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九)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沧澜意2018-12-31 16:071,464

  堂前一声鼓,冤情何处诉。何贪嘴大似蛤蟆,金银全下肚。

  三岁小儿都会唱这童谣。

  当地县令何申,自上任以来,鱼肉乡里,但凡有案,必先收受不少金银,管他是非黑白,一顿板子一打,手印一按,案子就算结了。百姓怨声载道,奈何山高皇帝远,朝廷自是有心无力。

  这何申有个瞎眼的老娘,长年多病。何申事必躬亲,给老娘喂药自己先尝一口,给老娘端屎端尿,冬日里日日给老娘洗脚。却也是个孝子。

  一日有人登门拜访,是城中富户程员外。其爱子程富贵与赵三豪赌,程富贵不肯给对方银钱,惹来赵三讥笑他是鼠辈,敢做不敢当,程富贵恼怒之下在一深夜街头将对方杀了。那人家是贫户,一家子跪于菜市口守着尸身恸哭不已,也向县衙递了状子,此事城中已人尽皆知。虽尚未查知是谁所为,但人命关天,这事岂是能瞒得住的,所以程员外先行一步,奉上金银满斗来找何申,希望能把这事掩盖过去。何申撇一眼那金银,拉长了腔调,此事难啊。程员外谄笑着拱拱手,小人家中还有传家玉如意一柄,愿献于大人,还有田契房产,还请大人高抬贵手,小人膝下只此一子啊。言罢拭了拭眼角。何申点点头,你且去罢,此事我自有决断。程员外大喜,连连道谢。

  何申唤来捕头,嘱咐道,你去寻个人,莫要有甚麻烦的。然后单刀在脖子上一比。捕头会意,领命而去。

  十几个官差一脚踹开店门,查户籍!店主立在柜内,并未惊慌,略点一点头。可是本地人?店主摇摇头。可有亲眷?店主又摇摇头。可有功名在身?店主又摇摇头。捕头松了口气,拿下!一番推搡便把店主捆了个结实,扬长而去。

  到得县衙大堂上,何申一拍惊堂木,见了本县竟敢不跪?赵三可是你杀的?店主嘻嘻一笑,大人可是要在下性命?你可有物什来换?不如换大人的官帽如何?

  何申抖着脸上的肥肉,又一拍惊堂木,给我打!众官差挥着板子朝那店主身上打去,啪嚓一下,板子竟断了。再一看,地上立着府衙门囗的一座石狮子。何申一摸头上,乌纱帽也不见了。何申气得直哆嗦,大胆刁民,竟敢变戏法捉弄本县!来人哪!随我去拿人!

  众人气势汹汹闯进店里,何申下了轿,进门一看,哪里还有人?他随手拿起桌上的茶盏咕咚咕咚喝了一气。茶还热着,人肯定没走远,给我追!众人唰地拔出刀,汹汹离去。

  一阵晕眩,何申发现自己立于府衙大牢门前。牢门上的狴犴眨眨眼睛,从门上跳了下来,踱着步径直入了内室,穿上何申的官服,坐下悠悠地喝起了茶。程员外奉上田契房契玉如意,那狴犴满意地点点头,口吐人言,员外有心,我就却之不恭了,令郎何曾杀人?怕是你弄错了。程员外大喜,再三拜谢而去。

  大堂上,官差将何申往地上一按,一顿板子打得何申哭爹喊娘。那狴犴瞧着何申狼狈模样,将状纸一掷,画押吧。何申大呼冤枉,众官差又是一顿板子打得何申皮开肉绽。受刑不过,何申画了押。狴犴下了堂,抖一抖状纸,拍拍何申的脸,嘻嘻一笑,明日问斩,好,好。

  次日午时,何申蓬头垢面,跪于菜市场口。狴犴将斩立决令牌一扔,刽子手一口酒喷上明晃晃的大刀。何申满腹苦楚,无处申辨,声嘶力竭呼着冤枉。刀影一闪,何申只觉脖子一凉。人头落地,血溅一地。

  大人,大人。何申惊惶睁开眼,见师爷掀开轿帘。衙门到了,大人下轿吧。

  秋日里,程富贵杀人偿命,伏法于菜市场口。

  冬初,他向朝廷上了罪己书,历数桩桩冤案。朝廷念其悔过之心,留他一命,判流放,家产悉数抄没。

  那日雪花纷纷扬扬,几个友人送别何申。何兄莫非魔怔了,你不说,谁会知?何申微微一笑,带着镣铐的手指了指苍茫的天,转身离去。

  举头三尺有神明。

  欲海无边,何处是岸。

  惟心无愧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