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意外
星零2019-10-31 03:164,241

  强行穿越两界结界所耗用的灵力极大,更何况是这般携人同过,待站定在妖界之中阻挡住迅猛扫来的狂暴妖力后,清穆才轻舒一口气,只是他突然觉察到有些许不对劲,兀的低头朝怀里用仙力拖着的人看去。

  陌生的女童孤零零的被抱在他怀里,小小的一团,竟有种软软糯糯的熟悉感,清穆探了探气息知道是同一个人后一双俊秀的眉毛挑了起来。

  刚刚在擎天柱下还是少女模样的后池现在竟然只有七八岁的年纪大小,一身青布麻衣虽然也随着身形变化,但印在白里透红的细致肌肤上却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被抱着的女童许是也有些讶异,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嘟囔着‘怎么回事’从清穆手里跳了下来。

  小小软软的身子从怀里跳下去,甚至还在地上使劲的踹了两下方才安静下来,和刚才沉静冷淡的模样大相径庭。

  清穆摸了摸鼻子,被这突发事件勾起了兴致,饶有兴趣的朝一直低着头的女童看去,这一看,就让哪怕是刚才看到后池突然变小时也未改变的淡漠面色陡然愣了下来。

  以先前后池普通平凡的模样,清穆绝对想不到幻化成了小童的她会是这般的样子,圆圆的脸庞上虽带着孩童的稚气,但却依稀可见日后的绝代风华,墨色的眸子泛着漆黑的光芒,流转着幽潭一般的漩涡,盯着人看时能把人整个心神都吸了进去,斜飞入凝的眉角此时微微敛着,竟有种格外深沉的凛冽,明明只是七、八岁小童的模样,却偏偏在举手投足间有种三界尽握的超然感。

  但也只是一瞬间,这股和后池站在擎天柱下似曾相似的气息从她神情里缓缓消逝,唯留下了哪怕是孩童之姿也能让三界动容的不凡面容。

  饶是清穆数千年来从未动过心神,此时却被这巨大的落差震得讶异万分,难怪三界众仙皆传后池上神浊世芳华…咦,不对…清穆眯着眼,仔细打量起站在地上仰着头满脸错愕的女童来。

  仙人虽能随便幻化,可成年后的样子多半由儿时模样所定,后池这般变化显然是因为她灵力过低,不足以在妖气蓬勃的妖界聚起赖以化形的灵力,才会自动幻化成消耗灵力最少的幼时模样,可是若后池幼时便有这般的容貌,成年后又怎会如此平凡普通?

  难道是有人刻意将她的容貌改变压下了不成?但是若压下了容貌,就等于是将她修炼仙力的根基一并封印了,谁会这么做?

  清穆狐疑的摸了摸鼻子,头一次对这个不怎么在乎的后池上神升起了几分好奇之意来,她乃古君上神之女,长居清池宫,有谁敢做这种事?

  后池低下头左瞅瞅,右看看,也明白了这是因为自己灵力薄弱而带来的尴尬,哼了一声看向清穆,清了清嗓子才道:“看来妖界的妖气又盛了几分,清穆上君,我在妖界只能以这般样子行走,诸事多有麻烦了。”

  她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不合时宜的尴尬,声音清清脆脆的,却偏偏带了几分孩童独有的软糯,墨黑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可爱,清穆低头盯着她,眼底闪过古怪的笑意,眉一扬点了点头。

  这般模样的后池,比之前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倒是有趣得多。看来封印的压制倒使得她在变小后出现了这样奇怪的变化。

  “咦,凤染怎的还没过来?”由于突然变小引发的小状况,两人这才发现过了半响都未见到凤染的身影。

  清穆朝身后变幻莫测的妖界结界看了看,沉思了片刻道:“强行穿过结界本就有风险,时常不能出现在同一个地方,看来凤染上君并未与我们在同一处。”

  后池点头,朝结界边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既是如此,那我们先去皇城好了,凤染知道我们会去找妖皇,应该会在皇城等我们。”

  “也好。”清穆收敛了周身席卷的仙力,缓缓将气息改变,不一会,他四周便缠绕了一种格外冰冷深沉的气息,无意中竟缓缓生出了一分肃杀凛冽的虚无之意来。

  后池挑了挑眉,两只小胳膊环胸抱着,抬头眯着眼盯着清穆不出声。

  哎,这般的身高,真是为难她了!

  明明是七八岁的模样,眼神却凛冽清冷得不得了,清穆一低头便看见了后池这么一副不伦不类的神情,好笑的咳嗽了一声,走上前把后池环在胸上的手拿下来,规规矩矩的放在腰间,拍了拍她的头,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无可奈何:“妖界虽然和仙界休战数年,但仙君、妖君却可以自由挑战,我这样也可以免了许多麻烦,等找到了妖皇,说不定还会有一场大战。”

  见后池点头,清穆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过身看见身后的小孩在雄厚的妖气里步履蹒跚、跌跌撞撞的模样,叹了口气,走回来蹲下身把手朝她伸去:“喏,坐上来吧。”

  后池毕竟只是个小童模样,再加上在仙界中一般喜欢用仙力来计算年龄,清穆看着这样的后池,竟不由自主的把她看成了晚辈一般。

  看着沉默不语的后池,他嘴角翘了翘没出声,这小神君没有上神的实力,脾气倒真是一点都不小,居然也不知道先低低头服服软,要知道妖族中人向来性情暴戾,绝不会对仙界中人有半点好脸色,要是遇见了,她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后池肃穆的小脸沉了沉,见清穆满脸无奈,也不多说,抓住他的袖子一个箭步蹬上了他的右手,抱着他的脖颈坐好,小手朝前一指,颇有些指点江山的豪迈:“走吧。”

  站起身朝妖界中行去,清穆稳稳的拖住手臂上的小不点,没发觉自己的忍耐力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坐稳了,皇城可不远。”

  “清穆上君,我可是上神,凤染驾的云我经常坐。”

  清穆眉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没有出声,哪知手臂上的一团却神神叨叨的念念有词起来。

  “一旦遇上妖皇,你也不要担心,父神的宝物我随手顺出来不少,再不济我也能顶上一二……”

  “等凤染赶到皇城,你们二人联手,妖皇也奈何不得……”

  “咦,你驾得还挺稳的,低点,高处妖气太厚……”

  听见耳边软软糯糯的挑剔声,清穆的手抖了抖,目不斜视的加快速度朝前飞去,虽是面无表情,但高度却不动声色的降低了些许,他微微低下头,看着后池头上挽着的圆嘟嘟发髻和微微翘起的嘴唇,失笑的摸了摸鼻子,淡漠的眼底染上了温和的笑意。

  他敢保证,这个已经几万岁的后池上神一定不止是模样变小了,这幼童一般的心性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偏偏他还无法拒绝。

  罢了,只要能够弄清他的来历,这些苦难都是值得的……他这般安慰着自己,不断催眠着小心的朝密林中飞去。

  半日后,妖界外围巨大的密林中,黑着小脸的后池瞪着一双凤眼看着在四周团团转的青色人影,双手背在身后闷不出声,一双圆溜溜的眸子里却仿似燃起了细小的火焰一般愤怒。

  似是被盯得实在有些渗人,清穆长吐了几口气,又胡乱的转了几圈后尴尬的走回来,看着还不及他腰高的女童黑沉的面色,道:“这妖界我还是一千年前来过,没想到妖皇竟然将森林中的幻阵全换了个遍,这路……有些识不清了。”

  后池攥了攥握紧的双手,把胸口的浊气慢慢吐出,小脸一摆:“清穆上君,以你的能力,别说这小小的幻阵,就算是妖界最恐怖的杀阵恐怕也难伤你半分,不善于行而已,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看来外界传闻清穆上君灵力高深,乃仙界数万年来的旷世奇才,也是妄言了。”

  清清脆脆的童音带着特别明显的不屑一顾,甚至那本已上挑的眼睛又些微的抬了几分,像极了清穆在大泽山时冷诉后池时的神情。

  清穆轻轻咳嗽了一声,脸上罕见的现出了几分潮红之意来,他讪笑的摸了摸后池圆滚滚的发髻,道:“小孩子家家的,这么记仇干什么,不就是说你法力不深吗,居然记得如此清楚!”

  许是觉得挽着发髻的小包格外顺溜,清穆把手放在后池头上,反复摆弄了几下还不愿拿开。

  后池眯了眯眼睛,精致的小脸一皱,猛地打落清穆的手,不自在的哼道:“清穆上君,你逾越了。”

  清穆望着浑不自觉间散发着淡淡威仪的后池,怔了怔,眉挑了挑,温和的面孔上竟突兀的现出了几分少年人特有的轻漫来,他朝着后池走近两步,蹲下身,在她错愕的眼神下一把将她小小的身子抱在手上,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

  这一次,竟是连方向都懒得看,只管径直朝一个方向走。

  “清穆,你干什么,放下我,我自己能走。”

  “你有仙力抵御密林中的瘴气?”青年头都懒得低,这一次,竟是连一声客气的‘后池上神’都懒得称呼,只是淡淡道。

  后池挣扎的动作顿了顿,缓了不少。

  “你知道去皇城的路?”青年挑了挑眉,继续挑衅。

  后池停下了悬在空中蹬着的小腿,哼了哼。

  “你不想从妖皇嘴里问出柏玄的下落?”青年扬起了嘴角,低下头,目光灼灼,漆黑的眸子划过一闪而过的光芒。

  三界之中,在这种境况下能让一界之主的妖皇说出柏玄下落的……只有他。

  这声音一落定,后池彻底垂下了头,皱着眉闷不作声,两只小手也无精打采的放在了小腿上,看上去不知怎的竟有几分可怜的味道。

  父神消迹已有千年,她不可能去求九天上的天帝和天后……

  “后池,只要你和我约法三章,我答应你,无论如何都会从妖皇那里要到你想要的答案。”

  趁热打铁,清穆发现缩小版的后池心性显然要孩子气得多,新奇之余也忙不迭的轻轻开口,话语中满是诱人,不管怎么样,现在被他抱在手里的可是一尊上神,还是新鲜透顶,冒着热气活生生的……

  说到底,他也不过才有个几千岁的年纪,硬要说起来,在神仙中也只能勉强算个成人。

  “你想要如何?”后池警惕的抬起脸,一双黑溜溜的眼睛顿时瞪得极圆,小手也握成了一个圈。

  “妖界中妖君众多,极是好斗,且对仙界中人充满敌意,出了密林后,若我用仙力飞行,肯定会引来大批妖君,所以只能步行前往皇城,这段时间我们必须要和平相处,而且都不能称呼对方的名讳。”

  后池勉为其难的点头,虽然她不喜这般藏头缩尾的方式,但也不得不承认,清穆的提议显然最省事。

  她狐疑的看了清穆两眼,开始怀疑凤染对清穆的那些溢词的真实性来,威震三界的上君清穆,就这么点胆量?

  “别这么看着我,我讨厌麻烦,所以这些麻烦事最好是能省就省。”清穆瞥瞥手里抱着的后池,摸了摸下巴,格外正色道:“你如今看来也不过就是刚化形的年龄,这段时间叫我‘师父’吧!”

  后池猛地抬眼,神情里满是荒谬,她乃上神之尊,虽灵力不足,但好歹也跟着古君上神学过不少小仙法的……

  显是瞧出了后池眼底的意思,清穆扬了扬嘴角,对着怀里的小小孩童道:“后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古君上神没有教过你吗……什么时候你愿意叫我一声师父了,我就教你如何凝聚仙力,如何?”

  听见这句不轻不缓的话,本来沉着眼的后池兀的抬头,眼底明晃晃的闪过几分不可置信的讶异。

  他居然能看出这具身子难以凝聚仙力,可是……让她凝聚仙力,就连父神都做不到,他怎么可能……

  后池看着清穆嘴角勾起的淡淡笑容,把小小的手放在下巴上摸了摸,狐疑的眯起了眼。

  这清穆,到底是什么来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