩之人,还请陛下手下留情。”

  常沁低下头,露出了恳求的姿态。

  妖皇皱眉,盯着常沁半响,在她固执的态度下终是叹了口气:“当年本皇曾允诺过你,但凡有一日你有所求,本皇必会答应,这些年你困于第三重天,还以为你始终会开口,却不想你如此固执。如今为了凤染浪费掉本皇的承诺,可是想好了?”

  妖皇此话之下,众人皆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妖皇陛下还曾许过如此诺言,也不知道为什么常沁妖君这些年未用其离开第三重天,如今竟用在了凤染上君身上。

  “是,陛下。”

  随着常沁郑重的行礼点头,凤染也是一怔,她抬眼看向一旁的常沁,眼底划过微不可见的暖意,她果然没交错人,这常沁还真当得上当年老头子一日三顿饭的夸!

  “不用了,妖皇,若你能留下我,我亦不妨在妖界做做客!”凤染朝常沁摆手,淡淡道,眼底的嚣张倨傲更甚刚才。

  妖皇眉色一凛,望向神情倨傲的凤染,冷冷哼了一声,背在身后的手轻轻一挥,众人还未闪神,一股淡紫的光晕就已将常沁缓缓包拢住,常沁被紫光推离了几步,动弹不得,脸上浮现一抹焦虑之色。

  “本皇答应你,会留她一条命,你只管放心就是。”略显威仪的声音响起,妖皇手中凝聚的紫色妖光突然爆发出夺目的光华,格外动人心魄。

  “凤染,你受了本皇这一拳,无论是生是死,自此以后森邢之死我妖界永不追究!”

  伴着这声冷喝,澎湃的妖力从紫光中满溢而出,如坠千钧般向凤染压去,璀璨光华间,万千雷动,妖界第三重天的结界也仿似被这股力量唤醒,数千道雷光同时朝凤染劈了下来。

  这股力量,毫不弱于九天之上的雷刑之惩,如此阵势,如此强横的实力,妖界万年难觅!广场上的众人都似被这轰然的一击摄了心魂。

  轰然声响,如泰山般压下的紫光毫无阻碍的破开凤染身前的护身屏障,毫不留情的朝凤染劈去,众人惊呼间,爆炸声停,浩瀚如海的光芒陡然停住,堪堪落在了凤染鼻尖处。

  如死一般寂静,一阵细微的金色神力如有生机般缓缓出现在凤染身前,徐徐流动,慢慢的,那金色光芒幻化成了火苗的姿态,竟一点一点的将紫色的神力蚕食,最后在众目睽睽下朝妖皇的方向潮水般涌去。

  ‘嘶嘶’声响接连不断,整个广场一阵安静,所有人看着那如戏耍一般将紫光吞噬的金色火焰,张大的双嘴甚至难以合拢,就连妖皇,也在那金色火焰的游动下缓缓沉下了脸色,冷冷盯着金色的沉韵之光,眉宇冷厉。

  他倒要看看这金色的光芒压住了他的妖力,是不是能破掉那如实质一般的妖电!

  至于逃过一劫的凤染只是讶异的挑挑眉,看着有些熟悉的金色神力,若有所思的朝身后众人看了看,眼底划过一抹笑意,这两个家伙,总算是到了。

  漫长又诡异的窒息终于在那不断追逐的金光吞噬至妖皇和凤染中间时停了下来,就在众人压在心底一口浊气才舒到一半时,突然间——缓缓游动,几近透明的金光霎时染成了浓郁的金色,化为一道冲天而起的光柱将布满广场上空的紫色雷电全数湮灭,那光柱的威力之强,甚至就连保护着第三重天的结界也在这毁天灭地的力量下不安的震动起来。

  广场上的众人甚至因抵挡不住这股力量的余波而微微颤抖,不少人甚至要调动妖力才能勉强敌住对着那道金光从灵魂深处衍伸出的想要臣服的本能!

  看着越来越盛的金色光柱,妖皇终于沉下眼,他快速挥动双臂默念,一道道紫色的印诀追赶着金光而去,但却都在其强劲的震力下被强行推开,若是瞧得仔细的话,会发现那些追逐的紫光在靠近金光时会不自觉的颤抖,甚至是有着一种臣服的恐惧。

  别人察觉不到,妖皇却能隐隐感觉,他转身看向广场,眼神虽不动声色,却压不住心底的惊惧和胆寒,他已贵为一界之主,三界中甚少有人能让之臣服,可这金光明明不是那三位上神的气息,莫非是那个…让生死门上的紫焰完全熄灭的神秘人?

  如论如何,这件事要尽快报到紫月山才行。

  ‘咔嚓’一声脆响,感觉到那股金光似乎要划破整个第三重天的结界,妖皇心底一突,面色大变,重喝一声,手中紫芒大盛,正准备全力以赴,突然间却发现金色的光芒陡然消失,不见一丝痕迹,徒留下残破的紫色结界和一干因力量陡散而瘫倒在地的妖君!

  望着面色苍白的妖皇,众人面面相觑,眼中的惊恐之色压都压不住,天地间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这一击,整个第三重天一片狼藉,一阵窃窃私语中,稳定心神的妖皇陡然抬眼,双眼直直看向静静伫立在人群中的一袭黑袍,凝声道:“阁下,究竟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