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两全之策
公子兰夕2019-03-30 13:582,421

  为此,温家开始四处寻找修炼成人的蛮兽,这一寻就是十年,终于让温家等到了第一只成人行的蛮兽,却被元纯给搅和了。

  贾谊听完温家人的解释,心中愈发的不平衡,愤恨道:“他不将我炼化,不过无法长大,可是我却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修了三万年才好不容易化成人形……”

  温濯流神情一黯,眼睑微垂,轻声道:“对不起,是我们温家做得不对,还希望贾姑娘原谅。我温濯流在此向姑娘保证,绝不会让我弟弟再伤害你。”

  “哥,你说什么呢?我绝不从!如果我就此放弃了,那你怎么办?!你一天不破除禁制就无法长大,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整个温家断送在你我兄弟手中?”温濯缨眼中隐含着泪水,一副死也不从的样子。

  “什么意思?”元纯不明白,温濯流长大不长大与温家存亡有什么关联?

  “道长,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温家吧!我虽是男儿相,但……”

  “博雅!闭嘴!”温濯流怒了,小小的人端坐在莲花里,周身散发着怒气。

  温濯缨转头看了一眼温濯流,红唇一咬,不顾温濯流的盛怒,继续说道:“我虽是男儿相,但是,我并无男根,也无女相,无法为温家传宗接代。我哥的禁制若不能解除,灵界就再无医道温氏,不是断送又是什么?!”

  元纯不曾想这中间竟然还有这样一层关系,温家既然作为灵界世代相传的医圣之家,如果当真在温濯流这一代断子绝孙了,那整个灵界会遭遇什么呢?

  “就算这样,那你们也不能枉顾我的性命啊!众生都是平等的,凭什么就要我做出牺牲,难道就因为我不是生而为人吗?!”贾谊双手攥着拳,全身都在颤抖。

  “对不起!贾姑娘!我求你,救救我哥哥!如果我的丹有用,我宁肯舍弃了自己,也不会违背祖训捕杀你…”温濯缨跪在贾谊面前,痛哭流涕。

  贾谊虽为兽,却心地柔软,一见温濯缨如此屈尊降贵,真心实意的道歉,先前那一点点的不满也烟消云散。

  但是,还是要拿她性命,她还是无法做到大义凛然的牺牲自我,所以,她只能撇撇嘴道:“我可以原谅你先前所做,但是…要我心甘情愿化为金丹助他突破禁制,我办不到。”

  元纯皱着眉头,觉得此事也颇为难,都是生命,如贾谊说的,哪里有什么高低贵贱,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谁又不怕疼?

  “你们几个有没有什么办法,快想个两全之策啊。”

  元纯的眼睛扫了一圈拂雪等人,他们这一堆神人,总有一个能有办法吧?

  “没遇过这种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解。”能忍和尚摊了摊手,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你呢…”元纯看向一直隐形人一般存在的仓木。

  “凡僧一个,并没有办法。”仓木眯眼一笑,元纯觉得这抹笑有些渗人。

  “咳咳…那好吧。师父…拂雪,净光法师,你们可有办法?”

  “元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凡事都有它的因果循环在。没有无因之果,也没有无果之因。温濯缨的禁制是他的因果,我们旁人不好插手的。”玄元道长显然知道解决之法,却没有同意救。

  “师父!若如此这般顺应因果,那与这灵界的弱肉强食有何区别?温家可以凭借实力杀了贾谊,这是因果轮回而已。我们又何苦要打抱不平,肃清正流呢?”

  “元纯,这不同的。”玄元道长叹道。

  “师父,我不明白。这有何不同?贾谊因为有了我们,她才能逃出本属于她的因果;而温濯流为什么就不能因为我们而逃出禁制的因果呢?!”

  “元纯……”玄元道长弱弱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只能叹息妥协。

  “师父,你就救救他吧。”

  元纯的心有多柔软,玄元道长就会惹上多大的麻烦,这一点他很清楚,所以,也懒得劝了,谁让他摊上了这个徒弟呢。

  “净光,拂雪,此事要能成,还需要你们帮忙。”

  “没问题。”法兰和尚与拂雪异口同声道。

  温濯缨一听他们有办法了,心情很激动,对着他们就是三叩首,诚心道:“博雅万分感谢诸位道长、法师相助!日后,只要诸位有用得到温家的,温家愿意鞍前马后,为诸位效劳!”

  元纯等人成了温府的座上宾,而接着来的事情,就是玄元道长三人的事情。

  但是,元纯只知道玄元道长能帮助温濯流解除禁制,却不知道他会用什么办法,如果他知道,也许就不会如此没心没肺的吃着珍馐美味。

  室内,玄元道长、拂雪、法兰和尚盘膝而坐,室内一片死寂。

  法兰和尚没有料到这个傻徒弟,失了天上那段记忆,竟对元纯宠到了骨子里。

  这逆天而行的解除禁制,必然是要以禁术对禁术,他虽法力扔在,可终究还是历经凡胎而来,以凡躯承受天罚,

  他当真是好勇气。

  “你应该知道,解除他的禁制,你将会受到天邢的……”法兰和尚开口打破了一室沉寂。

  “我知道…”玄元道长沉瞌闭目,淡淡的应了一句。

  “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救他?”法兰和尚知道为什么,可他突然很想亲耳听到他如何说。

  只见玄元道长睁开眼睛,与法兰和尚对视,红唇微动,说:“因为,我不想让他失望。”

  法兰和尚一怔,无言以对。

  又听玄元道长说道:“我也知道,你也不想看到他失望。而此事,由你来做,不如我来做。”

  法兰和尚又是一惊,玄元道长是话中有话,什么叫他来做,不如他来做?

  “你此话何意?”法兰和尚眉头皱成了团,有种被人看穿得尴尬之感。

  “没什么。我们开始吧,我没有金丹,但是我的法力浑厚,可以化物为丹,我今日已取了蛮兽的气息,注入化丹就可以。但是,取出我的法力之后,我定然是没有余力凝丹,就只能靠你们了。”

  “愚蠢。”拂雪咒骂了一句。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玄元道长反问拂雪。

  如果,连一方帝王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他除了如此做之外,还能怎么做?

  他没有了法力,不过是无法再护着元纯,可他如果不去做,法兰和尚就会去做。

  万一日后,元纯知道了法兰和尚做出的这等牺牲,又情意复燃,阻挡在他飞升前面的又是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

  但他不同,他只是元纯的师父,就算他把心肺都掏给了那死丫头,她至多也就是在坟前撕心裂肺的哭上几场,不至于生出什么情爱。

  元纯有拂雪他们在,他就算是死了,也是因祸得福,换个仙身,还能灵界护他一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下一个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