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不爱你
楼念昔2019-06-10 10:512,168

  很疼。

  她懦弱地哭了,她得了脑癌,她就要死了,现在眼睛还看不见,她要怎样去报复?

  她的手放在肚子上,拳头握得死紧。

  “宝宝,对不起……”

  血泪滴落在衣裳上,晕染出一朵朵血色的影。

  她摸索着站起身来,步履蹒跚地走出了病房,她看不到,在刚刚她跌坐的地方,留下了一大片血渍,随着她的走动,更多的血顺着她的腿和裤子往下流,走一步,是一个血脚印,一步一步,摸索着走入了安全通道。

  她扶着扶手一路往上走,回想起她这一生。

  她这一生都是错,而最初的错,是从遇见他开始。

  如果那天在书店,没有多看他一眼,如果那时候,没有被他的眼所吸引……

  如果,在知道他爱上了的人是安安以后,没有放任自己爱着他。

  如果在那么多次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甜蜜时,她能心灰意冷,迷途知返。

  如果当初他的父亲提出那个提议时,她没有心存侥幸地同意。

  如果她没有一次又一次地奢望,或许他会爱上她,或许,他们能这样一辈子……

  如果她没有一直在猜——

  他是爱我的吧?

  他的心里有我吧?

  他或许会忘掉她吧?

  他或许……会再看我一眼吧……

  呵……

  她笑了,笑着哭了,是她错了,一开始就错了。

  她推开天台的门,摸索着走到了边缘,大雨将她浇得湿透,冷到心底。

  她翻过护栏,松开双手,往前一倒。

  “结束了。”她说。

  ……

  霍思劭叫了医生回来,可是看到的却是一间空病房,他的心头忽然狠狠一抽,一股浓重的不安压在心头,让他几乎无法呼吸,他转身就奔了出去,他找遍了这一层都没有找到她,于是赶紧冲下楼,跑出了医院。

  大雨瞬间就将他给淋得湿透,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他不断地叫着她的名字,他询问所有路过的人,他这二十多年以来,从未如此急切狼狈。

  最后他听到一阵喧闹声,前方有个人群,他心头一跳,于是用尽全力往那边跑,拨开人群,他看到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气垫,下意识的,他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她松开护栏,往下坠来的场景。

  “不要!”他嘶吼着,在这一瞬间,巨大的痛苦和后悔几乎将他击溃。

  他伸出双手想要接住她,可是她却是擦着他的指尖狠狠打在气垫上。

  “不……”

  他慌乱地看着她在气垫上弹起落下,泪水混在雨水当中,不断地往下掉。

  “阿蔓,阿蔓……”他扑上去抱住她,她到处都是血,他抚摸着她的脸,颤抖着:“阿蔓……”

  她咳嗽一声,咳出一口血来,眼睛上的绷带早就掉了,她认出了他的声音,自眼角流出一行血泪来。

  她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脸,他一把握住她的手。

  “我没有欠她……”她的声音轻轻的,带着沙哑,最后又变得决绝:“还有……我不爱你。”

  天边是无尽的大雨,而江沐蔓在说完这一句以后,也就这样脱力,无力的手从他的掌心滑落,落在气垫上,恍若惊雷。

  “阿蔓!”他撕心裂肺道。

  周遭的人议论纷纷,而他的眼里只有她。

  所有的一切全都像是黑白默片一般,好似一切全都失去了声音,他只看到源源不断的鲜血从她的身上流出来,在大雨的冲刷下远远地晕染开去。

  霍思劭不知道要如何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就算是当初李安安发生意外的时候,他也没有这般心情。

  很快就有警察和护士过来,刚刚的这个气垫是消防人员弄的,医生过来将江沐蔓放在滚动床上,一路推向了抢救室。

  霍思劭一路握着她的手,可是她却是冰凉的,她浑身苍白,根本看不出丝毫血色。

  一路往抢救室去,一路上流了一道长长的血路。

  “家属请在外面等待!”立即就有护士将他给拦在门外,手术室的门嘭地一声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灯牌,过道上一片寂静,似乎只剩下了他自己的呼吸声。

  只留下了狼狈的他。

  他靠在墙上,无力地跌坐在过道上,他的身上全都是她的血,他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于是只是咬着自己的拳头呜咽着。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如此无措。

  而此时,顾子玉听到消息之后匆匆赶过来,他的面色苍白,径直走向了跌坐在外面的霍思劭,他一把就揪起霍思劭的衣领,对着霍思劭的脸狠狠地就是一拳。

  霍思劭没有反抗,就像是完全没有知觉一般。

  顾子玉又狠狠地打了他好几拳,顾子玉的双眼赤红,对着他咆哮道:“你不是才和我说你会好好保护她吗,你不是和我说她是你的女人吗,现在是怎么回事,你说啊!你说啊!”

  但是霍思劭却依旧像是完全没有感觉一般,一行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顾子玉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恨恨地看着霍思劭如此模样,手中的拳头也放下,只是将霍思劭给扔在一边的墙角。

  “你知不知道她有多爱你?”顾子玉的双眼赤红,想起曾经的那些往事,他恨恨地看着霍思劭道:“她爱了你十年,从第一眼见到你开始,就一直爱着你到现在,你就是这样对她的?”

  霍思劭的脸藏在阴影里,到底是什么神情无人可知。

  顾子玉被霍思劭这一副模样给激怒,吼叫道:“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怀了你的孩子!”

  霍思劭猛然抬起头来,他一把抓住顾子玉的衣领:“你说什么!”

  顾子玉一把就将他的手给扯开,双眼当中全都是恨意:“你果然还不知道,就在李安安醒来的那天,她知道怀孕的事情,在你逼她给李安安捐眼角膜那天,她刚刚得知自己患了脑癌!而就在刚刚,她的父母在来看她的路上车祸身亡!那个时候你在干什么?你在陪着李安安!”

继续阅读:第7章 他不敢相信的一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曾经沧海难为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