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狠
楼念昔2019-04-13 06:002,278

  夜,时钟敲了12下,玄关的门准时被打开,江沐蔓回过头来,和霍思劭的视线正好对上。

  “呵!”他冷笑一声,关上门径直走向她,一把扯掉她身上的睡衣,扯了皮带就凶狠进入了她。

  “疼……”她抗拒地想要推开他,可他在下一个瞬间却扣住了她的脖子,双眼微眯,黑色的眸子当中全然嘲讽:“你也知道疼!”

  她想要把头给扭过一边去,可他却死死捏着她的下巴,一边大开大合地动作着一边说:“安安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到现在还没有醒,江沐蔓,你抢了自己最好闺蜜的男人,现在还来和我装?”

  “我没有!”江沐蔓反驳道。

  “你还在狡辩!”霍思劭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双眼当中旋转着的尽皆愤怒:“在我和安安的订婚宴上,是你将她给推下楼去的!后来,也是你们江家拿着那份契约强迫我签下的,呵……还说什么,如果不签,就给安安停药,江沐蔓,你真狠!”

  江沐蔓看着眼前这个她爱之如命的男人,他的眼里心里,全都是另外一个女人。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爱了他十年,可他却爱了李安安十年,在他们的世界中,她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配角。

  她以为自己会一直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两年前,他们的订婚了,可在订婚仪式上却发生了意外,她和所有的人说不是她,可却没有人信她。

  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爱他,爱了十年。

  她永远记得那天他看她时那厌恶的眼神,以及他小心地抱着李安安时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恍若李安安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再后来,李安安昏迷不醒,而她江沐蔓,却和霍思劭结婚了。

  整个A市的人都说是她江沐蔓威胁给李安安停药才使霍思劭就范,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是这样的。

  身上的他还在动作着,凶狠至极,她很疼,可却迷恋地看着他的脸,这张爱了十年的脸。

  “我不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他愤怒斥道,然后就把她翻了个身,让她跪在沙发上,从后面扣着她的腰一贯到底。

  她扶着沙发垫子,咬着下唇不吭声。

  两年,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每一次回来都只是为了履行协议上的内容。

  协议规定,每月他要回来四次,直到她怀上小孩。

  可是她每一次都有偷偷吃药,为的,只是让他多看她几眼,为了让他的眼里能有她,就算他恨她。

  他一直做了许久,最后凶狠地冲刺着,扣住她的腰低吼一声在她的身体里发泄出来。

  再然后他迅速抽离,一刻也不肯再碰她,就恍若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霉菌!

  他往浴室的方向走去,而她则在沙发上喘息着,无法动弹。

  “十天后就是安安的生日,你老实和我一起过去,并且准备需要的东西,江沐蔓我警告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安安最好的朋友,我根本就不会让你去见她!你最好祈祷安安赶紧醒过来,否则你就是杀人凶手!”

  他洗完澡,穿好衣裳扔下这句话就离开,整个家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安静得就像是一座坟。

  江沐蔓看着这座房子,两年,七百多天,他回来的天数不超过一百天,时间加起来一共都没有10天,大多数都是匆匆履行协议上的内容,然后离开,每一次都对她极尽羞辱。

  他从不留夜,因为他说,他只在他家过夜,而他的家里,妻子只有李安安。

  他每次回来都准时在0点,他说,因为他厌恶她到了极点,不到协议的最后一秒钟都不想看到她的脸。

  她问过他,他会不会爱上她。

  他说,他恨不得她死。

  她求过他,能不能多看她一眼。

  他说,如果不是想要再看看李安安,他宁愿瞎掉都不愿意见她。

  往事一幕幕,一切悲从心来,江沐蔓闭上了眼,再也承受不住,泪水从眼角流淌而下。

  可是无论他对她多狠,她依旧不肯放手。

  ……

  时间匆匆流逝,十天很快过去了,江沐蔓买好了他要求准备的东西,来到了医院。

  才刚刚来到病房的门前,她就听到了他小声说话的声音,她停了下来,轻轻地推开门。

  霍思劭没有发现她,而是和以往一样握住了李安安的手,轻声说:“安安,你还记得吗?以前小时候你一直闹着我让我给你过生日,你说最喜欢我,只要有我在你的身边你就会很开心,你要快点儿醒来,我会一直等你。”

  “我爱你。”

  江沐蔓就这样提着果篮,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如这十年。

  “阿蔓,你站在这儿干什么?”忽然,一道声音传来,江沐蔓和霍思劭一起回过头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顾医生顾子玉。

  江沐蔓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霍思劭就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手中的果篮和其他的东西给抢过来,然后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你站在这里又在算计什么!”

  “我没有!”江沐蔓反驳道。

  “那你站在这边也不吭声,是想看看安安醒了没有?好使坏?”霍思劭的语气更坏,他看了一边的顾子玉一眼。

  其实刚刚在看到江沐蔓的时候,他并不想那样说,但是见到顾子玉他总是忍不住要生气。

  就像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江沐蔓深爱他霍思劭一样,同样的,所有的人也都明白,顾子玉喜欢江沐蔓。

  “你做什么!”顾子玉微微皱起眉头,一把就将江沐蔓给拉到身后:“阿蔓只是站在这里,她什么都没有做,反倒是你,霍思劭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你已经结婚了,那么无论之前你和李安安之间究竟有什么,那也已经是当初!”

  “现在,你是江沐蔓的丈夫,对于李安安而言,你什么都不是!”

  “你说什么!”霍思劭一把就捉住顾子玉的衣领,两人之间一触即发。

  “够了!”江沐蔓走了过来,将两人给分开,她抱歉地看向顾子玉:“子玉,我和阿劭有事情要说,你先去工作吧。”

  “可是……”

  顾子玉还想说什么,可是在下一个瞬间,霍思劭却捉住了江沐蔓的下巴,并且当着顾子玉的面咬了她的唇,很用力,让她不由得吸气想要推开他,而他却更为*。

继续阅读:第2章 身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曾经沧海难为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