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欲盖弥彰一
赵岭2019-01-25 09:102,179

  捡别人的东西不还跟偷别人随意放置的东西没有什么差别,有错的难道不是把装了钱的包随便放的人吗?在这个社会上,让别人有机可乘的人注定要吃亏。--东野圭吾

  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法医的解剖实验室内,宁市的美女法医,也是赵岭的女朋友慕剑芸正一脸悠闲的吃着同事买回来的荞麦面,等着自己那个工作狂同事兼男朋友的赵岭。

  果然随着“咔哒!”一声,实验室的门被推开了,一脸冷峻的赵岭急不可耐的向着到尸体解剖报告放置的办公桌走去。

  慕剑芸见到他这样,习以为常地叹了口气,也不恼,谁让自己当初就是看中了他的聪明能干和超强的责任心了呢!她把另一份的肉末臊子面推到了赵岭的面前,以一种命令冲着赵岭说:“先吃饭!在吃饭的过程中我来给你讲一下时间的结果!”

  赵岭看了一眼一脸不容置疑的女朋友法医,难得的挤出了一丝微笑。

  “死亡原因就是先前判断的颈骨向左骨折导致的机械性窒息无疑,且有在临死前she精的痕迹,另外通过脖子上勒痕的深浅也推断出凶手的惯用手应该是右手,而且通过对尸体尸斑情况的分析被害人在死前并没有搏斗过的痕迹并且在死后也没有拖行的痕迹,也就是说死者应该是被凶手突然袭击,并且凶手的力气极大,大到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将一个大活人的颈骨拉到骨折!”

  “这么看,应该是个发育健全且身体强健的男性!”赵岭接话到。

  “嗯!应该可以这么判断。”

  “那死亡时间呢?”赵岭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根据死者中午吃的蛋炒饭还没有进入到食道的情况来看,死者应该是在用餐后的一个小时内就被人杀死了,也就是在下午一点半左右!”

  “下午一点半左右,嗯!已经够精确了!这个时间应该是上下午第一节课的时间!”赵岭点头说到。

  “听你话中的意思,你似乎确定凶手就是学生身份了!”慕剑芸疑惑地说道。

  “其实判断他学生身份的原因也很简单,经过侦查分析后确定了案发第一现场是在十舍的宿舍楼,那既然是宿舍楼,就必定会有宿管人员负责监察进入楼内的人员,相信也只有学生和保洁阿姨们可以自由的进出楼内,而据你刚才所说凶手应该是一名体格较为强健的男性,所以综上,凶手是一名男性学生的身份应该是无疑的了。”

  慕剑芸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赵岭却开始低头不语,因为他总感觉案件当中有哪些不对。

  晚上,杭市公安局内召开了一场案情分析会,当然也是专家组成员的碰头会。

  当赵岭和慕剑芸一前一后的来到会议大厅时,他一眼就见到了正埋头翻理案卷的白世元,下一秒更是直接走到白的面前,给了他一个爆栗!

  白世元痛的抬起了头,刚好看到一脸坏笑的赵岭,不由得脱口而出,“我去,赵岭,不会这么巧吧!”

  “就是这么巧!”慕剑芸这时也走了过来,向着白世元打招呼。

  赵岭,白世元,慕剑芸都是杭市江华大学的高材生,在校期间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关系,只是在毕业的时候因为到不同地方任职的原因,所以这些年才少了联络。

  当然再见面,亲故如旧,小别胜新,所以不一会儿,三人就熟络了起来,就在这时,专案组组长高栋咳了一声,示意今天的分析会正式的开始,大厅里也是真正的鸦雀无声!

  高栋严肃的说道:“今天咱们这个专案组的成员才算是真正的聚齐啦!我很高兴见到大家,我也知道各位都是周边各省市县的刑侦刑侦专家,都有自己的一套分析方法和刑侦逻辑,所以今天在这里就各抒己见,都表达出自己对于本案的看法!首先就请先我们一步到来的宁市的刑侦专家赵岭为我们介绍一下基本情况,和你对于本案的一些看法!”

  赵岭清了清嗓子后说道:“基本的一些情况,相信大家都有了了解,我在这里也就不废话了,我只说我看到的几个点,首先凶手应该是一名智商较高的男性,这集中表现在他对于在犯罪现场的处理上,我们在厕所门的搭扣门锁上发现了被胶带粘过的痕迹,怀疑凶手是通过将胶带没有粘性的一侧对向门闩一侧(以免胶带全粘在门上),将一头折过来轻轻粘在门闩上,讲另一头带出门外,轻轻关上门,再用力拉将胶带撕下来带走,从而实现了门的反锁并在其中布置下了被害人的那双耐基运动鞋,目的可能就是为了拖延人们发现被害人消失的时间,另外他如何将被害人运到距离现场五公里远的工地现在仍是一筹莫展,当然今天我们也与一中的校长打过招呼,取到了距离案发现场较近的监控录像,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帮助我们分析案情。”

  高栋听罢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你的想法,这样如果在结合慕法医的尸检报告,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要排查在下午一点半左右没来上第一节课或第一节课迟到的男性学生就可以了呗!”

  “实际上只要排查缺勤的同学就可以了,因为下午的第一节刚好是体育课,是全年级一起上的!”赵岭补充道。

  高栋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对这个被害人的人际调查怎么样?”

  “被害人是个孤儿,父母在他一岁左右的时候就自杀死了,好像还有个哥哥,不过失踪了,但被害人这些年虽然在一直住在福利院,但却有一大笔资金,并且汇给他钱的户头还是一所外国银行!”

  “外国银行?”一时间,众人都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惊叹。

  一个无父无母,一直住在福利院的的孤儿,他还会有什么外国亲戚不成!

  而白世元却觉得隐隐有些不对劲,因为想起孤儿院,想起孤儿,他就会想起那个可怕的小子,现在想想,他如果还活着,应该也有被害人这么大了,忽然一道惊光闪过了他的脑海,“肖一郎”,“肖一郎!”这名字怎么如此的熟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智商犯罪之白夜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智商犯罪之白夜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