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好的,唐老师
安九凌2019-03-21 16:433,529

  “大姐,谢谢你……”萧满收回视线,伸出去准备接过自己钱包的手猛地僵住。

  ??

  面前空空如也,原本一直站在旁边的大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等等!!

  萧满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有来来往往即将要去登机的人群,不仅大姐不见了,就连刚才撞倒她的那名中年男子也迅速没了踪影。

  萧满有一秒的错愕。

  ??那两个人不会是一伙儿的吧?!!

  啊——

  萧满双手抱头,一脸绝望。

  她的钱包!那钱包里面可是她全部家当啊!!!

  钱包里的不仅有她的银行卡和回去的现金,最主要的是——里面有她的身份证,身份证可是她能登机回家的唯一凭证啊!

  萧满满脸崩溃,撒腿就往那名男子最后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少爷,你身体还没好,怎么起床了?”苏娘见唐熙煜突然走出来,连忙走上去扶住他,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唐熙煜抬头看了看天,发现原本好不容易出现的太阳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黑云掩盖掉。

  天空又开始有下暴雨的征兆。

  “她呢?”

  虽然唐熙煜没有指名道姓,但苏娘很快就听出了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谁。

  “少爷,萧小姐回家了。”

  他愣了一下,双眸闪过一丝诧异。

  那个人之前那么对他苦苦纠缠,要得到他作品的决心那么大,为什么突然就……回去了?

  “你打电话问她要下她的详细地址。”

  苏娘不明所以:“少爷,您要萧小姐的地址做什么?”

  唐熙煜转身一手背立,看了一眼苏娘,道:“苏娘,你应该了解我,我不喜欢欠着别人的人情。”

  苏娘这下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他为了报答之前萧满救她的恩情,打算邮寄一副作品给她。

  苏娘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欢喜回道:“好的少爷,我这就打电话给萧小姐。”

  可当苏娘连续打了四个电话,电话那头都显示关机的时候,她不由疑惑:“少爷,萧小姐的电话打不通,关机了。”

  唐熙煜的眉头下意识微微皱起:“她的登机时间是几点?”

  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之前我听她说是十二点。”苏娘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可是现在才十点半,还没到她登机的时间呢。”

  一般登机后才会选择关机,但是距离她登机时间还有那么长的时间,按道理,她应该不会关机。

  “把手机给我吧。”唐熙煜接过苏娘手中的手机,再次拨打那串手机号码。

  唐熙煜原本以为这次会跟之前那样,直接显示关机。但这次却没有,而是响了很久,不过却一直没人接。

  但是手机响了好一会儿后,居然被对方挂断了!!

  要说萧满那家伙挂断他的电话还说的过去,但是这个手机是苏娘,她跟苏娘关系那么好,她不可能会挂苏娘的电话。

  那股不祥预感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强烈……

  “苏娘,你在家等着,我出去一趟。”唐熙煜把手机还给苏娘后,抬步立即往外走。

  “哎,少爷,你伤还没好,你出去做什么呢?”苏娘拿起旁边的雨伞,忙不迭追了上去。

  “我出去找她。”唐熙煜的语气平淡地像是陈述今天天气好坏一样。

  苏娘惊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在她照顾面前的男子这么多年以来,她早已习惯他身上除了苏绣之外那股漫不经心的清冷气息。却没想到,他居然会对一个相熟不到几天的女孩有了关心。

  她知道,他有关心他人之心,但那也仅仅是面对他在乎的人。

  “可是您的伤还没好,要不你好好呆着,让我出去找萧小姐吧。”

  “不用了,苏娘,我已经没大碍了。”唐熙煜拿走她手里的雨伞,转身径直大步走出去。

  原本昼亮的白天因为大片大片黑云的凝聚,越来越暗,空气也开始变得沉闷,仿佛有一股东西要强压下来一样。那强劲的烈风席卷着灰尘一层层狂卷而来。

  宽敞的水泥大道因为即将下雨的原因,来往的人逐渐稀少。

  萧满宛如斗败的公鸡,正垂头丧气走在街上,心里积压了很多的委屈,仿佛找不到出口,无法纾解出来。

  她基本把整个机场都翻了一个遍,还是没有找到那两个人。

  就在萧满还宛如幽魂一样在街上游走的时候,一道闪电夹着巨雷突然轰隆轰隆地声音从她头上响起,下一秒,如都豆大的雨滴直直从头上落下来,不到几秒反应的时间,雨势越来越大,很快就变成倾盘大雨。

  萧满双手抱头,立即撒腿就往能遮雨的地方跑去。

  特么,她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居然让她碰到长这么大有史以来最衰的一天!钱包不仅被人偷走了,就连现在大雨都欺负她!!

  萧满狠狠踢了一脚墙壁,本以为会有所出气,却没想到下一秒就听到她哇哇惨叫声:“啊啊,好痛……”

  她感觉现在自己这样的处境,只有欲哭无泪这几个字才能体现她此时狼狈的衰样。

  越想越委屈,她蹲在墙角,双手抱膝,开始哭了起来。

  本来心情就很难受,再加上这沉闷的天气影响之下,她的哭声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直接嗷嚎大哭。

  她命中是跟北京这个地方相克吗?为什么她一来这里,就命运多舛,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呢?!

  她不会来了!以后打死她也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

  萧满哭得天昏地暗,上气不接下气。或许是哭得太专注,没有注意到面前那一双黑色布鞋。

  唐熙煜想象过很多种可能,可能她已经登机回家去了,也有可能因为大雨的原因延机,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候机场内等待。

  所以在他来到只剩下寥寥几个工作人员的机场,以为她已经离开,正准备转身离开机场的时候,却在这时,隐隐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一道哭声。

  那道声音很熟悉。

  他大步往声源处走去,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这道哭声或许是他要寻找的人。

  果然……

  真的是她。

  只是……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狼狈和可怜。她整个人都卷缩在墙角,小脸深深埋入双膝中,那隐隐传出来的哭声仿佛受尽了委屈,哭得满是无助和悲伤。

  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惨兮兮的气息,就差脖子上挂了一个惨字了。

  而那因为找到她后已经安稳落回远处的心再次因为她的哭声,微微一紧。

  唐熙煜垂眸看向她,启唇问道:“你怎么了?”

  她的哭声骤然停止,唐熙煜明显看到她因为惊讶而微微一愣的身体。

  她缓缓抬起头,泪眼朦胧间看到面前高大的男子正笔直地站在她跟前,一身跟黑色天地差点混为一体的黑色亚麻立领盘扣长袍,一手背立,头顶上的那本雨伞被他稳稳撑在手里。

  他薄唇微抿,那双黑眸也正直直注视这她,正在等待她的回答。

  就跟自己迷失在荒无人烟,一直找,却找不到方向的沙漠里的那种无助感,在即将绝望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一抹希望,那种无助的感觉瞬间如潮水般直直朝她涌上来。

  让她感觉到,至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至少她相熟的那个人正在找她,至少……她没有感觉到现在自己是一个人。

  她抬手狠狠抹掉眼泪,本来想压抑住的眼泪却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疯狂往下掉。

  “我……我钱包被人偷走了,我现在身无分文,就连回家的身份证都没有了!”

  越说越难受,越说越感觉自己憋屈惨兮兮,这次她也不顾被唐熙煜看笑话,又一次大声哭了出来。

  难道这是她独自一人缩在这里哭鼻子的真正原因?

  唐熙煜微微叹了一口气,终究她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

  “别哭了。”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哭声又戛然而止,抬起小脸,一脸楚楚可怜的瞅着他:“那个……唐先生,求求你收留我吧。我现在身无分文,也没有地方住,您……能不能收留我暂时住一晚?”

  “只要你不再哭了,我就答应你。”

  萧满震惊地瞪大了双眼,猛地站起身,一脸不可置信看着面前俊逸的男子:“您……唐先生,您在说一遍,您真的愿意收留我吗?”

  唐熙煜抬眸看她,神情还是一片平静,突然说道:“我答应你之前想要学习苏绣的请求。”

  “啊??”

  段小然愣了好几秒,思维才勉强跟上唐熙煜的思维。

  “唐先生,你真……真的愿意教我苏绣吗?”段小然以为自己听错了,激动地声音都带着颤抖,再一次确认般问他。

  “难道你不想学?”

  “不不不不!”段小然急忙摆手,“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拒绝唐先生的好意呢?”

  “那好,收起鼻子,跟我回去。”

  “好勒,师父!”段小然站起身,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

  “师父,您怎么不走了?”段小然歪了歪脑袋,斜眼看向他,满脸疑惑地问。

  他垂眸看她:“以后不准叫我师父。”

  “???为什么?”

  “我只是答应教你苏绣,不代表我收你为徒。”

  段小然这才想起,他之前一直跟她强调过,他不会收徒。

  但是……

  “可这两者有什么区别?你教我东西,我不是应该叫您师父吗?”

  “唐先生,唐熙煜随便叫,除了师父这个称呼!”

  “……”

  这家伙……怎么这么固执呢?

  对于当时的段小然来说,或许这只是一个称呼。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唐熙煜有多抗拒“师父”这两个字。

  “好的,唐老师。”

  唐熙煜:“……”

继续阅读:第11章 包扎伤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锦绣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