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死的可怜
矮冬瓜的春天2019-01-01 12:262,166

  在此之前,葛羽便在这栋房子的四周贴了几张黄纸符,便是专门防止这个鬼物逃脱的。

  那女鬼又被逼了回来,恐怖的脸上惊恐无比,满是畏惧的看了葛羽一眼,紧接着翻身而起,又朝着屋子里的另外一个方向飘飞而去,想要再次逃离。

  葛羽并不着急,只是微笑着看着那个女鬼逃去的方向,等那女鬼飘飞到另外一扇窗口的时候,立刻再次被那窗口的黄纸符给逼退了回来。

  而此时,已经吓的花容失色的苏曼青,浑身哆嗦着走到了葛羽的身边,柔香软玉一般的身体整个就靠在了葛羽的身上,带着哭腔道:“羽哥……我以为会再也看不到你了。”

  “别怕,一个小小的怨鬼而已,没有什么道行,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葛羽漫不经心的说着,看着那女鬼左右飘忽,想要从各个方向逃离出去,最终都被贴在窗户上的黄纸符给逼退了回来。

  “没有用的,你要是能逃走,我这十几年的道术就白学了,乖乖的跪地受伏,如若不然,只能魂飞魄散了!”葛羽沉声道。

  那女鬼见逃跑无望,便停在了葛羽四五米的地方,一脸怨毒的看向了葛羽,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小法师,你还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不怕那你就试试呗?”葛羽冷笑道。

  那女鬼立刻浑身黑气蒸腾,一张脸变的更加狰狞起来,屋子里的温度陡然间就下降了十几度,苏曼青趴在葛羽的身上,根本不敢再多看一眼。

  葛羽将那方形令牌握在了手中,口中默念口诀,一瞬间,那方形令牌顿时金芒大盛,满溢在了整间客厅之中,令牌顿时变成了一把一米多长的宝剑,上面符文流转,宝剑之上又挂着七柄小剑,叮铃铃作响。

  那宝剑的剑身之上还有三个像是铜钱一般的金色的光点在闪烁不定。

  这把宝剑散发着无比雄浑的道家浩然之气,鬼神皆惧。

  原本张牙舞爪的女鬼一看到这把宝剑,顿时没了任何与之一战的底气,惊恐无比的说道:“原来……原来你不是法师,竟然是三钱道长……”

  说着,那女鬼“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早已经吓的浑身瑟瑟发抖,求饶道:“道长饶命……请看在我死的可怜的份儿上,饶了我这一回吧,以后再也不敢害人性命……”

  这世间绝大部分在江湖上行走的捉鬼降妖之人,基本上都称之为法师,不管是阴阳先生,还是大街上算命的半仙之流,亦或是风水堂口的看事人,都可以称之为法师。

  像是葛羽这种正统的茅山修行者,而且还是这般等级的高手,不能说是凤毛麟角,但是能够出现在这凡尘俗世之间的却很少见。

  这个女鬼就运气不怎么好,遇到了葛羽这样强悍的修行者。

  看到这女鬼服软,葛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那你就说说,你如何可怜了?本道长也看心情饶不饶你,你若是敢说一句假话,立刻便让你魂飞魄散!”

  那女鬼跪在地上猛磕头,跟葛羽和苏曼青说了一下自己的可怜身世。

  根据这个女鬼所说,她在死之前也是这江城大学的学生,名字叫做孙雨,是在一年多之前从这栋房子里跳楼摔死的。

  其实这栋楼也不高,只是在四楼,掉下去还不至于摔死,顶多摔一个残废,只可惜这楼下面有一个花坛,孙雨跳楼的时候,正好脑袋磕在了花坛上,大半个脑袋都开花了,脑浆子都飞了出来,当场死亡。

  孙雨之所以跳楼,是因为被一个江城市的富二代给骗了,骗她的那个人叫做吕玉龙,家里是做建材批发生意的,所以挺有钱,至少身家有个几千万的样子。

  吕玉龙这个人其实长的挺帅的,看着人也挺好,在孙雨活着的时候,吕玉龙便对孙雨疯狂的追求,整天堵在宿舍门口送花和各种礼物。

  一开始,孙雨对吕玉龙并不感冒,因为她听不少人说过,吕玉龙这个人挺花的,曾经追求过很多女孩子,结果都被玩弄之后抛弃了。

  没曾想,这个吕玉龙对孙雨还挺有耐心的,一追就是大半年,直到有一天,吕玉龙将孙雨给约了出来,跪在她面前发誓,说这一辈子只会一心一意对她一个人好,他是真的很喜欢她,希望能够跟她永远在一起。

  就这样,孙雨被吕玉龙给打动了,并不是为了他的钱,也不是为了他的长相。

  哪知道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跟孙雨好了之后,便将她从学校里接了出来,还在这个古兰小区给她租了房子,也就是苏曼青租住的这个房子,就是为了能够经常跟孙雨见面。

  时间一长,也就两三个月的光景,吕玉龙便对孙雨的感情淡薄了许多,以前几乎是天天都要过来,可是最近一个多月,有时候三五天,甚至一个星期吕玉龙都不来一趟。

  就是这两三个月的光景,哪知道孙雨就坏了吕玉龙的孩子,当吕玉龙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大发雷霆,说自己明明是做了措施的,怎么还会有了孩子,还说这孩子肯定不是自己的,不知道是不是孙雨偷偷背着自己又找了别人。

  孙雨无奈,气的只能大哭,大骂吕玉龙没有良心。

  吕玉龙直接一甩袖子就走了,以后再也没有来古兰小区。

  虽然怀了孕,孙雨也要去上学,没想到没过几天,孙雨便看到了吕玉龙和另外一个女孩牵着走走在校园之中。

  无法形容当时孙雨的心情,悲愤、绝望、难过、无奈……甚至是疯狂。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说要对自己一辈子都不离不弃,一心一意要对她好的那个人,就只是跟自己吵了几句嘴,没过几天就跟别的女人好上了。

  而且自己还怀了吕玉龙的孩子。

  当时孙雨苦着走到了吕玉龙的面前,想要问他为什么这样对自己,之前跪在地上对她说的那些话都不算数了吗?

  可是当孙雨走到吕玉龙面前的时候,他看都没有看孙雨一眼,两人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还讥讽她是神经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鬼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鬼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