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八)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沧澜意2018-12-31 16:061,599

  阿瓦是个山匪。他的爷爷奶奶,爹爹阿娘,并哥哥嫂嫂,都是山匪。他出生在这清风寨,从小随家人拦路抢劫,大一些便同寨子里的阿叔们下山打家劫舍。他从无觉得有何不妥。和寨子里种地养牲畜一样,都是靠自己劳动得来的。只是看到苦主的血湿了大地,和那惊惶的表情,阿瓦会闭一闭眼睛,心里没来由地慌张。

  一日风雨交加,阿瓦同叔叔们劫了一个路过的商队,将财物洗劫一空,人统统绑回了寨子。本来寨主是想让他们做肉票,赚一笔赎金,怎奈那些汉子个个死而不屈,不肯写信,寨主一怒之下,下令推出去全杀了,尸体扔到山涧里。

  人一个一个倒下了。阿瓦举着刀来到最后一人面前。那是个八岁的孩子。不哭不闹,沉静无比,只直直望着阿瓦手里的刀。

  阿瓦终是不忍心,携那孩子七绕八绕出了山寨。你且逃生去罢。那孩子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阿瓦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惹下了塌天大祸。清风寨这许多年未被官府剿灭,是因为据险而立,不是自己人根本找不到方位。

  那孩子记熟了路,带着官府兵丁直捣老巢,火光冲天。阿瓦的爷爷奶奶爹爹阿娘带着手下拼死打出一个缺囗,哥哥嫂嫂带着阿瓦方才逃出生天。阿瓦回头,看到昔日的家乡化为乌有,寨民们一个个死在官兵的刀下,不分男女老幼皆被捆作一团,手起刀落血溅数尺。阿瓦看到爷爷奶奶爹爹阿娘被官兵围起来,一顿乱戳化做了肉泥。

  阿瓦红了眼睛。

  哥哥狠狠扇了他一巴掌。我们是匪,你可懂?看看你的妇人之仁带来了什么!你害死了爷爷奶奶爹爹阿娘和那么多寨民!你不杀他他便会来杀你!

  阿瓦跪在地上,也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十指抠进地下的泥土里。

  阿瓦仍是山匪。杀那些人的时候,如同捏死一只蝼蚁。他漠然地踢踢地上抽搐的人,又补了几刀,然后从那人的行囊中拿出财物,擦擦上面温热的血,纳入怀中。

  又一日春光正好,道上来了一个骑马的白面书生。阿瓦挥一挥手中的刀,拦住了那书生。书生下了马,嘻嘻一笑,大王可是要劫在下财物?你可有物什来换?不如换你的刀如何?

  阿瓦并不言语,搜遍那书生全身只有一壶酒,顿觉泄气。再看那书生皮相不错,思忖着寻个买主卖到小倌馆里也是好的。遂将那书生一捆,置于马后,一路回了老巢。到了地,阿瓦一回头,哪有什么书生,马背上捆着一段枯木,挂着一壶酒,刀也不见了。

  阿瓦只觉今日倒霉无比。一番吃喝之下,欲加恼恨。拿起那书生的酒,喝了一口,嗯,真香,不觉间已喝到见底。

  阿瓦在一阵剧痛中醒来。眼前昏暗一片,耳边各种凄厉呼号。他看见自已面前有各种刑具,上面累累血迹。他看见了自己的家人。一个红袍鬼吏手执卷宗,每念一桩,便有一种刑法加身,雷劈如焦,下油锅翻滚煎炸,刀剁八块再拼好如初,剜心剖腹,倒吊起来一刀刀凌迟。家人哀号不止,阿瓦觳觫不已。

  到你了。几个鬼吏把阿瓦剥个干净,按在刑台上。一刀刀砍下,阿瓦痛得声嘶力竭,恨不得立刻死了。等我回去看我不弄死你们!阿瓦目眦尽裂,挣扎着放着狠话。红袍鬼吏冷笑一声,挥了下衣袖,那些被阿瓦杀了的人,流着血,拖着肠子,有的没有头,有的眼珠脱在眶子外面,在地上爬着,嘴里号着,我好疼啊,我好疼啊,你还我命来。说着便挠了上来,直挠得阿瓦血肉一条条翻出,露出森森白骨。

  红袍的鬼吏用毛笔划了一下手中的卷宗,冷声言,众生皆苦,一切自有因果。你作的恶,该是你自己尝尝罢。说罢便扛出大锯,一下一下锯着阿瓦的四肢,锯做一段一段的,再拼将起来,投入油锅。

  阿瓦痛甚,大呼,我悔了,我悔了!蜷做一团一滚,从台上滚了下来。阿瓦大汗淋漓,捏着手中的酒壶,定晴一看是烛火燃了案几下的铺垫,烧痛了自己的腿。

  阿瓦跪在佛寺门口。老住持微微一笑,进来吧。

  阿瓦出家了。法号悟。

  师傅,我能入佛门吗。阿瓦望着自己沾满血腥的双手,微微颤抖。

  老住持收起剃刀。我佛慈悲,为何不可。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愿无妄之心入得此门,青灯长伴,静赎己过。

  阿弥陀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