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册第一章 秋风亦沉醉
周辛语2019-01-18 22:013,132

  酒以地为名,地因酒闻名。

  豫中,一个历史上因以酿酒而闻名的县城,发展到21世纪,早已不能复制唐宋时“千家烟囱立,万户酒旗飘”的盛况,但是因为在1977年有机会陪周总理在国宴上招待外宾,使得仅存的酒厂仍然远近闻名。同时由于酒厂的存在,整个县城常年清香萦绕。

  然而,令酒厂附近的人厌烦的是经过6月中旬到8月中旬两个月的停酿后,8月中旬开地窖时那空气中浓郁酸涩的酒糟味道。

  考虑到此,市政规划时便在酒厂旁边建立了一所高中。利用学校的假期来缓冲对附近居民的影响。

  这所高中也和酒厂一样在当地出名,只不过与酒厂的芳名远播相反,这所高中在当地可谓是臭名昭著-----这所高中是考不上重点高中的人才会来的,这所高中自建校以来,一本上线率为0,每年能考上二本的也是寥寥无几。

  “搞不明白干嘛要提前个月开学,这么难闻的味道,熏得鼻子都要失灵啦!”坐在教室里的杜鹃“啪”的把书摔在了桌子上抱怨道。

  和她做同桌的是个瘦小的女孩,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看自己的书。

  “颜颜,我们出去走走吧!”

  她的同桌那个叫颜颜的女孩,仍然在低头看书。

  “走吧,出去转转买点生活用品,毕竟要高三了,时间要紧张起来了。再说这今天刚分的班,教室里认识的人也没有几个,再闻着这个味道,真的很烦人。”

  颜颜依旧无声的看着自己的书。

  “天天这么用功,难不成你还想考清华北大?虽然不知道以你初中时候的成绩,最后为什么会来这里,但是你也得接受这个现实,纵使你每学期都年级第一,最后能不能考上二本也是未知数。”

  ……

  “安慕颜,好歹咱俩从小到现在十几年是交情了,为啥现在让你说句话就这么难,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讨厌我呐!”杜鹃假装生气的又把书摔到了桌子上“以前多正常一个人,上了高中怎么变成了冰块”

  “去哪里?”看着炸毛的丫头,安慕颜放下了笔问道,声音清朗明快。

  沿着春风路一直向前走吧!逛逛路边的夜市,然后再去街心公园坐会儿。

  “一个小时,我今天晚上必须得把这套试卷做完。”

  “好吧,年级第一都这么用功,我这个年级59还能说什么。”

  “还记得你是年级59!”

  “不过托你的福,好歹也算进了快班,成了二流学校的一流学生。”

  “学校是不是二流的不重要,不要把自己的人生过成二流的才是重要的。”

  “成,你说的对,赶快走吧”

  酒厂和二高中间的路叫春风路,据说是根据元稹喝过当地的酒赋的诗而取的。放在酒厂和高中之间意味着“一边承载着历史,一边寄托着未来。”

  “有什么要买的吗?你难得出来一次,买个笔和本这样的事情也不能总是让刘晓峰代劳吧!”

  “随便看看,看到了再说。”

  “听说公园旁边开了个超市,等下咱俩去逛逛”杜鹃说着摸了下口袋,“坏了,我忘记带钱啦!”

  “我带啦,走吧!”

  “是我所有的生活费都放在桌斗里忘带啦,我得回去,以前我的钱都是放在桌斗里的,因为你整天都坐在那里,放桌斗比带在我身上安全,所以今天就顺手放那里了,这会儿你也出来啦,万一丢了怎么办?”

  2001年,对普通的农村家庭而言,一个学生的生活费就是家里的最大开支,放在那么明显的位置,而且还是一个刚组合的新班,如果真有人顺手牵羊就麻烦了。

  “我和你一起回”

  ‘得了,你还是继续向前走吧,等下我会追上你,若是让你会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把你拉出来。’

  杜鹃说完,返回了学校,安慕颜放慢脚步,边走边想着刚才解了一半的几何题。在穿过夜市时,她无意间看到了一个男子拿着新版的100元人民币。2001年,第5版人民币发行还不满两年,在小县城里流通的很少。安慕颜虽说放假的时间一直在镇上帮妈妈卖肉,但见过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因为少见,不由的多瞄了一眼,男人感觉到有人看他的钱,寻眼看来却是个瘦小的女孩,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便想到她可能因为好奇,便炫耀的甩了甩手里的钱。听到钱发出的声音,安慕颜心中响起了肯定的答案“这张钱是假的。”

  这时男子的同伴,在一个摊位上选好了东西喊他过去付钱,男子便拿着那张钱走了过去。

  安慕颜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事情,一时想不好该怎么办,也随着男子走向了那个摊位。

  摊位的主人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清瘦、清瘦的,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黑色短袖。这时,摊主接过了钱,拿着它对着太阳照水印,看着清瘦的摊主,安慕颜希望这张钱能假的明显一点,或者这个男孩识别真假的能力强一点,这100元钱,就他摊位上卖的这些东西的利润来说,估计要好几天才能赚回来,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多半也是在家里帮父母干活,而不是自己出来摆地摊。

  让安慕颜失望的是摊主并没有认出这是一张假钱,掏出口袋的钱准备找零。

  “哥,又收到一张100的呀!好像换不开了呐,我刚才收到一张,把零钱都换出去了”年轻的心总是充满正义和善良。看到摊主掏出一把零钱在那里巴拉巴拉的数着,安慕颜不假思索的大步向前,拉住了摊主的衣摆笑着说道,但是因为紧张,她甚至没敢抬头对着别人。

  摊主停止了找钱的动作,惊讶的看着拉着自己衣服的人。

  彼时,已近黄昏,因为远离了酒厂,空气中酸涩的味道已经减淡,只留下醉人的酒香。暖洋洋的晚风吹着柳条,亦吹着她乌黑的发梢。她背阳而立,瘦小的身影被夕阳渡上了淡淡金色,那笑容在秋日的余晖里温暖灿烂。乌黑的眼睛亦如这太阳般璀璨明亮。

  看到摊主的反应,安慕颜想他可能是怕自己毁了他的生意,可是已经迈出了这一步,便没有后退的道理,便用另外一只手抢过他手中的100元钱,递给那个男子说道“不好意思,我哥不知道手里没有零钱了,您若是身上带有零钱就用零钱,若是没有就换了零钱再来吧”

  为了显示自己和摊主是兄妹关系,安慕颜拉着摊主衣角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而这样的事又太过危险,她甚至感觉到自己把别人的衣服都抓皱了。

  感受到了她的紧张,摊主抬起手轻轻的缕好她被风吹在脸上的秀发。然后把她拉着自己衣服的手握在了自己手里,似安慰她,亦是在证明两人的兄妹关系是真的。配合的说“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妹妹把零钱都找出去了,如果您今天没有带零钱,改天再来也是一样的。”

  听到“兄妹”二人都这么说,男子只好接过钱离开了。

  看到男子已经离得很远,安慕颜立马抽出了被摊主拉着的手,18岁的少女第一次和男生这样接触,紧张过后,白皙的脸上不由的泛着一丝红润。“那张钱是假的,真钱生意清脆,假钱声音沉闷。不管钱的版面这么改变,造钱用的材料是不会变的。”这句话亦是解释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你怎么在这里,”摊主似乎没有因为破坏了自己的生意而懊恼,也没有因为她说的因为听声音而确定这张钱是假的而惊讶。问出了毫不相干的问题。

  “你认识我,”听到他莫名其妙的话,想到自己在抽出手时遇到的阻力,语气恢复了平时的清冷。

  摊主似乎习惯了她这样的态度,不以为然的从摊位上拿起一个发卡递给她说“这个给你,就当我的谢礼。”

  “不用,我不需要”安慕颜连忙拒绝到。同时迈出脚步准备离开。

  摊主听到了他的拒绝不由分说的抓住头的手,把发卡放在了她的手里。

  手第二次被他抓住,安慕颜的脸更红了。不急多想,打掉了那只手,跑步离开了。伴随脚步声的是发卡掉在地上的声音。和“不要逛太晚,外面不安全!”的温柔嘱咐。

  听到他的话,安慕颜想到了刚才他的无礼举动,走的更快了。

  望着已经远去的身影,摊主的嘴角扯出了一个不自然的微笑,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发卡,在抬头的瞬间自己的脸刚好对着太阳,他盯着这不算热烈的太阳看了许久,原来阳光真的可以驱散黑暗,原来温暖真的可以解冻寒冰。原来这样的微风亦能让人沉醉。

  小心的拂拭掉发卡上的灰尘,珍惜的装进口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