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黑暗来客
七彩梦幻2019-01-21 11:416,238

  随着斩左的事件过去,可以说,苏州的治安比之以前来,要更好一些了,毕竟,那些流氓们知道,就连斩左这样的打架专家,都已经败了,他们自然是比以前要安分的多了,所以,现在除了少数有些势力的黑暗组织之外,一般的流氓地痞是不敢随便的出来惹事的,而这样好的治安,也使得衙门最近闲得没有事情做,这些捕快们到还好了,毕竟,他们也不想没有事情的时候,拿着衙门发的刀,四处的去拼命,但是,这可是愁坏了当地的地方官,毕竟,长时间的没有案子,自己上报奏折也是很难写的,在说了,他们也不想皇帝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到这里来视察工作,那样的话,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毕竟,伴君如伴虎,要是惹的皇帝不高兴,自己的这顶乌纱帽还在不在,那就不知道了。

  可是,虽然表面上,苏州比之以前更加繁荣了,黑暗的势力也少了不少,政府也是暂时的省心了,不过,这并不代表着黑暗就不存在了,毕竟,兵天天捉贼,可有谁听说贼会被捉完呢?而这个时候的苏州也是如此,表面上,苏州的黑恶势力被打击的差不多了,但是,更为可怕的黑暗,已经来到了苏州。

  就在官府也认为,苏州已经趋于平静的时候,来自于黑暗的来客已经到达了这里,就在这一天的晚上,一个一身黑衣,头带斗笠的人来到了苏州的大街上,因为一身的黑衣,头还戴着斗笠,所以,他的样子很难看得清楚,从这个人的身高上来说,这个人的身高一般,正常人的身高,他的腰间挂着一长一短,两把剑,而这个人的样子虽然极难看到,但是,他的眼神,却不难被看到,他的眼神极为锋锐,一旦,被这样的眼神盯住,就如同自己被杀掉一般,从这样的眼神当中,不难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就是这个时代的杀手,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者。

  在这个黑暗的深夜里,这个人,来到了苏州的一个大户人家的门前,他是冷笑了一声:“这个,就是今天的目标吧,时间到了,阎罗王来收拾他们了,不过,他们最好给我争气一点,不要这么快的结束,让我一点瘾都过不了就结了就好。”从这个人说出来的这句话当中,已经不难听出来,这个人除了杀戮,已经在无其他了,这个人杀人和别人不同,他是以杀人为乐的存在,他根本就没有对生命的一点尊重。

  这个头带斗笠的人,在这个时候是从正门走了进去,而就当他走进去的同时,这里有十几个人围住了带斗笠的人,看起来,这家的主人也是有所应对的,他不想自己就这么的被杀死,所以,他应该是花了钱,雇佣了保镖的。

  头戴斗笠的人在看到了这些人之后,他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的,而这些,在他的眼里,根本就连蝼蚁都算不上,他是摇了摇头,然后是说:“我难得开一次杀戮,怎么面对的都是这样的一群人,看到了他们,真的是感觉到了很无趣,既然,来都已经来了,现在,我只希望你们可以让我感觉到快乐,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跑。”而就在他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那些保镖们,早就已经攻击过来了,但是,正如这个人所说,这些保镖根本就不够他看的,过来一个,被打倒一个,过来两个,便被打倒一双,而被打倒的人,没有一个人是活着的。

  伴随着戴斗竺的人的冷笑声,不出一刻钟,这些保镖,便全都给这个人杀死了,不过,这些人死的到也痛快,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苦一样,而当这个头戴斗笠的人也是来到了大厅,而大厅里也是有着很多的人,他看了一眼这些人之后,他也是冷笑了一声:“那你们全都留在这里吧。”说完,这个人的眼光里突然是放出来了什么,而这些人,竟然是一动也动不了,而这些人也是十分的不解,为什么他们会不能动,难到,传说中的点穴真的会在吗?不过,就算是点穴,那么,那个人也要动一动,用手指,点住别人的穴位,但是,这个人根本就连动也没有动,自己怎么就动不了了呢?

  至于穴位一说,的确是存在的,在中医当中,人的身上有经脉,平常人知道的奇筋八脉,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这奇筋八脉当中,有着一百零八大穴,这一百零八大穴受到刺激之后,会有着一定不同的效果,但是,这也只是用于中医治病的一种方法,针灸,就是一种针刺穴位的一种治病的方法,但是,真的说到点穴,却并没有一种这样的功夫,而这个人所使用的功夫,应该是一种精神刺激的功夫,以眼神的杀气,将所有的对手麻痹,让对手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行动的力量吧。

  只不过,就在这些人想为什么自己已经无法行动的时候,他们的命都已经留在了这里,没有一个活口,而在这个时候,那个戴斗笠的人是来到了一个身穿华丽服装的人的面前,那个人也是吓得瑟瑟发抖,他害怕这个戴斗笠的人,他这个时候是哀求道:“请你放过我,放过我吧。”说完了这样的话之后,他是跪倒在了地上,他只求眼前这个人可以放他一命。

  但是,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对于生命没有任何的尊重,他有的,也只是杀戮而已,他不会同情任何人,只要是他的目标,他会毫不留情的将对手给杀死,戴斗笠的人是说:“好吧,我放过你,不过,你知道人头分家还能说话的滋味吗?”

  跪在地上的富人听到之后是十分的不解,他这个时候是说:“什么?”可是,就当他说出来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头,已经被头戴斗笠的人给砍了下来,头戴斗笠的人是说:“现在你知道了吧,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你还算是让我满意。”说完,他是哈哈大笑。

  就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面,在苏州,便已经有了两个大户人家被害了,而且,被害人的死法,就和戴斗笠的人杀人的手法是一样的,而在苏州不远的地方,也有这样的大户人家死亡,而这个戴斗笠的人,似乎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面,他在作案成功之后,他都会留下一个线索,那就是自己戴着的斗笠,而这也代表着,他不止是要杀人,他还要向当地的政府挑战,因为,这个人觉得,只杀保镖和富人,太没有意思了,这根本不可能让自己过杀人的瘾,所以,他要把自己的目标放大,他要挑战强者,挑战军人,只有杀死强者,才能让他杀人的欲望有所减弱,他是一个放不下剑的人,他更是一个嗜血的人,他的剑,只是用来饮血的。

  衙门这个时候也束手无策了,毕竟,他们可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刽子手,在乱世的时候,这些人的可怕,也根本就不是这些人可以想的,就衙门里的捕快们,根本就无法面对这样的人,就算是华服卫队的人,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也是有极大的压力的,更何况,他们的首领还被上官凌峰给打伤了,半年之内是没有办法用剑的。

  这个时候,之前见过上官凌峰的捕快是说:“我们是拿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办法,不过,有一个人,应该可以对付这个家伙。”

  知府、府台这些人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是立时大喜,知府是马上问道:“真的有这样的人吗?那么快点把他请过来,毕竟,对付一个人,要惊动军队的话,那对于我们来说,就是重大的失职呀,在说了,动用军队,一天两天也是下不来的,等所有的手续都办下来,那我苏州百姓死的人就多了。”

  那捕快听后是说:“是呀,那个黑夜里戴着斗笠的人,他这几天杀的人,真的是太多了,而且,这些大户人家里,根本就没有谁可以挡得住他,我们要申请军队的话,那苏州要死的人真的是多了,而且,那个戴斗笠的家伙,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会是官府的人。”

  知府是说:“你分析的一点也不错,他从来不对贫民下手,只对大户人家下手,这样说来,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谁,还真的说不准,既然,你有人选对付这个人的话,那么,还是快点把这个人请过来吧。”

  捕快听后是心想:“虽然是有一个人选,但是,这个人会不会来帮助自己,那就不一定了,毕竟,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在杀人了,之前,秦琼也找过这个人,但是,他连秦琼都拒绝了,自己找他,他会帮助自己吗?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捕快而已。”不过,现在自己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自己也只能是去硬着头皮试一试了。

  就在这同时,上官凌峰等人,每天依就是过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日常生活,只不过,他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是多了一个人,那就是杨如风,以前的斩左,他虽然没有住在这里,但是,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他就会来到神谷门和宇文殇等人打闹成一片,一旦神谷门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也是会马上出手帮书忙的。

  这个时候,也正是吃午饭的时候,这个时候的陈希,她是正在给上官凌峰等人做饭,只不过,陈希对于厨房的工作,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天赋可言,就看她做饭的手法吧,根本就是一个外行人,就是往锅里放了水,之后,把所有的菜放到锅里面,就结束了。

  众人在吃陈希做的东西的时候,也是一脸的难过,尤其是两个小孩子,这样的东西,他们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呢?宇文殇、杨如风、和上官凌峰三个人还好,尤其是上官凌峰,虽然,他也吃不下这些东西,但是,他还是没有表现在脸上。

  陈希这个时候是说:“你们要多吃一点哦,我可是好用心的在做了,你们也是知道的,平时我是不怎么做饭的。”

  梦梦这个时候是说:“好苦呀,不想吃。”

  翠翠也是说:“好辣呀,好难吃。”

  宇文殇听到了两个孩子的报怨之后,宇文殇是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在怎么说,我们也要高兴着吃完的,我知道,人生当中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而现在,我们就当自己的人生不如意吧。”翠翠和梦梦两个孩子听后也是无奈的点头。

  陈希听后,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做的东西有多么的难吃,所以,她也没有生气,陈希是将翠翠和梦梦的碗拿了过来,陈希是说:“没有必要忍着的,不好吃就是不好吃,知道吗?只要你们开心,比什么都好。”

  翠翠和梦梦两个孩子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她们两个也是雀跃的点了一下头。

  这些捕快们,在无奈之下,是来到了神谷门,他一来到了这里,他就问:“上官凌峰在这里吗?”

  上官凌峰看到了捕快的到来,上官凌峰是说:“何捕快,来到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何捕快听后是马上说:“苏州出大事情了,现在的苏州已经有两个以上的大户人家被满门屠杀了。”

  上官凌峰等人听后是立时一惊,他们是马上说:“真的,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何捕快是说:“应该是一个人的挑衅吧,有一个家伙的出现,将所有人的杀死之后,还故意留下了线索,就是这么一个人,把两个大户人家的所有人全部杀光,真的是太可怕了。这个人经常黑夜出现,穿着一身黑衣,头戴斗笠,我们称这个人黑笠。”

  陈希听后是说:“他这算什么,当这个时代是什么,他怎么可以这样,如此不尊重他人的生命呀。”

  何捕快是说:“现在,我们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如果申请军队来讨伐这个人的话,那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到时候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遇害了,所以,我们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只好来找您了,您当年是有名的杀人之王,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对付他的。”

  杨如风听后也是马上说:“你们开什么玩笑,凌峰早就不杀人了,十年来,他没有主动的出过剑,你在看一看他手里的剑,没有剑锋,这代表着他不在杀人的决心,你们现在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你们不是在为难他吗?”

  何捕快听后是说:“我们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呀,那个家伙太厉害了,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所以,我们只能是来找上官凌峰了。”

  陈希也是说:“你们回去吧,凌峰是不会帮助你们的,我也不会让凌峰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但是,这个时候的上官凌峰是说:“过去的一切,早晚都会找上门来的,就算是我不主动的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的,这个黑笠,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挑衅,他只是沉浸在杀人当中无法自拔而已,如果,我猜测的没有错的话,他应该是和我同时期的杀手,在那个时代,我们各为其主,展开了不得已的厮杀,但是,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同了,我们不用在厮杀了,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在杀戮的欲望当中走出来,我想,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止他一个,他们走不出杀人的欲望,苦的,也就是普通的百姓,既然,已经说好了,要保护这一切,那么,这个人,我就不能不管。”

  何捕快听后是马上说:“真的,您真的愿意帮助我们吗?”

  上官凌峰听后是点了一下头,上官凌峰是说:“我会帮助你们,毕竟,这些都是当时的我们遗留下来的祸,这件事情,我是无法逃避的,就算是我不去找他,他也会找上我的,也许,不止是他,还可能有其他的人,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找到我的。真的没有想到,我才刚刚的安定下来,过去,就要找上门来了。”

  而听到了上官凌峰的话之后,陈希的心里也是一惊,因为,她完全可以从上官凌峰的话里面听出来,上官凌峰随时都会有离开的可能,她这个时候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捕快到了这里,他是对何捕快说了些什么,之后就马上离开了,何捕快是说:“黑笠要动手了,这一次,就是我们的知府大人的府上。而且,今天子时,他就会动手,真的没有想到,他真的不止是挑衅了。”

  上官凌峰是说:“你们先回去布防吧,我随后就会过去的。”

  何捕快听后是立时应了一声是,这个时候的何捕快,他可是一点也不敢对上官凌峰不敬,毕竟,连秦琼这样的人,面对上官凌峰也是十分尊敬的,更不要说他了,在加上,他之前可是给华服卫队的人好顿的教训,这也是大快人心的,当时的华服卫队,他看着也不顺眼,凭什么这些人就高自己一头,大家本来就全是捕快,但是,要让这个何捕快教训这些华服卫队的人,他还真的是打不过人家。

  何捕快离开了之后,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是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上官凌峰是说:“如果,华服卫队的首领没有受伤就好了。”上官凌峰这个时候突然对于打伤华服卫队首领的事情感觉到了后悔,而同时,他的沉思,也代表着什么,或许,上官凌峰并不想面对这样的过去,但却又不得已,也许,他感觉到了其他的危险。毕竟,以前的上官凌峰是一个最出色的杀手,有任何的危险,他永远可以第一时间感觉得到。

  杨如风这个时候是说:“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呢?你已经不在杀人了,而且,你又没有接受任何的爵位,你完全可以不用帮助他们的,而且,那个黑笠,从这个捕快的话当中,便可以听得出来,这个人极难对付,你又何必把这样的事情懒在自己的身上呢?”

  上官凌峰是说:“这个黑笠,以前的我,见过他一回,虽然,这个捕快是说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从这个人的杀人手段上来看,我应该猜的没有错,这个人应该是以前太子党黑龙会里的一员,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只是这些捕快,没有任何的用处,就算是申请到了军队,如果,这一次秦琼不亲自出手的话,没有上千士兵的话,对这样的人,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

  杨如风是说:“你们这些人的事情,我当时都有听说过,像你们这样,在万军丛中取上将人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相信,就算是那个家伙,就算是比不上你,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是吗。”

  上官凌峰是说:“我现在担心不止是这个人,这个人应该还不是当时黑龙会里最可怕的人,当时的黑龙会里有三大队长,他们才是最可怕的,我当年和那三个人进行战斗,他们三个的任何一个人,我都没有真正的取胜过,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尚在人间,不过,我有这样的一种感觉,他们就快来了。”

  杨如风听后是说:“就是因为这个预感,你才接下了这件事情,你怕现在的你,对付不了这三个人。”

  上官凌风听后是说:“不知道,但是,这三个人的实力,每一个都不在我之下,如果,他们真的到了这里,你还好,最起码还可以自保,但是,小希和宇文殇两个人,面对他们三个人,就不一定可以做到了,所以,我一定要保护他们,这个黑笠,也是对我自己的一个测试吧。”

  杨如风听后是说:“我明白了,你是不想他们和你一起来面对将来的这个危险,当时,你和我战斗的时候,你是说过的,你的剑法有所减弱,你是怕剑法比以前要弱,根本就打不过他们三个人是吗?”

  上官凌峰也是点了一下头,之后是说:“是呀,我现在的剑法和力道,真的没有办法和之前相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