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序幕
星零2019-10-31 03:154,631

  短小的四肢,圆鼓鼓的眼睛,雪白的小裘仍然裹在身上,大小合宜,莲藕般白嫩的小手紧紧的拉着清穆的衣袍,水润润的大眼睛昂头看着你时,会让人瞬间柔软起来。

  这般模样的后池,清穆足足面对了几个月,但此时也只有哀叹的心了,这孩子,好像知道该怎么来应对他才最适合。

  “后池,我们已经出妖界了。”凤染的声音不合时宜响了起来,有些无可奈何:“你要是真喜欢这副样子,回清池宫了再幻化不就成了。”

  许是觉得太过丢脸,凤染甚至连牙齿都咬得‘咯吱’作响起来,清池宫的万年盛名啊!

  清穆没说话,牵过后池的小手,蹲了下来,这孩子神情明显不对:“怎么回事?”

  后池小嘴一撇,肥嘟嘟的小手在清穆手上拍了一下,十足的委屈:“变不回来了。”

  “怎么回事?”凤染也觉察到不妥,围了过来。后池的仙力虽然微弱,可是出了妖界,怎么会连变回原本模样都不行?

  后池摇摇头,眼睛里的神采黯了下去。清穆看得心底一紧,摸了摸她头上的小髻。

  “试试将你的仙力灌入石链,看可不可以?”见后池不出声,凤染急忙道,也不管清穆是不是在旁边了,小神君被她活蹦乱跳的带出清池宫,若是变成了这般模样回去,她恐怕会被长阙给念叨死。

  清穆听到这句话,眼睛微不可见的闪了闪,后池身上的封印也许和那串石链有关,难道封印住她的是那个神秘莫测、连妖皇都难望其项背的柏玄上君?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我灵力太差了。”后池沮丧的低下头,小手在清穆手里搅了几下,叹了口气:“父神看到我这样恐怕会更加失望了。”

  在大泽山上时,她尚能依靠那石链的幻化之力威慑住一干上君,可现在她却连变回成人的力量都没有。

  文不成,武不就,别人只当清池宫的小上神何等了得,其实也不过就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摆设罢了。

  别说给父神捞回一口气,恐怕下次遇到九重天上的那几人……后池叹了口气,有种从未有过的沮丧感。

  “无事,我们去瞭望山,一定可以找到柏玄,到时候一切都会明白。”清穆拍了拍后池的小脑袋,把她重新抱了起来。

  青年的声音有种让人信服的魔力,后池点了点头,‘恩’了一声,下巴放在他肩上,舒服的哼了哼。

  凤染狐疑的看了后池一眼,腹诽道:这家伙刚才不是在装可怜吧。

  三人驾云朝瞭望山而去,却没看见,就在他们踏出妖界的那一瞬间,擎天柱上那原本混沌黑暗的无名之处开始显现出模糊的印迹来。

  大泽山距妖界不过几日路程,三人一路行来却并不快,神兵即将降世的消息在三界传得沸沸扬扬,不少仙君都赶赴了瞭望山瞻仰奇观,清穆独来独往惯了,要避着众仙,又要隐掉三人的气息,只得慢慢驾云。

  五日后,三人终于到达了山底。还未靠近,便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仙力弥漫在瞭望山周围,形成天然的屏障保护着整座山脉,和三个月前进去的难度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在山外徘徊犹疑的仙君着实不少,大多是些来瞻仰瞻仰神迹的小仙,人多了八卦自然就多,这神仙虽然活得久,但岁月丝毫难以阻止他们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静思仙友,你听说了吗,天帝竟然以敬天之诏处罚了紫垣上君,将其逐出仙界受轮回之苦,永远不得位列仙班,啧啧,这可是件奇事啊,你说说,这敬天之诏都已经有多少年没出现过了,况且紫垣上君还对大殿下有恩,天帝怎会处罚得这么重?”看起来一脸和气的仙君对着一旁的仙君叹了口气,神态间颇有几分不明。

  倒也是因为这句话,让原本准备进入瞭望山,隐在暗处的三人停住了脚。

  “广曲仙友,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明面上天帝是为了处罚紫垣上君,可有谁不知道这是他老人家在为清池宫的小神君出一口气,紫垣上君得罪了后池上神,被景涧二殿下亲自压上了天宫,罪名可大得很呢。”

  “听说那小神君风华绝代,姿颜无双,连景昭公主尚有所不及,也不知道传闻是否属实啊?”

  “甭管属不属实,咱们见着了也只有恭敬行礼的份,紫垣上君的前车之鉴,你可别忘了……”

  “哎,小神君当真是好命格啊!一生下来就是上神之尊,如今还有天帝相护,寻常人哪里及得。”广曲仙君摇头晃脑的感慨了一句,突然神来之笔的点睛道:“你说这次瞭望山神兵出世,天宫上的几位殿下和景昭公主定会前来,这若是遇上了后池上神,又该如何是好?”

  “连敬天之诏都为后池上神颁下了,我看几位殿下也只有守礼的份吧……不过素闻景昭公主极受天帝陛下和天后的宠爱,若是两人相见,还真是不好说!”

  当这句不疼不痒的话远远传来的时候,清穆已经抱着后池走进了瞭望山中。

  “怎么?介意了?”清穆看着板着个小脸不出声的后池,晃了晃她的小身子,笑道。

  “有什么好介意的,若不是我父神的名头金晃晃的压在这三界之上,你看他会不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哼了一声,后池斜眼瞧了瞧清穆,一脸鄙夷。

  “你倒是挺不喜欢天帝的…当年那件事撇下不说,这些年他这个天帝倒还是称职。”

  “夺友之妻,不义;纵女骄横,不正;仙妖失和,不公。清穆,你倒是说说他哪一点称职?”后池漫不经心的转过头,淡淡道,墨黑的眸子里有种动人心魄的灼热笃定,淡淡的威压更是缓缓袭来。

  一旁的凤染神色僵了僵,苦笑一声,后池身上的这股威压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每一次出现都能把人弄得心惊肉跳。

  心下一愣,青年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道:“怎么,不装小孩子了?”古君上神绝对是个宠孩子的父亲,三界中敢这么义正言辞斥责天帝的恐怕也就只有她了。

  后池顿了顿,扭过了头,一张小脸严肃得不得了。

  “你不想和那几个人打交道就直说,若是在山中遇到了,让凤染隐去踪迹就是,你如今这般模样,恐怕也没人认得出来。”清穆朝一旁的凤染摆了摆手,摸了摸后池的头,加快速度朝山中行去。

  瞭望山中仙气浓郁,实力高强的仙君如今比比皆是,若是想寻找麒麟神兽,就必须要加快脚步了,否则难保不会让那些仙君生出觊觎之心。后池也知是这个理,点了点头不再出声。

  当年之事虽说终究不是闹剧二字就能揭过,可毕竟和后辈无关,若真的遇上了……

  不过几日,瞭望山中仙君的踪迹便多了起来,甚至连一些妖君也出现在了此处,因着这里到底是上古秘境,再加上纷繁复杂的仙阵阻拦,两族高手也只得沉住心,安心静待神兵降世。

  三日后,满身狼狈的凤染从不知名的犄角旮旯里窜出,望着一脸云淡风轻的清穆,神色很是不满。

  “清穆,你确定妖皇说过柏玄是麒麟神兽?瞭望山里根本什么都没有!”凤染恨恨的念叨着,拍打着袖子上的蜘蛛丝,那还有平时的半点风姿。

  清穆抱着小后池,这几天使唤她倒是不遗余力,也因着这几日的相处,她对清穆的敬畏之心消了不少,知道这个传闻中的清冷上君虽是面冷心淡,但对后池倒还真是很不一般。

  后池的性子她也知道,骄傲冷淡得不得了,两人相处融洽,也许还真是应了一句民间的话,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并不算完全找遍。”清穆沉吟了一下,淡淡回道,神色中有些明悟。

  “你是说?”后池抬眼,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

  “恩。”清穆朝天空望了一眼,浓郁的仙气如有实质般渐渐朝瞭望山顶一里处靠拢,就连他也无法再靠近。“唯有神兵出世之地,我们未曾踏足过,古来相传神兵入世必有奇兆,想来有神兽相护也是常理。”

  “若是这样,看来我们一定要上山巅了。”朝仙力浓郁的山顶看了看,凤染面上也不由得显出几分唏嘘之意来,“不过那些想夺神兵的仙君就有苦头吃了,有麒麟神兽守着,恐怕脱层皮都不止。不过,后池,你当真要去?”

  凤染一转头,望向后池的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复杂。

  后池抬头,讶异的挑了挑眉。

  “三界传说,若得上古神兵,便能拥有上神之威,景昭想得到这把炙阳枪,三界中无人不知。”

  天帝为父,天后为母,却屈居于后池的神位之下,那个传闻中心高气傲的景昭公主,恐怕从来没有平过气吧……麒麟神兽若真的守护着那把炙阳枪,双方定会有一番争斗。

  “若麒麟真的是柏玄,谁伤他,我便诛谁!”

  淡淡的声音自眯着眼的女童口中传来,平添了几分冷冽。清穆倏的一愣,低下头,却只能看见后池的侧脸,唯一眼,竟陡然怔住。

  幼童稚嫩的脸庞,面带凛色,灼热迫人,有种杀伐端华的凝重,仿似顷刻间褪下了所有无害,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威慑甚至让周围的气息出现了片刻的紊乱,这般模样的后池,他从来不曾瞧见过。

  那人到底是天后之女,后池,柏玄对你竟是如此不同一般吗?

  “也好,我们上山顶。”叹息间,清穆听见自己平淡如水的声音。

  瞭望山脚,一声响亮的凤鸣出现在众人耳中,守在山脚的仙君皆是心神微凛,面露向往,这般阵势,恐怕是天宫中的那位景昭公主来了。

  “二哥,你为何拉住我?”天空中,金色华裙的少女闷声看了身后的青年一眼,面色有些不虞。

  “景昭,此处乃上古秘境,腾云而进本就极是不敬,更遑论驭凤而入。”上古白玦真神的修炼之地,其凶险程度不弱于三界中那些有名的凶地,就连父皇恐怕也没把握在此处全身而退。

  “哼,上古真神早就化为云烟,若他真有那么厉害,也不会连随身的兵器也护不住了。二哥,这次你就帮帮我,将那炙阳枪降服吧。”景昭拉了拉景涧的衣摆,十足的小女儿姿态。

  景涧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景昭,你的随身兵器羽化伞乃是母后亲自所炼,比神器也差不了多少,何必如此执着,此次父皇昭告三界,炙阳枪能者得之…”

  “二哥,你不是不知道原因,何必搪塞于我,若是得了炙阳枪,我定能成为上神,再也不用在她之下。”景昭突然抬头看向景涧,神色幽幽,眸中划过一抹执拗的色彩。

  “三妹,老二那个软性子你就别指望了,大哥帮你。”浑厚粗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半空中,带着一股子先声夺人的气势。

  看见景阳出现,景昭顿时面露惊喜,浅浅一笑,迎上前去:“大哥,父皇放你出来了。”

  景阳的脸色顿时尴尬了几分,闷不作声的把此事揭过,略带怒意道:“父皇还在气头上,等我帮你把枪夺了再回去向他老人家请罪,这件事要重要得多。更何况当年纵使父皇不对在先,可古君上神也为那小蛟龙求了个上神之位,我们又不欠她,何必顾虑这么多,三妹,你放心,大哥定会帮你拿到炙阳枪,让你晋入上神之位。”

  “恩,谢谢大哥。”景昭露出个安心的笑容,一双凤眼里流淌着夺目的色泽。

  “大哥,炙阳枪乃上古神兵,灵性远非常物可比,定会自己择主,若是我们强行将其束缚,恐怕不妥。”想起来时天帝的交代,景涧急忙道。

  “无妨。”景阳摆摆手:“仙君之中还无人敢于我们争夺,至于妖君,哼……若是他们敢出现,我定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看着这二人三言两语就做下了决定,景涧只得暗暗叹了口气,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好了,神兵出世,哪是如此简单的事。

  三人正待进山,景昭却突然停了下来,景阳和景涧看着面色红润的小妹,面色疑惑。

  “二哥,你说这次神兵降世,他会出现吗?”

  景涧面色一愣,似是想到了什么,看见景昭眼底隐隐的期待,笑道:“应该会吧,毕竟这件事三界皆知,就算他在修炼之中,如此强大的仙力波动,他也会感觉得到。”

  景昭眼底划过微不可见的喜色,拉着面带疑惑的景阳朝瞭望山中冲去。

  上君清穆,千年来最为神秘出色的仙君。当年他上君之名初上擎天柱时,便独自一人深入北海,斩杀九头凶蛇一族,天帝下旨敕封,他和景昭是颁旨之人,可那人竟连看都懒得看便消失于三界之中,自此行踪成谜,如今想来,也是因为那一次,景昭才会生了这等心思。

  景涧跟在二人身后,突然忆起北海深处那个玄衣长袍的青年,浊世独立,亘古悠绵,竟和当初在大泽山中出现的后池有种恍惚的重合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