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安九凌2019-03-21 16:433,632

  唐熙煜强撑着肚子上的剧痛,一步一步往回走,随着夜幕的逐渐降临,他只感觉眼前越来越黑,脚步也渐渐宛如灌了铅一般,走一步都极其吃力。

  回家……回家就好了……

  168号四合院大门口,一名娇小脸蛋白净的小女孩正坐在门口,她一手撑着脑袋,双眸紧闭,脑袋正微微摇晃,睡得甚是香甜。

  可打瞌睡不到几秒,下巴突然从手掌中滑落,她整个人差点栽了一个跟头,瞌睡虫也因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满深深打了一个打哈欠,揉了揉眼睛,左右看了一眼,才想起这里是唐熙煜的门口。

  她居然等唐熙煜等睡着了!

  不过……

  唐熙煜怎么还没回来?!!

  不是……这家伙不会不回来了吧?!

  萧满猛地站起身,在门口来回踱步,情绪越发急躁。

  他不会为了躲避她,不回家了吧?

  但是想想又不可能!这里是唐熙煜唯一的家,他不可能为了躲避她,选择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落脚。

  但是都这么久了,这家伙怎么还没回来呢?就算采购布料和刺绣工具也不至于挑选这么长时间啊?

  实在等不了,萧满转身拿起旁边的书包背上,踏步打算去找他。

  可当她刚走出小巷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啊——”的惊恐女声,当她抬眸望去之际,正好看到那抹白色身影摇摇欲坠。

  而他的腹部上,那片还不断扩散的鲜血因为白色服装越发显眼,一眼看过去触目惊心。

  萧满瞳孔猛地睁大,大喊了一声:“唐先生!!”

  她拔腿朝他跑过去,迅速接住他欲倒下的身体。

  唐熙煜感觉脑袋有些发晕,眼花得看不亲眼前的景物,只感觉有一抹俏丽的身影夹着强烈的风气迅速靠近他,下一秒,身体被人扶住,一股熟悉的馨香窜入他的鼻腔中。

  “唐先生,你……你没事吧?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萧满一手扶住他,一手紧紧捂住他受伤的部位,惊吓地声音都说得不利索了。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扶我……扶我回……去……”

  “不行!你现在受这么重的伤,要去医院包扎才行!”

  萧满说着抬头朝围观上来的人群喊道:“快!大家帮忙打下120叫救护车!”

  因为唐熙煜流的的血太多,他又是徒步回来的,刚才那一声惊叫声相比也是因为看到他流了那么多的血才被吓到的。

  人来人往的人群因为这么大动静,纷纷驻足扭头看向这边的情况,很多也纷纷围上来,有两名男群众还上来帮萧满扶住唐熙煜的身体。

  “已经打电话了,救护车很快就过来,现在主要捂住他的血,不要让他失血过多昏迷。”其中一名戴眼镜的男子说道。

  “不要……我不要……去医院……带我回去……回去……”唐熙煜不断想要挣扎他们的手,但奈何受伤太重,再加上一路走回来,他已经筋疲力尽了。

  萧满没想到唐熙煜居然也是一个这么固执的人,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不去医院,还想回家?

  难道回家就有人包扎他流了这么多血的伤口。

  “去医院才能……”萧满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因为唐熙煜本来摇摇欲坠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双眸一闭,倒在萧满身上,昏迷了过去。

  “喂!唐先生!唐熙煜!!”

  ……

  直到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说明了情况,萧满才知道他是被匕首刺伤的,因为强撑着走路回来,所以导致失血过多昏迷了。

  难道……有人想要杀他?!

  唐熙煜虽然失血过多,但好在年轻,身体健壮,那把匕首没有击中要害,经过一场手术之后,总算抢救过来,护士正把他推到病房。

  正当萧满准备踏入病房之时,余光就看到苏娘正匆匆往这边赶过来。

  “少爷呢?萧小姐,少爷怎么样了?他现在在哪?”苏娘跑过来,双手紧紧抓着萧满的手臂,满脸担心地问。

  “苏娘,你不用太担心,手术很成功,现在正在病房里,不过还没苏醒过来。”萧满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听到唐熙煜没事,苏娘的脸上总算放松了下来:“虽然少爷平常很少出门,但是就算出门采购也不会那么晚不回来,怎么突然……就受伤了?”

  苏娘了解唐熙煜,他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每次出去的时候都会跟她说一声几点能回来,以往一直都是在规定时间内回家。

  但是今天他却迟迟不回家,她心里开始隐隐就觉得不安,一直担心。也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是都不通,好不容易接通了却是萧满接的,还说少爷出事了,正在医院动手术。

  当时她一听到这个消息吓得差点站不住,随便穿了一件外套就急匆匆跑来医院了。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走路回家,经过的那些路人看到他一身的血,吓得不轻。他现在还在昏迷之中,你要不要进去看一下他?”

  “好好。”

  苏娘和萧满两人瞧瞧走进病房看了一眼就出来了,现在唐熙煜还没脱离危险期,还在观察期间,所以也不宜太多人进去打扰。

  不过通过医生口中得知,只要明天他能醒过来,那就说明没大碍了。

  苏娘年纪已经大了,在跟萧满守着唐熙煜知道第二天六点左右的时候,实在承受不住睡了过去。

  萧满怕她着凉,只好叫她先回去休息一下,等下午再过来跟她换班。

  “萧小姐,真的太感谢你了,多亏有你少爷才安然无恙,辛苦你了。”

  “不辛苦,今天这样的事情就算遇到了别人,我也一样会这样做,更不用说我跟唐先生认识了。好啦,您不要太劳累会对身体不好,您先回去休息一下,等下午左右再过来接我的班,我们一起轮流照看他。”

  苏娘一脸疲倦,但还是笑得满脸慈爱:“好,谢谢你了萧小姐。”

  “苏娘,以后你就叫我萧满吧,不要那么生疏叫我萧小姐了。”

  “行,萧满,少爷还得你多多照顾一下,我回去很快就过来,有什么情况及时打电话给我。”

  “没问题。”

  等苏娘离开后,萧满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又长又大的哈欠。

  萧满本来就是美妆达人,为了让脸上气色好,在身体调理和作息上一直都秉承科学方法,不是万不得已的话,她基本都不会选择熬夜,就算熬夜,也没有过通宵。

  现在倒好了,一来北京,一碰到唐熙煜这人,不但第一次体会到一件事的难度可以那么高,还直接通宵了。

  现在不用看,想必也能猜得出两只眼睛都是红血丝了吧。

  萧满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还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让自己的精神好一点,等有精神一些了她才走出去。

  她出去买早餐之前还去病房看了一眼唐熙煜,发现他的情况已经比昨天晚上好很多了,就是到现在,他还是没有醒过来。

  不过总算没有昨天那么惊险了。她稍微放心了一些,出去买点早餐填饱肚子。

  可当她匆匆买好早餐跑回来,打开病房门的时候,正看到床上的人醒过来,正执起上半身就想下床。

  萧满立即飞奔过去压住他的身体,不让他下床:“唐先生你要干什么?你先生还受着重伤,要好好休息,不能起床!”

  她视线一转,还看到本来扎到他手背上的针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扯下来了。

  萧满二话不说,直接床头的电话叫医生过来。

  “放……开……我,我……要……回去……”唐熙煜的声音虽然很虚弱,但语气却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强硬。

  萧满不仅不放,还借着他受伤没力气争过她的机会,两手搭在他肩膀上,把他人压回床上,态度比他还强硬:“唐先生,不好意思,我觉得以你现在的伤势,还不能直接回家,你还是好好听话,等医生过来再看看吧。”

  “你……”唐熙煜被两手紧紧压在床上,挣脱不掉,只能干瞪她,恶狠狠的那种。

  嘿,这家伙!她这么好心照顾身受重伤的他,他居然态度还这么冷淡?!

  “唐先生,现在的你对于我来说,就跟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一样,你是挣不过我的,还是趁早乖乖听我的话,老实呆着等医生过来。”

  很快,医生就赶过来替他全身都检查了一遍。

  主治医生从耳朵上拿下听诊器,道:“病人能苏醒过来,就证明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要好好休养,不要做要激烈的运动扯动伤口,伤口很快就会恢复了。”

  “好,知道了,谢谢医生。”

  送走医生回过神,抬眸就跟一双冰冷疏离的眸子撞了个正着。

  “这件事……不关你的事,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北京吧。”

  那群人,并非简简单单利益上的对手。有可能……

  有可能会跟那个人有关……

  现在的自己已经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殃及无辜。

  或许是经过医生检查和上药后,唐熙煜脸色终于没有最开始那么苍白了,也有力气基本能说完一整段话。

  萧满走到旁边,拉开椅子坐下,手肘抵住椅背,撑着左脸直眸看着他,眼角带笑,道:“只要你能把自己的一副苏绣送给我,我立马买票,离开北京!”

  他黑眸瞪她,还是一层不变的直接拒绝:“不……可……能。”

  萧满被气得差点暴走,但还是强忍下来,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唐先生,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怎么怎么绝情呢?你频频伤害一个这么善良的小姑娘,你良心不会痛吗?”

  “谢谢。”

  “??”萧满愣了愣,几秒后才深信,刚才“谢谢”的两个字是面前一脸傲娇的男人说的。

  “唐先生,你不觉得谢谢这两个字太没重量了吗?”

  他眼帘掀起,有些慵懒淡然的眸子看着她:“难道还想多一个?”

  “……”

  “要不这样吧,你收我为徒,教我怎么刺绣怎么样?”

继续阅读:第8章 马屁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锦绣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