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册第五章 绿叶的垂询
周辛语2019-01-18 22:042,540

  皎洁的月光下,远处亮着点点灯光的村庄依稀可见,空气中浮动着野花的芬芳。青蛙在池塘边尽情的鸣唱。晚风吹过树梢,吹过田野,亦吹过在田间小路上蹬着自行车的少年。它像调皮的小孩,掀起少年敞开的衣裳;像慈祥的母亲拂过少年消瘦的脸庞。像温柔的姑娘烫平少年心中的孤独和悲伤,带来温暖和希望。

  他突然想幸福的放声歌唱:‘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让所有期待未来的呼唤,趁青春做个伴……”欢快的歌声在田野间回荡,悠扬,响亮。

  大约骑了十几分钟,远处的村庄开始变的明亮。透过月光,可以看到站在村口那满头白发的孤独身影,此刻她正顺着路,着急的向远处张望。

  “奶奶,”少年大声喊道,同时把自行车蹬的飞快。”

  “尘宝回来啦,”看到停在自己身边的自行车,刻满了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奶奶,你怎么又在这里等我啦,干嘛不在家休息。”

  “一个人在家没啥事,就当出来散步啦,”听到孙子关心的呵斥,老奶奶乐呵呵的说,同时抬起自己干枯的手,轻轻的抹掉吴尘头上的汗珠。

  “尘宝骑车累了吧!”

  “不累,奶奶,这样的晚上骑车很舒服那!”

  “今天白天都回来过,晚上不回来也行的。”

  “趁这几天天气还好多回来陪陪你,过几天天冷了就不回来了,然后该出去上大学了,就会很长时间看不到您啦,所以您就多陪陪我吧!”吴尘说完,撒娇似的搂住了奶奶的胳膊。

  “我家尘宝长大啦,”看到疼爱自己的孙子,奶奶的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是呀奶奶,我长大啦,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也可以照顾您啦,再等几年,我大学毕业了,就带您离开这里,到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大城市,我会挣好多的钱,让您幸福的度过晚年。”

  “尘宝这两年变化了好多,只要宝每天都这样开心,奶奶就满足了。“

  两个人说话间,走进了一个漆黑的院落,这个院子在外观看来和普通的农村房子没有什么区别,主房厢房,漆红大门。但是走进来,那简陋的家具和昏暗的灯光,显得整个院落,清冷又空旷。

  “奶奶,你先做下来歇一会儿,我去烧点洗脚水。”吴尘搬了一张椅子放在房子正中间人奶奶坐下,然后自己去了厢房的厨房,厨房里用的是老式烧柴火的大灶。他把烧水的火柴点上,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拿了本书,趁着火光看着。

  “果实的贡献是珍贵的,花儿的贡献是甜美的,让我做绿叶那样的贡献吧,谦虚的,专心的垂着绿荫。”

  读到这句,吴尘感觉自己被她深深的打动,反复诵读。花儿吸收了绿叶合成的营养才能绽放。可是绿叶却无与花争,只是默默的奉献着,静静的在自己的角落里怡然自得的生活着。

  可是自己那?像花儿一样,接受着她的供养,又像绿叶那样垂在绿荫之中,静静观赏着绽放的花儿。

  “咚咚咚“大门外响起了用脚踹门的声音。

  “谁”吴尘从厨房出来,声音冰冷的问道。

  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身影。吴尘冷冷的盯了她一眼她。

  来人像没有看见一样,向主房走去。

  奶奶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看到走进来的人,说“向惠,你怎么回来啦?一高这个时候能出来吗?”

  “给我钱,380。”女孩无视奶奶的关切询问,声音亦是冷漠。

  “家里没有这么多现钱了,明天我取了给送学校好吗?“

  “凭什么身份,”声音带着无限的仇怨和愤恨。然后径直向吴尘住的房间走去。

  这个房间有20平那么大。可是宽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老式单人床,和一个大的硬纸箱,纸箱上放了一块木板当书桌。书桌上只有摆放整齐的书和一个易拉罐,和这个房间以及主人身份不相符的是易拉罐傍边放着一个精致的发卡。

  女孩走到简易书桌前,拿起易拉罐就向外走。“向惠,这个不能拿,这里面的钱是尘宝从牙缝里抠出来的呀!”

  “你家的孙子是宝,别人家的孩子生来就是草。”

  “许向惠,把罐子给我放下。”吴尘站在昏黄的灯下。冰冷的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

  不,他本来就是魔鬼,

  许向惠被他的声音震了一下,手里的罐子也掉在了地上,过了片刻,亦是冰冷的声音说到“来呀,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便说边用手指着自己的身体。

  说完掀翻了桌子,拿起木板,作势要把木板递给吴尘。“来呀怎么还不动手,吴尘,快点,你动手了,我就解脱了,也报仇了。”

  “奶奶听到许向惠过激的话,赶快上前抱住了吴尘,“尘宝,不要。”

  “奶奶,放心,不会的,我长大了。”

  “长大了,变成胆小鬼啦”

  吴尘没有理试图用言语激起来的许向惠,走到自己床边,从枕头下摸出一本存摔在地上说:‘这个上面有5000元,是准备给你上大学的学费。等你考上大学,我们就两清吧。”

  “想和我两清”许向惠冰冷的笑了“吴尘只要你还活着,我们永远不可能两清。”说完从地上捡起存折晃了一下说“,这是你们欠我的,不,你们欠我的远远不止这些。”

  许向惠说完向外走去,“向惠,那边没有收拾,今天晚上住这里吧!”

  “住这里?我怕晚上我会做噩梦!”

  随着许向惠的离开,房间恢复了宁静。“奶奶,洗脚吧,水要凉啦”吴尘的声音恢复了平静。

  “我可怜的宝,”奶奶说完,沾了沾自己浑浊的泪水。

  “没事的奶奶,我现在长大了,会控制住自己的。”

  “你辛苦了两年才存下的钱。如果你生在别人家,这会儿应该有父母的疼爱,在一高,用心的学校,能考上更好的大学,这世上哪有孩子像你,为了生活,去了别人都不愿意去的学校,要上课,还要赚钱。”

  “奶奶,我有你呀,你最疼我啦,并且我现在很喜欢这个学校。奶奶,我不难过的,你也不要难过了好吗?”吴尘说完,用手替奶奶擦去了泪水。

  然后扶她做在凳子上,帮她脱掉鞋子,“我自己来,宝长大啦,是男子汗,不能总给我洗脚的,”吴尘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熟练的给奶奶着洗脚。

  把奶奶扶到床上,吴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掉在地上的木板,和散落一地的书,满屋凌乱。在凌乱的房间中,发卡上的水钻映着灯光,像星星一样闪亮。他赶快把它捡起来,拿在手里,细心的擦拭着。确定上面的碎钻没有损坏,然后把他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

  收拾完房间,吴尘想到什么,又快步打开已经锁上的主屋门,“尘宝,这么晚了,做什么?”

  奶奶,我做点花生酱,

  明天我做吧,你看会儿书也该睡觉啦,

  没有关系的,我自己来,明天早上要带去学校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