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个闺女有啥用
周辛语2019-02-14 18:012,747

  “来两斤五花肉”,

  “我要一斤里脊肉,”

  “我要三斤排骨”,

  “给我一根肘子,”

  星期天早上的菜市场非常热闹,而菜市场上唯一一个卖肉的摊位更是挤满了人。摊位上的女孩一边用她纤细的胳膊挥动着砍肉的大刀。一边同客户交谈着:“你的排骨用不用剁碎。”

  “用,”

  客人的话音刚落,案板上便传来了砰砰砰剁骨头的声音。

  “颜颜这麻利劲儿快赶上你妈了。”买肉的都是街坊邻居,开口称赞道。

  “颜颜,有对象了吗?要不要把我们家小涛给你介绍一下。”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说。

  “张叔,小涛那,好久没有见他了,前两天听说他骑摩托车碰伤了人,现在处理的咋样了。”这时一个爽朗的声音开口问道。说完后走进了安慕颜的摊位,熟练的撑起塑料袋帮她装肉,收钱。

  “还好,还好。”听刘晓峰这样问,张叔尴尬的说,说完赶紧拎着肉走了。

  “你咋来了,今天不去犁地吗?”安慕颜一边擦额头上的汗一边对刘晓峰说。

  “我外婆让我来买肉,””说完后两个人便默契十足的开始干活。

  这样忙碌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过了卖肉的高峰期。

  “给,喝口水,刘晓峰倒了一杯水递给安慕颜。然后接着说:“昨天晚上听我外婆和舅妈聊天,听到一件旧事,你要不要听听。”

  “什么事,是关于她的吗?”

  “不是,是关于你妈的?”

  “我妈?她能有什么事!”

  “好像是这样的,你爸年轻的时候性格和蔼,长得也帅,镇上喜欢他的姑娘很多。你妈也是其中一个,和别的姑娘喜欢不一样,你妈直接住在了你奶奶家里。就你妈那脾气,别人拿他也没有办法。最后他她怀了你,你奶奶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

  听刘晓峰这样叙述完,安慕颜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什么?”

  “那个时候,一个姑娘家家的住在别人家是很伤风败俗的事情好嘛!。”

  “喜欢了就要抓住,谁说只有男人有主动追求爱情的权利,女人也应该有。”

  “成,这一点倒是真和你妈很想啊!”

  “亲生的哪有不像的。”然后顿了一下说;“是不是她长的也和我妈很像。”

  “不要再想这个了,这个问题不是我们现在能解决的。”

  “是呀。或许是根本解决不了的。”听了刘晓峰的安慰,安慕颜苦笑的说。

  “我得走了,今天晚上我可能干完活就很晚了,你不用等我,自己先回学校吧,”

  “行,我爸妈也去犁地了还不知道啥时候能犁完呐。”

  “我要是不能和你一起,你可长点脑子啊,别再发生不小心摔在别人怀里的这样事情了。”

  “你就别提了,够丢人的了。”

  高峰过后,菜市场的生意清淡下来,安慕颜便拿出英语课本开始背单词。快到吃饭时间收了摊,回家做饭。

  这是一套2000年时河南地区常见的五间套房,进院门是平顶的“门楼”,正对着大门是五间“出前沿”主房,中间三间,两间做客厅一间做主卧,两头两间做儿女们的卧室。大门的右手边是四间厢房,靠主房的一间做厨房,其它三间放粮食。大门的左手边安慕颜家隔了10来个猪圈。

  安慕颜刚走进院子便听到猪饿的嗷嗷叫的声音。她顾不上喝口水,便赶快拌了猪饲料去喂猪。

  喂完猪,走进客厅,12岁刚上初一的弟弟安慕山正在屋里看电视。

  “给我倒杯水。”安慕山扭头看了她一眼说。

  安慕颜无声的倒了两杯水,自己咕咚咕咚的快速喝完一杯,然后去厨房做饭。刚进厨房爸妈便从地里回来了。

  “今天生意咋样,”爸爸安福明过来问道。

  “还好,卖了六百多块钱。我顺便拿出来80当下半个月的生活费。”

  听了安慕颜的话,安福明便去洗手了。

  “妈,给我点儿钱,我同学过生日,我下午去县城买个礼物。”听到爸妈回来了,安慕山从屋里走了出来说。

  “在抽屉里你自己去拿吧!”安慕颜的妈妈周巧娥是个大嗓门。听到了儿子的话毫不犹豫的说。

  安慕山从主卧抽屉里拿了100元出来,刚好碰上进屋的安福明:“你拿那么多钱干啥?”

  “给我同学买礼物。”

  “小孩子家买什么礼物需要花这么多钱。”

  “男孩子嘛,总是要出去交朋友的,人家都买的贵,就他买的便宜多不好看。”周巧娥走过来说。

  听妈妈这样说,安慕山便不以为然的把钱装进口袋朝外走去。

  “吃了饭再走。”

  “不吃了,饭到现在都没有好,我同学都等着急了,我出去吃点算啦。”

  “安慕颜,安慕颜”听到儿子说等不及吃饭啦,周巧娥坐在客厅大声喊到。

  “哎,妈,有啥事。”正在轧面条的安慕颜听到妈妈叫自己,顾不得擦手上的面跑了进来。

  “你这死闺女,弄个啥磨磨蹭蹭的,咋这么大时候了,面条还没有轧好。”

  “快好了,马上就下面条。”

  “小山正在长身体,你回来就应该先给他弄吃的。”

  “哦,我知道了。”

  “别说了,快去做饭吧!”安福明插话说。

  “哦,”安慕颜应了一声,如释重负,赶快从客厅出来了。

  一顿饭吃的默默无声。

  下午,依旧是安福明夫妻俩去地里犁地,安慕颜去集市上卖肉。

  直到下午四点多,卖完了早上杀的一头猪,安慕颜便从集市上回到家里。

  把粥煮上,赶快拌了猪饲料去喂猪。

  喂完猪,做完饭,憋了半天没有上厕所的安慕颜,终于能去蹲个厕所了。

  “安慕颜,安慕颜。”刚到厕所,安福明夫妇从地里回来了,周晓娥扯着大嗓门站在院子里喊到。

  安慕颜在厕所还没有来的急说话,就又传来了母亲的声音:“那死闺女,不会是笨的到现在还没有把肉卖完吧!”然后开始唠叨道“那么大闺女了,弄个啥都不带劲,磨磨蹭蹭的,”

  “卖完了,做好了饭,你们洗手吃饭吧。”听了妈妈的话,她赶快从厕所里出来说。

  “你死厕所了呀,叫你那么大时候了也不答应。”

  安慕颜没有接妈妈的话,只是快速的洗完手,去厨房布置碗筷。

  “今天卖了多少钱。”周巧娥端起碗问道。

  “980,我都放抽屉里了。”安慕颜一边坐下吃饭一边说。

  听了安慕颜的话,周巧娥站起来走进了自己卧室,拉开床边的柜子抽屉,拿出钱,开始数。“你这死闺女,为啥只有900,还有80去哪儿了?”

  “我留下来当我下半个月的生活费。”安慕颜小声说道。

  “你这死闺女,长本事了,都敢偷偷拿钱了。”

  “我上午给我爸说过的。”安慕颜的声音完全被周巧娥的大嗓门盖住。

  听说给他爸说过了,便又转口说道:“养个闺女有啥用,这么大了,啥活也干不了。天天就知道花钱,看人家晓峰,放假回来都能会开拖拉机去地里犁地。我这苦命的,人家都是爹和儿子去地里犁地,只有我一个女的,还去地里扶梨。赚个钱还要养活这个自己只顾自己的死闺女。”

  这样的埋怨安慕颜早已习以为常。默默的吃完饭,然后做家务。做完家务,拎着书包从家里出来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天总算平静的过去了。

  把书包背在肩膀,快步朝街上走去,这个点,还能赶上去县城的倒数第二趟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