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他不敢相信的一切
楼念昔2019-04-13 06:002,254

  “你是不是还在想着当初她拆散你和李安安的事情?”顾子玉再也不管不顾,这么多年以来所压抑的一切,他都要在今天倒个痛快!

  “就像是除了你所有的人都知道阿蔓深爱你一样,所有的人也都知道,李安安不爱你,你以为李安安真的想要和你结婚吗?这件事情或许别人不清楚,但是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当局者迷,你们三人看不清,我却旁观得很明白。”

  “李安安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阿蔓设计,你以为他们真的是闺蜜吗?当初阿蔓根本就没有推李安安!”

  霍思劭不可置信地看着顾子玉,可是顾子玉却懊悔不已地说道:“记得那被毁掉的监控录像吗?那是我干的,是我……我看了监控录像,知道一切全都是李安安自导自演,但是我想,就让你误会她吧,或许这样,她才会看清你,我才可以得到她……”

  顾子玉的话还没有说完,霍思劭的拳头就对着他的脸招呼了过来。

  顾子玉被霍思劭的拳头打得摔倒在地,但是双眼当中全都是不屈。

  “怪我?”顾子玉吐掉口中的血说道:“但是就算是没有这件事情,你就会娶她吗?你的眼里只有李安安,你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霍思劭喘着粗气,他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他不敢相信现在所听到的一切。

  这么些年来,他一直认为是江沐蔓主导了这一切,他一直以为,她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他百般羞辱她,认为一切都是她欠他的,可是现在才知道,她除了爱上他以外,从没有错。

  可是她爱他这件事情,又怎么能够算得上错呢?

  顾子玉看着他懊恼的样子,又添上了一把火:“你以为威胁你给李安安断药的事情是阿蔓干的吗?”

  霍思劭惊恐地看过来,一股巨大的恐慌压在心头,在这一刻,他所理解的,所认知的一切,全然颠覆,他不敢听。

  但是顾子玉却一定要说。

  这么些年来,他所做的一切,所隐瞒的一切,都在江沐蔓的绝望当中化为愧疚和后悔。

  顾子玉要让霍思劭知道这一切,告诉他,这么多年以来,他是如何对不起江沐蔓。

  “我在医院工作,这些事情我比你更清楚,阿蔓非但没有威胁你,甚至还叮嘱医院的人,一定要用最好的药给李安安,因为李安安是她最好的闺蜜,至于阿蔓为什么和你结婚,你可以去问你的父亲,是你父亲看出了李安安不爱你,所以,他求阿蔓和你结婚。”

  “威胁给李安安断药,也是你的父亲单方面对你说的吧,你从未听到阿蔓这样和你说过,可她却默默背负起了这一切。”

  “她觉得对不起你,对不起李安安,但是她爱你,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不管你对她做了什么,她都没有怪你,直到现在……”

  顾子玉已经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他在后悔,如果当初没有将监控毁掉,如果这么多年以来,他将实情说出,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

  而霍思劭,他整个人都崩溃了,竟然是这样……

  想起曾经的一切,似乎都还历历在目,她看着他的眼,她的泪,还有她哀求他的一切,而他给她的只有冷,只有恨。

  他恨自己的窝囊,恨自己对她所做的一切,他只希望现在她能够好起来,然后,他会用一生去偿还。

  忽然,手术室被打开,一个护士走了出来,看看在场的两人,道:“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霍思劭赶紧站起身来说道。

  “病危通知书,签一下。”护士说道,就将一份文件递给他。

  霍思劭慌乱着,不知所措。

  “这边还有知情同意书,病人孩子保不住了,以及关于病人脑癌的病情并发,手术同意书,这些一起签了吧,签了之后我们立即动手术。”护士继续说道。

  霍思劭一下子蒙了,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病危通知书……是什么意思?”霍思劭开口问道。

  一边的顾子玉看不下去了,立即就道:“早签晚签都是要签,尽早签了,阿蔓也就能尽早手术,对她好!”

  霍思劭这才醒悟过来,当即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可是一颗心却是抽痛着,护士将文件拿了回去,而霍思劭则像是脱力了一般,跌坐在地。

  他狠狠地锤了墙,他的脑海当中全都是当初的场景,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他悔恨的曾经。

  而刚刚在过道里面发生的这一切,都看在了不远处正在窥伺的李安安的眼里。

  她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绷带,双眼当中全都是恶毒。

  凭什么,从小到大,凭什么所有人的眼中只有江沐蔓,无论是家世、成绩、还是人缘,都是江沐蔓的好,她不服!

  她用尽手段,将霍思劭从江沐蔓的手中夺过来,她认为自己抢走了江沐蔓的最爱,可是现在兜兜转转却又再一次回到了江沐蔓的手里!

  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继续!

  这一次的手术用了很长的时间,险象环生,最后,江沐蔓被安置在了vip病房里,可是就是没有醒来。

  她一直沉睡着,霍思劭则是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苍白的脸,他就心如刀割。

  “快些儿醒来吧,阿蔓,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我知道这一切全都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今后我会好好对你,我们能好好地过一辈子……”他每一天都对她说很多的话,希望能够唤醒她。

  手术进行得很成功,但是现在她的情况,如果能醒来,那么就会渐渐好转,但是如果一直没醒,或许,就会一直这样躺着一辈子。

  他这些天以来一直都没有回家,什么事情都在这边做,他会亲手为她擦拭身体,给她做日常的按摩,晚上握着她的手入眠,他睡得很浅,害怕错过她每一丝的情况。

  可是三个月过去了,她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可她还是没有醒来。

  ……

  这天,霍思劭刚刚帮江沐蔓擦拭好身体,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敲响,霍思劭回头一看,是李安安。

  这三个月以来,李安安一直没有来这边看过,直到今天,是她第一次过来。

  “阿劭哥,我来看阿蔓。”李安安开口说道,看向病床上的江沐蔓,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算计。

继续阅读:第8章 好好看着夫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曾经沧海难为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