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根葱起的了
周辛语2019-01-18 22:093,482

  这个10.1他们只放了一天假,安慕颜因为身上有足够的生活费,或者说也不太想回家,就留在了学校。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早上起来去教室读英语,上午做两套试卷,下午做两套试卷,傍晚的时候,对完答案,看着还算满意的成绩,欣慰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颜颜,今天晚上酒厂有演出,我们一起去看吧!”回家的杜鹃早早的来了学校。

  “不去了,我晚上还要把做错的题总结一下。”

  “走吧,你估计坐在这里一天没有活动了,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并且那场表演是封闭的,我求了表哥了好久才弄到三张票,叫上李曼,我们三个人一起去,”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给点面子好不好?这个票真的很难弄到,弄的时候我已经把你算在内了,你这样不去是不是也太辜负我的一番好意了?”

  “那算了,去吧!我今天坐了一天,的确有点烦了。”

  听到安慕颜同意去,杜鹃总算松了一口气,自己这算是完成任务了吧?不管结局如何,给别人一次机会,也是给颜颜一次机会,更是给自己一次机会。希望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三个人到演出现场,时间还早,人还不是很多,就找了一个比较靠前的位置坐下了。

  接着有人陆陆续续的进来,这才发现人家都是对号入座的,三个人拿着自己手里的票一看了一下,发现杜鹃和李曼刚好在自己对应的位置上。而安慕颜手上的票座位比较靠后。

  “你们在这里,我去后边,”杜鹃站起来说。

  “我们一起来的,不坐在一起也怪没意思的,要不然等我们旁边的人来给她换一下吧!”李曼说。

  “算了,不用麻烦人家,你们在这里吧,我去后面,”说完便向后走去。

  安慕颜刚走到,她旁边的座位也有人走过来坐下,看到坐下的人,安慕颜惊讶的说;“李林,你怎么也来了?”,

  “安慕颜,你怎么在这儿?”李林同样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是被杜鹃他们拉来的,”

  “我家里刚好一张空余的票,在家闲着也是无聊就过来了,不过还好来了,竟然能碰到你。”

  “是啊,挺巧的。”

  “看来我们还是比较有缘的嘛!”

  两个人说话的时间晚会开始了,这样翻唱歌曲的堆砌,安慕颜看了一会儿就感觉无聊了,兴趣缺缺的盯着舞台发呆。

  “宣传的时候说的很好的,现在看起来也不怎么好看,”坐在他旁边的李林说“不过也是,这小县城里的演出都是这样,只不过是翻唱的好一点和坏一点的区别,刚才那首《新鸳鸯蝴蝶梦》还行,这首《大地飞歌》就差远了。”

  “你说的也太直接了,很伤人家自尊心的,”

  “连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还怎么上台?”

  ”的确无聊,我都想睡觉了”

  “你睡吧,等一下结束了,我叫你。”

  安慕颜说完真的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看到的闭上眼睛的安慕岩,李林想伸手把她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但是又怕自己出格的行为,让她感到不满,

  就脱下外套说;“你这样睡也太难受了吧,给你我的外套垫着舒服点。

  “不用不用,这样就行了。”

  “来吧,这里这么热,我又不穿,能让它发挥点其他作用也不错。”不由分说的把叠好的衣服放在了安慕颜的后面,“嗯,就这样来吧!”

  看着他摆好的衣服安慕颜也不好拒绝,便靠了上去“的确舒服多了,”

  安慕颜因为早上起的早,坐在这里也无聊,这一靠真的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晚会已经结束,空空荡荡的演出大厅只剩下她和李林两个人。

  “演出结束了,人都走完了?杜鹃怎么也不叫我啊?”

  “散场的时候人太多了,估计他们顾不上叫你,就被挤出去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我想反正那么挤,你也在睡着,还不如等他们都走了,你睡醒了再走也是一样的,”

  “那我们赶快走吧!,万一杜鹃在外面找不到我怎么办?”

  两个人出来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杜鹃和李曼的身影。“估计他们以为你走了,所以就回去了”

  “那算了,我就自己回去吧,”

  “我送你,晚上一个女孩子在外边不安全。”

  “不用,不用很近的。”安慕颜连忙开口拒绝。

  “走吧,我今天晚上也住宿舍。”

  这一来两个人也算同路了,安慕颜再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无声的向前走着。

  立过秋的晚风,开始有了丝丝凉意,灯光昏暗的小县城,此刻已经趋于平静。望着被昏暗灯光拉的时而分开,时而重叠的两个影子,安慕颜感觉非常的尴尬,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只是没有走几步,不小心绊到了下水井盖,感觉自己快要摔倒的时候,胳膊被李林拉住,顺势跌入了他的怀里。

  “还好没有摔倒。”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

  这样的接触,安慕颜的脸瞬间红了,想赶快自己站稳,好从他怀里出来。

  可是还没有等她缓过来,手被人用力的拉住,一下子把她从李林的怀里拉了出来,大步的向前走。

  “你搞什么呀?”拉着她的人走的太快,安慕颜即使小跑也跟不上他的脚步。手被紧紧的拉着,胳膊拽的生疼。看着这样一只手拎着编织袋,一只手拉着自己一声不吭就走的吴尘,安慕颜大声说。

  “我搞什么?破坏你的好事了吗?”昏暗的灯光下他扭头看了安慕颜一眼,似笑非笑的说。

  “你有病啊!”

  “我有病?那他又算什么呢?想不到他的小恩小惠这么快就把你俘虏了。安慕颜没有想到你是这么肤浅的人,真让人失望。”他冰冷而平静的缓缓说道,

  只是这样的语气使安慕颜更加生气。“吴尘,到底什么意思?”

  这个人莫名其妙的每天围着自己转,想拒绝又拒绝不了,自己摔倒的时候被人扶了一下,他这又是这样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

  “我什么意思?你们在做什么?你这样做对得起刘晓峰吗?”

  “做什么?就是我快摔倒了,他扶了一下。”提到刘晓峰,安慕颜的声音降了下来,向他解释道。

  “都搂在怀里了还是扶一下那么简单吗?”

  “瞎说什么呀,他可能是情况危急下的动作吧。”还真是搞不明白这个人,这些关他什么事呀,明明自己都已经解释过了,他还这样不依不饶的。

  “不管是什么情况下的动作,反正他这样对你就是不应该的,记住了以后不要随便跟我和刘晓峰以外的男生单独出去。”他的语气慢慢平稳,平稳的像个正常人说话的表情了。特别是最后一句,安慕颜竟然莫名的听到一丝温柔,一丝关怀。

  只是这样的循循诱教使得安慕颜更加生气了。“刘晓峰还有说我的资格,你又算哪根葱?”

  “我哪根葱也不算,但是至少我对你不会有什么龌龊的心思。”

  “还说没有,把我手放开。”

  “放手回去找他吗?”

  “找不找又关你什么事!”

  听安慕颜这么说吴尘拉着她走的更快了,直到教学楼前才松开。

  这一路就这样被他拉着,自己连思考和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气的安慕颜想骂人。获得自由后,她便快步跑进了教室。

  杜鹃把安慕颜丢给李林后便早早的溜了出来,回来后却一直感觉很难受,一方面感觉对不起朋友,一方面担心她的安全,坐在教室惴惴不安地等她回来。

  看到安慕颜进来,心总算落地了,可是又看她生气的样子,担心是不是李林对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小心的问道;“颜颜,你怎么了?”

  “气的了。”安慕颜大声说道,同时瞄了一眼窗户外边的吴尘。拿着书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难得,谁还能能把你气成这样。”

  “被一根葱气的。”

  “话说,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呀?我们还以为散场的时候你会出来呢?结果在门口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你,就想着你先回来了,我回到学校看你还不在,快急死,再不回来,我都要去找你了。“

  我到了后面的位置刚好和李林邻座。又感觉演出太无聊,想眯一会儿。结果睡过头了,等我醒来演出已经结束,大厅就剩我和李林了。”

  原来是这样的,听完她们的对话吴尘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来学校碰到杜鹃和李曼在谈论酒厂的演出,便想趁散场的时候去卖点东西。

  等到看演出的人走完,收摊后,看到那样的一幕。还以为是安慕颜和李林一起去的,失落,酸涩,愤怒,这些都不足以形容当时心情,所以语气也算不上随和。

  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看着安慕颜气呼呼的样子,他便倒了一杯水递给她,轻声的说“喝口水!”

  “不喝”

  “来吧,喝了水,才有劲儿生气。”

  望着自己眼前的水杯,安慕颜没好气的接过来,一口气喝完,“啪”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走了。

  还真是惹恼她了!

  “原来是这根葱啊,”杜鹃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打趣的说,同时也为李林的点儿被感到惋惜。

  “别告诉我今天的事你没有参与其中。”看着安慕颜已经走远,吴尘冰冷的对杜鹃说。

  看到这样冰冷的吴尘,同时今天的事被他三言两语就听明白了,杜鹃感觉非常的惭愧;“我只是,只是想。”

  “没有只是,下不为例。”语气冷的像蹙了冰。吓的杜鹃不禁打了个寒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风的太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