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灵魂
凤琉璃2019-08-21 03:034,846

  “……灵儿……”

  是谁?在……呼唤我?

  不,不是我!他唤的是“灵儿”,是赵慧灵。而我……我又是谁呢?

  我到底是谁?!我是……他呼唤的,赵慧灵吗?

  眼睛沉得睁不开,耳边有个声音竭力地叫着——

  “不,你不是,我才是!我才是!!我才是!!!”

  我才是?

  不对!你不是!我才是真正的赵慧灵!

  我立即反驳。

  “赵慧灵是我!”

  那声音的源头竟隐隐地显出一个人形来!

  胡说!我早已决定了,我就是赵慧灵!任何人也无法替代的赵慧灵!!!

  我勃然一怒,拼尽全力睁开眼,而刚刚那压抑的感觉像潮水一样退去。

  “灵儿!灵儿你终于醒了……”

  视觉尚未完全恢复,僵硬的身体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翔……翔……”

  那无数次涌到嘴边又被吞回去的字节,终于被我念了出来。原谅我,我只想放纵一次,只想自私一次……

  “灵儿,我很怕……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喃喃地说着把我抱得更紧。而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滑落。

  “乖,不哭。有我在……”

  看着他惶惶失措的样子,我又忍不住笑出来,“你这个样子,还是南宫天翔吗?”

  “是,我是。南宫天翔疯了!”他终于稍稍控制住自己,自嘲道。

  “你睡了两天,现在饿不饿?”

  “没其他人知道这事吧?”我不回答他的问题转而问。

  “送你回来的时候,我见娜娜在你屋里,就让它给越青环带了一封信,让她替你圆谎。”

  这样就好。春夏秋冬和牡丹现在都回了左相府,越青环更是一早就被叫回家里。

  此外,我吩咐过府中的下人,我不在时不得出入天空之城。如此一来——

  “那你告诉越青环实情了?”我又问道。

  “你说呢?”

  他说着抬手撩起我脸侧的头发,我下意识地一躲,那只手就此停在空中。

  “我去换件衣服。”

  呆了半刻,我打破这尴尬。

  换了衣服出来,只见南宫天翔闭着眼靠在我的床边。

  屋子里和外面一样都是一片漆黑,唯有一缕银色的月辉柔柔地穿过层层的纱幔铺洒在我的床头。

  刚刚没有注意,他的身上穿的竟还是那天的朝服!

  点亮一盏灯走过去,他睁开那流光溢彩的黑亮眸子,对我温柔地勾起唇角。我蹲下身心疼地看着他,黑眼圈都出来了。

  “你,这两天都没睡吗?”我轻声问,而他只是微笑着并不回答。

  “南宫天翔,你——”

  “像刚才那样叫我可以吗?”他打断我。

  “……翔……你睡一会儿吧。”

  我说着站起来,正要走开,手突然被抓住——

  “别走。”

  我回头,他纯黑色双眸中毫不遮掩的紧张就这样狠狠地撞在我心上。而我再也不能试图逃避自己心。

  再次在他面前蹲下来,“我不走,你去睡会儿吧。”

  听我这么说,他终于放下心来。

  安静地坐在床边,我的目光落到他完美的脸上。

  南宫天翔,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少年。

  他是云端的神祇,高高在上,优雅淡漠;他是骄傲的天之骄子,霸道冰冷。他总是太理性,太现实,成熟地让人觉得害怕。

  他纯黑的双眸太深,深得让我猜不透其中的丝毫。

  可就是这样的他,却也可以细致入微,可以在我面前毫不吝惜地微笑。

  只因为我,他甚至不再像他。

  不能否认,我恋上了身边有他。可,这就是,爱吗?或许,我只是一时间的感动罢了。

  毕竟,爱那种东西,我从来都不相信。在我的认知里,所谓爱情,不过是荷尔蒙过剩导致的动物本性而已。

  算了,不去想那些想不透的事了。比起这些……

  我的目光落在房间另一边,那里有一面巨大的雕花落地玻璃镜,它是越青环亲自为我做的。

  端起灯慢慢走过去,镜子里清晰地映出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

  静静地看着镜中的少女,我突然想起昏迷中听到的那个声音。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和我的声音很相似,但到底是有些不同。

  “她”几乎是在挣扎地叫着“你不是!我才是!”。

  “你不是……我才是……”我轻轻地念。

  我不是什么?“她”才是什么?

  难道……

  手指抚上光滑的镜面,我记得七岁那年在水边……

  目光突然间凌厉,“我是赵-慧-灵!”

  我一字一顿地说。

  镜中少女的神色猛然一变,但只在瞬间就又恢复!

  那不是我!!!

  不再去看镜子,我转身回到床边。

  看来,我偶尔照镜子时觉得镜中的人不是我,并不是错觉。

  可我依然是那句话:就算这一切本不属于我,但,现在的幸福我要定了!这一切我要定了!

  在这个世上,我重视的东西并不多。其他的东西都可以让,唯独这些我绝不让!

  很不幸,这个身体就是其中之一。

  闭上眼,我冷冷地在心里警告“她”:不管你是谁,最好马上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不知过了多久,有薄薄的光刺破了夜的黑袍。我吹灭灯站起来走出天空之城。

  天刚透亮,府中只有一些小丫鬟在打扫。由于我一向神出鬼没,她们见到我倒也没有过多的惊讶。

  径直来到书房,我一坐进巨大书桌后的软皮椅里就开始工作。

  碧灵阁和罗裳坊的分店在各地都运营良好,前期投入都已有了十分丰厚的回报。而闻香下马扬州分店的准备工作也已就绪,只等着我派总管过去。

  看完了总管们的报告,我颇为满意地签上我龙飞凤舞的名字。

  对于这些已经上了道的,我只用轻松地在一旁看着就行了,但对于正在构建中的钱庄,我还要事事操心。

  我的钱庄从构思到现在,一切顺利,唯一不如人意的就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合适的总管人选。

  正想着钱庄的事,猛然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我不由暗自苦笑,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已对他如此熟悉?

  “这么早就醒了?”不大敢抬头去看他,我只是低着头问。

  “嗯。该去上朝了,找不到人给我梳头。”

  听到他这么说,我抬起头笑了,“我来给你梳。”

  为了不让家人发现,我一直躲在镜中花府养伤,直到三十的前一天才在家人的催促下回了左相府。

  一过年,府中的人口就猛增。不光有慕容修和师兄们这种暂住人口,还有形形色色的流动人口。

  要只是京中的官员也就算了,居然连皇上都披着便装跑到左相府喝了一回茶。

  另外还有楚凌和越青环这种隔两三个时辰就翻墙而入来骚扰一次的,对此我早就无语了,但没想到连南宫天翔也来翻了两三次!

  都说热闹是好事,可这也太热闹了吧?!

  不过还好那些喜欢翻墙而入的人没和我的师父师兄碰到一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要知道,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喜欢翻墙!

  要问为什么,答案很简单:走门需要办理种种手续,翻墙只需要轻功。可悲惨的是,这些人的轻功都很好!

  我可怜的墙!左相府的墙绝对是洛阳城里最受欢迎的墙!

  “老妹!你老姐我来也——!”

  “越大妈,你怎么又翻墙了?!走正门,你走一下会死吗?”我翻着无敌大白眼怒吼。

  “是越小姐,本小姐才十四岁!”越青环一嗓子吼回来,“再说,安王爷和南宫将军不也翻墙,你可别说没有,我亲眼看见的。可你呢,只说我不说他们。呜呜——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

  “……”

  我无语。

  “老姐,今天这么冷,你干嘛不好好在家呆着,非要跑出来自虐呢?”懒得说那么多,我抱着手炉问。

  “我有什么办法。娘逼我相亲,我只能逃到你这里躲一躲。还有,有件事想问你。”

  越青环说着夺走我的手炉,“你先别暖了,昨天在喜福茶馆听说紫韵正月初十现身碧灵阁陪客,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固定每月初七登一次台的吗,这回怎么陪客了?!只要紫韵露露面,赚回的银子少说也要十万,你何必要陪那些男人说话呢?就算你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一下你粉丝的感受吧。现在整个洛阳城因为这事都快闹翻了!”

  “停!老姐你先听我说。”我及时打断越青环的话,然后把手炉夺回来,“我要的就是这种人人皆知的效果。不过,这可不是为了钱。”

  “那是为什么?你不会是因为时间长没玩人太无聊了吧?”

  “我还没闲到那种程度。我这么做是要引一个人出来。这是美人计,我是为国家献身好不好。”

  我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奶奶的,哪个混蛋规格这么高,还要你去引。哎,等一下,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白越青环一眼道:“我要找秦王的独子萧行洛,有了这个人质,秦王就不敢贸然出兵。”

  “了解了解。那为什么非要你去?”越青环不满地问。

  我抱住她的胳膊撒娇,“只有这样才万无一失嘛。”

  “真拿你没办法。不过,那色鬼要是敢碰你一下——”

  “老姐你放心,这种事不会发生的。再说不还有你吗?”

  我说着靠到越青环身上。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和她在一起时,才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用担心对方听不懂,更不会被当成怪人。

  闲坐了一会儿,越青环又说:“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要不是看你现在这副德行,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你说的。”

  “说的什么?”我好奇地问。

  越青环听了便笑道:“我记得你说云锦岚也喜欢动漫和小说,而且——”

  “唉,都是上辈子的事了。现在想想真像做梦一样。”我打断越青环的话叹道。

  “是呀。可我还记得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你,当时我就想,商界女皇云锦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不过话说回来,你的绰号是怎么来的,以你的年龄叫‘公主’才比较合适吧。”越青环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我问道。

  我犹豫了片刻,但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不是这样的。我的……父亲,云川远,常被媒体称作‘商界皇帝’。十六岁那年,云川远向世人公开我的身份,他的独生女,同时也是他的接班人。于是,就有媒体戏称我是‘公主’,可云川远却对此十分不满,执意要让人家把‘公主’改成‘皇后’。”

  “什么?!这不就乱了吗,你父亲会不会是一时口误?”

  越青环惊讶地看着我,我耸耸肩,“谁知道那个老头子是怎么想的。但按照他的意思来明显不行,所以那家媒体就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把‘公主’改成‘女皇’。虽然还是别扭,但后来,我的能力和地位逐渐被认可,特别是在云川远死后,大家就都这么叫了。不说这些了,老姐,你相亲的事怎么样?”

  “我这几天天天躲在帘子后面看,可惜没有一个养眼的。再这么看下去,我的眼睛都要毁了!对了,安王爷和南宫将军今天来了没?”

  “你问他们干什么?难不成——”我像只狐狸似的眯起眼。

  “你想哪儿去了?虽然他们都称得上是人中之龙,可感情要讲缘分。就说他们俩,我不还是因为你才认识的。老妹拜托你也想想以后怎么办。古人早恋早婚,要是不好好把握,后悔都来不及。”

  “啊咧,老姐,你今天是红娘附体还是月老上身?”我揶揄道。

  “我跟你说正事呢!明年,不对,今天正月初三,你已经十二岁了。等过了这几天,你就等着让你家的门槛给来提亲的人踩烂吧。”越青环说着邪邪地笑起来。

  这时我站起来拿起手边的剑向屋外走,“没关系,我最多再在洛阳呆上几个月。等收拾掉秦王,我就去长安。”

  “什么?!难道说长安的帅哥更帅吗?”

  “我去看风景!”我对着天翻白眼,“要说帅哥,洛阳的南宫天翔不是号称全国第一吗?”

  “哦……咦,你的剑什么时候换了?”

  越青环终于也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突然盯住我手中的剑看起来。

  “随手拿的。我的剑变成碎片了。喂,我的剑都消失快一年了,你怎么现在才发现?!”我不满地嘟起嘴。

  “呵呵呵,老妹呀,原谅老姐好了。告诉我是谁,我给你的剑报仇去。”

  “嗯……我的剑,是被南宫天翔……捏断的……”

  “……老妹,加油练剑!老姐我先走了!”

  “……”

  越青环还是一如既往的欺软怕硬,我就知道会这样。自从那把剑碎了之后,我在练剑时就一直用这把剑将就着。

  也不晓得南宫天翔能不能记得还我一把剑。

  “小姐,南宫将军和安王爷来了,现在正在大堂。”还在出神,冬梅端着茶盘走过来说,“小姐要见他们吗?”

  我听了便扔下剑回到屋里,“你就说我不在。另外,叫他们正月初十之前不要来找我。”

  冬梅一走我就翻箱倒柜地找配毒用的材料。

  正月初十萧行洛来拜晚年,杀不杀?

  不杀!玩儿死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