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第二章,流光闪过
周辛语2018-12-29 17:132,841

  因为沉醉于满屋菊香,只到华灯初下,催促的电话再次响起,男子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办公室。

  在女儿爱吃的蛋糕店买了一份提拉米苏,男子鬼使神差的想:是不是应该买一根猪肘子,酱肘子没有,肘子总是有的,虽然已经多年未过做饭,但是记忆里熟悉的味道。和看她做了无数次的操作流程还依然清晰。

  想到此,不由自主的迈进了蛋糕房旁边的超市。购买了猪肘子和做酱肘子必须的配料。

  回到家里拒绝了保姆帮忙,亲自下厨炤水,翻炒,放料。

  炖酱肘子的同时,还做了两个小菜和稀粥,赶到女儿所住的市儿童医院时已将近7点。

  站在吴悔所住的病房门口,刚想腾出一只手开门时,门却从里面打开。

  里面的人也猝不及防的呈现在了他的面前,瞬时,男子的眼睛如同星光照耀,璀璨、明亮 。

  他一眼不眨的注视着开门的女子,她小巧玲珑但是凸凹有致的身材并没有因年龄而走样,她白皙的鸭蛋脸上那双秋水剪影般的眼睛,正为自己的突然出现呆呆的看着他,因为不可置信的惊讶使她粉嫩的樱桃小嘴也微微张开,那轻扬的头和粉嫩的唇似乎等着人去采撷。

  男子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手。

  在男子的手将要触碰到女子脸庞时,女子条件反射的倒退了一步。男子看着抬空的手,眼中的光茫瞬间暗淡,原来那不是星光,只是一缕流光闪过映入了海底。

  是的女子的眼睛里有惊讶,有躲闪,但是却独独少了一些东西,-----那是独居幽暗深处的人所向往的光明、热烈和~~~~

  想到那个,那个最重要的,也是自己最渴望的,亦是自己亲手所毁掉的,男子的心坠入了海底,冰冷、阴暗。

  “我以为是我的外卖到了。”女子的声音清脆明亮,却又淡漠疏离。

  “我买了份酱肘子,还是热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男子开口说道,那声音如同这萧瑟秋日的一镂暖阳,冰冷雨水中的一丝温泉飘荡在病房里,亦如电波冲击着对面人的心肺,酥酥麻麻。

  男子说完越过女子径直走到一个小男孩的病床前,把饭放在了床头柜上。打开了保鲜盒,拿起筷子,又走到门口递给处在惊讶中尚未缓过神的女子,只是递筷子这个动作熟练的似乎他已经做过千百遍。

  “不用,不用,我叫了外卖一会儿就到。”看到手边的筷子,女子这才从电波中苏醒,连忙拒绝道。

  “你的外卖已经送了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到,估计是店家太忙把你忘了,我已经给我老公吴尘说过要带你的饭了,这都七点了,你不饿孩子也该饿了。”

  ‘这是小泽的妈妈安慕颜,虽然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我感觉似乎已经认识她很久了,所以老公,以后你要多帮我照顾她哦~,同病房里小病友的妈妈介绍道。

  老公两个字被她拉的长长的,长的让安慕颜听到了调皮和揶揄,这是一对多么幸福的夫妻。对他姓吴,那么病床上的小悔应该叫吴悔,这是怎样的深情无悔,值得用自己女儿的名字还纪念,想到此安慕颜感觉到有一丝丝的胸闷。

  抬起头看到了依然保持着给她给头递筷子姿势的吴尘,两人的目光再次相遇。那深邃幽暗使得安慕颜赶快低下了头,心中闪过一丝恐慌,似乎是害怕自己会被那汪深海所吸引,吸引的想要去探索更多……

  “赶快吃吧,孩子还在生病,怎么能饿肚子”吴尘柔声的说道。这绵延细语使得刚才自称是他老婆的女子惊讶的注视这他。原来海水也是有温度的,也会如此的温柔,如此的体贴。

  安慕颜的目光落在了吴尘递筷子的手上,这双手骨节分明却又细腻光滑,想来平时是不怎么做粗活的。自己在这个城市生活了6年,却从来没有见过卖酱肘子的。而装肘子的保鲜盒明显不是平常外带用的。自己就这样接过筷子合适吗?

  想到刚认识的称是他老婆的沈雅琪,在今天早上自己接到幼儿园电话说小泽被传染了手足口病后,急急忙忙赶到幼儿园接孩子,来医院,挂号住院,被安排到病房时已经累的虚脱。而在自己疲惫不堪时她放在自己手里的温开水和后来一见如故的谈话。是那样的温暖贴心。

  本来以为自己认识了一个可以倾心相交的朋友,可是现在……

  若是接了这双筷子定是辜负了她今天的一番热心,若是不接,那隐藏的秘密会不会暴露,会不会影响她的生活。

  “孩子还在生病,不能吃这么油腻”左思右想,最后她委婉的拒绝道。

  “有小米粥和青菜,适合孩子吃的。”

  “就是一份酱肘子嘛,怎么那么多顾虑,我若是喜欢吃,定会和你抢的。”沈雅琪走到僵持不下的两个人前,夺过吴尘手中的筷子,塞到了安慕颜手中。

  看着已经落在手中的筷子,若再拒绝就太刻意了,只得硬着头皮拿起了床头柜上的保鲜盒。

  吴尘看安慕颜终于不再拒绝,向沈雅琪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果然不虚此行吧!”

  “妈妈。我要嘘嘘,”孩子单纯而急切的声音化解了安慕颜拿到筷子后的尴尬,她赶快放下筷子,抱起小泽向卫生间走去。

  ‘三岁半,刚上幼儿园,’看到吴尘追逐而去的目光,沈雅琪说道。

  三岁半的男孩,有着和她一样的白皙皮肤,乌黑闪亮的眼睛,这些和自己想象中的样子一点不差,可是三岁半的小孩子怎么这么胖,他能抱得动吗?

  突然感觉那份酱肘子有点碍眼。

  “爸爸给我送提拉米苏吗?”刚才在睡觉的吴悔睁开眼,看到站在床头的吴尘,兴奋的说道。

  吴尘温柔的从床头柜拿起提拉米苏解开包装,同时端起保温杯耐心的说“刚睡醒喝杯水再吃。”

  安慕颜抱小泽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正在喂吴悔喝水的吴尘,心似乎被马蜂狠狠的蛰了一下,疼痛沿着血脉弥散至四肢。这样的无微不至,定是非常疼爱这个女孩吧,是呀,那是他的血脉,可是他的血脉……

  “弟弟,我的爸爸下班啦!你的爸爸哪?”吴悔的语气洋溢着骄傲和自豪

  “我爸爸要挣钱养我和妈妈,才不会有这么闲呐”小泽不屑的说。可是在安慕颜听来那语气却是深深的羡慕。

  由于两个孩子下午都已经睡够,晚上病房便开始闹腾起来,小孩子闹腾起来便忘记了自己生病的事实,害的安慕颜不得不眼睛不眨的盯着小泽,生怕他磕了碰了,或者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使病情恶化。

  房间再吃安静下来已经是深夜,被孩子折腾了一天的安慕颜饶是有太多的感慨,也抵不住这奔波一天的疲惫。刚躺到床上便很快进入了梦乡。

  等到病房完全安静下来,刚才假装沉睡的吴尘这才轻手轻脚的从折叠床上起来,站在两张病床的中间,凝视着他,用目光拂过她的脸颊,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发,最后停在那红嫩的樱桃小嘴上。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看过她了?10年或者7年,想到7年前的一幕……

  无论如何,能再见你真好!

  可是你们为什么会生活在这里?他那?为什么孩子手足口病这么大的事情,让你一个人在医院。

  睡梦中的小泽,不自知的动了一下,安慕颜习惯性的把他搂在怀里。

  母子俩的这一动,使得吴尘赶快转身,对着吴悔的床。但是两个人只是动了一下并没有醒来,病房里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想到自己如青涩少年的幼稚行为,吴尘忍不住嘴角轻轻上扬。

  手足口病不是一两天能好的,自己还有时间,他们生活在这个城市。总会碰到。

  想到此,他安心的回到了折叠床上。

  这个夜晚,窗外冷雨萧瑟,室内惆怅满怀,梦里酸涩的空气中酒香浮动,令人沉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