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纠纷
星零2019-10-31 03:164,592

  清脆的童音传入青年耳里时,带着别样的较真意味,又糯糯软软的格外挠着人心,清穆皱了皱眉,他素来不喜被人置喙,但脑海里浮现缩小版后池拖着下巴的严肃模样后,眼底又升腾起几抹笑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复杂奇特的感觉,清穆心念一动,转身望向坐在石头上一本正经的后池:“后池,你整天嘀咕着自己是三界上神,难道还看不出我的来历?”

  被反将一军的女娃娃瞧着面前的青年,眉眼一愣,站在不远处的清穆,扬眉一笑辗转顾盼间竟硬生生的让她想起了‘国色芳华’这个在人间戏本里才会有的词句来。

  后池咳嗽一声,小脸绷紧,默念了几遍‘美色误事’后才摆正颜色看向清穆:“我资格老不代表仙力高,这是全三界都知道的事,我才不矫情呢。说吧,你到底什么来历,就算我再孤陋寡闻,也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仙君可以让妖界生死门上的紫火完全熄灭的。当初就连东华闯生死门,用尽了全力也只不过是让紫火微微动荡罢了!”

  东华乃是老资格的上君,满三界也找不出几个比他灵力更高深的人来,若说只让生死门上的紫火势弱,能办到的倒也不少,可是几万年来就从来没听过还有人能凭一己之力让它熄灭的,更何况,那逆天的气息,虽只有一息时间……恐怕也只有妖皇全力施展才能与之抗衡。

  上君清穆,成名不过千余载,师出无名,来历成谜,除了那一身高深莫测的仙力和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性子,到如今也没有人知道关于他的半点消息。

  反常即妖,以清穆的年岁,若说能修炼到这种境界,还真有可能成为后古界来的第五位上神了。

  “哦,这生死门有这么大的名堂。”清穆挑眉,带了几分讶异,在后池正襟危坐的气势下摊了摊手道:“别这么看我了,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至于我的来历……我不是说过,我有事要问你的那个柏玄吗?”

  “你是说柏玄知道你的来历?难道你从哪来的自己也不知道?”后池小手神情一顿,有些不相信清穆的话,哪有人连自己的来历也不清楚,更何况这又和柏玄扯得上什么关系?

  “以你后池上神的身份,尚还有闹不清楚的要问他,我不知晓自己的来历有什么好奇怪的!”清穆走到后池身边,在她怔忪的神情下微微弯下身把她抱起来,转身朝外面的街道走去,随后默念口诀,两人重新被黑袍笼罩。

  川流不息的人群缓缓自两人身边走过,朝一个方向涌去,在这冷漠杀伐的第三重天,根本没人注意到两人的存在,安静良久,黑袍中才缓缓响起青年清越的声音,带着点点点无奈和微不可见的怅然。

  “别乱动,我说就是了。我降生于北海深处,苏醒时没有任何记忆,全身上下除了手腕上的石链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唯一记得的就是……”清穆迟疑了一下,行云流水般的脚步顿了顿:“有人曾经告诉过我,只要能找到留给我石链的人,就能知道我的来历,这么多年来,你手上的石链是我唯一能寻到的线索。”

  “告诉你这句话的人是谁?”闷闷的声音自胸膛口传来,抱在清穆胳膊上的小手微不可见的紧了紧。

  柏玄也告诉过她,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他送她这串石链的原因时,就是他们再见面的时候。

  “不知道。”肃朗的声音带了点嘲意,清穆加快身形朝前走去:“不过总有一日,我会找到他。”

  这声音坚定凛冽,但其中微不可见的迟疑却未被两人听出来。

  也许清穆下意识的明白,等从妖皇那里得知柏玄的消息时,恐怕就是他二人分道扬镳之日。

  一个是清池宫受三界膜拜的上神,一个是仙界千年来最有潜力的上君,并不是说相交不得,只不过上神、上君之分犹如天壑,此事一完,便再也没有相携的理由罢了。

  仙界无岁月,悠悠千载,辗转而过,清穆从来不知道,那蛰伏于清池宫中的小神君居然是这般的性子,聪明又弱小,骄横又霸道,可恍惚间又能盖尽世间芳华,仿若神秘而瑰丽的至宝。

  他清楚自己在后池变小后的改变,他性格孤僻,三界之中甚少结交好友,如此的打闹说笑,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时刻。这般模样的后池给他一种源自灵魂的熟悉感,就好像他已伴在她身边无尽的岁月一般,可偏偏……他没有关于她的任何记忆。

  他从来不知道,数千年的生命里,他心心念念执着之事也会因人而断,踏进了第三重天后才突然觉得,也许…来妖界寻妖皇也并非是一定要做的事。

  至于那股在生死门前体内神秘而起的气息,他倒不是很意外,当初在北海斩杀那几只九头蛇面临生死之难时就曾经出现过,这股气息也是他为什么会殚精竭虑寻找身世的根本原因,没有人希望自己的过去是一片空白,哪怕过往自己犹如神魔,亦如此。

  第三重天虽妖力最为浓郁,范围却最小,层层叠叠的巍峨建筑下,耸立在正中心的重紫殿晃眼无比,清穆走得并不慢,几个闪神间,两人就靠近了重紫殿百米之处——但也只能如此,再也难近分毫。

  重紫殿百米之处被人群团团围住,不时有叫好声和兵器铿锵声传来,让刚刚靠近的二人颇为诧异,重紫殿好歹也是妖界重地,怎会有人不开眼的在此地闹事,而妖皇…也竟然会允许?

  不过,能进得第三重天便不是无能之辈,想必有点真本事才是,如此大闹,妖皇事后定会出来安抚,也省了他不少事。

  清穆正这么想着,冰冷凛冽的刀气在百米内席卷而开,夹着凶横的爆裂气势让拥堵在四周的众人连续退了好几步,趁着这股缝隙,清穆身形一动,抱着后池挤到了人群之前。

  看到面前的一幕,饶是以他的定力,都不免露出了些许诧异。

  面前打斗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而且两人都有着妖君的实力。一身劲服的窈窕女子面容娇好,颇具威严之气,双手挥舞着大刀步步紧逼,眉眼含怒,威武刚毅的男子紧绷着脸以手为刃毫不妥协,看起来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态度,隐隐之间,那攻势凌厉的女子慢慢变缓,逐渐被男子厚重的拳风压制了下来。

  凶狠的刀气在场中席卷,伴着刀劲的铿锵声,地下坚硬的玄墨石碎成了粉末,飘起漫天的灰尘。

  如此凶险的打斗,哪怕说是生死之战也不过分,可是周围众人围观的模样却甚是轻松,显然对此景习以为常。

  众人瞧不真切,但以清穆的眼力却看的清清楚楚,那男子未尽全力,甚至……未免伤到那女子,拳劲还有着自伤之意。

  一道爆裂声响起,打斗声戛然而止,漫天的灰尘渐渐落下,露出了广场上的景况,手中长刀断成两半的女子半跪在地,冷冷看着气定闲神站在重紫殿前的男子,大口喘着粗气。

  “哎,常沁妖君怎的又来了,想想也知道,她不可能是二殿下的对手。”围着的众人虽为这场战斗惊心,但毫无悬念的结果也让他们忍不住说道说道。

  “打不过又如何,二殿下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这都多少年了!他自己要报恩,也不能拴着人家常沁妖君不是!”一个身高九尺的大汉嗡嗡道,他看着广场中跪着的女子,眼底露出几分火热和爱慕。

  “老四,你嫌皮厚了,要是被二殿下听到,你就别想竖着走出第三重天。”

  细小的争论声也许对峙在场中央的二人听不见,可一旁站着的清穆却听了个清楚,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感慨,他看向场中半跪在地上的女子,也有些唏嘘不已。

  六万年来,妖界得以和仙界对峙万年而不败,最大的依仗便是那两支令人闻风丧胆的军团,这两支军团一个由妖皇一族的二殿下森羽统驭,还有一支便是由拥有上古血脉的妖狐一族最强者常沁率领。常沁也许妖力比不上森羽,但却聪明绝顶,是天生的将帅。两支军队铸成妖界尖刺,为守卫妖界安危立下了赫赫战功。

  两人相处日久,互相爱慕,妖皇极是满意这个儿媳,得知儿子有心迎娶常沁后甚至亲上妖狐一族提亲,两人好事渐进时恰逢仙妖两界大战,森羽在混战中失踪,生死不明。

  如此大战,生死不明也不过是句安慰之词罢了,那个时候,谁都明白,骁勇善战的二殿下…恐怕是回不来了。

  妖界中人无不扼腕叹息,妖皇万年前本已因仙界的上君凤染失去一子,如此一来膝下三位皇子便只余得潜心修炼的大皇子。本来立婚之人已亡,常沁就已不受盟誓所缚,可自由来去,可她却不死心,留守重紫殿,她虽为一介女子,但机智过人,又受妖界上下爱戴,竟也凭女子之身为妖皇撑起了偌大的妖界。

  辗转数年而过,光阴不晓,沉默了百年的妖界迎来了久久未归早已被视为亡人的二殿下森羽,只可惜,他并非一人而回,伴在他身边而回的…是一只孱弱的杂色小狐狸,听说那只小狐狸修炼千年,为救森羽将体内妖丹尽毁才会难以化成人形。

  森羽回来之后,在盛大的迎接晚会上当着妖界众人宣布他将迎娶这只在他落难时救他一命的小狐狸,解除和常沁的婚约。

  如此境况下,没人能指责他什么,常沁等森羽数年,一心扶持妖界,此乃大义,那只小狐狸以毕生修为救了奄奄一息的森羽,此乃大恩。无论他作何选择,都终将负其一人,只是令众人意外的是他负的竟是和他征战相伴万余载生死与契的常沁。

  事已至此,以常沁的高傲,自是不会再留在第三重天,但是离去时却发现自己根本出不得第三重天。

  妖界有规定,第三重天必须聚集百位妖君以镇守重紫殿,若是不足人数,则不能随意离去,当年一场大战后,妖族损伤惨重,实力大损,妖君之数根本不足百人,在生死门的制约下,常沁竟是被强行留在第三重天,如此一晃,又是数千年。

  如今此事已久,那小狐狸还是未化成人形,是以婚礼也一直没举行,但妖界妖君之数却从未满过百人,至多九十九,就会无人闯关,开始几百年常沁还只当妖界实力未恢复,可这么几千年下来,傻子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森羽若是不放话,又有谁敢冒着得罪妖皇一族的风险,强行闯关。

  是以自百年前起,常沁便和森羽约定,若她能战胜他,便可永离第三重天,再不归来。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的数年一次基本上已经演变成了数月一次,看得众人渐渐都有些麻木了,但是在常沁越来越狠厉的手段下却无人敢视之为儿戏。

  纠葛千年,谁都知道场中二人放不下,只是同是高傲冷毅的性子,当年之事永远是解不开的疙瘩,如今二人虽仍近在身前,却犹如咫尺天涯。

  “常沁,你败了。”坚毅沉稳的声音自重紫殿前传来,森羽眼底划过一抹轻松,欲走上前扶起半跪在地的女子,但却在她冷厉的目光下不自觉顿了下来。

  “放心,输就是输,我还不屑做那反悔之事,下一战我半月后再来。”常沁朗声道,将手中断刀随意一抛,站起身朝于重紫殿相反的方向行去。

  常沁言谈间英武大气,一看便是豪爽坚忍的女子,但不知是否岁月亘古,那萧索的背影,竟带上了些许蹒跚苍凉之意。

  站在殿下的森羽眼底划过一抹深切的痛意,嘴唇动了动,突然道:“你练功过于求成,才会如此,不如把半月之期改为三月,你进重紫殿疗伤,可好?”

  这声音,任是谁都听得出来带了几分恳求之意。

  已经走远的紫色身影突然一顿,常沁转过身,眼眸深沉显出点点疲惫决绝:“森羽,若你放我离去,我感激不尽,其他的话,休要再提,哪怕是受千百次战败之辱,我也决不再踏进重紫殿半步。”

  她为了他在这座宫殿等待百年,到最后,满身疲惫,一身伤痛,如今往事历历,情何以堪!

  正在此时,青色的光影从重紫殿中咻然而过,一只青白相间的小狐狸从里面跑出来,怯懦懦的扯了扯森羽的衣袍,细长的眼中满是不安。

  森羽愣了愣,将它抱起来摸了摸,叹了口气。

  轻声一哼,常沁看着站在重紫殿下的一人一狐,眼冷了冷,转身欲走。

  “咦,我倒不知妖界第三重天还有这么个规矩,难道凡是没有打过你这个妖界二殿下,就永远不能离开第三重天?”

  嚣张的声音自人群中传来,带着不弱于常沁的倨傲霸道,生生的染上了几分凌厉的煞意。

  围着的众人大惊,一边感慨着妖界竟有人敢寻二殿下森羽的晦气,一边朝说话的人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