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第三章,华厦万千,无处心安
周辛语2018-12-29 17:132,530

  第二天 安慕颜醒来,病房里已经没有那个人的影子。看到已经收起的折叠床。安慕颜感叹,时间果真是一剂良药。

  10年前,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和他再相遇的时刻能做到如此的淡定——虽然心也被刺痛,但是至少表面上做到了再见到他没有哭泣,没有流泪,可以装作一切都无所谓。

  而最重要的是10年了,没想到还能在见到他,在这里,在这样的情况下。

  只是见或不见,又该如何,又能如何?

  白天,沈雅琪依旧热情,两个孩子更是亲密无间,可是安慕颜的内心这么也回不到了昨日的毫无芥蒂。恍恍惚惚的想着该怎么面对那个人。

  傍晚,吴尘到医院的时间比昨天早的多,手里拎着两个保温桶。走到小泽的床头柜直接放在上面一个,径直的打开,然后拿起筷子递给安慕颜说“今天比较清淡,适合病人吃。”

  望着眼前的筷子,和那个矗立不动的人,安慕颜有种像泰山压顶的感觉,这段时间要一直这样吗?

  可是心里也清楚,眼前这双筷子他总会有办法放在自己手里的。于是不再犹豫,大方的接了过来。

  看着安慕颜打开保温桶,吴尘的心总算落地。许久未见这样的她,遥远、疏离。亦不知今时今日该如何和她相处。

  这样的忐忑使得他天还未亮就离开了病房。再相遇的欣喜和无法靠近的痛,从看到她那一刻起像冰与火一样煎熬着吴尘的心。

  -------她的幸福亦是当初自己所期待的。最后这样安慰自己,才终于使心境平静。

  于是早早的下班为她准备好晚餐,哪怕是老同学,老朋友,他不在身边的时候,照顾她也是自己该做的。

  安慕颜摆好餐具开始哄床上的小泽吃饭。西蓝花、红萝卜这两个菜的确适合给病人吃。他一如既往的细心周到。不,他的细心周到不是在任何时候,只有在他想用心的时候,对他想用心的人才能做到。这份可口的饭应该是她妻子的嘱咐吧!

  “叔叔,相比西蓝花和红萝卜,我更喜欢吃昨天的酱肘子,若果酱肘子做起来太麻烦,糖醋排骨,糖醋鱼,红烧肉,烤鸡腿都可以。”

  “小孩子不能吃太油腻的,脂肪太多,影响长个子。”吴尘对他的提议无动于衷。

  “叔叔给我们带饭,我们应该感谢人家而不是提更多的要求。”安慕颜严厉的教育他说。

  “我不是小白兔,不吃胡萝卜!”无肉不欢的小泽露出了孩子撒泼的本性。‘我给爸爸打电话,让他给我带烤鸭。’’说完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

  “爸爸,我饿,想吃烤鸭。”小泽用委屈的语气说道。

  电话里传来爽朗的笑声说“我在去医院的路上,这就给你买,把手机给妈妈”小泽听到自己的要求得到了满足,果断的把手机递给了安慕颜。“没有时间去吃饭吗?”;

  ‘别听他瞎说,正在吃饭呢,别人给带的’

  孩子是一个家庭最好的粘合剂,哪怕在别人眼里是调皮捣蛋的,在自己眼里也是聪明伶俐,而父母在聊到孩子的这些恶作剧时总是笑颜嘻嘻,语调轻快。

  可是这笑颜和那个‘别人’却又刺痛了吴尘。-----别人总是不相干的人,她和他再不相干,她的笑颜和调皮永远不会在对自己。

  想到此吴尘失落的走出病房。来到地下车库寂寞的点起香烟,一根接着一根。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又感觉自己不舍得放弃这短暂的和她呼吸同一片空气的机会,于是熄灭烟又快步的折回了病房。

  此时,病房里多了另外一个男子的身影,他背对着门坐在病床上,小泽正欢快的在他身上打滚。安慕颜捂着他头上的滞留针急切的喊道“别滚啦,别滚啦,再滚针要掉啦!”

  站在门口的吴尘看到着欢快温馨的一家三口,暗暗的安慰自己:这个场面总是要面对的,便主动上去打招呼。七年不见,他会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这次重逢?

  “你好,”拂去心中的忐忑,和不敢流露的欢快,平静的说道。

  坐在床上坐的人狐疑的扭过头看着和自己打招呼的吴尘。

  看到自己面前的人,吴尘的脸沉了下来,苛刻的打量了一眼。然后快步的走出了病房。

  不是他,怎么不是他,他不是说:她的余生将有他来守护,再也任何人伤害他的机会吗?他怎么会让她选择了别人?

  这个疑惑充斥着他的大脑,似乎不得到答案体内涌动的燥热会将自己摧毁,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十年不曾拨出的电话。

  “喂,”接通之后刚想说话,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他的声音立马挂机了。

  这个后果他早已料到,锲而不舍的继续拨打。最后电话终于接通了。“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你,而是别人?”害怕再次被挂短,吴尘直奔主题,急切的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来责问我?这样的后果是谁造成的,以她的性格,怎么会在那样的情况下接受我?”电话里的人冰冷的 说道,不等吴尘再次说话又挂机了。电话中那冰冷的声音和得到证实的答案击碎了吴尘编织了数十年的美梦。踉踉跄跄的走出医院,开车游荡在街道上。

  这个点,还在下班高峰期,路上拥堵不堪,有开轿车的不耐烦的按着喇叭,有骑电动车的见缝插针的想往前冲,。

  “我还在路上堵着呐,你和妈妈先吃饭,不用等我了。”无尘看着骑着电动车从自己的陆虎旁插过,边走边给家人打电话的男子,心中划过一丝疼痛,无论穷也好,富也好,在人们疲惫的时候,在结束了这一天的忙碌之后,总会有个归去的地方,大家称之为家。在家里有亲爱的人为他准备了晚餐,有热闹的孩子慰籍着心灵的孤单。

  可是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城市,自己的家在哪里?

  等候自己的温暖又在哪里?

  这个偌大的城市,此刻自己又该何去何往?

  华厦万千,无处心安。

  最后,他把车开到了中山陵顶,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瓶酒,坐在石头上自斟自饮。每喝一口他都会闭上眼睛,然后让酒在嘴里停留很久,久的感觉那股幽香袭入鼻孔,润入心肺,渗入血液,最后还恋恋不舍的用舌头把口腔内残留的酒,均匀的舔涂在薄唇上。似乎在品他清香甘甜,热情似火……

  这样细细的品尝了半个小时后,他突然愤恨的把酒瓶连同剩下的酒摔进了漆黑的树林。摔完后,望着自己空空的手,他愣了一下,然后又快速的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瓶,靠在车上,仰起头直接向嘴里倒去,一瓶接着一瓶,最后终于感觉有点朦胧的醉意,他满意的躺着了草地上。

  你可知我愿意这样终日沉醉,因为醉意朦胧中我们可以相依相偎。你可记得你说过和我接吻的感觉就想偷喝了爸爸的酒。是不是我每次这样的喝酒,就相当于我们又亲吻了一次。

  刚下过雨的山顶空旷清冷,漆黑的夜无声的侵袭着躺在地上的寂寥孤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