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使徒山东
七彩梦幻2019-05-18 19:476,286

  清野是将卓清带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卓清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所谓的擎天剑派,居然只是一上小小的烧窑场,这一点,是让卓清十分意外的,卓清是说:“难怪,很多人都想要找擎天剑派,但是,始终也没有找到,原来,所谓的剑派,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烧窑场罢了,这一点,有谁会真的想得到呢?如果,不是前辈带我到了这里来,我还真的是不知道,原来,擎天剑派就在这里。”

  “擎天剑派也好,小烧窑场也罢了,不过都只是一个住的地方而已,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擎天剑派本来就不大,就只有两个人,没有必要去像其他的大门派那样,挂一个大牌子,好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吧,在说了,擎天剑派本来就是培养杀手的地方,所授的剑意也是剑是凶器,剑术,也只是杀人的手段,无论用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这都是事实,所以,擎天剑派,根本就不需要有太多的人认识它,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清野是十分郑重的说出了这些话。

  卓清是一个领悟力十分强的人,不然的话,她不可能在这样的年纪里学会这么强大的剑法,无论怎么说,卓清学习剑法的时候,她早就已经过了学武筑基的年纪了,像那种年纪,在学武其实已经是来不及了的,但是,她却可以在短短的几年里便挤身到顶尖高手的行列当中,这除了她本人的努力之外,还有就是她惊人的领悟力了。

  卓清是微笑了一下说:“前辈的意思是想要告诉我,透过现象看本质吧,谢谢前辈的教诲,卓清一定铭记于心,在怎么说,以前的我在这一方面做的真的是很不好,不过,在和上官凌峰交手之后,我才渐渐的明白了这个道理了,不过,说起来,您的弟子真的是一个很严格的人呢。”

  清野也是微笑了一下,这微笑也算是对自己徒弟的一个肯定吧,毕竟,清野在上官凌峰小的时候就开始在教上官凌峰剑法了,上官凌峰的一言一行,清野都很清楚,当然了,清野对上官凌峰的性格,更是十分的了解的,从小,上官凌峰就是一个倔强的人,无论做任何事情,他都是说到做到的,如果说出来的话做不到的话,这个家伙是不会罢休的,用白话说,就是一个不懂得回头的人,这样的一个人,往往对于自己的要求也是十分的严格的,这也就是上官凌峰在玄武门之变以后会选择一个人隐世的原因吧。

  清野是说:“我的那个蠢徒弟吗?不用说他了,他不过就是一个一条路跑到黑的蠢货罢了,一个顽固不化,不懂得变通的人,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作为的,不过,他到是做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懂得及时而退,不然的话,他的下场,就会和你的主子差不多,不过,你也算是厉害了,可以和那家伙交手而不败,这也是很了不起的。”

  卓清也是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卓清是说:“是我败了,在擎天一剑的面前,我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他的剑,而且,也正是这一场败绩,也让我明白了自己前进的方向,本来,我也是打算进行一次长时间的旅行的,如果,要不是发生了这件事情的话,我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回到长安来的。”

  清野是说:“你这个丫头呀,没有必要走那个小子的老路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他的做法,在你的身上,不一定会好用的,毕竟,你和我的那个蠢徒弟是两个人,而且,你们两个人的经历也是完全不同的,就算是你和他走上了同一条路,这条路也不一定可以帮助到你,其实,你应该有听说过的,有些事情,第一次出现,是成功,第二次在出现的时候,就只能是说平庸了,如果,同样的事情在出现第三次的话,那只能说是一种笑话,你能明白我所说的话吧。”

  卓清是摇了摇头,说真的,这个时候的卓清,还真的是有些不明白,清野这个时候到底是想要说些什么,清野看到了卓清摇头,他也明白,现在和卓清说这个,真的是有些早的,清野是说:“现在不明白不要紧的,以后你一定会明白的,不过,在和我那个蠢徒弟交手的事情,你也不必过谦,你在新月村是胜过他一次的,这个我也是知道的。”

  卓清也不想在提新月村的事情了,那一次,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也只能说是一个平手罢了,自己不过是占了利剑的优势罢了,卓清是说:“前辈,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些了,还是说一说十三年前的事情吧,这一段仇恨总是要有一个了断的,我不想在看到无谓的厮杀了。”

  清野是说:“好吧,那一次,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战乱的时候,武术界的人,也都会选择依附于官宦势力当中,在当时,太子的势力是要大过秦王的势力,所以,大多数武林人士都追随太子,以便将来可以建功立业,我的那个蠢徒弟当时却是既不跟着太子,也不跟随秦王,他所选择的是为李秀宁服务,也正是这样,他所投靠的是秦王,所以,他当时是和大多数的武林人士为敌的。”清野是说了一下十三年前的事情,这些,也都只是当时清野所知道的。

  卓清听到了这件事情的时候,卓清也是有些惊愕,五大门派的联合,三十个顶尖高手,布下了天罗地网来对付上官凌峰,而且,连火药和内应都用上了,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失败了,这真的是武术界的一个耻辱,说是黑历史也并不为过。

  卓清是说:“虽然我知道上官凌峰很厉害,但是,我还真的是不知道,他还有过这样的经历,以一人之力对付三十个顶尖的高手,而且,对方是布下了天罗地网的,说出来的话,这真的是一个传奇了,他杀人王的名号也是由此而来的吧?”

  清野听到了这个名号的时候,他的脸色也是变得铁清,看起来,清野是十分不喜欢徒弟的这个绰号,清野是说:“不错,这就是他杀人王名号的由来,不过,他本人一点也不符合这个名号,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刽子手,毕竟,这个家伙,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拖泥带水的,如果,他当年可以做事情果断一些的话,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也许就不会是这个结局了,在我看起来,那个家伙就是蠢货一个。”

  卓清看到清野说了这些,看起来,清野对当时的上官凌峰的所作所为,也并不认可,清野认为,如果,当时的上官凌峰可以做得更为主动一些,这样的话,这个女孩子就不会死了,卓清是说:“也许,上官凌峰当时并没有看出女孩子的想法吧,毕竟,那个时候的他也不大,不过,以一人之力对抗三十个高手,他做的很不错了。”

  清野是说:“什么很不错了,你真的以为,他一个人可以斗得过那三十个人吗?对方对于他的行动是了如指掌的,如果当时不是有我在暗地里帮助他一把的话,就凭他那种失去理智的横冲直撞,他早就把命送掉了,你真的以为,他是一个神话呀,我是在那之前,毁掉了他们所设下的一些陷阱,毁掉了他们的部分的火药,使的他们的天罗地网出现了些漏洞,使得他们的计划临时有些改变,这才让他侥幸的逃过了这一劫,在怎么说,那个家伙是我的徒弟,出于私心,我当然不希望他出事儿了。虽然说,这个徒弟蠢了一点,但是,有总比没有要好吧。”

  卓清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她也是呵呵一笑,这一刻的她,似乎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其实,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可以经历了这样那样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是让人感觉到难以启齿的,毕竟,这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就等同于是心里面的伤疤一般,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平平坦坦的,又有谁没有经历过坎坷呢?虽然,已经过去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在改变了,但是,只要有勇气面对自己接下的人生,去面对自己将要走的路,那么,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种胜利,其实,在自己前的对手,并不是什么敌人,应该是自己,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卓清是说:“前辈,我明白了,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很好的,这一定不会变成一场杀戮的,无论是和平时代也好,还是过去的战乱,这个世界上已经流了太多不应该流的血了,现在,不应该留的血也没有必要在流了,我会全力阻止这两个人的。”

  清野是说:“你这么说,我也就可以放心的把这件事情交给你了,毕竟,我的年纪一天比一天大了,像我这样的人,现在也应该退休休息了,现在的我,真的是没有什么经历在去理会武林上的这些纷争了,我现在想要做的,就只是可以平平淡淡的过完我的这一生就够了,其他的,我才不会去多想呢。”

  卓清是说:“只是,我还是有一件事情不明白,既然,当年的你一直清楚自己徒弟的行踪,为什么你不主动的出手帮助他呢?这样的话,结局不会比那时要好的多吗?他的手指也不会断了。”

  清野是说:“你以为我真的愿意这么做吗?我可以告诉你,如果,那个时候的我,出手帮助了他的话,结果是会不一样,但是,他也不会在那个时候成长起来,那样的话,他永远都是一个孩子,永远也长不大,人也好,动物也好,在成长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他是一定要一个人去经历属于自己的人生,他不可能永远的依靠在我的身边吧,他总有一天要脱离我的,他要一个人去面对一切的,这是每一个人的必经之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当时的我,看到了那一幕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那个时候,我也不止一次的去问自己,我是不是早一点主动的出现,结果就不一样了?那个时候的我,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我也没有找出真正的答案,不过,对于这件事情,我虽然有遗憾,却并不后悔,因为,想要让身边的人成长起来,有些时候,你也只能是狠下心来。”

  卓清很清楚,当年的清野做出了这样的选择的时候,他的内心里有多少挣扎,为了自己的徒弟可以在社会上有一席之地,他做出了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十分残忍的事情,但是,就如他自己所说的,如果,他当初并没有这么做的话,自己的徒弟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多的传奇故事吧。其实,很多的事情,我们都很难从表面上来看待事情的对与错。

  卓清是在清野这里留了三天左右的时间,清野是对卓清的剑法加以指导,改善了卓清剑法上的弊端,这也使得卓清的剑法比起之前来,更强,更快,同时,卓清剑法力量的不足之处,在清野的帮助之下,也是有所改变的,瞬天杀的剑法也比以前更强了。到了这一天,卓清也明白了,自己是时候应该离开了,毕竟,自己现在还有着一定要做的事情。

  卓清这个时候向清野告别,她开始踏上了新的旅程,卓清很清楚,陈祖缘应该是打算在苏州大闹一场的,所以,这一刻的她,准备先一步到苏州去,进行对应的防御工作,毕竟,自己并不知道陈祖缘的具体计划,所以,自己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处于这样的被动,自己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毕竟,只要陈祖缘一天不进行自己的计划,自己就没有任何相应的对策。

  不过,卓清对于清野,还是带有着十分的感激的,毕竟,清野对自己的指点,使得自己的剑法在一次的大进了一步,这对于自己处理这件事情,也有了更多的信心,毕竟,自己之前对陈祖缘也好,对上官凌峰也罢,都是不占上峰的,要阻止这两个人的私斗,自己说实话,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如果,这件事情一定要靠武力来解决的话,自己就更没有把握了,但是,现在的自己总算是有了些信心,虽然,自己现在面对这两个人,并没有十分取胜的把握,但是,以自己现在的实力,阻止这两个人的私斗,自己还是有些信心的。

  可是,就在卓清离开了烧窑场的第二天,乔永健便已经到了襄阳,乔永健到了襄阳之后,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发暗号,让在这里的刑真组的成员看到,好在第一时间找到自己,毕竟,乔永健对于襄阳并不是十分的了解,而且,有关于境外组织的事情,自己所知也并不是很多,如果,不是这一次的事情伤到了程菲儿,他才不会主动的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来呢,毕竟,自己在败给了上官凌峰之后,他并没有主动拿起剑的意思,他认为自己是时候要休息一下,从新的审视一下自己的人生了,所以,他的打算是在一年里,不动剑器的,但是,这一次不同,有人居然当着自己的面伤到了程菲儿,这是自己绝对不能容忍的,像乔永健这样刚强的一个人,自己无论受到了任何的委曲和伤害,自己都可以忍受下来,但是,一旦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了伤害的话,自己就算是拼上性命,也是不会放过对方的,更何况对方还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更不能就这么算了,面对着程菲儿受伤,乔永健是主动的拿起了自己手里的剑,他是一定要向对方还以颜色的。

  刑真组就是刑真组,乔永健是午后到的襄阳,在到了亥时的时候,便有人找到了乔永健,乔永健对于自己手下的动作,还是给予了肯定的,乔永健看到了自己手下们到来的时候,乔永健是微笑了一下,看起来,这些人并不白白的受训,最起码,动作还是可以的,乔永健是说:“你们的动作还算是可以,这么快就看到了我的暗号了,找你们来,不是因为其他的事情,找你们来是有两件事情要你们来帮我一把。”

  这些手下们听到了乔永健的话之后,他们是齐声说:“组长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了,不用和我们客气的。如果我们能做得到的话,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就算是做不到,我们也会拼了命的去完成的。”

  乔永健是说:“我并不希望你们以命相博,我们都是人,有做不到的事情,那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了,我不可能让你们去做拼命的事情的,现在,并不是战乱的时代了,现在的时代,不是一定要流血的时候,所以,我也不希望你们有任何的损伤,你们明白吗?”乔永健说到最后的时候,乔永健的眼角是挂有泪珠的,此时的他,是想到了自己的四护卫。

  乔永健这些手下当中,这时有一个人是主动的站了出来,他是对乔永健说:“请问,组长找我们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就是了。”

  乔永健是说:“好的,我第一次来襄阳,对于这些,我并不是十分的熟悉,所以,在这里要让各位为我劳心了;还有一件事情,大概你们也已经知道了,菲儿小姐受伤了,这也是我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伤她的人,是这里的一个境外组织,所以,找你们来的目的,就是请你们告诉我有关于这个所谓的组织的相关资料,还有就是,请你们密切注意这个组织的进一步的行动。”

  之前站出来的那个人在听到了乔永健的话之后,他是马上说:“对于这个组织,我们是有听说过的,而且,因为他们的势力很大,我担心他们会对我们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我们已经暗中调查过这个组织了,这个组织是一个自称神之子的人作为领头人的,不过,在我们看起来,这个人,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他根本就是在受人利用,在他的手下当中,有很多人对于他的所作所为根本就看不起去,很多的人都对他有了反意,这些人的目的很明确,他们都认为,这个所谓的神之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作为领头人的人,他太过于优柔寡断了,在他的手下当中,有着很多的想要上位的人,当然了,这些人之所以并没有动手,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从这个人的手里面拿到这个位置,是他们要利用这个人来做一些其他更大的勾当,不过,他们做的是什么,请恕我们无能,我们并没有调查到。”

  乔永健是微笑了一下说:“这并不是你们的无能,根本是对方隐藏的比我们想的要更深,虽然,你们的调查没有任何的结果,但也完全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我们的对手有着一个惊天的阴谋,你可以告诉我,他们手下的高层重要的人员都是谁吗?神之子的话,那个人的真名是叫袁明志,至于他的一些和下们,我们并没有任何的发现,至于他们的身分,我们也并不清楚,不过,前一段时间,我们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波斯驻襄阳的使者里有一个叫山东的人,他也是这个境外组织的成员之一,这个人有着极大的疑点,我们是不是要调查一下。”

  乔永健听到了这个叫山东的人的时候,乔永健是也眯起了双眼,乔永健是心想:“看起来,想要让这件事情有所突破的话,首先就要由这个叫山东的人开口,不过,这个人是波斯驻襄阳使者的公务人员,现在想要对了下手的话,恐怕还有着一定的难度。”想到了这里的乔永健也知道,自己不可以在让自己的这些手下们在继续自己的作业了,因为,只要有一个不小心的话,这些人就会被这个叫山东的人发现,这个人可以混到使者队武里去,就足够说明,这个人并不简单了,自己的这些手上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既然自己的手下都不是对手的话,就只能由自己出手了。乔永健是说:“你们说了这个叫山东的人,可以和我介绍一下他的具体特征吗?现在,我想亲自去会一会这个家伙。”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四章 波斯使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