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发展 (1)
木石云水2019-03-11 09:353,359

  不知不觉,又是冬去春来。

  元宵节刚过,垣城县经委(即经济工作委员会)有一位年轻干部因为工作调动,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究其原因:是他在某国家级的经济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结果被高层领导发现并看中,直接被发函上调,到国家财政部去上班了。从蕞尔小吏直接奉调上京,进了那样的大部委,可谓一步登天,引发议论、招人羡慕自然也就正常不过,说好的人呢,是因为国家重视人才,他遇到了好机会;还有一些说酸话的人呢,是认为人家祖坟上冒烟了。

  但这毕竟县城里发生的事情,距离岵塘坪比较远,乡下人听说了,反应并不那么强烈。不过在他们的眼前,也发生了有点类似的事情:岵塘乡的党委书记陈金波同志也官升一级,直接进入了朗陵市某局去担任副局长,并一时也成了热议的话题。如果按照以往比较固定的套路:这里的乡党委书记升迁,一般是先到风陵镇或者是城关镇这样的大镇任主职,再到县里的计委(计划委员会)或者经委(经济工作委员会)担任一把手,再就有可能在本县或者朗陵市辖区内的其他县担任副县长,或者是副县级的职位。但这次直接把他提拔到市里任副处级的局长,也是对他工作能力和以往业绩的肯定,也是算很重用的了,让人倍生仰慕。

  当然,这些都是领导们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

  方琛先生因为最近厂里的技改(技术改造)任务比较重,春节期间,只是和妻子来岵塘乡下给岳母和舅子简单地拜了个年。他们的一双宝贝儿女,杜奂瑜和方建蕙都因为在城里要和一些同学聚会没有随行,所以他既没有打牌也没有喝酒,夫妻俩吃了顿饭都匆匆地返回。

  余明平倒是有了一些收获,他的那幅绘画作品还真获了奖,得的是二等奖。因为获得一等奖的几位都是书画名家,即便是这个二等奖,他都曾私下里怀疑是得益于梁有孚先生的有意提携,所以对这个成绩挺满意。关键是去市里参加颁奖典礼的时候,他还遇到了好几位熟人,很是高兴。见到的第一位熟人自然是他的恩师梁有孚先生,对他多有鼓励之语;同时还见到了方建蕙的爸妈方琛杜小菊夫妇,还有刘茵华和她的母亲尤敏和继父黄海先生。杜小菊老师出席,是因为她们学校有一位美术教师获得了三等奖,因有事外出,便委托她来党代替领奖。方琛和黄海则是作为赞助单位的代表来参加的。至于尤敏和刘茵华,能够出席完全是因为黄海的面子,他是主要赞助商之一,多带一两个人进去完全没有问题。

  因为要进行电视录播,颁奖典礼是在葭市电视台的礼堂里进行的。并且还是黄海给余明平颁的奖,本来他俩因为以前在生意业务上有过好几次接触,按说交流起来并不难。但主席台上有市委、市政府以及市委宣传部的几位领导在场,余明平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这场面,还是挺紧张,和黄海握手的时候,甚至还有点儿颤抖,黄海低声道:得了奖,高兴吧,不过也不要那么激动。他这才暗地里输了几口长气,让自己尽量放松一些。不过,在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还是出了点小问题,语无伦次地说了好几遍“感谢”,甚至还想把他“这次之所以获奖,还得益于梁先生的关照”等话也说出来,幸亏有黄海和主持人的提醒,他才改说成“有以梁先生为首的评委们对一个基层绘画作者的鼓励。我水平还很不够,今后还要大大努力。”最后总算对付下去,照刘茵华后来的话说,他这天的表现并不太好。

  但无论怎样,他有了这份成绩,自然让方琛夫妇对他更加刮目相看,好感再次加深。余明平私下暗忖,他们说不定会告诉宝贝女儿方建蕙,他在她心目中可能又要加不少印象分,这也是他最希望的结果。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段经历,他的绘画热情大增,只要有一空,就利用业余时间,背上画夹,跑到附近的山里或者是田间村舍旁边去写生,有时候也会遇到作着同类事情的刘茵华,因为这方面的兴趣和爱好,两人共同语言比较多,有时画累了,她便带他去风陵镇上去调一会儿交谊舞,转换方式,调剂一下体力,这样一来,两人便越来越熟。

  这天又逢休息,余明平骑着摩托车,到风陵镇的一家文具店去买绘画用的颜料,结果又和刘茵华碰上了。因为比较熟,她对他也没怎么称呼,见面便道:

  “你来得正好,我正缺劳力,帮我去搬点东西。”

  说完便主动上了他的摩托车,引导他带到了一家小有规模的家俱店,可能是先前就来踩过点,她进了门,便指了指那个事先选定的案几给他看,让他再仔细检查一下质量,然后问里面的店员“你们老板,人呢?”

  谁知她话音刚落,就听里屋有人在大喊:“余明平,老伙计,怎么是你呀。”

  余明平正认真瞧着几案,这时忙抬头看了看,原来是矮子木匠姜海山,以前在岵塘村冰厂里干过架,后来又成了好朋友的那个,便大叫道:

  “好你个姜大炮,我说怎么最近少见你踪影呢,原来是偷偷摸摸做了大老板,发了不财了吧。”

  随即便走过来,两人靠近,相互伸手击了一下掌,只听那姜木匠朗声道:

  “小本经营,只是不想让自己学的那点手艺闲着。再说,现在农产品价格低,光靠家里的那几亩责任田,怎么能够养得活家里的那几口人,不找点活路不行。就在镇上租了地方打家俱卖,挣点小钱,手头活泛点,比在乡里种地稍为强一点,哪有你当厂长威风,办工厂赚钱呢。”

  余明平心里清楚,尽管他为厂里争来了贷款,但毕竟杜家旺是最大的股东,并且感到杜家父女对他财经方面的控制越来越严,听了这话,心里有点别扭,忙采岔开话题道:“你手艺不错,打出来的家俱,看起来很‘舒服’的呢。”

  “感谢你的夸奖。不过也不要先忙着给我戴高帽子,我也算是刚刚起步阶段,肯定有不少不尽人意的地方,还希望老朋友实话实说,多提些宝贵意见。”

  “宝贵意见说不上,只是恭喜你多发财呢。”余明平打趣道。

  “冲你这句话,你要是来我这里买家俱,我保管只收成本钱。”

  刘茵华见他俩聊得亲热,便对余明平说了声“我去去就来”,随即走到街对面的商场里去。这时姜海山又对余明平道:“最近,张大侠张晓亮也在镇上当包工头,承揽工程,听说赚了不少钱呢。”

  “唉哟,你们两个,混得都不错嘛。”余明平夸奖到。

  真是说曹操,曹操便到。正说着,张晓亮真从旁边走过来了,面带忧郁之色,根本不象是发了大财的样子。见了余明平,强颜欢笑地打了声招呼。并从口袋里掏了张名片出来,上书:龙辉建筑公司项目经理 张晓亮。 随口道:“带了手下几个兄弟,到镇上找口饭吃。”

  “都‘经理’了,还找口饭吃呢?”余明平玩笑了句。

  “唉,这口饭不一定吃得下呢。”张晓亮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哎呀,我说张大侠,咋啦,见了老朋友就这态度?”姜海山有些不平地问话道,“像人家欠你不少钱似的,脸上气色也不好,是不是昨晚被媳妇儿整狠了。”

  “哎呀,我说姜老板,你现在哪有心情和你开玩笑,我现在心里正想道大事儿呢。”

  “究竟什么事儿呢?”余明平忍不住问道。

  “我承包的工程,只建了第一层,就出了质量问题,被人抓着把柄了。”张经理实话实说。

  “哎呀,这是什么大事儿,我还以为你媳妇儿跟人跑了呢,那点‘质量问题’,只要拿钱打点砣子(方言:指行贿),摆平了不就得了,何必硬要装出天要塌下来的样子呢。”姜海山不以为然,继续笑着道。结果让张晓亮比较反感,有些不耐烦地回答道:

  “哎呀,你晓得个屁,这次新建的商贸大厦可是镇上的重点工程,我好不容易才争取了施工资格,再说,这项工程是镇里的一把手刘书记亲自管的呢。”

  “哎呀,书记管又怎么样,把‘砣子’(指行贿)打重点不就得了,再说他也不一定懂建筑,私下里打点一下管理质量的工程师,糊弄他一下不就得了。”姜大炮依然是满不在乎的态度。

  “哎呀,人家刘书记根本不收礼呢,而且蛮懂行。听说还要请电视台的人来曝光,要是真那样的话,我今后怎么好在这行里混了。”

  “怎么不好混,继续使你的飞腿罢”姜海山又道。

  “这真的人非同小可,不是小事,姜大炮,你不要乱开玩笑。”余明平这下又插了句。

  正说着,这时,刘茵华从对面买了些日常洗漱用品过来,给姜海山付了钱,便让余明平给他搬那案几。姜海山见了漂亮一点女孩就来劲,这回又大叫道:

  “东西只要选好了,就不用你们亲自搬,我会送货上门呢。要不在镇上找家馆子,我请你们几个吃午饭。”

  “现在才多久呀,不到十点呢,就吃午饭?”余明平反问道。

  “姜老板,不用麻烦你了,我们自己搬。”刘茵华忙道,随后便用手推了推余,示意他搬着快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地与云之岵塘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地与云之岵塘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