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求你,放过我
楼念昔2019-04-13 06:002,803

  看着已经关上的手术室的门,霍思劭漆黑的眼里湿润一片。

  【从此以后,你不再欠她,从此以后,我也才能放纵自己爱上你。】

  【阿蔓,从今以后,我会是你的眼睛。】

  ——他想。

  ……

  手术室里,江沐蔓被强行按在手术台上,她不断地挣扎着,可是却有人强行扣着她的手,在捐赠同意书上按了指纹。

  她不断地求饶,不断地哀求这里所有的人,可是看到的只有一双双冰冷的眼。

  针扎入皮肤,冰冷的液体被注射入静脉,之后整个世界也就变得麻木,医生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放大袭来,接着,世界一片黑暗。

  ……

  再次清醒已经是很久以后。

  江沐蔓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因为她的眼前一片黑。

  她伸出手,想要摸摸前方有什么,可是一双有力的手却握紧了她的手,手的主人说道:“你醒了?”

  她听出来是他,于是将手从他的掌心挣脱。

  霍思劭看着背过身去的她,心头一片刺痛,他的双眼红肿着,可她却看不到。

  “你感觉怎么样?”他继续问道。

  她没有回答,他早有预料。

  他就坐在她的病床边,就这样看着她。

  许久以后,她忽然开口说道:“阿劭,我们离婚吧。”

  他看着她,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却没有说话。

  她的声音沙哑着:“离婚吧,我知道你在,我不爱你了……”

  “求你,放过我。”

  他站起身来,转过身去,答非所问:“你安心养病。”

  说完他转身离开。

  她听到他关门的声音,泪水再也止不住,她咬着被角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包裹着眼睛的纱布上却是血红一片。

  她的手放在肚子上,攥紧了自己的衣物,哭得撕心裂肺。

  ……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起了雨,顾子玉疯狂地寻找着霍思劭,可他却连霍思劭的影子都没有找到,而此时的霍思劭正站在李安安的病床前,低垂着眼看病床上半躺着的李安安。

  她的眼睛上也蒙着一圈绷带,但是她的嘴角却是上扬的。

  她摸索着握住他的手,轻声道:“阿劭,我不怪她,只要你回到我身边,阿劭,你和她离婚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

  霍思劭看着李安安眼睛上的纱布,脑海当中出现的却是江沐蔓的那双眼。

  他将手从她的手中拿出来,背过身去,他说:“我不会和她离婚,还有,她再也不欠你。”

  说完之后他就走出了病房。

  李安安一把扯下眼睛上的纱布,恨恨地看着被关上的房门,她的眼睛根本就没事。

  “江沐蔓,我要你死!我要夺走你身边所有的东西,让你生不如死!”

  “轰隆隆……”

  一条闪电撕裂长空,电光照亮了李安安扭曲的脸,那一双眼里恨意冰冷刺骨。

  ……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手机的铃声惊醒了江沐蔓,她摸索着找到手机,试了好几次才顺利接通。

  “喂?”她不知道是谁,只是试探性地问道。

  “囡囡啊,我是妈妈啊……”白母哭泣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囡囡,我和你爸知道了你手术的事情,现在正在赶往医院,囡囡,我的囡囡……”

  白母泣不成声,另外一道男声响起:“囡囡,这次爸爸一定好好修理那个霍思劭,爸爸一定给你出气!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你别怕,有爸爸在!”

  “爸……”

  “嘶——”

  “嘭——”

  江沐蔓还没有说完,随着一阵刹车声和碰撞声,世界似乎在这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得可怕。

  “爸?”

  “妈?”

  她尝试着问着,可是却没有回应,她只能听到周遭的尖叫声和议论声,还有窗外无尽的雨声。

  “爸!”她撕心裂肺地叫着,却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她翻身下床,她看不见,刚走两步就绊到了椅子上,手背上还插着点滴针,随着走动,直接就将吊瓶给拖了下来,嘭地一声砸得粉碎,她摸索着扯掉点滴针,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她没有穿鞋,踩在吊瓶的玻璃上血红一片,她的心中一片惶恐,眼泪不断地往下掉,一整双眼火辣辣的疼,泪水血水一起染红了绷带,顺着面颊趟下两道血泪来。

  她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最后跌跌撞撞地冲入雨里,可是她却不知道爸妈在哪里,她看不见……

  “快!前面那个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赶紧过去!”不知道是谁在大叫出声。

  江沐蔓一把抓住了身边的一个人,她不知道是谁,只是赶紧问:“刚刚那人说的车祸,在哪里?”

  “那边。”对方说。

  可是她看不见……

  “你把我转向那边好不好?我求求你,出车祸的是我父母,我求求你……”她直接就要给对方跪下了。

  那人见她可怜,顺道着带着她过去。

  江沐蔓全身淋得湿透,冷得牙齿打战,她一路上摔倒了很多次,最后才来到事故现场。

  而医护人员此时也到了,江沐蔓凑过去,可是却正好听到他们在说。

  “加上司机一共三人,三人都已经没有生命特征。”

  一道惊雷在江沐蔓耳边炸响,她跌坐在地。

  不会的,这不是爸妈……

  一定不是他们!

  她的手上还握着那一部手机,她慌忙地将手机凑到嘴边,不断地说话:“爸,妈,你们听到我的声音了吗?你们赶紧回答我啊!赶紧回话啊!”

  她不断地叫着,旁边的人都像是看着疯子一般看着她,医护人员准备将尸体给抬回去,这时有人发现了手机,于是对着手机说道:“这边是中心医院,您的亲属发生了车祸,请……”

  江沐蔓怔怔地听着话筒里和不远处医护人员重合的声音,握着手机的手重重摔下。

  感觉到前面有人抬着东西走过,她一下子就扑到了担架上。

  “爸,妈!是你们吗!”她撕心裂肺地呼唤着:“你们快回答我,快起来啊!爸……你不是说要帮我出气的吗,爸!”

  霍思劭得到消息赶来之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副场景,她光着脚全身湿透地跪在雨里,源源不断的血从她的眼里落下,脸上鲜血一片。

  “阿蔓!”他快走两步抱住她,她认得出他的声音,然后就像是握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他的手:“阿劭,我爸妈没有死对不对?你告诉我!”

  霍思劭看看一边的医务人员,对方摇了摇头,他看着眼前满身是血泥的江沐蔓,心痛一片,他说:“阿蔓,今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江沐蔓全身一僵,她摇着头松开了他的手,她不断地后退着,转过身就要逃。

  他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大雨淋湿了他的发,他红着眼将她死死扣在怀里:“阿蔓,你先冷静下来!”

  “你让我怎么冷静!”她尖叫道,在这场大雨当中,他的一切温情都显得那么讽刺,她嘶吼着:“你放开我!”

  可是他却不肯松手。

  她张口咬住了他的胳膊,想让他松开,可是他却不肯,她很用力,口中能够尝到他的血腥味,可是他还是没有松手。

  心头钝痛,他的眉心皱得死紧,一双浓黑的眼中全然悲哀。

  最后她跌坐在他的怀里,啜泣着。

  “霍思劭,我恨你,你怎么不去死!”

  而他只是抱着她,眼睛一片湿润。

  ……

  霍思劭把她抱到了病房,转身去叫医生,她颤抖着,右手紧紧地握着那一部手机。

  最近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地在她的脑海当中回放,她恨。

  她想毁掉这所有的一切,想要将背弃她的人,伤害她的人一一都毁掉,她摸索着下了床,可是却摔在了地上。

继续阅读:第6章 我不爱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曾经沧海难为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