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听到唐熙煜,拔腿就跑
安九凌2019-03-21 16:433,452

  艾伦斯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唐熙煜,愣了一下,随即和善地笑了笑,道:“我叫艾伦斯,是刚才跟萧小姐一起做好事的人。”

  唐熙煜迟疑的视线落在萧满脸上,萧满猛然点头,道:“对,刚才要不是他,那位孕妇可能就出事了。”

  “一个大男人面对孕妇能做什么?”唐熙煜忍不住吐槽一句。

  “不好意思,我是一名医生,刚巧也学了一些有关妇产科的知识。”艾伦斯丝毫没有介意唐熙煜的态度,相反笑得眼睛都快找不到了。

  这人……还真如外国人在中国人印象中的开朗热情。

  唐熙煜:“……”

  不知为何,萧满总感觉在这两位男人之间流淌着一股不安的因子。

  萧满只好适时出声打破这僵局和尴尬:“好啦好啦,艾伦斯先生,跟你介绍一下,他是我的老师,地道的北京人,可能风俗方面让他性格有点跟别人不一样,还希望你不要介意哦。”

  或许是刚才两人一起经历了一场惊险的事情,莫名的,萧满对于面前这个开朗热情的男子没有丝毫的戒备,相反跟他相处很舒适。

  “地道北京人?”艾伦斯那双碧绿色的眸子猛地睁大,微微惊喜,“那我能像你打听一个人吗?”

  “什么人?”唐熙煜态度虽然有些冷,但也顺着艾伦斯的问题问道。

  “对呀,艾伦斯先生,你可以说说看,说不定我的老师会认识呢。”

  “真的吗?!”艾伦斯显然有些不可置信,“我听说赫赫有名的苏绣大师住在北京,所以特意过来北京来找她拜师,但是我来北京已经一个星期了,但至今还是没有大师的住在哪里。”

  “苏绣大师?”这么巧?北京还有跟唐熙煜同样级别的苏绣大师吗?

  不知道为什么,萧满总有一种预感……

  “那这位大师叫什么名字?”

  “她叫唐熙煜,年纪大概五十岁左右,面容和蔼……”

  “抱歉不认识,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唐熙煜未等艾伦斯说完话,立刻拉起萧满的手健步如飞离开了医院。

  艾伦斯望着他们飞速离开的背影,抬手挠挠头,一脸懵逼。

  不仅艾伦斯懵逼,萧满全程也一脸懵逼地被唐熙煜拉着跑,宛如身后有什么虎毒猛兽一样,脚步飞快,萧满腿短,几乎是被唐熙煜拖着跑。

  萧满还真的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真的就是麻袋。

  “唐……唐老师……等等……我好累……”萧满强制性被他牵着跑,累的气喘吁吁,说话都不利索了。

  听到萧满的话,唐熙煜的飞跑的脚步总算缓慢了下来,最后在医院大门口才停了下来。

  相比萧满累得够呛,唐熙煜只是气息有些急而已。

  “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不过,唐老师,艾伦斯说的唐熙煜难道是……”

  “整个北京只有我这个人叫这个名字。”

  那这么说艾伦斯要找的人就是他?

  “但是他说对方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人?”

  “他说的是苏娘。”

  等等,她怎么感觉跟不上唐熙煜的思维:“为什么?”

  唐熙煜淡淡睨了她一眼,反问:“难道你过来找我,没有提前对我的个人做一些人物背景的了解?”

  萧满顿时被问住了,实际关于唐熙煜这个人的所有事情,萧满都是从爷爷口中听说的。自然爷爷也误会了一点,在她还没来找唐熙煜之前,确实也以为唐熙煜是女的,因为在每一届刺绣艺术节上领奖的那个唐熙煜就是现在她认识的苏娘。

  之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唐熙煜从未跟她解释过。

  “您隐藏的太好了,您的住址我还是在网上找的呢,在找到您之前我已经连续找了两个地址了。”说到这,萧满还为此忍不住吐槽。

  他不想要别人知道他真正的住址,难道仅仅是因为为了躲避记者的疯狂轰炸吗?

  “因为一些事情我暂时不方便过于透露现在个人所住的地址。”唐熙煜声音平淡无奇,仿佛在讲述一个事实而已。

  所以,他才会拒绝那些卖布料老板娘帮忙带布料回家,更会在艾伦斯一说到自己的名字时,二话不说立刻撒腿就跑?

  萧满虽然对这件事其中真正原因很好奇,但是既然唐熙煜没有选择愿意跟她坦白,她出于礼貌,理应保护他个人的隐私。

  “我明白了,所以这也是你为了躲避艾伦斯的原因?”

  唐熙煜微微点了下头:“对于一个我不了解的人,我们还是时刻有所防备才是,但是你说错了一点。”

  “啊?”

  他看着她,嘴角勾起微不可察的笑意,似有一丝丝揶揄的味道:“我不是地道北京人,只不过是八年前才搬过来北京生活的。”

  萧满震惊不少:“但是您偶尔的北京话说得还挺顺溜的。”

  虽然他偶尔因为生气时脱口而出的北京话带着一丝滑稽,但不得不说,他的北京话还挺地道的。

  “我脑子好。”

  “……”行吧,她输了。

  “哦对了唐老师,您之前追的那个小偷抓到了吗?”

  “抓到了,现在在警局里,至于那个包包,会有警察联系失主归还的。”唐熙煜转身抬步就走。

  萧满也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其实忘记跟您说了,被小偷了钱包的失主就是刚才那位孕妇……”

  她话说到一半,走在前面的唐熙煜突然停下脚步,萧满硬生生撞上他的后背,鼻子顿时传来一阵酸痛。

  萧满捂住鼻子,痛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唐老师,怎么了?”

  唐熙煜缓缓转过身看向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把她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问:“你抱的那些材料呢?”

  眼眶中的泪水顿时冻住,萧满一脸歉意:“那个……唐老师,其实那些布料和工具……”

  萧满还没说完,就看到唐熙煜的视线落在她身后的不远处,她刚疑惑,他就抬步朝她身后的方向看去。

  她转身看去,双眼徒然睁得老大。

  该死!刚才那位孕妇丈夫的车就停在医院门口,最可怕的是,刚才被萧满拿来给孕妇当坐垫的布料……

  对,就是在布料批发市场唐熙煜一眼相中的那块金黄色还泛着光泽的丝绸正挂在坐垫上,因为车门开着,所以那块长丝绸宛如瀑布一样,沿着坐垫蜿蜒而下,一半披散在地上。

  而布料上,隐隐还看到一块块大小不一的血迹。

  ……

  要!死!了!!

  唐熙煜缓缓朝车辆走去,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画面一样,瞳孔微微睁大,震惊,心痛,不可置信……

  萧满在他那双漂亮的黑眸中读出了这么多的复杂情绪。

  而她其实现在心情也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唐熙煜,更害怕等下唐熙煜该怎么教训她糟蹋了他的爱布。

  所以在唐熙煜未问她原因之前,她乖乖承担错误:“唐老师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弄坏您的布料的,只是……只是当时情况紧急,孕妇肚子里的孩子随时会出来,而四周都没有布料遮挡,所以我只能……只能……”

  到最后萧满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再也说不出口。

  萧满明显感觉到唐熙煜逐渐急促的喘息声,仿佛在压抑着什么。

  她视线往下,便看到袖口处的手早已握紧成拳,手背上满是浮起的青筋。

  不……他不会一拳把她揍残废吧?

  “唐老师,如果您想打我的话……那就打吧!”萧满双眸紧闭,缩着脖子,双手抱着自己放狗头,一副一心赴死的决然模样。

  唐熙煜把苏绣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自然这些材料和工具也深受他的爱护,最主要的还是他最喜欢的布料,他能这么生气,她能理解。

  真的能理解。

  唐熙煜黑眸直直看着她,明明害怕的要命,但还是勇敢承担错误,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明明很生气,但看到她这番可怜模样,他的火气瞬间像是遇到冰水一样,彻底浇了个灭。

  她微微把眼睛迷成一条细缝,偷偷看了他一眼,满是哀求:“不过唐老师,您能不能亲手一点打?”

  她还是跑疼的。

  “我是那种会动手打女人的男人吗?”唐熙煜无奈睨了她一眼,“行了,我不会打你,先把手放下。”

  萧满愣了一下,迟疑了几秒才缓缓放下手,睁开眼瞅着他,就像是犯错的小狗,那双眼睛带着对于他来说有致命吸引的东西。

  “真的吗?”

  “真的。”唐熙煜迅速别开眼,假咳几声道,“我知道你是真的不是故意的,更何况,你也是在做好事,我没必要还要责怪你。”

  萧满感动得眼眶泛红,但还是有自知之明道:“谢谢唐老师能原谅我,不过这件事总归是我做错了,要不我出钱给您,重新买一块?”

  “不用,这点钱不算什么。”

  “……”她忘记了,唐熙煜就是一个真实的隐形土豪。

  “谢谢唐老师不计较之恩。”

  面对唐熙煜肚子里能撑船的宽容之举,萧满甚是敬佩和感动。

  “不过这块布料本来就仅此一件,如今被弄坏了,只能用别的布料代替了。”

  “??”仅此一件?!

  跟她理解的一样吗?这块布料有可能实际昂贵到她无法想象?

  “唐老师这个想法好啊,提前预备多个方案以备突发情况,好……真好!很赞!!”萧满笑嘻嘻的朝唐熙煜竖起大拇指。

  “不过……”唐熙煜的视线又幽幽地落在她身上,“你得帮我染布。”

  ???

  染布??

继续阅读:第22章 我家什么时候养了一头猪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锦绣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