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四海求凤2019-01-10 23:193,726

  突然有一天,一个名叫曲杰的中国留学生闯入了苏音的世界,起先苏音因为同在异国他乡,难得见到亚洲面孔,尤其是中国人,对曲杰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曲杰本就是个谦逊有礼的富家公子,从小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甚至有些迂腐。

  二人都是学霸,所以常常一起探讨学业,二人自然成了好朋友。

  曲杰是个富家子弟,其实不用他说苏音也猜得出来,能自费来英国留学的,都不是一般人,而自己是唯一的例外,苏音从不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过去,尤其是与杜家有关的。

  曲杰虽说比苏音大了一岁,如今也不过20岁,从小娇生惯养,没受过什么挫折,所以思想极单纯,有时候甚至显得有些幼稚。

  经过一年的思想改造,曲杰已不像刚来时那样迂腐,对于学校里公然表白,拥抱接吻这种事也见怪不怪了。

  苏音大三下学期的耶稣诞节,曲杰非拉着苏音去参加聚会,苏音本对这些不感兴趣,可经不住曲杰的软磨硬泡,只好跟他一起去了,可谁知曲杰却在那么多人面前向苏音求婚,这一次苏音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当儿戏了,而是很认真地拒绝了曲杰。

  谁知这个曲杰不甘心放弃,吓得苏音每天都待在公寓里,闭门不出,曲杰日日在门外等着,伺候他的小厮怕他出了什么好歹,日日跟着陪着。

  所以当杜修文出现的时候,正好看到曲杰站在那里喊着“苏音,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你难道一辈子不出门了吗?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苏音,你出来啊!”

  杜修文双手斜插在口袋里,颇为玩味地看着曲杰,直到把他惹恼了。

  “你谁啊?看什么看?”曲杰见杜修文一脸揶揄,脸上一时有些挂不住,口气极为不客气道。

  杜修文也没恼,嘴脸依然带着笑,与他错身而过,去敲公寓的门。

  “曲公子,你快走吧,我们小姐不想看见你。”里面传来杜若的声音。

  “杜若,是我。”

  屋内的人明显一愣,然后是一阵飞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门哐当一声打开了。

  “三少爷”杜若喜出望外,笑弯的眼睛亮晶晶地,接着目光越过杜修文扫了一眼门外,又黯淡了几分。

  “怎么啦?”杜若失落的样子落入杜修文眼里。

  “没什么,快进去吧”杜若失望地关上门。

  曲杰看着杜修文进去,心生疑惑起来。

  这个男子是什么人?为何从没听苏音提起过?他这才发现自己对苏音的事一点不了解。

  “少爷,那好像是……是杜三爷”曲杰身后的小厮小心提醒道。

  曲杰一愣,道:“京城杜家?”

  曲杰见小厮点了点头,心顿时凉了半截,难道苏音会和他又什么关系吗?

  他虽然不认识杜修文,可是杜家老三名声在外,他是知道一些的,以前父亲就总是拿他当反面教材来警醒自己,没想到他会和苏音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曲杰再也忍不住,忙扑过去,双手焦急地拍着门板,害得小厮在一旁担心着他的手。

  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是苏音亲自开的门。

  见到苏音,曲杰眼里又燃起希望,看到她身后客厅里坐着的杜修文,颇为不善地倪了他一眼。

  “苏音,你终于肯见我了。”曲杰激动得双手握住苏音的肩头。

  “曲杰,我跟你说得很清楚了。”苏音显得有些慌乱,推开了曲杰的手,对于这种事她虽见得多,可是自己却没有经验。

  “是因为他吗?”曲杰顿时愤怒起来,抬起一只手,指着杜修文。

  苏音知道曲杰只是由于失去理智胡乱猜测而已,可是这一句胡乱指摘的话却突然点醒了自己一直不愿面对的事实,让她不知所措。

  原本双手交叉于胸前,悠闲靠在沙发上的杜修文突然站起来,不疾不徐踱到苏音身边,说道:“她不喜欢你,没看出来吗?”

  “她是你什么人?要你来替她回答?”曲杰自尊心受挫,涨红了脸。

  “她是我杜家的人。”杜修文说着伸手揽上苏音的肩,他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一旁的杜若大为吃惊,苏音更是如雷击一般,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

  曲杰在苏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愤然离去。

  杜修文放开苏音,神色如常的关上门,转身又回到客厅的沙发上继续看报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样,只留下面红耳赤地苏音愣在原地。

  那天晚上苏音彻底失眠了,她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内心,这三年来,杜修文一直活在自己的心里,像一个不真实的梦,以往总是害怕深想这个问题,可是当再次见到他时的那种超乎寻常的欣喜,还有今天曲杰的话似乎让她再无处逃避。

  可是这种欣喜伴随着怅然与失落,抛却旧时的叔嫂身份与世俗不说,他杜三爷也是她靠近不了的人啊!

  一个久经情场的男人,见过的女人数不清,又怎会将如此平凡的自己放在眼里?

  苏音一直到快天亮才睡过去,再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刚准备下楼,就听到楼下客厅传来杜若的声音:“少爷,您昨天是为了赶走那个曲公子才那样说的吧?”

  杜修文轻笑一声道:“你觉得呢?”

  杜若撇撇嘴,不再打探,她虽从小跟他一起长大,可也猜不透他含混不清的回答。

  苏音故意加重了下楼的脚步声,客厅里杜修文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她下来抬眼望着她笑道:“起来的还挺早啊!”

  苏音羞愧难当,回了一个尴尬的笑。

  “小姐,饿了吧?我给你留了饭。”一旁擦桌子打扫卫生的杜若道。

  “嗯”苏音点了点头,准备去厨房,却被杜修文打断:“走,我带你出去吃。”他说着便放下报纸,站了起来。

  苏音和杜若都愣住了,杜若心里虽然震惊疑惑,不知道杜修文到底要干什么,可是她无论如何是会顺着“少爷”的意思的,于是也附和道:“也是,带小姐去外面吃点好的,家里头吃得怪腻的。”

  苏音不明所以,又仿佛受了某种蛊惑一般,鬼使神差地跟着他出了门。

  “嗯?”杜修文将手臂打弯,目光示意,苏音立刻明白,也学着那些小姐们的样子,将手绕到他的臂弯里。只是手指虚虚拢着,悬在他衣袖上方,脸红了一路,直到杜修文带她进了餐厅里面。

  杜修文带着苏音在靠落地窗的一桌坐下,二人各点了一份牛排,还有水果沙拉,外面天气很好,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身上、脸上,温暖而安详,让人有幸福的错觉。

  吃到一半,进来四个亚洲男人,都穿着黑色西服,在不远处的一桌坐下,服务员上来点餐的时候其中一人用手势示意退下了,他们没有开口说话,所以苏音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中国人,只觉得他们有些奇怪,好像在留意自己和杜修文的举动。

  两人慢慢写吃着牛排,也没太多交流,杜修文叉起一块香蕉,递到苏音嘴边:“来,多吃点水果。”眼睛盯着她,笑得暧昧不清,苏音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得一愣,回望着杜修文那似笑非笑的眼睛,那眼睛似乎有什么魔力一般,使她恍惚起来,忘了身处的世界。

  当杜修文把那不锈钢叉子从苏音嘴里抽出来的时候,正好被进来的吴志伟看在眼里,他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转眼又恢复如常,杜修文仍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苏音的眼中闪过欣喜、随之又羞愧得低下头去。

  吴志伟大步向二人走过去,对杜修文点了一下头,仿佛意有所指,杜修文立刻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还吃吗?”杜修文见苏音红着脸,低着头,一副小媳妇模样,突然噗嗤一笑。

  “不吃了。”苏音连忙站起来,被他笑得不明所以,脸更加红了,逃似的出餐厅。

  三人前脚出了餐厅,那四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后脚也跟着出去了,而在那四个人后面也跟着三个人。

  餐厅离公寓本就不远,三人并排走着。

  “你昨日怎么没一起回来?”苏音问道。

  “有点事要办。”吴志伟道。

  “还以为你没来呢!三爷也不说一声。”苏音一边抱怨着,看了杜修文一眼。

  “你也没问啊!”杜修文故意噎得苏音说不出话来,双手斜插西裤口袋里,勾起嘴角,大步向前走去,还轻快地踢了一下地上的小石头,露出一丝痞子习气来。

  再见到苏音的吴志伟觉得恍若隔世一般,心中有千言万语,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知道两年前没有说出来,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说出来了。

  这两年来他写了无数封信,却没有一封是真正寄出去的,是的,他没有勇气。

  杜若见到吴志伟的时候,反倒扭捏了起来,但是眼中的喜悦是无论如何也藏不住的,眼角眉梢都在笑。

  晚饭后,杜修文说道:“我们明天就回国了。”

  “啊!这么快就回去?”杜若恍然若失,这一切苏音都看在眼里,她知道杜若虽然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可是并不喜欢这里,她想回去,可是她被杜修文派来跟着自己,若是自己不回去,她也不会提回去的事。

  其实苏音自己又何尝不想回去呢,可是回去自己又能去哪里呢?

  这一夜,又是辗转难眠,想到这两天杜修文对自己不寻常的亲密举动,一时不自觉地发笑,一时又疑惑,如果说昨天他是为了帮自己打发走曲杰,可是今天他做出喂食那样情侣间才做的亲密举动又是为何?

  是有情?还是一时兴起,想玩玩?

  她猜不透,可后来又想到杜若曾说杜修文的那些风流韵事,又觉得自己真是花痴到家了,对于一个久经风月的男人来说,这算不得什么。

  就这样一会欣喜,一会儿失落的,就是睡不着,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多了解他一些的念头,于是起身拿出那本笔记,以前觉得都是一些医学专业知识,看起来太费劲,也看不懂,所以放下了,可是今夜她虽看得艰难,却还是一页一页地看下去了,翻到笔记的最后一页时,只见空白的纸上有一行苍劲有力的行书:师夷长技以制夷

  原来,他是为了“制夷”才选择留学的,原来他心里一直装着家国天下。

  至此,苏音对杜修文更添了几分崇敬之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风月情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