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恨吗?
楼念昔2019-04-13 06:002,957

  是她对不起安安,一直都是。

  “这里风大,你才刚醒,小心着凉。”霍思劭着急道,然后就推着李安安往里走,江沐蔓木然地跟在后面,关上了门。

  家里是一片的冷清,可是李安安却处处笑脸,她在这个家里到处看着,好似天真无邪。

  “阿蔓,我们一起去做饭吧。”最后,李安安握住了江沐蔓的手,笑着说道:“记得吗,当初我们说好的,我想要为我爱的人洗手作羹汤,阿蔓,就算现在我爱的人已经和你结婚了,但是我还是想要亲自下厨。”

  江沐蔓没有办法拒绝,她看向那边的霍思劭,后者背对着她,逆光的他显得格外的沉郁。

  “好。”她说,然后推着安安进了厨房。

  她扶着安安坐到了高高的椅子上,安安在洗菜,而她在切菜。

  厨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知道你爱他。”李安安忽然开口,江沐蔓手稍微顿了一顿,而李安安继续说着:“十年前我就知道,所以我设计了你。”

  江沐蔓猛地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正盈盈地笑着看她的李安安。

  “你什么意思?”江沐蔓皱着眉头问道。

  水池里的声音哗哗作响,李安安眼中的笑意变为怨毒。

  “江沐蔓你说我是什么意思?”李安安放下手中的菜说道:“我们从小的时候就认识,但是你什么都比我好,家世比我好,学习比我好,长相比我好看,所有人都喜欢你,而我在你的身边只是一个陪衬。”

  李安安在脸上勾勒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可是偏偏你喜欢的人喜欢我,所以,就算是我不喜欢他,我也要抢走他,我要看着你难过,我要让你体验到嫉妒的滋味!”

  “你以为,我每一次和他约会都要带着你是为什么?我就要看着你难过,看着你痛苦,我才开心!”李安安压低声音嘶嘶说道。

  “你以为订婚宴上是怎么回事?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和他订婚,所以我制造了一个意外,本来我是想让他以为是你把我推下楼,然后导致我受伤,订婚延期,没想到,没想到我竟然躺了两年,这都让你称心如意了!”

  竟然是这样……

  江沐蔓握着刀的手用力得发抖,她低下头,看着被切得支离破碎的那些菜:“所以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李安安悠然一笑,说:“当然是让你知道,就算是你嫁给了他,他爱的人也是我,他的心中永远都不会有你。”

  恨吗?

  自然是恨的,她恨自己识人不清,恨她执迷不悟。

  江沐蔓握着刀把的手用力得发抖。

  “啊!”

  江沐蔓还没有明白过来,忽然,李安安就发出了一声尖叫。

  “我的眼睛!”李安安惨叫道,然后就咚地一声摔下了椅子,一直在尖叫。

  江沐蔓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即就有一个人冲了进来,然后一把就将那边的李安安给扶起来,声音中全然着急:“安安,你怎么了?”

  “我的眼睛……思劭哥,我的眼睛……”李安安一直捂着眼睛。

  “你的眼睛怎么了?别着急,慢慢说。”霍思劭担心道。

  “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我好痛,阿劭哥……不怪阿蔓……”李安安可怜巴巴地说着。

  霍思劭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一边的江沐蔓,双眼当中全都是冰冷的恨,他质问:“你究竟对安安做了什么!”

  江沐蔓怔怔地看着霍思劭,她什么都没有做,可是李安安……

  她看到,当霍思劭抬起头来的时候,李安安松开了捂着眼睛的手,满眼得意地看着她。

  “思劭,她是骗你的,她的眼睛是好的,阿劭你快看啊!她骗了你!刚刚她和我说,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嫁给你,她……”

  “啪!”江沐蔓不可置信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她红着眼看着他,可是只看到了他眼底的厌恶。

  “哐当!”她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而那边的李安安依旧一脸得意地看着她。

  她转身跑了。

  外面下着大雨,江沐蔓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她在这个城市的大雨当中不断地跑着,她永远也无法忘记刚才他厌恶的眼。

  就像是李安安说的一样,就算她嫁给了他又怎么样?

  就算李安安不爱他又怎么样?他的心里会一直只有李安安,他从来就不会多看她江沐蔓一眼……

  她最后跌坐在一个滴着雨的屋檐下,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知道周遭一片黑漆漆的,她好冷。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她把手机给拿出来,看到是顾子玉的电话,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怎么去面对他,她之前还利用了他。

  她看着手机不断地震动着,终究还是触碰了接通键。

  “喂……”她声音沙哑着。

  “阿蔓,你现在在哪里?”顾子玉的声音当中全然着急。

  江沐蔓看了看这边,周遭一片黑漆漆的,她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不知道。”

  “阿蔓,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之前你做了全身检查,现在结果出来了,除了怀孕以外,你……”顾子玉稍微顿了一顿,道:“你的脑袋里,长了个东西,你赶紧来医院一趟。”

  江沐蔓的手机再一次摔在地上,她捂住自己的脑袋,这里面……长了个东西吗?是癌细胞吗?

  ……

  离开医院的时候江沐蔓的衣裳都还是湿的,她就这样坐在医院的阶梯上,看着外面的大雨,还有撕裂长空的那些闪电,雷声滚滚。

  脑癌。

  她看了很久,直到最后有个人站在她的面前,她抬起头来,是霍思劭。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黑沉沉的一片,她看不清他在想什么,可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她狼狈的倒影。

  “阿劭……”她的声音沙哑着,泪水从眼角流下,她朝他伸出了一只手,可他却后退了一步。

  “安安的眼睛瞎了,李家,要你一对眼角膜。”他薄唇轻张,吐出冰冷的话来。

  她的手停在原地,整个人都愣住,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只剩下泪水在不断地流淌。

  “你说什么?”她的声音轻轻的,如此不堪一击。

  他背过身去,不看她:“老实地跟我去手术室,安安已经在等着了,现在移植是最好的时间。”

  “不,我不去!”江沐蔓慌忙站起身来就要逃,可他却扣住了她的手腕。

  她回过头来,慌乱地看着他,她握着他的手,带着最后一丝希冀:“阿劭,她的眼睛没有坏,她只是在骗你的!”

  “沐蔓,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他只是冰冷说道。

  江沐蔓不断地摇头,她嘶声力竭道:“我没错!我不会给她!”

  她不害怕失去眼睛,可是她的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孩子,她爱了他那么多年,现在还患了脑癌,最后剩下的,或许也就只有这个孩子……她不能动手术,不能害了孩子!

  她狠狠甩开他的手,转身逃进雨里,可是他却快走两步,擒住她就往某个地方带。

  眼看着距离手术室越来越近,江沐蔓不断地挣扎着,她哀求着他:“阿劭,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不能动手术,我真的不能动手术!”

  可是他还是带着她往前走。

  “阿劭!我怀孕了,我不能动手术!”她直接跪在地上,攥着他的裤子,她的眼里全然泪水,好像怎么也流不尽一般。

  他低头看着她的眼,她的眼里全然他的倒影,他的心灼痛着,可是面上却依旧一片冰冷。

  “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吗?”他扣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声音不喜不悲:“把这双眼睛给她,你就再也不欠她。”

  “不!我从来就没有欠过她!”她嘶声力竭地说着,她哀求着看着他:“我错了,之前的那些年我都错了,我不应该喜欢你,我不喜欢你了,我求求你,不要让我去动手术好不好!”

  可是他却闭上了眼。

  她绝望地看着他,在她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人,扣着她走进了手术室。

  她挣扎着,尖叫着,可却不敌对方,就这样被拖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门关上之前,他最后看了她一眼。

  这是他最后一次看这双眼。

继续阅读:第5章 求你,放过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曾经沧海难为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