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嫌疑犯 脱层皮
赤水幽人2019-05-12 09:212,192

  赭小林呆在恐怖漆黑的铁笼子里开始反思,共犯是不能承认的,这是犯罪会被判刑。销赃也不能认,我们不认识那人,更不知道这单车是偷来的,可是警察叔叔肯定不会信呀!证据?怎么才可以自证清白?……

  赭小林毕竟是第一次进局子,他心里七上八下的胡思乱想,怎么也静不下来。霎时间,沉重的铁门“哐啷”一声被人推开,一道手电光束穿透钢筋缝隙射了进来,小林用手掌挡住眼睛,他好一会才看清正是抓捕自己还出言羞辱妹妹的年轻小警察来了,此人一脸稚嫩分明是才出警校的新人。

  小警察沉声呵斥道:“好好呆着,想清楚你犯的事儿,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小林不知所措的愣住了,他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可惜人家不给他机会,早快步向里间走了。很快那边传来交谈之声,那个偷儿的声音异常镇定自如,“我说过了,不见你们田所长我啥也不会说,你们别想诳我!”

  “田副所长外出公干了,你犯的事儿还是早点交待的好!你田义的档案一大叠了,不要以为这些小偷小摸我们就治不了你!”

  “我不是被你们治住了么,俺已经被你关在这儿了,一年半载又会出去,免费的公家饭好香哦。”

  “……”

  这偷儿看来是个老油条,不知道是几进宫了,应该还有些关系背景,实习警员明显对付不了,小警察只能悻悻而回转移审问目标。

  不一会儿,赭小小被小警察带了过来,她哭哭啼啼的喊:“小林哥,我好害怕!警察干嘛抓我们呀,呜呜呜……”

  “哭个啥鬼啊,又没有打你!不交待清楚了,有你哭的日子,哼。见多了你们这些装无辜的小样儿……”小警察推了一把赭小小,义正言辞的训道。

  赭小林心里一阵苦涩,他紧急安慰妹妹道:“小小别哭了,实话实说就好。我们也是上了坏人的当被骗去买单车……”

  “不准串供,快走!”小警察不耐烦的吼道,他推着赭小小出了那铁门,一阵噼里啪啦声传来,黑屋子又恢复了死一般的黑寂。

  赭小林心里更忐忑不安了,他担心害怕妹妹会被警察诱供,会不会真认了小偷的同犯啊?那可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黑暗里不知道过了多久,赭小林肚子饿得一阵阵隐痛,他只能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思维也停止了,他真害怕自己就这样死掉。

  恍恍惚惚间,小林感觉自己被人架了起来,被刺眼的白光一顿照射,他瞬息致盲了。

  一个威严的严厉声音传来:“嫌犯姓名?”

  “赭小林”

  “年龄?”

  “15岁。”

  “职业?”

  “二十八中学学生”

  ……

  赭小林几乎是毫无意识的就回答了所有的问话,之后他被人灌了好些水,这才渐渐的清醒过来。

  这是一间灯光白得刺眼的房间,一张办公桌旁坐着两个身穿警服的人,他们正用严厉的目光审视着赭小林,似乎已经掌握了他所有的一切情况。

  “赭小林,在这上面签上名字并按个红手印。”

  “警察叔叔,我是冤枉的,你们要调查清楚啊,我不是坏人,我要见我的老师和亲人……”

  “少废话,带回去!”

  赭小林顿时语塞,他惊恐万状,对!就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人踢了他两脚还抽了他几个耳光,刚才这人还模模糊糊问了很多话,可他记不清自己回答了些什么。他抬头望去,想要牢牢的记住这个人。

  这是个维吾尔族大叔,虽然胡须刮得很干净,警帽警徽使其脸上罩了一层光辉形象,他普通话也很标准威严,可是那一双眼睛出卖了他,这是双恶狠狠的蓝眼睛,闪着精光刀芒。

  赭小林很怕这个维吾尔族警察,他继续央求另外那个警察道:“警察同志,我要见我干爹,他是机械厂副厂长朱涵,你能帮我通知他么?”

  “噢?你是老朱的干儿子?他没提过呀!好吧,等会我帮你告诉一声。”这警察显然十分诧异有点不相信,可还是答应了赭小林。

  赭小林再次被关进了黑屋子,在这里完全没有时间观念,他只知道肚子很饿很疼,人昏昏沉沉的快要死了。

  又不知过来多久,两个急叫声把他惊醒了:“赭小林,赭小林!你怎么样啊?说话呀。”

  赭小林艰难的睁开双眼,泪痕、眼屎把睫毛、眼皮粘住了看不真切,可声音很熟悉很亲切,他嗫嚅着嘴唇嘶哑道:“朱妈妈,救我!饿……”

  很快,赭小林被人拥抱着喂方便面汤,朱涵和一警察在旁边争执,“老秦,你们城郊派出所越来越操蛋了!学生娃咋整成这样啦?”

  “嘿嘿,老朱你误会了,真没打孩子。昨儿弄回来,两个头儿不在,不好处理啦,这不一早就叫你们过来了嘛……”秦警官解释道。

  “拉倒吧,你们派出所那一套哪个不知道啦?”朱涵嗤之以鼻道。

  “老朱,过了啊。真没那么严重,就是忘了小屋子里有人,没有安排吃饭。”秦警官压低声音道:“老一来了,阿木都拉应该去说这事儿了。你要不要过去下?”

  “嗯,我肯定去找伍所长要个说法。说这孩子偷车,我咋就这么不信服!瞎搞……”朱涵脸色不悦道,他边说边和秦警官离开了。

  赭小林进了些食物,从胃部开始整个身子都暖洋洋起来,他这才有了点力气说话。“朱妈妈,我妹妹也被抓了进来,她人呢?”

  “啊?还有一个?”朱月妈惊愕,她望了望四周道:“你再吃点面,要慢些吃。我找人把你小妹弄出来!”

  朱月妈一走,赭小林端起方便面来两口就喝了个底朝天,他用力揉搓着脸部,感觉好多了。心里喑想,这回应该死不了咯。

  两个小时后,赭小林兄妹被朱涵夫妻领出了城郊派出所,不仅没买到单车,赭小林自己的自行车也被扣押了,没有购车发票证明不了合法性,被定性为“疑是脏物”,结案后要公示一段时间,确实无人认领了才通知赭小林过来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盲流不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