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含血吞齿
萌将军2019-01-07 16:033,045

  三人在这小小的窝房里商讨了事情之后,神色凝重的走出房间,方才门外热闹的喧闹声此时也已经不在了,大概都被叫去前院洗衣服了。

  “四哥你在这府上生活也不容易,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还是不要拿来这里了,免得被管事的人看见。”阿敏低着头话语中带有一丝丝颤抖,似乎还是在强忍着。

  四哥微微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他身出手轻轻的在冷无情身上打几下道:“好好照顾阿敏,我先走了。”

  “知道了。”冷无情答应一声没在说什么。

  四哥走后,两个人也就傻站着什么话语也没有。

  “前院还有好多衣服没有洗,我先去了,你待在这里休息。”

  阿敏简单的叮嘱了几句就疾步朝着前院走去。

  还未走到前院就已经听到了淅淅沥沥的哭喊声,就听一个尖锐而粗壮的声音大声喊道:“你们这些下贱的贱婢,不知死活的东西,不要命了吗?”

  阿敏慌慌张张的跑到前院,晾衣坊的竹台不知为何坍塌了,孩子们围成一团跪在地上,此刻大管家朱真正拿着麻鞭抽打犯错的孩子。

  惨叫声响起,鞭子每抽打一下都会被血污侵染,朱真看到孩子中一个女子,撸起袖子恶狠狠的道:“这不是当年萃华坊有名的花魁吗?当年长安城的花花公子可都是为了你反目的,你不是挺威风的吗?怎么也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你口中的高贵王爷怎么不见得来救你啊?告诉你…………萃华坊出来的人就是一窝下贱的胚子!”语罢朱真举起手就又要挥鞭。

  阿敏急忙跑上前护住孩子们: “大管家,孩子们还小,本无意犯错,请你饶了她们。”

  朱真看到阿敏来了,两眼直直的在她身上上下打量,说真的这个婢女虽然年级小了那么一点,但还真是个美人坯子,若真当做奴人来用未免有点可惜,朱真这样想着,淫秽的念头便起了心头。

  他将鞭子扔给随从,围绕着阿敏转了一圈,等转到她身后时,凑到她的身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阿敏感觉不妙急忙挪步。

  朱真奸笑,眼神迷离似乎还在回味方才在阿敏身上闻到的香味,更大胆的念头再也忍不住:“你这丫头长的倒是标志,做了婢女还真是有点可惜,不如你跟了我,我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朱真说着话,就伸出手想要拉阿敏的手。

  阿敏后退一步跪在地上,恨不得杀了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小窝坊七八个女孩都已被这朱真给糟蹋*,今天的事我阿敏记下了:“多谢大管家提携,婢女就是婢女,奴婢恐怕没有那个福份,您抬爱了。”

  朱真急忙上前将阿敏扶起来,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这分明就是想要吃豆腐的行为。阿敏用力的想要挣脱他的束缚,眼看着他就要亲上来,情急之下,打了他一巴掌。

  朱真捂着脸,怒火终生,啪的一声,他的巴掌顿时重重的挥在阿敏的脸上,大骂道:“你个贱人,给你脸还不要脸了,妈的。”

  阿敏被打倒在地,两耳嗡嗡的叫, 这一巴掌,她会记住的。

  “来人给我打,”朱真大叫一声,下人们蜂拥而上拿起鞭子对着所有人就是一顿抽打。

  一道道鞭子狠辣的落在孩子们的身上,几鞭下去,竟双眼一白昏了过去。孩子们顿时大哭出声,下人们却越打越精神。

  直到有人阻止才终于停下手,朱真吩咐下人把竹台修好,就走了。

  孩子们通通爬到阿敏的身边拥抱在一起,而那个萃华坊买进来的女人似乎也已经断气了,阿敏轻轻给孩子擦拭眼泪:“不要哭,我们得坚强起来,早晚有一天,我们在这里受的苦,受的罪,会一点一点的还给他们。”

  这一天所有人都忍着痛,将还没有清洗过得衣服洗了,还好这里的一大部分下人心肠也够好,知道他们被惩罚,忙完手头工作也都来帮助他们,直到晚饭时间才回来。

  晚饭的时候,偏院又送来来一堆要洗的衣服,孩子们一同被管事的婆婆叫到前院做事,即便是受了伤的也被一同叫去。

  冷无情和受了伤的大宝留在屋子里,静静等着她们回来,直到深夜阿敏带着孩子们才疲倦的回来。吃完留下的剩饭,孩子们就爬上床睡觉。阿敏一直心事重重的,她随意的蹲在地上给炕头加火,冷无情一直忙碌催促孩子们睡觉,却没有发现阿敏脸上的鞭伤又红又肿,狰狞的却又不堪入目。

  屋子里很安静,孩子们也都渐渐入睡,冷无情爬起身来,轻声说道:“你的脸怎么回事,还有二宝他们,回来后怎么身上都有伤,你等着我出去给你们找药。”

  炕头的微火照在阿敏的脸上,红肿一片,越发显得眼睛又黑又大,她抬起头来说道:“无情,不用去了,大司马府有规定,凡是犯错的下人或者是被人变卖过来的奴人都不可以用药,你不用为了我们去冒险,我这伤没事,待会找些冰块冰敷一下就好。”

  无情看着阿敏眼神中满是心疼之色,嘴唇动了动,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来。她也就才不过十岁左右,却承受如此重的负担,我记得我爹曾说的凡是十岁以下的孩童是不得用作奴人的,大司马府买这么多孩子做什么,难不成是用来给木梓真炼药?

  阿敏不说话,坐在火堆旁入了神。冷无情瞧她这个样子,多半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便小声的叫一声。

  “阿敏,”无情下了炕,坐在她的旁边,轻声说道:“你知道长歌城吗?”

  “长歌城?”转过头来:“那不是尚书冷公的管辖区吗?”

  “是啊,长歌城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那里的春天更是难得一见的景色,那里和平宁静,没有任何的腥风血雨,更没有奴人的制度。”冷无情微笑的对阿敏说着,眼神中满是自豪之色。

  “你的家乡在长歌城吗?”阿敏边加柴火边问道。

  无情急忙接过火柴替她加火:“对啊,我家就是在长歌城。如果我能够带你逃出这个地方,你可以跟我回长歌城吗?”

  阿敏抬头看着冷无情,这是这么多天以来,唯一让她赶到温暖的话,她的脸上扬起了笑容。不知为什么在无情面前,阿敏总是感觉到格外的舒心,和莫名的安全感。

  “好啊,到时你可要说话算话。”

  “一定。”

  冷无情神色有些忡愣,想了许久,摇头说道:“阿敏,之前你说老爷随诸葛祈玉去了塞外,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吗?”

  阿敏听到无情直呼皇上的名字,惊讶一番转过头:“无情,千万不可直呼皇上的名字,要是被他人听到,小命可就没了。”说完阿敏看了四周又道:“每年过后皇上都要带着重臣去塞外烈马,都要有一个月之久,到不知今年会待上多久。”

  一张冷峻中带着嘲讽的脸孔登时闪入脑海,无情微微眯起眼睛:“知道了。”

  阿敏似乎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无情,你怎么了?自打你来到大司马府以后就觉得你怪怪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无情转过头来,,淡淡一笑,说道:“我没什么,我只是一个落难人而已,没什么大身份。你的伤是朱真打的吗?这个朱真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他跪在你的面前,让他痛不欲生。

  阿敏轻轻摇头道:“让他死,倒是一件好事,不过他在木少爷的身后做条狗,恐怕也很难下手。”

  听到阿敏的话,无情撸起袖子拍拍肩膀得意道:“现如今正是冬季,府中的湖面也结冰了,桥自然也是滑的,人如若失足掉进湖里,恐怕也没人会怀疑到我们身上。”

  “无情,你可千万别为了我做傻事,木少爷心狠手辣,你若……………”

  无情一笑,指着自己身体上受伤的各处,说道:“我现在是个病人,你觉得我能杀得了他吗?好了,不要多想了,朱真坏事做尽,就算没人能杀得了他,老天也不会让他活太久,你累了一天,好好休息吧。”

  阿敏长呼一口气,连忙摇头:“不行,我还要烧火。”

  “我来帮你,你快去睡吧。”

  无情静静地坐在地上,不时的往里加柴,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睡觉的阿敏,只可惜,她能做什么呢?一夜之间从富少爷变成了一个低下的身份,,自顾尚且不能,谈何解救他人?以后我所做的一切,就当是还你十日送饭的恩情,接下来,我必须马上离开,不能连累你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情王爷复仇记·家有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情王爷复仇记·家有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