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生相府
凤琉璃2019-08-21 03:034,087

  黑暗……这里好闷……

  是地狱吗?哈,我果然上不了天堂——

  “……夫人……用力……”

  “用力呀!就快出来了……”

  呃……这个声音是……

  突然一阵像是能将我碾碎般的疼痛从四面八方袭来!我还来不及呼痛眼睛先是一刺——好、好像有光……

  随即,我模糊地听到有人像杀猪般的叫道:“老爷,老爷,是个小姐!”

  小姐?我怎么越听越像是——

  我张开嘴想问一下——“哇~哇~”

  呃……这是,我的声音?

  再试一次——

  “哇~~~”

  “……”

  啊——!!!难道我变成了——婴儿?!

  不——要——啊!!!

  “哇~~~”

  这次我是真哭了。心中的那个感觉叫悲哀啊!我云锦岚好不容易活到了二十一岁,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好日子……我不想再来一遍啊!!!

  天知道,我十七岁之前的生活有多难熬!

  “哇~哇~哇~”

  想到这里我不禁哭得更厉害了,反正我现在是婴儿,哭也不丢人。

  就在这时,又听一个声音道:“呦,老爷,您看小姐的身体多好啊……”

  我……好吧好吧,我闭上嘴。

  刚停止难听的哭嚎,我就感觉自己像只球一样被传到了另一个人手中。这一刻,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完蛋,到底是落到了我那个王八蛋父亲云川远手里。

  一想到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我就再也没有力气睁眼看看这个世界。我多么希望自己是死了,而不是神奇的“二出娘胎”。先不考虑其他,只想想刚刚的情况,我就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又经历了一次出生。

  而这就意味着,我还要被我的亲生父亲云川远抛弃一次!

  心里的恨意丝丝缕缕地蔓延,感觉到自己没有再被人当成球传递,估计我现在已经落到云川远手里了吧。

  人总要面对现实,我终于睁开眼往上看,正打算给云川远一个无比恶毒的白眼。怎料在看到怀抱着我的人时却差点喜极而泣。

  抱着我的男人,竟不是云川远!而且这个貌似是我父亲的人——

  大概是冬季,他穿着蓝色的锦缎绸袍,巨大的袖子边上还镶有一圈雪白的狐毛,长发用一个简朴的玉冠束起,淡灰色的披风……而且,这个男人,很帅!绝对是那种走到哪里都是焦点的帅!

  看得出他是刚刚赶回来的。但,这种装束——

  难道,我……重生了?

  这……算了,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确切的说,我的父亲不是云川远,这个消息已经足以让我喜极而泣!如此,我还要苛求什么呢?

  干脆既来之则安之吧!

  想到这儿,我努力撑着眼皮朝着我正上方的男人送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哎,老爷,您看小姐对您笑呢!”一旁的接生婆见到我的表情立马恭维道,可随后就又疑道,“不对呀,这么小怎么会笑?”

  我一听见这话喜不自胜。这男人果然是我现任父亲。再次感谢上帝,他不是云川远。

  我欢喜地看着我的现任父亲,这厮眼里满是柔情地盯着我。虽然心里还有些对过去生活的不舍,但……唉,罢了,罢了,拿云锦岚的一切换来个温柔的新老爸还不算太坏,就算他怎么看怎么像个古人。

  而且,当婴儿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心可以放松一下。不知怎么的,我现在竟有些因祸得福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我可爱的现任父亲开口了——

  “好机灵的小家伙,就叫慧灵吧!”

  慧灵,聪慧灵敏,这是父亲对我的期望。现在,重生为人的我名叫赵慧灵,芳龄……三岁零四个月,其实是二十四岁零四个月。

  也不知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我从二十一世纪“死亡三角百慕大”上空被一脚踢到了异时空。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是穿到了婴儿身上,还是阎王弄错了,让我带着记忆投胎了。

  撇开这些不谈,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的生活相当郁闷。

  每天只能躺着装木乃伊这事就不说了,可恶的是,我明明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加英语加法语,但每天却只能和婴儿一样,整天咿咿呀呀地表达我仅有的一点可怜的小想法。

  更无语的是我娘亲听见了却十分激动地抱着我说:“看,我的女儿多聪明,这么小就学说话了,她爹起的名字还真是妥帖!”

  我郁闷,我无奈,我……

  有时看屋顶看得累了,我就对奶娘眉来眼去,秋波暗送兼白眼地告诉她:抱我出去走走!!!可她却依旧嘴里碎碎地念:“小姐呀,睡吧,睡吧……”

  真是不当婴儿不知婴儿的苦啊!不过话说回来,老天待我还算不薄。我投身的这家……姑且算是投身吧。这家的老爷年纪三十出头却已位居左相的高位,而我娘亲则是这相府中唯一的女主人。

  另外,我运气不错,这家目前只有我一个,暂时没人和我争宠。换句话说,我是当朝左相大人的嫡长女。这人生的基础还是可以的。

  时间慢慢流走,属于婴儿的时间终于被耗尽。当我像别的孩子一样开始学习走路说话时,由于“天资过人”,我成了一天能识五字,两天能说十句话两个月能走,三个月会跑的——“神童”。

  当然,在这三年零四个月里我也熟悉了这里的一切。

  这里的风俗习惯有些像是古代中国,而且我现在所在的地理坐标竟然是——洛阳!当然,此洛阳非彼洛阳。

  我身在的国家号为“北”,习惯上被世人称为“北国”,如今的年号是煊政。而与其划江而治,隔长江而望的国家号为“南”,也被世人惯称作“南朝”。

  说来这两个国家相当有意思,两国语言十分相近,而民间也多有来往,以此风俗方面也有不少相近之处。

  为了搞清楚时代问题,我还特意问过爹这里的朝代划分,可他的答案却是:夏—商、瑛—周—汉、景—三国—隋—北国、南朝!

  知晓这个答案后,我几乎把脑袋想破,到底也没把这个世界搞明白。

  搞不懂的问题先放一放,现在我急于解决的才是大问题。

  由于我一时间的显露,三岁的我被众人赐予了一顶“神童”的光环。也因此,给爹娘长脸的我被当成了全家的宝贝。

  出于炫耀心理,爹娘就连外出时也经常带着我。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连我老爹的顶头上司皇上都听说了我的“大名”,非要见见我这个“神童”。

  何为蝴蝶效应可见一斑。

  所以,我眼下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皇帝面前扮演一个幼童的角色!

  这对我来说实在是有些困难。虽说我也曾经历过这一阶段,可究竟幼童是个什么样子我却分毫不知。也罢,待会儿见了皇帝我就见招拆招吧。

  坐在马车里摇摇晃晃,我试着够了几次车窗,最后只能放弃看风景的想法,转而猜测起北国皇帝陛下的容貌来。也不知这皇帝长得好不好。若长得不好岂不辜负了我娘一大早就开始给我打扮的苦心?

  看看我自己——淡粉色的裙衫,袖上绣着金色的蝴蝶花,腰间挂着一个芙蓉玉佩。脚踩一双五色福绸鞋,头发挽起打了一个双环,其间点缀着一朵粉色蔷薇……没办法,我娘好像特别偏爱粉色。

  “灵儿,下车了,到咯!”

  还在为自己的身高而微有些郁闷,娘亲同她容貌同样动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抬起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向爹爹伸出嫩滑白皙的小手。爹爹温柔地笑着抱着我下车。

  下车后爹爹抱着我在宫里走了将近半炷香,我才终于见到了终极BOSS——北国的皇帝陛下。

  进了大殿,被爹从怀里放下,我似模像样地下跪,起立,然后偷眼看向皇帝。这个皇帝大概年龄比父亲大一些吧。眉目间已有了少许的沧桑。此时的他似乎很疲倦,连眼神都有些滞,但就在他看向我的一刹,那双眼睛突然鲜活地让我心的心猛一跳。

  “臣女赵慧灵叩见陛下。”

  我敛了心神,甜甜地说,想掩盖住自己刚刚那一刹的失神。

  但皇帝却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我的话上,而是别有意味地盯着我道:“哦,赵卿,原来这就是你家的小神童慧灵啊!不必多礼了……赵卿,你这丫头朕喜欢,将来朕还真是舍不得便宜了外人。”

  我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跳。

  “小丫头,等你长大了嫁到宫里来好不好?”

  皇帝不去看我爹娘惊讶的神色蹲下身来问我。

  我心里一急,脱口道:“皇上,臣女尚小——”

  话刚一说出口我就知道自己露馅了。本来皇帝只是怀疑我的与众不同,但现在他可以肯定了。

  果不其然,这皇帝哈哈大笑,“‘慧灵’这名字起得真好!这事就先放一放吧。”

  听他这么说我暂时松了一口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现在我躲过了这一劫。

  想到这里,我低下头装着小孩的样子不停地揉着衣角。

  这时,皇帝陛下又开口了——

  “赵卿,时间也不早了,你就留下来陪朕用膳吧。”

  我老爹一听这话哪有推辞的道理,立刻行礼道:“承皇上厚爱,臣遵旨。”

  我暗地里翻个白眼,抬起头却是一张惊喜的脸,脸上清晰地写着:有饭吃?太好了!

  这才真是你情我愿,只是片刻后,娘亲抱着我跟着皇帝和爹出了大殿来到后庭的花园里,今天风和日丽,对于野外餐饮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想来这北国皇帝信奉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说话的功夫就把他那一帮妃子和几个儿子都叫了过来。

  正是人间四月天,宫中的花园里一片锦绣。娇嫩的杏花和海棠妖娆粉艳,一阵风过又洒下一阵花雨。火红色的石榴花绽开了瓣远远看着就像是在翠叶见燃烧的点点火苗。

  差不多和我一般高的牡丹和芍药雍容华贵又将摆在其中的宴席衬得越发引人。

  花间摆宴,我喜欢。环境好,胃口就好。只是不知此皇帝陛下是不是和我有仇,刚一坐下就把我从娘亲怀里抢了过来,连吃饭的时候也不撒手。

  这一来满桌子人都盯着我,没食欲了。

  而因为这格外的“隆宠”也带来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众人先是惊讶,而后纷纷说笑,再往后就是故作混不在意。其中不少宫妃更是时不时眼神火热地看我。

  难不成,她们都在在心里打起了如何让儿子娶到我的算盘?

  猜想到这里,我不禁在心里冷笑,她们哪是看上了我呀,分明是看到了我背后的皇帝和我的左相老爹。而皇帝也不过是在拉拢我的父亲罢了。

  正想着,突然感到后脊一凉。我抬头望去,不远处的那个小屁孩好像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但那股子气势……他的身份应该不低,这一点看他的座位和装束就可以看出来。可那小屁孩看我的眼神就像冰一样。

  切,谁怕谁呀?!

  我立马回瞪。

  这孩子见我瞪去一眼,表情好像有些惊讶但他迅速就又把表情调整成了漠然,随后更是把头一转,不再理我。嗬,这孩子还真是有趣。

  不过,我瞧他的穿戴和其他皇子并不完全一样。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和皇子坐在一起。奇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