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五)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沧澜意2018-12-31 15:411,300

  金陵花魁十三娘,名动天下暗生香。若问痴人有几许,俊美无俦状元郎。

  每每说书人一拍惊堂木,众人唏嘘,了不得,一掷千金只为美人一曲。相传听得此曲,三日绕梁不绝于耳。而最传奇的是,十三娘从不见人,隔一软帘,款款一礼,怀抱琵琶,清音绝代。于是民间杜撰,该女容颜绝世,怎奈堕入风尘。自是傲骨一身,不屑见人。就连那当朝状元郎,每每月中,必会去花船听曲,盛誉为韩娥,可见十三娘不虚此名。

  是日月中,状元郎下了朝,卸了朝服,简衣轻装出得门去。自从一次被同僚拉去花船,听十三娘一曲,闻得此女声,心下觉得亲切,于是每月月中必会去听一曲。踏上花船,老鸨谄笑着迎上来,状元郎来啦,十三娘等着您呢。状元郎微微颔首,一转身进得内间去。

  十三娘怀抱琵琶,软帘内轻语,见过状元郎。状元郎小酌一口。十三娘若不见外,唤我一声哥哥即可。帘内美人不卑不亢,红尘浮萍,不敢高攀。

  道边青青柳,见我褴褛袖。山一程,水一程,路遥漫漫,窗棂花依旧。 状元郎闭上眼,仿佛回到了儿时,那个饥荒的岁月。家乡灾年,父亲抛下母子三人一去杳无音信,母亲带着七岁的自己和四岁的妹妹香香一路讨饭。妹妹丢后,母亲忧伤不已,不久便去了。一日官道边,七岁的孩子拾到一枚发簪,于是便在原地等候。约莫一盏茶功夫,一官家马车远远而来,车上下来一华服妇人,问小孩可见到一发簪。小孩问了发簪样式,确认是这妇人所遗,便从怀中掏出发簪,小心地擦了擦递予妇人。妇人大喜,命家奴赏小孩金银,小孩并不接,言已故的母亲教他,做人当坦荡,路不拾遗。妇人心下怜悯,遂认做义子,视如己出。

  一曲毕,状元郎睁开眼。明日是我生辰,不知十三娘可否与我共饮一杯?美人迟疑了一下。这状元郎与别的客人不同,来此只是听曲,从无越矩之处,乃真君子。想到此处,美人微微一笑,那十三娘恭敬不如从命了。

  次日,二人立于街头,见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十三娘戴一遮面斗笠,随状元郎慢慢而行。到一街尾,见一大字,食。状元郎微微侧身,我不喜奢华,就在此间吧。

  店主摆出花绿各色菜品一桌,并两杯清茶。这炉忘忧香赠予两位,慢用。一个别致的香炉袅袅轻烟,淡淡氤氲开来。二人食着小菜,闻得那香,恍惚听到清音梵唱。

  再一愣怔,二人已立于半空,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二人互相望望,皆惊骇不已。眼前是一破庙,一衣衫褴褛的妇人怀抱两个孩子,似是许久不曾进食,软弱无力。半边脸毁了容颜的小女孩摸摸母亲的头发,拉着哥哥。香香唱个小曲,娘亲就不饿了。那破庙四处漏风,稚子童音轻轻而来,三人依偎在一起,那情景,见者落泪。

  是夜,一猥琐之人鬼祟而入,一把抱走了小女孩。二人口不能言,眼睁睁看着那人携小女孩一路而去入了百花楼。天明,妇人见丢了孩儿,心下大恸,竟一口血呕出,眼见是时日无多。母亲放心,孩儿定会寻回妹妹。那七岁的孩子抚闭了母亲的眼睛,跪了下去。

  忽地一阵风拂过,二人回神,香已燃尽,手中茶盏尚有余温。十三娘泪如珠下,湿了罗帕。她取下斗笠。赫然半边脸狰狞无比。

  店主取了那罗帕,嘻嘻一笑。这便是二位的菜金了,好,好。复转身入内,不见踪影。

  二人携手而出,忽觉世间繁华不过如斯。

  哥哥。

  香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