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六)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沧澜意2018-12-31 15:581,431

  京城泱泱之地,自是藏龙卧虎,人各百色。官宦人家的内室妇人多喜奢华服饰,锦绣珠玑,繁花如簇。要说这绣工手艺,还数女子顺娘,一针一线栩栩如生,宛若天成,就连那宫里的娘娘都差人来求丝罗帕,只道是重金难求心头好。

  顺娘二八芳华,虽容颜一般,但求亲的人早已踏破了门槛。至岁尾,顺娘出嫁,夫婿无大富之势,只一心系于顺娘。新婚不久,夫婿被征丁上了沙场,不过月余便传来战死的消息。可怜顺娘妙龄女子,就这么成了寡妇。

  寒风凛冽,顺娘去河边浣衣。河里已结冰,白茫茫一片。顺娘远远望见河中一冰窟窿中有一物一浮一沉,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几岁的孩童,当下大骇,不顾裂开的冰面,奋力游过去拉住孩童,至到岸边,力有不支,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在一阵浓重药味中醒来,顺娘茫然看着床前的人。郎中一拱手,对不住,冬日水寒,你腹中的孩子未能保住。

  孩子?我有了夫郎的孩子?我的孩子。顺娘望向盆里的血污,只觉眼前一阵发黑,什么都听不见了。

  被救上来的孩子是一农户的独子,那一家人齐齐跪于地上,嘴里不住地道谢,并奉上一串佛珠。家境贫寒,并无值钱之物,这一串珠子是祖上所传,赠予恩人,万望莫要嫌弃。

  一晃数年。顺娘日日跪于家中佛堂,手持佛珠虔诚诵经。新岁夜,顺娘给菩萨添了供香,烧了手抄的佛经,跪坐在蒲团上。念及自己心酸过往,不禁掩面而泣,嚎啕不已。

  菩萨,我有罪啊。

  烛火微黄,暗影幢幢。供案上的观自在菩萨微微抬眼,看了一眼蒲团上哀泣的顺娘。

  顺娘做了一个梦,梦里不知是哪里,一条长长的街,兜兜转转到了街尾,抬头只见一牌匾,上面写着一大字,食,心下好奇,正想进去,忽地一阵风来,顺娘睁开眼,发现佛堂的门被夜风开了。

  在与一官妇闲聊中,顺娘说起那个奇怪的梦。妇人一拍手,巧了,我还真见过这个店。得知果有此店,顺娘心下便是一顿。于是照着那妇人所指,寻摸到一条不起眼的菜市街。远远就看到一白衫男子手里把玩着一把蓝色的小剑,立于门前。店主见妇人犹豫不前,嘻嘻一笑,贵客远道而来,何不入内用点茶饭?顺娘诺诺上前入得门去,进门便觉心里似是安定了几分。

  贵客面有忧色,可饮忘忧酒。店主放下一青竹杯,幽香淡淡化开。忘忧,我如何能忘忧。妇人思及自身,不禁红了眼睛。

  若问今世仇,不过前世债。该来的总会有的。店主放下饭菜,一指妇人腕上的佛珠,此物可否赠予我,以做饭菜之抵?

  顺娘虽觉这店主奇怪,也未多言,便把那佛珠取下。店主接过珠子,难得正色。一切福缘,皆是自身。好,好。

  是夜,顺娘行至一条血红河流边,凄厉呼号不绝于耳。她一望,不远处的桥上,夫郎手牵一约莫两三岁穿红肚兜的小孩。小孩见妇人望着他,张口言,母亲切莫悲伤,孩儿定会与你相见。说完便向她伸出手来。顺娘连忙伸出手,想拉一拉那孩子。此时突然不知何处金鸡啼晓,顺娘一睁眼,方知是大梦一场。

  又是数年。这一年百姓流离失所,饿殍满地。顺娘行至一小路,看到路边有一已死之猫,心下不忍,望一望不远便是乱葬岗,就将那猫儿包好,准备埋了去。埋好了猫儿,顺娘正欲离去,忽听有婴儿啼哭声。循声找去,见一妇人衣衫褴褛,怀抱幼子,倒伏于地。摸一摸已经没了生息。顺娘安葬了那妇人,拜了一拜。孩儿我会照看他长大,你且安心去吧。

  回到家,顺娘喂饱了那婴孩,便打水给他洗澡。小孩眼睛清澈无比,呀呀笑着向顺娘伸出手,掌心赫然一粒朱砂痣。

  那一刻顺娘欢喜得哭了。梦中那孩儿的手心,正是这样一粒朱砂。

  我的孩儿,你终是来寻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贵客可有物什来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