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旅途
星零2019-10-31 03:168,711

  未免仙气外露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一个月来,清穆和后池选择了步行走出妖界外围宽阔的密林,虽然密林中妖兽不少,但大多被清穆肃杀的灵力骇退,一些蛮横不开眼、妄图吞噬两人的妖兽则在清穆手中灰飞烟灭,不留片屡,是以一路走来旅程还颇为平静。

  这般的杀伐果断也让后池对他刮目相看,毕竟如今的仙人大多喜欢摆着教化的模样对妖界中人先动上几分口舌,像这样雷厉风行的作风可不多见。

  不过,虽然清穆走出密林的方法有些呆板,但不得不说,这般的直线行走,也让二人终于在一个月后到达了这片庞大的密林外围。

  走出密林,妖界外围处一直延伸的庞大封印缓缓减弱,就连遮天盖地的妖邪之气也消散了不少,一轮深紫的明月挂在半空中,让整个妖界染上了几分幽暗神秘的色彩,更是有一股澎湃浩大的妖力自空中散出,蔓延至整个妖界。

  后池见得这幅景象微微一愣,虽然早就听说过妖界的妖月异于其他两界,但却不知竟然会有如此可怖的妖力。

  “怎么,小家伙,傻眼了。”

  一声轻笑声自耳后传来,后池转过头,见清穆嘴角挂着戏觑的笑容,撇了撇嘴:“听说这妖月是整个妖界的至宝,果然有些不凡。”

  “那是自然,妖界中人战斗力强悍虽和他们的心性有关,但最重要的却是这妖月的原因。妖界分三重天,最底层的妖月之力最为薄弱,中间的居中,第三重天距离妖月最近,是修炼的上佳之处。未免妖族中人混战,妖皇规定在妖界中只有战斗力在前百名的妖君才能进入,因着这条铁律,妖界中人很是悍斗,就算是普通的妖君也要比仙界中战斗力较强的上君实力要强,若非是仙君多传自师门大派,渡劫成功率要比妖族强上不少,仙界又有天帝、天后两尊上神坐镇九重天,否则妖界早已席卷三界,称王称霸了。”

  听见清穆娓娓道来,后池亦是点头,可爱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几许不符合年岁的赞许:“妖皇这手玩得漂亮,只要有这个制度,妖界的战斗力就会一直处于巅峰,这般源源不断的战斗,比什么历练都要好。只是这妖月实在太过诡异,想不到竟会有这样的奇效!”

  “传说三界初生时妖界是没有这轮妖月的,四大真神陨落后这轮妖月便出现在了妖界上空,而且永不降落,成为了妖界最大的护身符。”

  清穆耸耸肩,平淡的面色也挂上了几抹唏嘘,三界之中,总有不少奇事是和当初的四大真神息息相关,譬如灵力遍布的瞭望山和这轮紫月……只可惜他们这些仙人出生得太晚,无法去探究当初那个诸神降临的上古时代到底是何般的光景。

  清穆神色里的怅然让后池微微一愣,她扬了扬小手,抓住清穆的衣领摇了摇:“喂,别发呆了,我们这么个样子,是不是要先弄一下为好。”

  脖颈被猛地一勒的感觉并不太美妙,清穆眯着眼垂下头,眼中的怒意却在看见怀中抱着的孩童一双咕噜噜转着的墨色眸子里暗含的关切时慢慢消散,他怔了怔,看着两人因为连日赶路狼狈不堪的模样,摸了摸后池头上的小髻,道:“你急什么,出了这里最多还有几个时辰便会到冷谷城,我们去换身衣饰就好了。”

  后池拍下他的手,不屑的翘了翘唇,哼道:“最好是这样,要是你又迷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清穆摸了摸鼻子,抱着怀中老不安分的后池,甩了甩灰不溜秋的袖摆,大步朝密林外走去。

  深紫的明月被二人甩在身后,散着幽深神秘的光芒照耀在这片大地上。

  两个时辰后,庞大的城池外,一手挽住清穆的脖颈,一手摸着下巴,后池眼底露出满意的笑容,声音里带了几丝赞许:“这次你还不错,没有让我失望。”

  老气横秋的模样让清穆不由得好笑,他幻化出一套漆黑的黑袍将自己和后池裹在里面,吩咐道:“妖界的一重天和二重天都有三大城池鼎足相立,担当城主的妖君至少都是妖君巅峰的实力,虽说不是我的对手,但你也不要大意,若是让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踪迹,这么一重一重的强行闯上去也是件麻烦事。”

  他这么一裹,后池便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里面,后池点点头,把自己的身子朝黑袍里缩了缩,随后清脆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放心,我这几万岁的年纪可不是白长的。”

  女童的声音带着桀骜不驯的自傲,清穆嘴角抽了抽,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自从一个月前他让后池叫他‘师父’后这女娃娃便一直将自己的老资历摆出来,偏偏她说得还没错,让清穆无可辩驳,轻轻叹了口气,把怀里温软的小身子紧了紧,清穆周身浮起一股肃冷绝杀的气息,大步朝不远处的冷古城走去。

  守城的侍卫远远的便瞧见了这有些奇怪的黑袍人,但在来人冷厉的煞气之下慢慢退散开来,竟是问也不问,便面色恭敬的直接将他迎了进去,他可不敢得罪这些实力超群的妖君。显然,他将煞气冲天的清穆看作了在密林中历练归来的妖君。

  进得冷古城里,人行兽身的妖兽比比皆是,宽大的城池街道两旁摆满了地铺,上面放着不少兵器和丹药,叫卖声此起彼伏。看起来虽是热闹,但也极是混乱。

  “仙界是由各大门派筑基而成,一般的门派内仙器和丹药都藏货颇丰,但妖界却是由各大城池构成,妖族生性野蛮,喜欢自由修炼,需要自己寻找兵器和历劫的丹药,所以他们的城池才会这般混乱。”许是感觉到黑袍里的小脑袋在不停的转动,清穆低声解释了两句。

  “恩,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这妖界果然和仙界是两个极端。看来那个守卫也是对你的实力颇为忌惮才会让你进来,只是你堂堂一个仙人,哪里来的这么浓的煞气。”后池点点头,轻声嘟囔道,声音里有掩不住的疑惑。

  这清穆,秘密也忒多了……

  “很浓吗?”清穆摸了摸鼻子,道:“以前在北海那个地方杀了几头九头怪蛇后就有了,前面有个衣饰店,我们去选点东西。”

  虽说清穆可以随意幻化出衣袍,可是如今只能堪堪维持化形的后池倒是没有多余的仙力来挥霍,是以两人只得走寻常的方式来解决后池那一身破破烂烂的布衣。

  见清穆含糊带过,后池也不多问,只是撇了撇嘴,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几头怪蛇?那可是上古留下来的凶兽,虽说未起智,可也不是寻常人可以灭杀的!虽是这么想着,后池心底却有几分庆幸,若不是正好遇上了这么一个实力强横的打手,她还真的不敢凭着自己半吊子的功力跑到妖界来。

  毕竟古君上神的名号虽对妖皇有用,可是对着根本看不出她身份的妖界普通族人来说,可是半点用也没有,有谁会相信在昆仑山上威慑众仙的后池上神会是这么一副不堪的弱小模样。

  衣饰店里,战战兢兢的长脸掌柜看着面前裹在黑袍里的不速之客,眼抽了抽,努力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来,声音亲切得不得了:“这位妖君,可是有什么需要小人做的?”

  他自是看不出清穆的实力来,称呼一声‘妖君’总不会出错就是。

  “给我拿几套小童穿的衣服来。”

  冷冷的吩咐了一声,从黑袍里传来的声音嘶哑冷厉,震得那掌柜一怵,急忙躬身点头朝里间走去,不过一会,便抱出了好几套流光溢彩的衣袍出来。

  铺陈开来的衣袍全都是酒红或深黑的颜色,极符合妖界的审美观,感觉到怀中抱着小人不乐意的动了动,清穆嘴角勾了抹满意的笑容,随手丢了块玉佩出去道:“我全要了。”

  清穆随手一招,案柜上的衣袍尽数收入袖中,转身就走,长脸掌柜忙不迭的接过玉佩,一看之下满脸惊喜,正准备恭声相送,却听见黑袍之下传来一声清脆的哼声,声音很小,但却满是威仪倨傲,他猛地一僵,抬头朝已经走远的黑袍人看去,一张脸顿时变得错愕起来。

  “掌柜的,怎么了?”一旁的伙计看一向颇为圆滑的掌柜竟然露出如此瞠目结舌的表情,不由得诧异问道。

  “刚才那人身上好像有股子仙气。”掌柜喃喃的嘟囔着。

  “怎么可能,掌柜的,自从妖皇五百年前将妖界结界加固后,就连仙界的上君也不能轻易闯过来,更何况那人身上满是戾气,仙界中也不可能有这等上君。”

  “那黑袍之中应该还有一个人……”

  “那有什么奇特的,也许是那位妖君捉了带有灵气的幼小仙兽,还不能幻化成成人模样呢……”

  长脸掌柜听到伙计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的想法颇为可笑,讪笑了两声,摸了摸胡子捧着玉佩屁颠屁颠的朝里屋走去。

  “都说了让你注意点,若不是那人灵力低微,你八成就被发现了,若是离了我这保护圈,你这满身的气息可就瞒不住了。”

  听见外面懒洋洋的揶揄声,后池狠狠的哼了一声:“那些衣服我不喜欢,你怎么不选几件浅色的?”

  清穆光是想想都能猜到黑袍里的小家伙肯定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眼底浮起一抹暗笑:“我觉得挺好看的,你在清池宫里呆久了,品味早该换一换。”

  “胡说!”软糯的娇喝声响起,一只雪白的小拳头从黑袍里恶狠狠的挥了出来。

  清穆急忙把后池的小手往里面一推,舒了口气,随口蹦出了一句话来:“我说的是实话,听说九天上的景昭公主就喜欢打扮得花红柳绿的,一众仙女都喜欢得紧。”

  “哼,别把我和她比,我可丢不起这个份。”冷冷的声音在黑袍中响起,随即归于宁静。

  清穆一怔,想起后池和景昭的渊源,不由得有些后悔,这几天相处下来,他也知道后池虽生性豁达,但却对当初古君上神受辱一事颇为在乎,变小后更是对天帝一家有着难以化开的介意……

  数万年前的那场纠葛,看来并没有完全消逝,暗暗叹了口气,清穆将怀里的后池提了提,解开黑袍上面,对着里面一双漆黑的小眼睛轻轻道:“对不起。”

  冷着脸的后池也是一愣,看着骤然放大的一张俊脸和上面略带后悔的神情,不自在的哼了哼:“放心吧,我不会计较,好歹你也是个没成年的小娃娃。”

  几千岁的年纪,确实在仙人中极是年轻,清穆黑了脸,猛地落下黑袍,一言不发的大步朝城外走去。

  ‘嘿嘿’的清脆笑声自黑袍中传出,伴着青年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传得老远。

  一个半月后,不远千里跋涉而来的二人站在妖界第三重天的不远处,俱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场多灾多难的旅途,总算是极不和谐的结束了。

  只是……

  “清穆,你不是说过只有在妖界中拥有前百名实力的妖君才能进入,现在要怎么办?”

  望着不远处被流光溢彩的结界和杀气腾腾的妖族将士包裹的妖界第三重天入口,后池从黑袍里露出一对得意洋洋的眼睛,轻笑道。

  破关

  听见后池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声,清穆扬扬眉,隐在黑袍下的面容显出几分微不可见的据傲来:“这有何难,直接打进去便是。”

  后池轻咦了一声,扒开黑袍,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盯着清穆脆声道:“我倒是巴不得你能这么一路打进去,不过…你不是说要隐藏行迹?”

  揉揉后池乌黑的软发,入手有种毛茸茸触感,很是舒适,清穆嘴角挂了一丝和暖的笑意:“妖界前百名的席位可不是一成不变的,每日都会有下两重的妖君突破原有极限,想升至第三重天来,一旦跨越了这一重天,在妖界的地位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权势利诱之下,闯第三重天的妖君不胜枚举。所以妖皇规定第三重天的入口处每日必须有两位前百名的妖君轮流驻守,凡是打败了前百名的强者,挑战之人就能代替被他打败的妖君,拥有在第三重天修炼的资格。”

  “哦,原来如此。”后池点头,重新把头缩了黑袍里,抱着清穆的小手紧了紧,催促道:“那快走吧,等打败了那两个守门的妖君,咱们就可以进第三重天了。”

  清穆看着缩得比兔子还快的小脑袋,掂了掂怀里的肉球,不由得苦笑:“怎么,你打算就让我这么抱着你去挑战?”

  “别装了,在瞭望山里你能来去自如,我看连凤染都不是你的对手,对付两个守门的妖君而已,又有何难?”

  低低的挖苦声从怀里传来,缩在黑袍里的小身子还不停的扭动着似乎努力在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坐好,清穆面色僵了僵,轻轻拍了拍里面,叹了口气,认命道:“知道了。”

  “不过,后池,你确定你不是懒得下地走动才会赖在我身上的?”突然想起后池在凤染所驾之云上那副能躺着绝对不坐着的懒模样,念及数月来她的一双脚几乎就没有沾过妖界的地面,清穆福至心灵,陡然停下身问道。

  “当然不是,你也知道我一身仙力连普通的妖族都能发现,若是离了你,肯定不行。”

  黑袍中响起双手摆动的气流声,听见里面无比诚恳的清脆童音,清穆脚步顿了顿,脸上挂起几分无奈之色,抬步朝不远处的第三重天入口处走去。

  谁能告诉他,这个把他当骡子使的小娃娃就是那个在三界闻名万年的后池上神?

  没有道义正气,不见仙人傲骨,专会撒泼赖皮、狐假虎威……最重要的是——为老不尊!

  狠狠的将最后四个字压下唇边,清穆长长的吐了口气,把怀里不安分扭动的后池使劲揉了揉,停在了杀气腾腾的入口处。

  妖界分三重天,每一重天的进入之处都是戒备森严,而这里泛着妖异紫光的生死门前就更是如此。在无数次的仙、妖两族大战中,仙族尽管曾因略占上风而攻入过妖界,但却始终未曾真正打入过第三重天。

  相传紫月出现于妖界之日,第三重天的结界自动幻化而成,整个第三重天自此浑圆一片,除了那高耸入云的生死门,并无任何入口可进,当年就连拥有上君巅峰实力的东华也未能强行闯入过。

  深紫的火焰自高耸云端的生死门上缓缓燃烧,蔓延成大片绚烂幽深的焰云,森红的焰心不停的吐着火舌,瑰丽的紫光闪烁其中,让泛着神秘气息的生死门雍容而华贵。

  生死门百米之处都可感觉到那股灼热到焚烧灵魂的气息,守卫在一旁的人身牛首的妖族战士个个面泛红潮,精光毕露,一看便知实力不凡。

  虽然比不上南天门的雄浑大气,但这护卫妖界安危的生死门却也不负那震慑三界的妖异之名。

  “来者何人?”嗡嗡的声音自那牛头中传出,颇为雄浑威严。

  感受到那股灼热的气息,清穆掩在黑袍下的面容未有一丝改变。

  “闯关者。”

  年轻的声音让守卫的将士一愣,牛头侍卫不由得哼了几声,这年头,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

  见此情景,黑袍之下也传来一声冷哼,肃穆的煞气自黑袍人身上传出,一股不输于守关将士的浑厚灵力自那人周围缓缓蔓延,片刻之间,百米之内尽被这股气息笼罩,生死门外妖异的焰火都因为这浑厚的灵力而黯淡了下来,牛头侍卫见状皆是大惊,握着长戟的手缓缓颤抖,互相对看了一眼,强自稳下了心神。

  数万年来,还没有人敢在妖界第三重天如此嚣张,竟然敢强行压制代表着妖界的生死门异火。

  妖界何时出了如此了得的妖君?

  今日守关的乃是妖界享誉万年的黑煞、红煞两位妖君,这二人擅长联手克敌,出手一向狠厉,恐怕这年轻人讨不了好。

  这些将士在第三重天守了千余载,眼力自是不凡,感觉到清穆散发的强大灵力,不由得为他叹起命苦来。但相对的,他们也有些高兴,虽然认为清穆必败,但能观得两方过招也是件不错的事,要知道,能观看高手过招也是会受益匪浅的。

  “大人请稍后,我们这就去请……”整排的侍卫中,一个个子最大的牛头侍卫连忙躬身行了一礼,边说着边往生死门内走,以清穆刚才展现的实力,已经足以让他尊称一声‘大人’了。

  “不用了,何方小辈,竟敢擅闯生死门,活腻了不成?”嘶哑的声音自门内传出,一个身穿血红长袍和墨黑长袍的老者自门内走了出来,浓厚的血腥气一瞬间将清穆刚刚散发的灵力完全遮盖。

  每日守关的妖君虽是随意而定,但红煞、黑煞二人享誉已久,早已有妖君巅峰的实力,且喜欢联手御敌,曾让一些闯关的妖君叫苦不迭,近年来闯关者大多避开了二人所在的日子,是以估摸算起来竟已有数千年没有妖君敢在两人守关之时来闯第三重天了。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闯关者,你们年纪大了,老眼昏花,难道耳朵也有问题了不成?”

  冷淡的声音自黑袍下传来,让周围的众人一愣,这小子,还真是活腻了不成?

  阴鹫的老眼盯着不远处身形未动的黑袍人,红袍老者‘桀桀’怪笑了一声:“小娃娃,听你的声音,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哼,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黑袍下一阵细碎的晃动,清穆正准备开口,感觉到衣袖被拉了拉,微微低下头,托着后池的手紧了紧:“怎么了?”

  “我不喜欢他们身上的气味,快点过去。”细小的声音自里面传来,清穆朝不远处的二人看了看,见两人满身的血腥气,也皱了皱眉,安抚的在后池背上拍了拍:“等一等,马上就好。”

  听见不远处细微的对话声,不远处的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对峙了这么久,他们竟然不知道这黑袍下居然还有一人,而且听声音还是个小孩子……

  黑煞、红煞两位妖君听见二人对话,脸上的怒意顿时满溢,这小子居然敢如此无视他们,朝闯关者望了望,两人对视一眼,升起了一抹凝重,能将气息隔绝得如此之好,也勉强够格当他们的对手,念及此,黑煞朝不远处的清穆喝道:“小子,妖界可没有那些什么鬼规矩,虽说你只要打赢了一人便可以进去,但我二人习惯了联手对敌,你可要小心了。”

  听黑煞言下之意竟是要以二对一,不少将士皆是叹了口气,目露怜悯的看向不远处笼罩在黑袍中的青年。

  “真是啰嗦,以多欺少而已,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我还以为妖界中人会少些弯弯绕绕的心思,原来也是如此。”

  清穆一边说着一边朝生死门边行来,淡淡的声音里满是嘲讽。

  这份倨傲和淡漠也让众人下意识的忽视了他话里的含义。

  “你……”

  黑煞、红煞皆是面色一滞,顿时目露凶光,两段深绿的长鞭突然出现在二人手中。

  “找死!”

  喝声传来,长鞭如有灵性般卷着凶猛的妖力自空中交错挥出,连成紧密的大网朝清穆扫去,大网之上绿色的妖光不停闪烁,泛着阴冷的色泽,众人大惊,想不到这两位妖君竟如此记仇,一出手便是死招,光看气势,这些妖光一旦沾染上势必性命难保。

  长鞭交错声‘噗嗤’响起,看到闪也未闪便径直朝绿光走去的青年,周围众人不免吸了一口冷气,如此不闪不避,这年轻人也太托大了,就算是大皇子也未必接的下这二人联手一击。

  不过几秒时间,泛着绿光的大网已近到黑袍人身前,轰的一声响,剧烈的爆炸声传来,漫天的绿烟将百米处笼罩。

  长鞭自手上飞出,黑煞、红煞两君猛地一颤,齐齐退了一步,面露惊恐的看着绿烟中那模糊的身影,双手不停的颤抖,一口鲜血自二人嘴边逸了出来。

  两人神情大震,这人竟是直接将他们的功力化去,至少千年之内,他们绝无恢复妖君巅峰的可能!

  妖界何时有了如此了得的人物?

  众人观此情形亦是大惊,但谁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只得愣愣站在原地。片息之后,待到绿烟散去,守关的将士看到绿烟中的光景,不由得瞪大了眼,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爆炸的中心处四周的土地断裂出一丈来开的大坑,细小的绿光在里面闪烁,发出哀鸣的声音,一只白皙的手散发出浓烈的能量气息,站在大坑之外的黑袍人单手托着一团绿色的能量拿在手中慢慢把玩。

  谁都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能这般轻松的接住拥有妖君巅峰实力的二人联手的绝命一击,这种实力,简直太恐怖了,妖界之中,除了妖皇,根本无人会有这等手段。

  想到此,看见站在坑边青年轻松的将手中绿色能量团朝天空中抛了抛,众人额边惊出一阵冷汗。

  “无趣。”清穆淡淡哼了一声,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用力一捏,手中的那团绿光立刻化为了飞烟。

  “就你喜欢显摆。”细微的讽刺声自黑袍里传来,但却带着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赞叹。

  一招战胜两位妖君,就算是凤染也远远做不到!清穆的实力,果然不像她,是货真价实的强,想到此,后池本就低垂的小脑袋更是耸拉了下来。

  清穆低头朝里面瞥了瞥,扬了扬嘴角,隐在帽檐中的眉微微上挑,嘴角挂起一丝笑意,抬步朝生死门走去。

  见他走来,不仅是守卫的牛头侍卫,就连原本嚣张霸道的红煞、黑煞二位妖君也齐齐的朝后退了一步,做完这个动作后两人才感到有些许的尴尬,对看了一眼,但到底没敢再靠近生死门边缘。

  “千年之内,不要出现在三界之中,否则……”清穆望着二人缓缓开口,话未说完便转身朝生死门内走去。

  红煞、黑煞二人齐整整的打了个冷颤,恭敬的应了一声又退后了一步。

  妖界之中强者为尊,相比于他二人刚才的杀招,清穆的警告并不算过分。

  “这位大人,此乃在第三重天中行走的证明,还请保管好。”见清穆靠近,牛头侍卫长急忙恭敬的将一块纯紫的玉佩递到清穆身前。

  他朝一旁的牛头侍卫摆了摆手,淡淡道:“拿走,我不需要。”

  牛头侍卫顿了顿,正欲开口,陡然感觉到一股森寒的煞气自黑袍中涌出,不由得面色大变,急忙将绿佩收了回去,躬身道:“即是如此,我会专门向妖皇陛下禀告,大人在第三重天可以畅行无阻。”

  实力如此可怖,就算是妖皇陛下恐怕也只会招揽,而不会得罪。

  由始至终,因为清穆灵力中的那股煞气,没有一人怀疑过他的来历。毕竟仙君修炼的仙力极少会是这样的气息,估摸算起来,三界之中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个人有此际遇,一个是数万年未出清池宫的凤染,一个就是站在这里的清穆了。

  “恩。”冷淡的回应了一声,清穆抬脚朝生死门里走去,走了两步,在众人胆颤心惊的眼神中又停在了生死门的门槛之下。

  第三重天内,生死门数米之处,错综夹杂的石林之中,擎天的石柱伫立其中,两排漆黑的大字书于其上,远远望去,幽冷的气息上竟带着远古的厚重苍凉。

  “生死门,生死由命,乾坤在天。”

  背对着众人,清穆缓缓念了一声,盯着那漆黑的刻字,一瞬间竟有些微微的晃神,陡然之间,他漆黑的眼眸中突然燃起了灿金的火焰,直逼天际的威压缓缓自他身上涌出,蔓延至生死门前,一瞬间席卷了千里之处,在这股雄浑恐怖的气势下,生死门上那燃烧了数万年之久的紫色火焰竟然完全熄灭,守卫的将士也是陡然间就朝着那袭黑袍跪了下来,就连那两个妖君也不例外。

  整个生死门内外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中,就连清穆也恍若失去了知觉一般静静的眺望着那沉黑幽深的墨字。

  一声清脆的咳嗽声突然响起,清穆猛地一惊,低下头看见后池担忧复杂的眼神,缓缓吐出一口长气,眼中暗金的火焰缓缓熄灭,他苦笑的摸了摸后池的头,转身看向身后诡异跪着的众人,身形一动,消失在生死门前。

  片息之后,那已然熄灭的紫光缓缓复苏,但那震慑人心的神秘气息却在一瞬间为第三重天所有强者所知,包括——千年未出重紫殿的妖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