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宿命的对战
天涯楠楠2019-02-14 13:544,803

  刘备与孙策二人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拿下荆州,只有拿下荆州后,他们才有实力与曹操干一波正面,不然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孙刘二人联手,实力自然不同凡响,一时间本来实力雄厚的刘表竟然开始呈现节节败退之象,刘表懵逼了,没有想到是这样一种结果,当即派遣人前往兖州向曹操求救。

  兴平二年,也恰好甘宁人在兖州,当下,曹操没有任何犹豫派遣甘宁前往荆州,到达荆州后,甘宁何其聪明的一个人,怎么选择自己的短处与敌人的长处硬碰硬,当即甘宁运用自己最为熟悉的水战,不停的与孙策等人绕着圈子,从兴平二年到建安三年时间,在强大的进攻下,甘宁紧紧死守住襄阳之地,使得孙策刘备双方再也无法进一步。

  到了建安三年,曹操也早就腾出手来!

  在建安三年曹操让夏侯惇、曹洪、曹仁徐晃、夏侯渊等人各自率领着大军从豫州与徐州两地出兵。

  建安三年,冬!曹操正式掀起大战,这一战,可以说即将决定天下的格局!

  外患,早已经消除,塞北的那些蛮夷,这些年来被邴原等人教训的低下头,外患已经没有了曹操,就相当于后花园安全得到保障,自然可以无忧对前方用兵,丝毫不要担心出现任何的意外。

  奉高县城内,陈府的庭院中。

  陈修坐在亭子中,细细想来,如今自己却要年过三十,真心时光不饶人,但是现在的日子恰恰乃是他所希望的日子,膝下承欢,逗着自己已经五岁的儿子,怀中抱着奶只有两岁的女儿,一男一女,陈修已经相当的满足。

  “夫君,曹公兵发南方,难道夫君不担心?”

  “夫人,这是在考我为夫了,纵然孙刘联盟,终究会有间隙,这种间隙乃是当年孙刘两家厮杀留下来的,虽然前期的时候,并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但是时间久了,这个问题自然就冒出来,就算是孙策与刘备二人也无法阻止。再加上兴霸人在荆州,后方没有扫干净,这可是大忌,这一点乃是死穴!”

  “相比较之下,曹公这边后方无忧,大将都基本从塞北撤回来,再加上这几年风调雨顺,在粮食供给上,已经不需要担心,但是孙策与刘备不同,粮食供给上他们还需要担心,这几年来,刘孙两家一只忙于收拾荆州,粮食的损耗极为剧烈,一时半刻的,这两家还不反应不过来,至于夫人你若是想让从商道上断绝,这千万不能,一旦开了这个先河,起初的努力就完全白费,至于当年能靠着商队不让刘备前往益州,这性质完全不一样,其一乃是刘备的价格过低,其二乃是荆州那边就已经进行封锁,基于这二者的条件下,这些唯利是图的商人,才会同意,不然夫人你以为呢?

  有时候一分钱都能让人疯狂,更何况是大发战争财,战争往往伴随着巨大的利益,巨大的利益,足以让他们铤而走险,好不容易把这些人攥在手中,何必在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再说了,这一次,非但要让他们贩卖粮食,而且还要大肆的贩卖!如此之下,粮食的价格必定水涨船高,最终会有谁来买单,岂不是孙刘两家来买单,受益的人会是谁?这一点夫人还用为夫来说?”

  陈修笑着继续逗着怀中的女儿,至于儿子早在雪地上自个玩耍,倒是有丫鬟在看护着,倒不必太多的担心。

  “夫君说的是。”

  糜贞笑了笑,从陈修怀中抱过仅有两岁的女儿,笑吟吟的看着陈修。

  “你啊,倒是懂得套为夫的话了,战争乃是打是人,打的更是粮食,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的不仅是士卒的消耗战,同时也是大的粮食的消耗战,谁的粮食先没了,谁就败了,士卒士气低落,软绵绵没有任何力气,自然只有败亡一途,但是商人看重的乃是钱,只要有钱他们自然会出售粮食,但是没钱,至于结果会如何,夫人应该猜到,故而这一战打的乃是消耗战!”

  在扬州荆州战场上,夏侯渊等人面色一凝,对方的实力有点超过他们的预料之外,对方的武将似乎有点猛了,导致他们这些人中竟然没有几人是他们的对手,武将猛自然能带动士气,士气一旦被带动,就是悍不畏死,极为恐怖。

  “元让,此战让我来,我带上三千铁骑,与刘备的部曲对上,你率领五千步兵跟上,一旦出现胜利之势,就立即率领五千步兵攻城拔寨,若是无,则掩护我撤退,对他们进行封锁消耗,看谁耗的过谁!”

  曹操现在势强力壮,粮草供给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真正打起这种无奈的战争,夏侯渊心中有些不甘,不仅仅是他,夏侯惇徐晃等人也是如此,不对上一场,还真的不甘心。

  “好!为兄就听你一回!”

  见夏侯渊眼中熊熊的战意,夏侯惇哈哈大笑起来,随之便吩咐下去。

  一旁的贾诩坐着看着,一言不发,似乎这些事情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似得。

  “先生难道觉得不妥。”

  做完决定后,夏侯渊见贾诩一言不发,上前询问道,贾诩的本事,夏侯渊等人心中都有数。

  “无!这样最好!夏侯将军你安排的非常恰当,但是有一点,贾某倒是要说上一句。”

  “先生请讲。”

  闻言,夏侯渊面色一肃,整个人站直犹挺直的柱子,贾诩见状颔首赞赏,不论夏侯渊的本事,光光看夏侯渊这个态度,就值得赞扬。

  “夏侯将军,贾某曾听闻将军擅灵活多变,然则对方的将领刚猛,横冲直撞,难道夏侯将军准备硬要与其对战不成?假若如此,这一战还请将军不要去了,扬短避长这乃是兵家大忌,望夏侯将军莫要犯了。”

  “诺!”

  夏侯渊狠狠的一抱拳,贾诩这一番话顿时点醒了他,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胜战,似乎让他有点忘乎所以。

  “如此此战必胜!”

  孺子可教也,一点就清醒过来,夏侯渊能有今日的成就,并非是浪得虚名。贾诩很满意,这一次可以胜了!

  相对于在扬州与曹仁等人对峙的孙策,刘备相对而言在兵力上就要差上许多,但是武将的精良程度却要高于孙策,这也许就是当初刘备能硬抗孙策如此之久的原因,眼前的第一关乃是最难的一关,同时过了这一关势如破竹,就不会存在什么阻碍,刘备这一方基本是靠着武将的勇猛来提升士气,一旦士气不可用,再加上使用一些小手段,导致其粮食供给不上的话,这一场对峙战基本就已经胜利。

  江夏之地!已经沦为了战场,关羽守着江夏,只要江夏不失,后面就基本不会有事,一旦江夏没有了,后果是怎么样,熟读春秋的关羽心中了然,甚至,他也明白自己如今所处的处境,为将者身先士卒,才能极高的带动士气,不然终究无用。

  江夏城内,已经开始传着谣言,粮草供给不上,军心开始动荡起来,之所以士卒还可用,完全乃是因为他的原因,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积累下的士气,士卒乃是信他关羽,他关羽必定会胜利!故而能坚守至今!

  “禀将军,外面曹军叫战!”

  “点兵,出战!”

  “诺!”

  等副官离去后,关羽叹了一口气,若是有选择的话,他定然会选择挂起免战牌,连日的战斗已经让这位不曾败过的将军开始变得疲惫起来,提着青龙偃月刀,关羽走湖帅帐,点兵后,亲自率领着数千骑兵冲杀出去!

  谁都可以退!唯独他关羽不能退!退了!江夏不保!他大哥刘备的基业就不保!宁愿死,也不会后退一步。

  当率领着数千骑兵出了城门后,见叫战的乃是夏侯渊,顿时大笑起来:“原来乃是夏侯妙才,难道几日前的教训还不够,今日还要自讨苦吃!”关羽的话格外的刺耳,夏侯渊麾下的士卒个个都被气的大怒,他们三千人乃是夏侯渊亲自训练出来,对于夏侯渊的命令,甚至不用夏侯渊开口,乃至是一个眼神,他们立即心领神会!

  主辱臣死!

  不杀了这厮,岂能洗涮他们的耻辱!

  夏侯渊倒是一点也不生气,败给别人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乃是失败了依旧不肯承认!

  “关云长,你倒是不必激我,这一个方法对我没用,只不过前几日败在你手上,夏侯渊不服,今日再来领教关将军的高招!”

  夏侯渊不冷不淡的看着关羽,关羽心中一咯噔,眼前的夏侯渊似乎与前几日有点不一样,多了几分的冷静出来。

  这一战难打了!

  关羽的心中立即冒出这个念头,这个念头怎么控制都控制不住,蹭蹭的往上冒出来,但是心念坚定的他岂能会被这些影响到,怒吼一声,当即冲上前,身后的骑兵立即追随着关羽的身影追击上去。

  “来的正好!散!”

  夏侯渊轻声一笑,立即下达命令,身后的骑兵立即散开,形成一个小尖锥,使得关羽这一次的进攻直接扑了一个空。

  “不好!”

  对于战场上的变化,关羽有着极为敏锐的感觉,心中一惊,立即率领着骑兵冲上出去。

  “上弓箭,射!”

  当机立断,关羽下达命令,一时间万箭齐发,场面好生的壮观,但是夏侯渊丝毫不惧,大笑起来,做了一个手势,旗手立即变换手中的旗子,几百人混在一堆,举起巨大的盾牌,然后缓缓的往前,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

  “冲!”

  关羽见状眼睛一亮,机会来了,立即停止射击,率领骑兵欲要冲上出去。

  “正合我意!合!”

  夏侯渊心中一定,做了另外的手势,三千骑兵顿时一分,分为两队,各自呈现一个巨大的锥子型,如同一把利刃一样,欲要插入敌人的心脏中。

  “冲!”

  一下令,;两队人马立即冲击!一冲击,关羽所率领的骑军来不及反应过来,直接被冲散。

  骑兵一旦被冲杀,就会直接面临被屠杀的局面!

  “随我杀!”

  关羽怒吼一声,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不断的挥舞着,就如同一个天神一样,不断斩杀来敌!

  “好汉子,可惜了!射!”

  再猛的人,也抵挡不住箭雨,大部分的箭矢被关羽抵挡住,但是依旧有不少的箭矢插在关羽的肩头各个位置,幸好,致命的位置都被避开,但是仅此,关羽已经丧失战斗力。

  “关将军,可愿降了!”

  “哈哈哈,关某人纵然是死,也不可能降了曹操这个乱臣贼子……”

  大笑数声,关羽手中的宝刀对着脖颈就是一抹,一个当世武力绝顶的武将就这样没了。

  “忠义之人,好生安葬。”

  对于忠义的人,谁都是敬佩,纵然是敌人,也是如同。

  关羽一死,江夏就等于失去了门户,夏侯渊一胜利,夏侯惇立即率领着五千兵马占领江夏城,然后趁着消息还没有散布出去的时候,立即发动攻势,夏侯惇这一发动攻势,在襄阳的甘宁得知后,立即出兵,与夏侯渊呈首尾呼应之势。

  “关将军,可愿降了!”

  “哈哈哈,关某人纵然是死,也不可能降了曹操这个乱臣贼子……”

  大笑数声,关羽手中的宝刀对着脖颈就是一抹,一个当世武力绝顶的武将就这样没了。

  “忠义之人,好生安葬。”

  对于忠义的人,谁都是敬佩,纵然是敌人,也是如同。

  关羽一死,江夏就等于失去了门户,夏侯渊一胜利,夏侯惇立即率领着五千兵马占领江夏城,然后趁着消息还没有散布出去的时候,立即发动攻势,夏侯惇这一发动攻势,在襄阳的甘宁得知后,立即出兵,与夏侯渊呈首尾呼应之势。

  刘备很快就被拿下,刘备也极有骨气,宁死不降,在自己的府内抹脖子自尽了,也许是这一生都在流浪中,也许是腻了……至于陈群回到了许县陈家中,辅助的人死了,叫他投靠曹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备一败,顽强的抵抗的孙策最终抵抗不住,败了!

  从起兵到打败孙刘两家,前后总共花费了三年时间,整整三年的时间,曹操大概上统一了天下!

  在奉高城内,曹操大宴群臣,当天晚宴上,曹操肆无忌惮的笑着道:“中平六年开始,孤曹操从未想过会有今日……”娓娓道出当年的艰辛……曹操一时间感慨万分道:“若无敬之,也许就没有今日的曹孟德,一步步一环扣着一环,从未见他做过无用功,就拿此战来说,若是当年敬之举荐甘宁,恐怕眼下时局就是三分天下的格局,南北差异过大,想要拿下南方,一个字难……不过说起敬之,今夜你们可看到了敬之……”

  宴席上不曾看到陈修,曹操心中一咯噔,立即询问道,但是所问的每一个人都是摇头,他们心中也是好奇,今夜陈修怎么不来。

  “主公……长史有信。”

  突然,门外一人急匆匆的跑进来,见到来人乃是曹家的老人后,在听到管家口中的话后,立即起身夺过管家中的手中的信件,拆开信件一看,信上只有一行字,写着:主公,臣走了,游遍天下了。

  曹操久久不语,最终叹了一口气道;“也许这才是的你所想要的。”

  ……

  (全书完)

  PS:求点击,求收藏!求订阅,求购买!求评论,求打赏。各种求!猪年快乐,祝个位发财!求个位大大分享好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最强谋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