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战四护卫
七彩梦幻2019-07-28 10:316,343

  正当陈希准备逃走的时候,上官凌峰等人却是已经到了陈祖缘的住处了,来到这里的人除了上官凌峰之外,还有李绪东、卓清、乔永健、毕永发、林菲儿、程菲儿和宇文殇。

  守在陈祖缘家里的四大护卫看到了这些人的时候,青龙也是说:“我没有看错吧,杀人王这一次的阵势如此之大,难到他这一次真的有胜算吗?”

  玄武却是说:“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不过,可以说的是,他们这一次真的是有备而来的。”

  林菲儿这个时候是对上官凌峰说:“看起来,你的对手不希望有客人到他这里来呀,用这四头蠢货来迎接我们,这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在怎么说,远方的客人到了,也应该亲自迎接一下吧。”

  白虎是说:“想要见我们的主人,就要先过我们这一关。”

  李绪东是说:“早就听说了,西域白虎刀法了得,在下不才,略懂些刀法,正想请教。”李绪东是主动上前,与白虎展开了对阵。

  乔永健是对毕永发说:“你以前的手下都已经上阵了,你是不是也不能落后呀,我们两个挑选各自的对手,看一看谁先打倒他们,怎么样呀?”

  毕永发是说:“好呀,那个拿双剑的交给你了,反正,你们两个使用的武器是一样的,他们的头,我要了,我到是想看一看,青龙的剑法有多么的可怕。”

  卓清听后是十分的恼怒,卓清是说:“你们凭什么把一只乌龟给我了,太过分了吧。”

  毕永发是笑道:“这个和你更合适一些。”

  卓清听后更是大怒,卓清是说:“这账等我回去在跟你算,老乌龟,你的对手是我。”

  四个人在挑选了对手之后是各自上前,毕永发、乔永健、李绪东和卓清四个人同时攻击四大护卫,四大护卫面对这四个人也并不敢小看,毕竟,这四个人里面有三个人,都是十分有名的,李绪东也是很有名的存在,可是,他在被上官凌峰击败之后便选择了退隐,所以,知道他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在看到了紫电快刀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不折服。

  四对四的对攻战开始了,毕永发和乔永健两个人,面对这四大护卫的时候,他们一开始还并不是很在意的,可是,当他们和四大护卫交上手的时候,便使得这两个人对这四大护卫立马有了改变,他们两个人发现,这四大护卫的实力并不比自己要差,毕永发和乔永健两个人在刚一出手的时候,轻视了对手是吃了暗亏的。毕永发这个时候不敢在大意,他这个时候是使出了牙突剑法,以牙突剑法的突刺攻击来对付对手,青龙见后是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牙突剑法吧,我也领教一下。”

  对于第一个回全的交手,青龙略占上峰,他还是很高兴的,接下来,他也想看一看,对手还有什么手段,这个机会可是十分难得的,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弃呢?

  毕永发这个时候也是冷笑了一声,他并没有说话,他只是利用直突的方式,向对手发起了攻击,这和平时的毕永发可是有着极大的不同的,看起来,毕永发也很尊重他的这个对手,毕永发此时是心想:“你不是想要看吗?那我就让你看一看,我的剑法有什么特别的。”

  在这个时候,上官凌峰是一个人找了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他似乎是在津津有味的观战着,毕竟,这样的战斗,他也很久没有看到了,自己也是应该放松一下了,因为,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这些个朋友这么做,根本就是给自己放了空间,让自己可以全心全力的去对付陈祖缘,虽然,他不想其他人插手到这件事情当中,不过,他们人都已经来了,自己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

  程菲儿对此的意见极大,程菲儿是说:“喂,不带你这样的,不帮忙也就算了,你也不能坐壁上观吧?在怎么说,我们都是来帮你的,你是不是可以给他们一些意见呢?”

  上官凌峰是说:“他们用不着我来给意见,别忘记了,他们可都是当今江湖上的名宿,那四大护卫虽然可以在一时之间占到些许的上峰,不过,随着战斗的深处,他们的落败是必然的,因为,在战斗经验上,他们是远不如我的朋友们的,我对他们可是有着十分的自信的。”

  程菲儿听后也只是哼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在说话,她是在认真的观战,毕竟,这场战斗对于程菲儿也是有着极大的意义的,不过,她更倾向于乔永健的战斗,她的选择也并没有错,程菲儿和乔永健用的都是回天剑舞,这两个人的招式相同,而对手所用的武器也是一样的,所以,这一场战斗对于她来说,是最有意义的。

  宇文殇是专注看着玄武和卓清两个人的战斗,之前的宇文殇因为在怀空之乱的时候,并没有真正的见过怀空和卓清两个人,这也是让宇文殇感觉到了十分的遗憾,虽然,现在的宇文殇在也不可能见到怀空了,不过,能见到卓清,对于他来说,也是一大幸事。

  卓清和宇文殇在这一段时间里面,也有过交手,虽然,每一次都是卓清的大胜,不过,与卓清交手,也让宇文殇学到了不少的东西,这也是很重要的,只是,卓清和宇文殇的交手,卓清是手下留情的,毕竟,这两个人的实力相差太多了,而且,这也不能说是敌对者之间你死我活的交手,只是一种切磋,这样一来,卓清与之交手的时候,是下手不重的,而这一次不同,卓清是全力出手的,和之前与宇文殇交手是完全的不同的。

  其实,现在的宇文殇还欠缺的是,他并没有真正的输一场,这种输不是宇文殇在面对强大的对手时,输掉的比试,而是与同等实力的同龄人交手时的失败,人早晚都会遇到失败的,有些时候,就算是在怎么努力,也会有着无法逾越的障碍,但是,这些东西,无论是上官凌峰也好、陈希也好、还是卓清,都不可能教给宇文殇,而人也只有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挫折之后,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现在的宇文殇好像并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是出于无奈,他是看了宇文殇一眼,他的心里是在想:“将来,如果你真的遇到了失败的时候,你是不是可以勇敢的站起来,还是在回到那黑暗的世界当中呢?”

  卓清这个时候和玄武的交手真的是有来有回的,玄武的剑重力量,卓清的剑重速度,两个人是展开了一场速度和力量的大对决,上官凌峰在看到了卓清的剑法的时候,上官凌峰也不禁是为卓清的剑法而感叹,在怀空之乱之后的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卓清的剑法又大有进步,这也是上官凌峰没有想到的,上官凌峰在看卓清的剑法的时候,他是看到了卓清使出了鬼谷剑法。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不禁是叹了一大口气是说:“剑魔老前辈,我真的是很佩服他,他居然毫不保留的将自己的剑法交给了卓清,这让卓清的缩地不在有任何的破绽了,现在的卓清虽然恢复了感情,但是,想要打败她,就变得更难了。”

  独孤康在这一个月里面,不止是教会了卓清鬼谷剑法让鬼谷剑法和缩地进行配合,同时,独孤康还把自己自创的九招剑法交给了卓清,独孤康本来也只是一时兴起,才把那九招剑法交给了卓清,他本以为,卓清要花很多年的时间才能领会那九招剑法,却不曾想,卓清只用了几天,就把这九招剑法的所有变化都领会了,这让独孤康都不得不服老呀。

  至于李绪东和白虎的交手,两个人谁也没有小看谁,所以,一直以来,两个人都是平分秋色的,谁进攻谁占了些许的优势,而两个人斗了十个回合的之后,两个人突然同时开始了对攻,对攻过后,两个人都是退后了数步,白虎在退后从新站稳了之后是说:“兄台所使用的,并不完全像刀法呀,你虽然使的是刀,刀法的大开大合,在你的身上却并没有感觉到,相对的,兄台的刀法是以凌厉为主,却有少了剑法的刺和点,你放弃了刀法传统的大开大合,却有了独树一帜的刀法,真的是很让人佩服。”

  李绪东听后是说:“谢谢夸奖,你的刀法也很好,很特别,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是很想和你成为好朋友,可惜,我们现在是敌对的。”

  “敌人之间就不能是朋友了吗?这是谁规定的,我以前的敌人,现在就是我的好朋友,虽然有很多次想要杀死对手的想法,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我们不能成为朋友吧。”

  “兄台这句话说的是,这让我没有办法反驳,不过,你可以接下我的必杀一击吗?”

  “如果兄台想要赐教的话,我也很想试一试。”

  “那好,我的绝命一刀,你要准备好了,如果没有接下来,你的命就真的不存在了。”就在这个时候,白虎突然挥刀,白虎的刀锋上,似乎还有风的影子,而且,这一击的力量极大,一般的人还真的是很难接下来,但是,他所面对的人是李绪东,白虎之前没有使用杀招,李绪东也是如此。

  李绪东在看到了对方使出了这样的一招的时候,李绪东的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是根本无法接下他的这一招的,所以,李绪东所能做的,就是以紫电快刀和对方拼上一把,如果自己的紫电快刀可以快过他的话,那自己就等于是胜过了对手,如果自己的刀没有快过他,那自己就有可能死在他的刀下,这是一场赌博,赌的就是自己比对手快。

  其实,面对这样的一场赌博,李绪东还真的是没有什么信心的,毕竟,在一次拿起自己的刀,也只是最近的事情,他早就已经不复当年之勇了,现在的紫电快刀还有以前的多少水准,他自己也拿不准,不过,他现在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紫电快刀对上了绝命一刀,在加上两者的实力相差不多,谁更快的击重对手,谁就是胜者,两个人是同时出手的,刀与刀之间的对撞,擦出了火花,在两个人同时收招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倒在了地上,不过,还好的是,两个人都没有受到致命的伤,不过,两个人是互相给了对手一刀。

  白虎是说:“真的是没有想到,你也有这样的招式,不过,你好久没有用了,招式生疏了,不然的话,这将是你的完胜。”

  李绪东是说:“多谢你的夸将,你也很了不起了,有这样的刀法,我记得以前的我,还做不到这些呢?下一次有机会就在较量吧。”

  白虎是说:“相信下一次的交手,就不会是今天的这个结果了,那是不会相互伤害的切磋。”

  李绪东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所以,我很期待我们下一次的交手,我会努力恢复自己的刀法的。”

  李绪东和白虎的交手,表面上看是以两个人战平而告终,但是,交手的两个人都很清楚,这一次的交手是李绪东略胜对方一点,李绪东胜在了自己的速度上。李绪东这里的战斗是结束了,但其他人的战斗还在继续。

  而这个时候,卓清和玄武两个人的战斗也已经进入到了尾声了,毕竟两个人的实力比还是相差很大的,玄武的能力和卓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更何况卓清的剑法在这一个月里又有了突飞猛进,玄武就更加不是对手了,从一开始就被压制,直到最后,玄武也并没有找到应对卓清剑法的方法,如果不是卓清不想下杀手的话,这场战斗早就已经结束了。

  不过,玄武可不想就这样的战败,玄武这个时候还在寻找可以反击的机会,不过,这一次的卓清也不打算在和玄武纠缠下去了,卓清这个时候是突然使出了独孤康的破剑式,一剑将玄武的剑打飞出去,这样一来,玄武也已经败北了。

  剩下的就是青龙和毕永发的交手了,还有就是,朱雀和乔永健的对战了,这两场战斗,比起之前的两场都要激烈,毕竟,这两个人一开始就轻敌了,使得自己吃了暗亏,之后的交手,他们两个人一直是处在被动当中的,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也没有缓过来,还是被动的和对方交手。

  毕永发在和对方交手了十余个回合之后,毕永发是很清楚,自己是一直被对手压制着的,毕永发还真的是挺后悔的,一开始就不应该轻敌,现在可到是好,无论怎么样,还是没有办法找回被动的局面,一直被对方压着打,不过,这种感觉到了很久没有体强验过了。

  虽然,这个时候的毕永发一直处在被动的局面当中,不过,他的杀招,却一直没有使用出来,那就是他的牙突零式,现在的这一手,是他唯一可以挽回自己败局的手段了,所以,他在没有找到破绽之前,他是不会使出这一招的。

  至于青龙,他的攻击一直顺风顺水,这也就大大的增加了他的信心了,他很有把握自己会在接下来的几招里面,结束和毕永发两个人的战斗,此时的青龙心想:“黑龙会的第三队长,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吗?还不是被我一直压制着。”而就当青龙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他的破绽就已经出现了。

  高手之间的交锋,只要战斗没有结束,你就不可以有一丝的松懈,因为,你一松懈,对手的机会就来了,青龙以为自己可以稳胜对手了,却不知道对手却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杀招,对方等的就是你的松懈。

  青龙这个时候的招式终于是出现了破绽,这对于身经百战的毕永发来说,是根本就不可能错过的,毕永发抓住了这一个机会,他在对方攻击的间隙突然的上前,以牙突零式反击对方。

  牙突零式共有四招,而且,招招杀招,当初,怀空的头上要不是顶了一块铁的话,毕永发的牙突零式会直接要了怀空的命,这一次,青龙的头上可没有顶铁,不过,青龙还是华丽的避开了毕永发的攻击,但是,在他避开了毕永发的四招攻击的同时,毕永发的长剑,已经指在了青头的脖子上。

  青龙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是说:“我不得不承认,我小看你了。”

  毕永发也不是一个不承认错误的人,毕永发这个时候是说:“不止是你小看我了,我也小看了你,可惜的是,我要抓你,不然的话,还真的很想和你在交一次手呢?”

  青龙是说:“这件事情以后在说吧,杀人王这一次做的不错,我们四个有三个已经败了,剩下的,相信也撑不了太久了。”

  朱雀和乔永健两个人的战斗依就在继续,乔永健的战斗比起毕永发的战斗还要困难,乔永健的对手除了和自己一样,使用双剑之外,只要是自己使用过的招式,对手还可以复制过来使用,这是让乔永健十分的头痛,虽然,对手使用自己的剑招,只有其形,却是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一时之间,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在加上两个人交手的时候,程菲儿看到了乔永健使出一个妙招的时候,她还会给乔永健喝彩,这是让乔永健越发的尴尬了,对于程菲儿的举动,上官凌峰也只是看在了眼里面,不过,这个时候的上官凌峰也看出来了,乔永健应该是有应付对方的办法了。

  而这个时候的朱雀是唯一一个还在战斗的四大护卫了,朱雀是说:“你现在已经落得了下峰,而你的东西,我都可以完整的复制下来,现在的你,又拿什么和我交手呢?用你的回天剑舞六连吗?如果你使出这一招来,却没有打倒我的话,那你就彻底的输定了。”

  乔永健是冷笑了一声说:“我的招式你很喜欢吗?那你就拿去好了。”乔永健这个时候是从新摆好了架势,准备对手的攻击。

  朱雀看到了乔永健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他一时也有些愣,不过,他才不相信,对手有什么办法可以应对自己呢?毕竟,在这一段时间里面,都是自己在压着对手打,他就不相信了,对手还能把这个局面给翻过来不成,朱雀这个时候是说:“既然,你这么有自信的话,那好,我就送你上路好了。”

  朱雀这个时候是用乔永健的招式来攻击乔永健,而乔永健似乎就是等着他用这样的一手来攻击自己,乔永健是心想:“来了吗?正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败北。”

  就当对手以乔永健的攻击方式来攻击自己的时候,乔永健是动了动脚下,当对手就要攻击到自己的时候,乔永健是一脚踢在了对方的鼻梁上,将对方踢倒在地。

  朱雀这个时候是在一次的从新站了起来,朱雀是说:“这不可能,你应该无法破解你自己的招式才对的,你怎么可能打败我呢?”

  乔永健是说:“我一直在等你使用我的招式呢?不过,你刚刚说什么,我破不了自己的招式,你是在逗我吗?我自己的招式,当然是我自己最了解了,招式上有什么样的变化,如何的破解,我自己的心里清楚的很,而你,还在自以为是的认为,用我的招式就能把我给打败了,你是有多么的天真呀。像你这样的把戏,哄小孩子还可以,真正对战的时候,那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

  朱雀无奈的说道:“好,你很强,我认输,朱雀这个时候也是无奈的退到了一边,这场与四大护卫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而这样的结果是四大护卫所没有想到的,但是,对于眼下的情况,上官凌峰似乎是早就分析出来了,所以,这对于上官凌峰来说,波动并不是很大。

  而对于上官凌峰来说,他们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就是自己的战斗了,毕竟,这是自己和陈祖缘两个人的私人恩怨,要了结也只能是自己来。

继续阅读:第一百七十六章 过往恩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